2    

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7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色的傳送門前,瑪諾洛斯彎下身,跪下粗壯的前肢,將肥大的翅膀收在身後。這個長著尖牙的惡魔儘可能地縮小自己的身體,因為現在他正與心情不佳的薩格拉斯交談。

  時空隧道居然沒有為我打通……比我預想的要糟……

  「我們盡力了,」瑪諾洛斯照實說,「但結果卻……這個世界好像不太歡迎您的到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時,又有一事讓精靈們喜出望外──行進的部隊中忽然有人高唱聖歌,是艾露恩修女團的女兵們身著光鮮的戰鬥鎧甲前來支援了。雖然此刻天依然大亮,但女祭司們有節奏的歌唱著實給予這些習慣黑夜的戰士以心靈的慰藉,彷彿月亮突然當空高懸,軍中一片皎潔。

  精靈們步步進逼,惡魔們節節敗退。克拉蘇斯仰望陰翳的天空,說道:「現在!自由攻擊!目標艾瑞達巫師!」

  每個法師都把攻擊目標對準了空中的惡魔巫師,一時間雷霆萬鈞,閃電雜彩劃破長空,狂風怒吼,呼嘯而過。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我明白了。」

  「好!那麼我們開始吧。聽我的命令,羅寧。」

  「準備好了。」法師答道:「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了,伊利丹大師!」他行了個禮以後就匆匆走開了。

  「發生了什麼事,哥哥?」身著黑衣的伊利丹問,「有人說他們看見你被擊中了,坐騎也被撕成了碎片……」

  「有人救了我……泰蘭德把我帶到了安全的地方。」瑪法裡奧剛提到她的名字,立刻就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瑪法裡奧做夢了,夢見自己和泰蘭德住在一間位於宏大的蘇拉瑪城中心的美麗樹屋裡。正值一年中最美的時日,萬物都欣欣向榮。茂盛的植被就像一張美麗的地毯鋪在整個大地上。大樹用它厚實成陰的葉子給予他們涼爽,各種各樣的花兒點綴在樹幹的根部。

  泰蘭德穿著一件光彩照人,黃、綠還有橙黃三色相兼的長袍子,在銀色的里拉琴邊彈奏音樂。而他們的孩子們,一男一女繞著樹跑來跑去,嘴裡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瑪法裡奧坐在
他為之驕傲的住處窗前,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品味著自得的生活。世界如此寧靜,而他的家庭裡唯有快樂……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佩羅森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他的房間。為了修復傳送門,他一刻不停地施法,最後幾乎虛脫,現在終於能喘口氣了。阿克蒙德在親自指揮惡魔部隊作戰前,曾制定了一個簡單的修繕計劃,好讓偉大的薩格拉斯能從門中通過。瑪諾洛斯只是一味地讓上層精靈法師持續幹活,不管他們的身體是不是已經勞累不堪,而阿克蒙德不同,他知道如果精靈們不吃不睡,肯定活不長,也會直接影響到任務的完成。雖然他也讓他們不停地工作,但也注意勞逸結合,這使傳送門的修繕工程即使由哈維斯監督,卻也前所未有地進展順利。

  想到他以前的主人,佩羅森就不禁陷入沉思。這間屋子──一間只有一張木床、一張桌子和一盞黃銅做的油燈的小屋──到處都暗影憧憧,讓精靈法師想起功勳卓著的阿克蒙德走後發生的事情。那個用兩條腿走路的野獸一樣的東西讓很多上層精靈著實嚇了一跳,在過去當這位女皇的參事屬於他們中的一分子時,他們就很怵他,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他那可怕的身形甚至會經常出現在佩羅森的睡夢之中。

  他竭力想擺脫這個念頭,便開始觀察那張破床,卻感到一陣噁心。他像其他精靈一樣努力幹活,不過作為上層精靈中的一員,他更習慣於舒適安逸的生活。他思念已經久違了的別墅和妻子。瑪諾洛斯與阿克蒙德達成了共識,不許一個精靈離開宮殿。於是法師們只好將就著睡──睡在衛兵頭領的臥室裡。衛隊長瓦羅森似乎很願意把這幾間房留給他們,不過佩羅森覺得這個長著傷疤的傢伙在同意時肯定帶著壞笑。瓦羅森和他的部下對這種艱苦的生活條件早已習以為常,因而佩羅森認為,他們看到法師們為了修復傳送門的事而這樣紆尊降貴肯定會笑掉大牙的。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開始,這個大膽的舉動讓法師不知所措,畢竟這是在違抗艾薩拉的命令,不過過了一會兒,他就開始興奮起來。哈維斯竟然能夠為了他而背叛女皇,艾薩拉曾經可是為了雞毛蒜皮的事情處決過忠實的下屬的。

  「瓦羅森一定會很吃驚吧。」佩羅森試探著說。

  「他和我們不是一類人……因此根本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就如你所願吧。」哈維斯往後退了一步,身軀似乎在慢慢變大,充滿了佩羅森的整個視野,瑪瑙色的條紋在這個薩特眼中瘋狂地閃耀著。

  「一開始你可能會有些痛。」他對皈依他的法師咕噥道,「但你沒有選擇,只有忍受。」

  哈維斯高高地舉起了爪子……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是我們能做什麼呢?」羅寧的眼睛裡充滿了深深的憂慮。跟其他人一樣,他在精靈部隊中計以後還沒有好好休息過。在所有人中,只有布洛克斯依舊精神抖擻。這個獸人是在戰爭年代里長大的,曾數次為了戰鬥幾天不闔眼。然而,如果現在有機會,他還是想打上個小盹的。

  事實上,是布洛克斯回答了羅寧的問題,不過不是用語言,而是用行動。當他們的小分
隊也要像其他部隊一樣被難民潮沖散時,獸人採取行動了。他把加洛德和他的衛兵推上前去,對著近旁的一個難民一聲怒吼,並把斧子在他面前晃了晃。難民見了這等架勢,誰不怕,於是都乖乖地為他讓出一條道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她們帶來了他的寶物,這是非常關鍵的一點。在他最年長的配偶手中,有一隻用亮閃閃的純金製成的沙漏。黃色的沙子在沙漏中閃著光,並且一反常規地在往上流動。頂部滿溢後,它們便慢慢降下,然後又開始上升。

  沙是諾茲多姆身體的一部分,如果自己部落有急用,他會拿一點出來。所有的守護巨龍應該都有自己的鎮邦之寶,因為他們不僅是超大型的爬行類生靈,還代表了世界上最強大的
力量,由構造這個世界本身的物質組成。的確,他們會受到自然規律的約束,但卻比其他龍要明顯來得高級,正如龍族之於其他年輕的種族。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於是克萊奧斯特拉茲只好無助地看著龍之靈魂吸走他的精華力量,與別人的寶物融合在一起。他無助地看著耐薩裡奧急切地抓起圓盤,在其他巨龍面前將它高高舉起。

  「好了──」大地守衛朗聲宣佈,「所有人都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現在我會將龍之靈魂永遠封存,以免丟掉已經收集起來的東西。」

  耐薩裡奧閉上了眼睛,身體週圍出現了一道黑色的、看起來不太吉利的光。這光正射向在他前爪中的那個雖小卻強大的神符。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泰蘭德……他沒有嘗試召喚她,只是生怕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也沒有辦法在她身邊了。

克拉蘇斯的聲音再次充斥了他的腦海,勇敢一點,德魯伊成員,現在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等著呢。

第四個出現了,立刻用自己的力量來幫助瑪法裡奧。和克拉蘇斯一樣,他遠遠不只是一個暗夜精靈。他有內在的弱點,但是和瑪法裡奧的同類相比,這樣的弱點是微不足道的。奇怪的是,新來的這個就好像是克拉蘇斯的孿生兄弟,因為他們兩者之間的差別實在太小,甚至一開始連區分他們兩個都有點困難。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會死在這裡,他永遠不會知道他在戰役中的作用,是否會讓歷史完好無損,還是完全地摧毀歷史。

之後,羅寧身上的那些緊張壓力幾乎停止了。他本能地反應,用魔法全力抵抗剩餘危險。他的視線變清晰了,最後將視線固定在了一個關鍵的惡魔巫師身上。

「你喜歡火燄?但我喜歡稍微涼快一點。」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是哈維斯既可以看見,也可以抓他。當他發現別人都拿瑪法裡奧沒有辦法的時候,他自己朝瑪法裡奧衝了過去。人造的假眼放射出黑色能量,讓瑪法裡奧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朝他襲來,他本能地舉起手,尋求空氣和風的幫助。

暗紅色的閃電投射過來,如果閃電都擊中了年輕的暗夜精靈,那麼肯會打死他的。然而幾英呎的地方,閃電被看不見的障礙擋住了──可能是固化了的空氣──而且還被暗夜精靈召喚的風給轉移開了。

帶著致命的精確性,閃電擊中了入口附近的惡魔士兵。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瑪法裡奧……你能聽見嗎?

感覺上泰蘭德的聲音好像是在回應他的想法。他凝視水晶之外,試圖去看看,是不是哈維斯已經開始了某種心智上的拷問,但是瑪法裡奧沒有看到什麼徵兆。

他最終多少恐懼地想到,泰蘭德?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只是那個房間裡有我一個受傷的朋友──」但是在她進一步解釋前,帶著頭巾的克拉蘇斯掙脫了她,朝著瑪法裡奧俯伏的身軀撲去。

「機緣,命運,或者是諾茲多姆,確實如此!」他輕聲說,「什麼把他變成了這樣?快說!」

「我──」怎麼解釋?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外面的一間房間除了一張桌子以外,什麼傢俱也沒有,那桌子也顯然是給站崗的官員用的。大部分蘇拉瑪城的武裝力量都走了,剩下的那些影歌隊長的同僚們也很難確保太平。

「我們是傍晚在森林裡發現他的,就是拉芬克雷斯特和遠征軍離開的那個傍晚。我們很多的偵察咒符都失敗了,姊姊,但是有些確實包含了他們自己的力量。其中一個警告我們對入侵者小心。他和一些最近逃亡的犯人一起──」他看了看獸人。影歌隊長清楚地知道,布洛克斯現在的狀態已經不能算是囚犯了,否則早就動手把他抓起來了。「我們沒有機會,只能立即調查。」

「那這個和我有什麼關係?」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另外一個月亮守衛大叫,因為一隻地獄獸已經溜了進來。四個步兵試圖切斷他的觸鬚,然後把刀鋒扎進它的胸腔,但是這對巫師來說,太晚了。

射手的另外一撥攻勢上來了,但惡魔立即在背後包圍了他們。雖然許多都有理由逃跑,但還是有幾個站著,震住了。

那些死去的射手,就像是被他們自己的箭刺穿了喉嚨和胸膛。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延遲了遲早要發生的事情……他害怕的聲音又來了,我會吞噬你的世界……就像我已經吞噬的其他世界一樣……

「你會覺得倒胃口的。」瑪法裡奧反駁他。

他再次釋放了暴風雨。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鼓號,沒有呼喊。惡魔只是簡單地開始撤退。他們保持了有序的隊形,這也是他們的指揮官唯一所能做的了。甚至他們逃得還不夠快,來躲避那些已經全面勝利的守軍。

月亮守衛開始施展自己的本領。他們將抓獲的地獄獸一些變成了樹木,一些變成囓齒動物。有幾個想要逃跑的地獄獸,幹脆就把他們燒掉。

各處還有些抵抗,但是很快就被守軍平息下來。惡魔守衛躺倒在各個地方。羅寧毫不懷疑,暗夜精靈認為無數的燃燒軍團惡魔都死在了這裡。這裡肯定也有很多艾薩琳受害者的朋友和愛人。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