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目前日期文章:20080818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ttp://tw.youtube.com/watch?v=8bPndxNNKfA

上面是原始mv 已經被停止崁入

Torn by Johan Lippowitz with Natalie Imbruglia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據說,這條龍已經在那個山頂住了三百年,由於它每天夕陽西下的時刻都會在山頂與天空之間翩翩飛舞,所以人們都稱它為「舞蹈者」。

「快 看!真的是飛龍在跳舞!」一個年輕男子站在陽台上,手臂撐著護攔盡力向外傾著身體,手指著天空興奮地大叫,在他身後,一位文雅的淑女跳上了一張椅子,而另 一個發福的中年人則毫不示弱地踩著欄杆,抱著柱子站在了陽台欄杆上面……這些早就等在這裡的人擠滿了陽台,激動地對著遠處的天空指指點點,並且發出一些好 無意義的感歎。

和這些遠方來的旅客激動的態度成對比的是那些本地人:街上的行人、商販、旅店裡的服務員,他們都依舊平靜,其中很多人看都沒有去看那只龍一眼,有幾個街頭的頑童甚至對著旅店陽台上的人們做鬼臉、大笑,有的還丟石子過來惡作劇,把他們當做比跳舞的飛龍更有趣的事物。

「再奇怪的事──就算飛龍跳舞,天天看,看上十天半個月也就煩了,我們這個鎮上的人從小就每天看這只龍在這個時候跳舞,所以都見怪不怪了。」旅店的老闆嚇唬了一下那幾個頑童,陪著笑向客人們解釋。

好在客人們的注意力全被那條龍吸引了,根本沒人注意到那個頑童無禮的舉動,其中一個女子癡迷地看著天空問:「太美了,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美的景象!可是它真的是在跳舞嗎?它又為什麼天天在那裡跳舞呢?」

在 西方的天際,層層疊疊的蒼山的最高處,夕陽正緩緩沒入群山背後,就在夕陽的正前方,一隻紅色的飛龍正在盤旋飛舞。它伸著比身體寬大數倍的雙翼,用極其優雅 的動作在天與地,夕陽與山巒之間,做著每天都要重複的舉動,火紅的鱗甲在夕陽的映照下閃閃生輝。也許像剛才那個女子所問的,它或者並不是在「跳舞」,可是 看到它那種忽上忽下、忽前忽後、忽停忽疾的飛行方式,會被看到它的人類冠上「舞蹈者」的名字就一點也不過分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鹿氏繁盛養豬場的周圍是一片田野,白天裏有許多耕種的農人與機械在其中穿梭,頗

有些熱火朝天的農忙景象,可是到了夜間,農作物沒有到成熟的季節不需要人守夜,田野

間便變得一片漆黑寂靜。今夜天空中陰雲翻滾,風聲大作,養豬場廖廖的幾點燈光在這片

田地中更如同汪洋中的孤帆,越發顯得孤零而有幾分詭異。

  養豬場中的雇工全是青年男女,怎麼會把這樣陰風呼嘯的夜晚放在心上,雖然天色已

經不早,他們依舊毫無倦意地湊在一間宿舍中打撲克,說笑聲不絕于耳。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周影先生您好……”柔和甜美的聲音伴著一個嬌小的身影用跳躍的步子出現在周影

面前。

  此時周影正端坐在公園的清晨陽光下,面對著公園裏波光瀲灩的人工湖開始一天的修

煉。對這個突兀而來的人類,他只是平靜地睜開眼看著對方,等著她的下文。

  眼前這個女子其實已經二十歲了,但是僅看外表她最多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天生

的娃娃臉與甜美的笑容,一副甜脆的嗓音,使得任誰乍見了她也生不出厭惡之情。“周影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都市妖奇談-未出書章節_都市的一天 (回應酒吧妖奇談)作者 孔雀   「啊哈,終於到了。」

  雖然從東京到立新市的空中距離很短,但是這個飛機的駕駛員顯然運氣非常的不好。

  先是碰到亂流,然後在降落的時候打不開起落架,再然後……

  不過不管怎麼說,終究是安全到達了。

  蕭夜用手搭成一個涼棚,遮擋著其實不怎麼刺眼的陽光。雖然離開中國的時間並不很長,但是竟然已經有了懷念的感覺。

  「度假度假~~~~~。」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來還很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雨來,原本悠閒的坐在公園長倚上看書的張倩慌忙的跳起來,抱著她剛買的新書衝進了一作涼亭。

這場突來的雨,把週末在公園裡散心的人林了個措手不及,好在雨下得不是很大,很多人乾脆冒著雨向公園外跑起來。

張倩可不能這麼做。

她平時喜歡淋雨,經常故意在下雨天不帶雨具出門,但是她剛買的書卻經不起雨水的光顧。

「唉......」張倩把書放在身邊,自己坐下來後托的腮嘆氣。

今天好像從早上出門時就不順利。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江文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喜歡表弟林睿。

  他把雙腳搭在茶几上,半躺在沙發裡,看著客廳的另一邊。自己的母親和林睿的母親正相談甚歡,而林睿就偎在他母親身邊,掛著一絲乖巧甜蜜的笑意聽大人們說話。林江文只要看見他這個樣子,心裡就沒來由地煩。

  「小睿這次考試又是所有功課一百分,全班第一名吧?這孩子真是聰明。」林江文的母親稱讚著林睿。

  林睿的母親林青萍自豪地撫摸著兒子的頭說:「這孩子每次都考全校第一名呢,讀書一點兒也不用我操心。他爸爸走的早,總算這個孩子還……」

  林江文看她說著說著又要開始抹眼淚,心裡一陣火氣--她每次都要提這件事,每一次提都要哭,到底有什麼意思!三姑年紀也不算大,老公死了兩年多了,再找一個不就行了,幹嘛那麼煩人!接著林睿開始懂事的為他媽媽擦眼淚,然後母子兩人抱在一起……

  「哐啷!」林江文實在看不下去了,用力蹬了茶几一腳,站了起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夜的山林一片寂靜,天空中翻滾的烏雲遮蔽了星月的光輝,使得整個樹林裡伸手不見五指。遠處隱約傳來幾聲夜鳥的鳴叫,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濕氣。一隻野狗無意中走近這裡,卻被鼻端觸及的一絲怪異腥臭嚇壞了,夾著尾巴嗚咽著逃走了。

樹林中,一個龐大的物體正在用肉眼難以察覺的動作蠕動著。

突然響起的放肆笑聲打破了樹林中的靜謚:"哈哈,這次起來得這麼早,看來你是餓壞了。是不是很期待我來啊!"

閃 電劃破了天空,隨著悶雷滾過,蓄勢已久的暴雨終於下了起來。在銀鏈般劃過天地的閃電光影中,可以看見發出笑聲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毫無遮掩地站在暴雨 中,渾身都濕透了,頭髮、衣襟、褲腳都在滴水。他卻並不在意,悠閒地把雙手插在褲袋中,抱怨道:"為什麼每次來看你都會下大雨呢?可惜了這身衣服,這可是 名牌啊,一身好幾萬呢。"

黑暗中,龐大的身軀緩緩向他靠過來。

男子靠在樹上,懶洋洋地道:"快點兒吃吧,別抱怨了,我都沒抱怨……什麼,想吃女人和小孩?我從來不吃雌性和小孩兒的,你就死了這份心吧。"他自言自語這,一聲低沉的咆哮在他身邊響起。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爹,日本人已經攻佔了省城,打到這裡就是這兩天的事了,您再不走可就真的來不及了!”長子幾乎是聲淚俱下地在勸說張廷鑒。

張廷鑒坐在大堂正中的太師椅上,看著眼前:大堂裏和走廊下都推滿了各種箱攏,自己的三個兒子,三個兒媳,七個孫子孫女和兒子們的妾室兩名,四個不願被遣走的老僕人都站在當中,用期待的神情看著自己,他依舊硬著心腸對著眾人揮揮手:“你們走!”

“爹!”三個兒子一起喊。

“你們的曾祖父、祖父留下的‘傳家之寶’在此,我豈能一走了之!我豈能作張家的不肖子孫!”

“爹,不是兒子們不孝,實在是那一樓的藏書,這種時刻實在無法帶走啊!”

“書在,我在!”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可蕊

「影,你到底什麼時候決定?我們在這裡坐了三個月了。」火兒剛剛自己出去飛了一圈,但是沒有發現什麼好吃的妖怪,又悻悻地回來打著哈欠問。

  影抱著膝坐在這條繁忙的道路邊的樹枝上——當然過往的人類是看不到他的,他雙眼很認真地看著下面的人來人往,一邊對火兒說:「我還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哇哇哇哇……」火兒發出一連串怪叫,自從離開山林之後,他們就坐在這裡看人,火兒是急著向四處溜躂溜躂的,卻因為影宣稱不知道自己該從何下手學習做人,所以他們需要觀察留在了這裡,誰知道這一觀察就觀察了三、四個月之久!

  「我受不了了!影,你到底還要想多久?隨便變一個就行了,難道變成人很難?難道你的法力退步了?」火兒開始大喊大叫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晚的都市燈火通明,彷彿一個陳列在天地間、裝滿了五彩琉璃的玻璃盒子,裡面流動著繁華、喧鬧、各種針對精神或物質的誘惑及滿足。這個城市把它所有的 陰暗面用炫目的燈光掩飾起來,當那些挑選著名目的恐怖行動和變化著的手段的變態犯罪,當那些搶劫、殺人、偷竊、背叛、出賣、陷害……當這一切都只能作為明 天報紙上上的一個個小方塊出現的時候,就可以確定這個城市已經適應了自身生長出的這些毒瘤的存在,於是,在它們反正也不能影響到整個城市運轉的情況下,這 個城市只能默許著,沉默著……

  幾聲槍響驀地在鬧市區響起,正在享受著夜生活的男男女女立刻躲向兩邊的各種建築中去。數分鐘後,當幾輛警車拉著警報衝了過去,槍聲也沒有了下文之後,這條街道又恢復了之前的嘈雜,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周影坐在紅色桑塔納出租車的駕駛座上,毫無表情地看著窗外的燈紅酒綠,劉地剛才下了車,已經和街邊站的一個女子償一句我一句地搭起訕來,看來這城市的麻木不仁,連妖怪們都快被傳染了。

  周影歎了口氣。

  ——不管被傳染地麻木成了什麼樣子,自己的臉上抵上了一支手槍的話,也會忍不住歎氣的吧?周影這麼想著,又歎了口氣。

  這名在劉地下車之後徑直打開車門坐上來的中年男子一上車就用一把手槍戳著周影,命令他:「開車!」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個少年少女忙著把茶几和矮桌拼在一起,擺上水果、零食,又從冰箱裡取出下午就冰好的啤酒,七嘴八舌地嚷嚷著:「好了,關燈,點蠟燭。」其中一個少年把幾 支白蠟燭點燃,立在桌上倒扣的茶杯上,另一個人跳起來把燈熄滅,房間裡的氣氛頓時變得有幾分神秘了。少年少女們在圍成一圈的沙發上坐下來,其中一個興奮地 清一下嗓子問:「那麼開始了,誰先講?」

  「我!」一個看起來最興奮的少年搶著舉起了手,「我先講……」他故作神秘地環視一圈,確定同伴們的注意力都已經集中在自己身上後,說道:「我講一個我親身經歷的故事。很嚇人的故事,但是先聲明,信不信由你們啊。」

  那是半年前的事了。

  那天晚上我像今天一樣溜出宿舍去參加個聚會,那是在一個同學家裡舉辦的,大家玩得很瘋,結果我想起時間來的時候已經11:30了,當時有兩個選擇,一是在同學那裡住一夜,二是冒著被逮住的危險回宿舍去。想到自己明天一早還有課,我就決定趕回去。

   我一個人告辭出來,發現外面不知什麼時候陰了天,空氣也濕呼呼的,彷彿隨時都會下場大雨,所以我扔下我的自行車,伸手叫住了一輛出租車。我還記得,那是 一輛紅色的出租車,當它從黑暗中緩緩向我駛來時,不知為什麼,一股微微的寒意從我的脖子後襲來,其實那個時候我就已經感到了不安,事後回想,當時大概是我 的第六感在警告我,不要坐上那輛車吧。可是當時我卻沒有想那麼多,拉開車門就坐了上去。

  我坐上車的一瞬間,就見一道閃電劃破天空,幾聲悶雷就像在耳後一樣響起……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士撫著長髯訓示徒弟說:「春節期間為師要回故鄉一趟,我不在的這些時日你要勤加修煉,好自為之,知道嗎?」

  「是,師傅!」蹲坐在他面前的一隻黑色的大貓鄭重地回答。

  「黑冰啊,你原本是一隻普通的野貓,竟然能獲得六十年度的帝流漿的機會化身成妖大為不易,要知道現在城市中的家畜過於弱小,能夠修行的萬中無一了。所以你要自重身份,勤加努力,不要再讓自己墮落到和野貓混為一談,為師不在身邊的日子也不可懈怠,明白了嗎?」

  「是,師傅!」黑冰挺起脖子,大聲回答,心中頗以自己成了妖怪為傲。

  「好了,為師去了,節後我便回來,你自己保重。」道士說完身體化為煙霧消失了。

  黑冰注視著師傅消失的地方良久,心中充滿了敬佩和羨慕,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達到師傅這樣的道行呢?它站起來驕傲地把尾巴豎得筆直,邁著標準的貓步走了出去。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是這樣,法師,”一名女子心有餘悸地說著,“從那天晚上開始,每天一覺都會這樣,這一定是有妖魔在作祟,法師,您要救救我啊!”她越說越害怕,情不自禁地發起抖來,“法師,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睡著覺了,您一定要救救我……”

法師伸出手,制止她再說下去,自己挪動步子,慢慢轉悠著,打量著這個房間。

這是一間一室一廳,裝潢考究的房子,位於各種現代設施集於一身的高級住宅區,它的女主人是名校畢業,就職於知名公司的時代女性,但是當她身邊發生了難於解釋的事情時,她還是第一選擇的請來了一位法師。

這 位法師六十歲上下,身穿一襲月白色唐裝,仙風道骨,氣宇不凡,確象一位世外的高人。這位高人一向以卜卦為生,偶爾也應人之邀為人驅妖鎮宅。但是他至今為止 接受過的驅妖事件中,十件到有十一件是當事人自己捕風捉影、胡思亂想的結果。他心裏在嘆著氣:明明是人類自己生出疑鬼,卻每次都扣到妖怪身上。不過做完這 次買賣,這個月的酒錢又有了,挺合算的。他一邊這麼想,一邊裝做四處檢查的樣子,掐著手指在整間房子裏轉了一圈。

這 個屋子的主人是一名二十三、四歲的女子,秀美的面容上滿是慘澹和驚諤,雙眼充滿期望地跟隨著法師,她懷裏緊抱著一隻貓,仿佛想從那只寵物那裏得到一些勇 氣。她的貓顯然不能體會主人的不安,正“咪嗚”“咪嗚”地撒著嬌。“法師?”看著法師在屋子裏走了幾遭,她鼓起了勇氣問。

“放心,一切有我!”法師給了她一個令人心安的回答。他的心里正在盤算著怎麼編一個故事,來讓這件事結束。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列車剛一停穩,車廂裡的人就擁了出來。

  乘客中的遊客、商人等散去的很快,轉眼間還留在站台上的就只剩下那些肩背行李,臉帶憧憬的 打工者了。他們依舊停留在這裡的原因一來是因為驚訝於這車站的一角所透露出的大都市的繁華,二來是像他們這類的打工者來到這種大都市,往往都是由先來一段 時間的同鄉介紹的,他們就是在等這些同鄉的迎接。

  一群群操著各地鄉音的人從車站走出去,一匯入街上的人群就很快看不見了。這座城市就是這樣,每天「吞食」著這樣外來的勞力和智慧,使它們成為自己的養份,因而使自己越來越龐大。然後又吸引來更多的外來人,再壯大自己……就像滾雪球一樣的效應。

  「走近了來看,總覺得這個城市像個特別大的妖怪呢……」一個在車站等待的人自言自語地說,「它一口可以吃下好多東西啊。」

  他是個年輕男子,十八、九歲的樣子,中等身材,相貌普通,身上穿了一件怎麼看也不相稱的西裝,腳上穿的卻是一雙布鞋,背上背著一個好像登山者用的特大背包。他吐噥過那句話後,就繼續東張西望,充滿了好奇。這時站台上的人群已經慢慢散去,很快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為什麼叔父沒來接我?」他終於開始感覺到了不安,「我記得他給了我這個,說是可以用來和他聯絡……」他在手上背的大背包裡東翻西找,終於找出了一隻手 機,「對了,就是這個東西,可是要怎麼用呢?」他皺起眉頭,右手虛空劃了幾個,向手機一指喝道:「顯!」只聽「彭!」地一聲,手機炸成了碎片。他茫然地看 著手裡的手機零件,心想:「這樣就算和叔叔聯繫過了嗎?」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再聲明一次,我非常討厭醫院這種地方,你最好快一點說找我來幹什麼?」火兒來到醫院,大搖大擺地站在燈管上,對著南羽口氣拽得不得了地說。

  南羽一邊站給跟前的一名病人檢查,一邊慢慢地對它說:「你小心不要被人類看見聽見啊,再等一下就好了。」

  「哼!」火兒開始生氣了。

   今天早上,南羽突然「請」它來醫院一趟,火兒因為曾經深受醫院裡伙食的「毒害」過,所以對「醫院」這種地方十分討厭,想也不想就要拒絕她。可是周影卻對 它說:「你就去看看吧,又不是要去吃飯。」即然周影都這麼說了,心胸寬大的火兒當然不好一味地拒絕,可是當它裝著一肚子埋怨來到了醫院之後,南羽竟然在替 人看病,沒有馬上招呼它。

  「哼,從來沒有妖怪敢讓我等這麼久(已經等了七分鐘了),你最好別讓我真的生氣!」火兒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

  南羽一直送病人出了門,才轉過身來說:「讓你久等了火兒。」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還是下午六點,但是因為天陰得很濃,雨又下的很大,所以天色看起來好象已經入夜了一樣。在這種時候,這種天氣里,大廈的樓頂上卻出現了一條人影。

  這是一名平凡普通的人類男子,他的肩膀上卻停著一只形狀古怪的「鳥」:獨爪、青眼、鷹般大小,外型象傳說中的鳳凰,它的羽毛是由燃燒中的火焰組成的,雨點打在上邊很快就被蒸發了,使它的身體被一團水氣繚繞著。這就是「影魅」周影和他的火靈獸「必方」火兒。

  周影在自己身體周圍使用了避水咒,而火兒對這樣的暴雨根本不在乎。他們揚頭看著天計算著時間,雖然雨已經下了一天一夜,但是在今天晚上月亮出來之前一定會停的,因為住在這個城市里的妖怪不止周影和火兒兩個,大家都絕對不愿意錯過庚申年七月十五的月光。

   一只黑色的大狗忽然從樓板里冒出來,向周影飛快地奔跑,它的身體雖然露在樓頂上,但是四只腳爪還陷沒在大廈的鋼筋水泥中,這毫不影響它奔跑的速度,快要 接近周影時前肢抬起,化作了一個長發、利爪的妖怪,接著又變作了一名高大英俊的人類男子。它就是「地狼」劉地,周影唯一的朋友,顯然就連他這樣熱衷于吃喝 玩樂的家伙,也不愿意錯過今夜。

  劉地來到周影身邊,兩個人還沒來得及說話,剛剛還瓢潑一般的雨忽然停止了,天上的陰云象被什么東西一下子抹掉了一樣,迅速地向西邊的天空退卻,轉眼就消失地干干凈凈。

   「喔,是那只僵尸,她的性子可真急啊,不過她來干這種事最合適不過了。」劉地嘻笑著說。僵尸又叫旱魃,象化身為立新市市立醫院的醫生南羽的這一只這樣, 修煉了數百年的旱魃如果愿意的話,輕而易舉地就可以使一州一縣赤地千里、滴水無存,由她來停止這一場風雨確實是十分合適。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論到什麼時候,醫院這種場所裡總是人來人往,讓人不由得驚異為什麼身邊會有這麼多為疾病所痛苦的人,讓人不由得想到,人類的肉體是如此的脆弱這一個事 實。一直凝視著這一切的話,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想到死亡的事?不能不去想到人類的壽命的極限。為什麼會死?為什麼只有短短的幾十年?還有那麼多的事情想要去 做,還有那麼多的事情沒有經歷,還想看這個世界更多的精彩,還有愛著的人和會在身後悲痛欲絕的人,所以我不想死,我知道你也不想,我們的祖先,我們的子孫 後代也是這樣,大家都是人類,所以都不想面臨死亡,所以想要更長久的生命,更長久的時間,即使吃其他的生靈,吃同類,吃這個星球,吃自己,也要活著,也要 繼續追求長生的夢想……

  周影跑進醫院,林睿站在幾名醫護人員旁邊,像所有的十歲人類男孩遇到這種情況時一樣,啜泣著,用手不住地揉眼睛。他身邊一位好心的護士用手帕為他拭臉,並且幫他把書包提在手中。他一看到周影便迎上來,哭喊著說:「我媽媽……我媽媽……」

  那名護士立刻走向周影問:「請問你是傷者什麼人?」

  「鄰居。」

  「你可以為傷者的手術簽字嗎?」

  「可以,但是我想先見見傷者。」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法師看自己的咒文和黑狗血沒有效用,連忙一口氣焚燒了七道靈符,召來了疾厲雷,那真是天地變色、日月無光。閃電一道一道打在身邊,但是那只妖怪毫無懼色,縱身向前,和手持桃木劍的法師展開了肉搏,大戰數百回合之後,終於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然後呢?然後呢!”火兒的單爪抓在沙發背上,張著翅膀,向前傾著身體,眼睛瞪得大大的,急著追問。

在火兒對面的沙發上,劉地正縮在三人坐位的長沙發的一角,儘量把身體往角落裏擠著,大聲說:“然後我就把那個法師當作午餐吃掉了……喂,你別靠過來,保持距離,我可一點都不想和你坐在一起。”

“什麼嘛,”火兒失望地擺擺翅膀,“每次故事結局都是‘然後我就把那個強大的對手吃掉了’,一聽就是在吹牛!”

“才活了不到三百年的小鳥懂什麼!你一共見過幾種妖怪啊!”

“我見過的多了!我們住在深山裏的時候,周圍有很多怪物,你這種住在城市裏的傢夥才沒有見過世面!對不對影!”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朱兵按照慣例把紅色的桑塔那出租車停在桃源小區的路邊,看一下表,才6:20分,自己早到了十分鐘,他清楚對方守時的習慣,所以打開車上的收音機,邊聽邊耐心的等待。果然,6:30準時,周影從一座樓中走出來。

  朱兵一直希望自己能擁有一輛出租車,但是現在他還只能為別人打工,這輛出租車的車主周影僱傭他和自己輪流開這輛出租車。

   一般出租車主如果要僱傭一個司機和自己輪流開車的話,除非是自己白天還有其他的工作,否則會讓司機開比較辛苦的晚上而自己開白天,周影卻很奇怪,他白天 把車交給朱兵,自己晚上才開。這樣一來,朱兵的工作就比別的受雇的司機輕鬆的多,而且周影開出的薪水確實很優厚,也從來不在修車了、油費了這些方面斤斤計 較,所以朱兵很珍惜這份工作。他從來不像別的受雇司機一樣在車費上和僱主搞花樣,並且在心裡很尊重周影。

  看到周影下來,朱兵忙跳下車來:「周哥,吃過晚飯了。」

  「嗯,」周影向來話很少,一邊接過朱兵交過來的鑰匙和錢,一邊說,「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這時收音機裡正在播著一條新聞,朱兵邊聽邊皺起眉頭說:「周哥,又一起搶出租車殺人案!這是第十一起了!最近這些搶匪很猖獗,我們的車又沒有防盜網,不行明天我去裝一個吧?」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