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八章之反九聯盟(二)

      山洞內亂七八糟的吵作一團,有不少人嚷著要走,龍島主吩咐張三道:「你帶他們到海灘乘船離開吧!」轉頭又對眾人道:「晚些老夫再派弟子登門拜訪。」

      經過一輪擾攘,少了二、三十人,還有近百位掌門、幫主在這裏。

      龍島主朗聲道:「諸位於結盟沒有異議,便可商議誰來當這個盟主。俠客島承諾會協助大家對抗九流,但決不參予結盟,亦不爭這個盟主。老夫先行退席……俠客島畢竟是主人家,我的弟子會留在這裏幫忙主持。」

      大家抱拳相送,龍島主領著幾個弟子走出石門,只餘下李四和另外三人在這裏。雖然龍島主不在,但李四武功比我們都要高強,大家還是惴惴不安,不敢掉以輕心。

      過了好半晌,才見孫尚香收起折扇,對大家說道:「俠客島讓我們自行決定結盟之事,既然各位認為此提議甚好,那麼我們開始研究研究吧!」

      「能夠相信他們嗎?」崔百泉搖頭說:「或許那個龍島主躲在後面偷看!」

      「俠客島要對付我們,用不著搞這許多花樣,何況九流的確是我們的共同敵人。」孫尚香說。

      「結盟一事就此決定了?」旁邊一個老者問道。

      「各位留在這裏,都是贊成龍島主說話的人,」拳無敵說道:「在下並非認同俠客島,不過龍島主的建議甚有見地,既然俠客島不參予,只要我們能夠取得共識,何樂而不為?」

      「沒錯,我們總不能經常指望少林、武當來幫忙,」麥少幫主冷笑說:「再說,我巨鯨幫幹的全是非法勾當,與大門大派道不同不相為謀……拳掌門,你神拳門也算是名門正派,不知道是否不屑與我巨鯨幫結盟?」

      先前神拳門掌門是過三拳,後來他參加北京舉行的天下掌門人大會,與福康安勾結,被拳無敵清理門戶。自從拳無敵接任掌門之位,再次把淪為三流門戶的神拳門納入正途。

      拳無敵哼了一聲,水雲道長在旁邊嘆道:「大家夾七纏八的,果然難以坦誠合作。」

      「這裏的掌門幫主有八、九十人,」陰陽判官秦大鵬說:「大家爭著說話不行,不如先推舉幾個名望較高的人,提出建議讓大家表決。」

      「如此甚好!我龍王門近年屢受日月教和九流相逼……遇上家國大事,龍王門義不容辭,襄陽英雄宴甚麼的不敢有半點怠慢,然而我等門派安危,除了自家又有誰擔心?」

      「孫門主說得不錯!」立即便有十數人附和:「還是結盟好!」

      「雖說俠客島強邀我們前來,大家不免有點狼狽,然而想深一層,要不是這個機遇,大家風馬牛不相及,如何會聚在一起?更遑論商議結盟了。我們應該放開成見、拋卻面子,嘗試為大家的家業、武林的福祉著想。」孫尚香續道。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公推數位德高望重的掌門、幫主出來,由他們制訂結盟方案,再行交給大家從長計議。」崔百泉說。

      結果,經過大家推選,十餘位掌門和幫主成了這次結盟的候選盟主。俠客島邀請的只算江湖上的二流門派,其中比較有名望的人物,要數金龍幫幫主焦 宛兒、長樂幫幫主石破天、巨鯨幫少幫主麥兜、雪山派掌門石中玉、天都派掌門水雲道長幾位七幫十八派的人物,此外尚有神拳門掌門拳無敵、上清觀觀主天虛道 長、唐門當家唐國強等等,當然少不了區區在下。

      我不用妄自菲薄,和這些人走在一起,我算是比較出類拔萃,要是單以武功而論,我更是冠絕全場。

      沒錯,排除俠客島龍島主和張三、李四在外,這些二流門派沒有比我更強的好手。我的實力已經和岳不群同級,要是他們有岳不群的實力,足以擠身七 幫十八派之列了(來到這裏的七幫十八派,天都派、金龍幫和巨鯨幫的級數較低,倒是雪山派和長樂幫不乏高手,卻不約而同找了替死鬼,事實上白自在、白萬劍、 封萬里還有長樂幫的貝海石也比這裏所有人優勝)。

      當下我們議定幾條規矩,所有幫主、掌門聽了均表贊同。那些規矩主要包括:第一,盟主不能過問各幫派的私務;第二,只有對付九流的大前題下,盟 主才能調動與盟幫派的人力;第三,與盟幫派不得擅自互相攻伐,有何爭執可交由盟主決斷;第四,盟主可隨時召開盟會,與盟幫派也可提出召開盟會,但需得到盟 主同意;第五,盟主任期以三年為限,亦可由與盟幫派提出更換要求;還有第六,九流要是瓦解,結盟便自動失效。

      「當中第二條,」孫尚香提出疑問:「只能在九流欺上門來,盟主才能調動大家?」

      「這樣會否被動了點、互助性不足?」拳無敵的意思和孫尚香一樣。

      「盟主可以要求幫忙,不過我們有權拒絕。」水雲道長說道:「假如義務太多,大家豈非便永無寧日?」

      「水雲道長說的沒錯,上清觀少與武林同道交往,要不是為了九流,貧道決不會答應結盟……上清觀絕不牽涉其他江湖恩怨。」

      「過去遇著甚麼事情,大家也習慣了自行解決,只因九流非我們所能抵抗,這才需要結盟吧!小恩小怨也動輒搬出聯盟,這個聯盟也太不值錢了。」另一個人附和道。

      「五嶽劍派當初為抗衡日月教而結盟,後來在許多大事上互相幫助,才能和少林、武當爭一日之長短。」人群中有人說道:「就像幾年前阻止劉正風金盆洗手,不是為武林除一大害嗎?」

      想不到現在還有人提起此事,而且真相未白,在大家眼中劉正風仍然是勾結魔教長老的武林敗類。

      焦宛兒的意見非常得體:「這次結盟並非為了跟少林、武當爭輝,因此不能把私人恩怨帶到聯盟去。我們這些門派關係疏離、互不了解,又是良莠不齊,結盟之義還沒到那個地步……待有日大家能夠交心,又能行善去惡,這才改變盟約吧!」

      「沒錯,難道巨鯨幫劫了漕運得罪官府,我們又要替他出頭?」

      不知哪裏喊出這麼一句說話,教眾人哈哈大笑、麥兜面色為之一變。

      我聽了許久,總結大家的意見然後說道:「剛才那位兄台說話直接,卻也是實情,請麥少幫主莫要見怪。大家答應結盟只為應付九流,其他事情盡可靠 自己解決……如果真有甚麼需要,不妨向盟主提出請求,再由盟主呼籲,哪個幫派顧存盟友之義,盡可自發幫忙,但不能強制執行。」

      此語得到大家贊同,石中玉叫道:「那好,沒人反對的話,我們可以推舉盟主了吧!」

      拳無敵說:「在下希望各位挑選盟主時能夠有個標準,非只為了一己好惡。」

      孫尚香點頭道:「話是不錯,但我們以甚麼作標準?是武功、名氣還是德行?」

      有人說道:「我們又非少林神僧、武當五俠,當中沒有誰能夠服眾吧?」

      崔百泉說:「剛才選出幾位負責制定盟約,證明你們是眾望所歸,盟主之爭不出你們幾人了吧?」

      「此言甚是有理,」孫尚香點頭道:「孫某就不用說了,拳掌門、易少俠武功甚好,而長樂幫、金龍幫、巨鯨幫還有雪山派,在江湖上份量極重,就算沒少林神僧、武當五俠那麼吃香,大家應該服從這個盟主吧?」

      「我們互相推舉,還是交給這裏八十多位掌門、幫主公選?」石中玉問。

      「怕有不服,還是公推吧!」水雲道人說。

      「好!」孫尚香又問道:「就剛才崔掌門所言,金龍幫焦幫主、長樂幫石幫主、雪山派石掌門、巨鯨幫麥少幫主、神拳門拳掌門、天都派水雲道長、上 清觀天虛道長、四川唐門唐先生、金陵易府易少俠和在下,便是盟主候選人了,大家有異議沒有?如果另有提名,不妨說來聽聽。」

      拳無敵道:「自薦也可,不願當這盟主的亦應該先作說明。」

      這裏八十餘位幫主掌門都是粗鄙之人,但在江湖行走,最重要有自知之明,所以沒甚麼人敢出來和長樂幫、巨鯨幫、雪山派、龍王門、神拳門爭這盟主 之位,當中又以雪山派、長樂幫和金龍幫實力最強,要是白自在、白萬劍、貝海石甚至焦公禮親臨俠客島,這盟主就不用選了,不過石中玉、石破天和焦宛兒名氣太 小,大家又猜測其身份不過是「替死鬼」,對其尊重就大大減少。

      天虛道人捋著長鬚說:「貧道執掌上清觀,但求不受九流威脅,這盟主嘛,貧道不敢染指。」

      「嘿嘿!天虛老道是怕太出風頭,九流第一個便找上他吧!」

      天虛道人修養甚好,竟不發怒:「施主既然這麼以為,貧道也不否認。這盟主何不由你來擔當?」

      「呵哈!我也好想插上一腳,奈何實力不夠,只好喝悶酒!」

      「是醉八仙的司徒掌門嗎?」孫尚香笑道:「你到現在才發酒瘋,差點讓我以為你沒有被俠客島邀請呢!」

      那人哈哈大笑:「就算發酒瘋也要看情況,俠客島是喝酒的地方嗎?」

      「我以為你看見酒便要喝,哪理這是甚麼地方?」

      「對呢!這裏的美酒真是極品,雖然不香,卻是極醇。那龍島主一走,我忍不住把酒全部喝個清光,所以酒瘋便來了!」

      孫尚香和那人說笑,早有人阻止道:「現在不是和醉不死說酒話的時候!」

      「對,我們還是老實選出盟主吧!」

      「難得有此盛事,讓酒鬼在這裏插科打諢!」

      「我贊成雪山派做這掌門,不過威德先生不敢來俠客島,教人難以心服!」

      「焦大小姐接任金龍幫幫主還說得過去,長樂幫卻和雪山派一個模樣!在中原橫行霸道,遇著俠客島卻派個黃毛小子,要不是看在『長樂幫』三個字,才不選他作候補!」

      「這兩個替死鬼長得一模一樣,又是姓石,天底下怎會有這奇怪事情?」

      眼見眾人七嘴八舌,大都看不起石破天、石中玉和焦宛兒,實在令人氣憤。眼見石破天毫不在意的傻笑,我小聲跟他說道:「你使出一朝七傷拳,把這桌子打成粉碎讓大家看看!」

      石破天搔了搔頭,不知道為甚麼要這樣做,我用力點頭鼓勵他,他唯有依言出拳。

      喀嚓一聲,一張木桌變成粉碎。大家吃了一驚,回頭望向我們,有人便說道:「怎麼?這是甚麼意思?」、「無端把桌子打破,要嚇誰?」、「這裏誰不能打破桌子?」

      的確,習武之人就算沒練內功,氣力亦一定有所增益,打破一張木桌沒有任何難度。然而我叫石破天出手,自有另一番深意。

      「咦?你們看!」果然有人發現了,指著桌子尖聲叫道。眾人一起望去,發現那張木桌竟已完全粉碎。要把木桌打穿一個洞或者打爛成碎片,要看練功的路子屬於剛猛還是陰柔,不過要粉碎至此,絕非一股拳勁所能做到,簡直就像被打了數十拳──這自然是七傷拳的威力了。

      大家互相對望,都是不敢想像。

      「這位是長樂幫石幫主,武功不弱於貝大夫,你們有哪位不服氣?」我笑道:「江山世代有人出,怎能看輕年青一輩?」

      「嘿!你在說自己吧?自從『火燒連環寨.一劍誅七霸』後,誰人不識你快劍易一?」

      「又是司徒前輩嗎?」我抱拳道:「前輩見笑了!」

      「你何必太謙?近年你幹過不少大事,武功又是大進,謙虛過份便成了虛假。」孫尚香笑著用折扇指著我道:「往年這日,你在英雄宴上三戰金輪法王,替我中原武人出一口氣,我已覺得你前途無可限量。」

      崔百泉和我算是認識,說道:「儘管今年初沒聽見你的名字,不過到得中秋過後,光明頂一戰,還有大都營救六派,你再次揚名立萬,這裏以你名氣最大!」

      焦宛兒突然說:「家父把金龍幫交給晚輩打理,而金龍幫與易府素來交好,晚輩支持易少俠出任這個盟主之位!」

      我呆了一呆,望著焦宛兒說不出話來。自從張無忌當上明教教主後,我曾經有點羨慕。這個所謂聯盟遠不及五嶽劍派,更無法跟明教比較,然而坐上盟 主之位,統領數十個幫派,就算它們別份量不夠,聯成一氣也不能小覻啊!但是說真的,當初我跟著來俠客島,只是為了打聽神石下落,再看看有沒有甚麼支線劇 情,沒想到會演變成結盟……不要說我不太記得《俠客行》的故事,即便是記得小說劇情也沒用吧?

      我想我大概就是所謂金庸白痴吧!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金庸,但總不能說沒看過金庸的就不是中國人啊!何況十四部小說我幾乎全看過一遍,只是沒甚 麼印象罷了。這遊戲好,無論記得小說劇情也好,不記得小說劇情也好,也是一般的好玩,因為情節發展已超越原著,再說遊戲設定能夠把玩家對於小說的記憶抹 去,是很好的一著吧!何況這是作者……不,應該是遊戲設計者的原創設定,值得致敬。如果將來真的發售這個遊戲,我希望遊戲可供玩家選擇是否需要這功能,我 可不想玩遊戲的時候,隨便遇上一個角色,心裏便響起謎之聲音:「啊!原來這就是龍島主,姑且看你說甚麼……」「啊!你便是《俠客行》的石破天?那麼石中玉 在哪裏?」「啊!是石中玉!看你得和石破天一模一樣就知道!」「啊!是喬峰!我一定要拜你為義兄,看看有甚麼著數!」「啊!是郭靖吧!不在你身上討點好處 不行呢……」「啊!我早知道你就是楊過,不過還是先裝作不認識你……」這種事情我遇上黃藥師時已經試過了,一點也不有趣。

      想著想著,忽聽石中玉道:「雪山派也奉易少俠作盟主,大家莫要反對了吧!」

      石中玉的說話引起大家爭論:「名氣大就行了嗎?你多大年紀?」「甚麼跟甚麼嘛!你是何門何派?」「金陵易府算甚麼門派?才出道不過兩、三年,認識幾個大人物就耍寶?」「就你雪山派和金龍幫?這可不是你們說了算數!」「就算武功好,難道這裏沒有人比他更強?」

      我想他們沒有隱形眼鏡,自然不知道山洞內除李四,武功最強要數我了。其次是石破天,然後是唐門的唐國強和上清觀的天虛道人,還有幾個戰鬥力超過300點接近400點的,我叫不出名字。

      眾人還在七嘴八舌,石中玉向我眨了眨眼:「我師父不敢來這俠客島,我才不會替雪山派爭這盟主之位,送給易兄弟你不是很好嗎?」

      我沒石中玉那麼好氣,石破天已結結巴巴的說道:「我也……長樂幫也贊成易大哥當這個盟主!」

      水雲道人、孫尚香等均現出好奇之色,想不到七併八湊的江湖人物,瞬間便有三個大幫派連成一氣,要推舉我做盟主。我暗中偷笑,心想亂打亂撞,這裏有我三個支持者,石破天和焦宛兒和我交情菲淺,石中玉個性惹人討厭,不過他對我尚算不錯。

      孫尚香搖著折扇道:「當日在英雄宴上,我也親見易少俠不顯身手,不過這裏尚有拳掌門和唐先生等人……」

      拳無敵打斷孫尚香的說話道:「在下亦認為盟主除易兄弟外不作第二人選。」

      眾人無不大是意外。

      「早在年多前,我就在北京和易兄弟共事,當時破壞福康安的天下掌門人大會,易兄弟出了大力。我以為易兄弟的人品、武功、名氣也是一等一的,可 能在年紀上差著一點,但經歷襄陽英雄宴、光明頂大戰和大都一役,江湖經驗要比大家更好吧!最重要是易兄弟與許多武林名宿、大門大派有交情,莫說這裏的金龍 幫、長樂幫和雪山派,就是郭大俠,還有紅花會和天地會亦是易兄弟舊識。」拳無敵頓了一頓,再說道:「這次在光明頂替明教解圍,然後在大都救出六大派,大概 又交了許多好朋友……易兄弟當上盟主的話,可以幫助我們這個聯盟在江湖上取得更重要的地位。」

      崔百泉舉手說道:「沒錯,我推舉易少俠做這個盟主!」

      「五台派也選易少俠!」人群中有人喊道,我見著眼熟,想了一想,才記起他是天下掌門人大會見過的李廷豹,被田歸農劃斷了右手手筋,武功應該大打折扣,不知道已經康復沒有?

      天虛道人上下打量著我,緩緩點頭:「當日在上清觀,貧道曾和易少俠有過一面之緣,幸好終能化解誤會……我石師弟和閔師妹對易少俠推崇備至,想來自有道理,要是由易少俠做這盟主,貧道也就放心與盟。」

      孫尚香無奈笑道:「雪山派、金龍幫、長樂幫、上清觀、神拳門也推舉易少俠,所謂候補盟主竟有半數支持同一個人……還有伏牛派、五台派等,我龍王門亦不能反對。」

      焦宛兒說:「容晚輩說句老實話,俠客島策動這個對付九流的聯盟,的確難以和少林、武當、明教、五嶽劍派等平起平坐,不過易少俠和江湖上許多大人物交好,誠如拳掌門所言,於我們這個聯盟大有好處。」

      山洞內尚有多人不服氣,忽聽司徒千鍾說道:「酒鬼認為這主意不錯!易一雖是華山棄徒,但是和神劍仙猿關係不錯,聽說還得東邪、北丐指點過武功,玄素莊解紛宴,東邪更曾親自出手擊退嵩山派,郭夫人和天地會、紅花會為他出力奔走……這裏有誰敢說比他強?」

      孫尚香說道:「司徒掌門醉而不糊塗,孫某佩服!早聞你對江湖事十分清楚,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還有呢!今年『南四奇』在大雪山遭難,仁義陸大刀回到湖南,不是盛讚快劍易一嗎?」司徒千鍾繼續道:「武林中年輕一輩以易一為首,襄陽英雄宴我沒去,但聽說易一和許多少年英雄交好,就是五毒教教主也只曉得跟著他走!」

      我見司徒千鍾說得差不多,造勢也造夠了,再多便開始惹人煩厭,便說:「司徒前輩見笑了,易一如何敢當?」

      麥兜環視眾人,冷笑道:「易一才多少歲?這裏許多前輩,如何能夠聽一個小子號令,就連我也比他大著幾歲!」

      拳無敵說:「選盟主應該以武功、人品、才學、名望為標準,易兄弟年紀雖小,但以上四項比我們都要高……這裏全是三山五嶽人物,平日各據一方, 並沒有多少人敢稱一個『俠』字,有些幫派更是靠些非法勾當維生……這裏應以長樂幫聲勢最大吧!即便是貝海石貝大夫站在這裏,難道各位放心把身家性命交到長 樂幫手上?」

      石中玉哈哈大笑,指著石破天道:「石破天是代理幫主,只怕他也不放心把自己交給貝大夫!」

      兩個一模一樣的人本已神奇,偏偏又是兩個大幫派的掌門幫主,眾人莫不感到狐疑,若非身在俠客島,只怕已圍著他倆問個不停。石中玉和石破天性格 大相逕庭,一個飛揚跳脫,一個木訥穩重;一個口齒伶俐,一個不善辭令,孤身一人時候不易辨認身份,兩個並排而站,言行以至神態亦有天淵之別,一眼便可分辨 出來。

      麥兜見大家似無異議,哼聲說道:「瘋了!你們全都瘋了!你們要聽一個黃毛小子指揮,我巨鯨幫可不陪你們玩!麥某現在就走,甚麼結盟與我巨鯨幫無關!」

      拳無敵和孫尚香對望一眼,均不便相勸,我是當事人,更是來個悶聲發大財。結盟與否畢竟是各自決定,不應該強迫人家答應。麥兜這麼一喊,登時又 帶走二十人,場中只餘下六十餘人。這時候有人叫道:「大家支持易一做這個盟主,可謂當二不讓……不過這裏有些掌門幫主,來歷有點不明身份有點尷尬,不知道 說出來的話算數不算數?」

      說話的又是那個司徒千鍾,他話裏所指乃的是幾位為了赴宴而時接任的幫主,其中又以雪山派最招人話柄,蓋因威德先生白自在份量極重,非石中玉所 能代替。誠然,俠客島之約令人生畏,除雪山派外尚有十餘個幫派臨時換了主兒,此刻還沒離去的也有三、四個,然而石中玉支持我當盟主,雪山派事後反悔的話, 那便成了笑話。

      另一邊廂,石中玉化名石破天做長樂幫幫主有一段時間,加上石破天露了一手功夫,倒沒有人懷疑石破天也是頂替。聽石中玉說,貝海石當初找他當幫 主,並非為了應付賞善罰惡令,而是另有隱衷──貝海石暗算前任幫主司徒橫,又不想落得一個弒主罪名,於是訛稱司徒橫退出江湖,隨便找了石中玉坐上幫主之 位,其實把他當成傀儡。石中玉不能管幫中事務,除此之外倒是作威作福,非常恰意,直至張三、李四出現為止。貝海石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正好要石中玉去送 死,誰料石中玉竟會逃跑,才有以後許多事情。

      現在充當長樂幫幫主的是石破天,而石中玉卻成了雪山派掌門。石中玉笑道:「放心!雪山派全都言出必行的大俠嘛!他們讓我來這裏,便是代表雪山派,沒理由送死可以,做個結盟的決定卻不行!」

      司徒千鍾哈哈大笑:「此言甚是!威德先生豈會如此無賴!」

      拳無敵雙手虛晃,說道:「好啦!留在這裏的諸位,對結盟並無異議吧?那麼我們正式推舉盟主,如今除了易兄弟獲得提名,還有誰有人選?」

      靜了好一會,有人說道:「其實答應結盟,因為大家知道九流有所企圖,不想被滅門,唯有兵行險著……這裏誰也不服誰,不想讓別的門派站在自己頭 頂。」又有人說道:「金陵易府嚴格來說不算甚麼門派,不存在誰壓過誰的道理……再說易府建府不久,和其他幫派沒有瓜葛恩怨,反而能夠確保中立,不偏頗任何 一方。」「金陵易府建府雖只一年,但接濟武林同道、仗義疏財,江南已是無人不知,誰都豎起姆指叫一聲好!」

      自從得到四十二章經寶藏,我私下拿了一點使用,交給羅立如替我把大功坊修葺一番,建成易府。後來我中了玄冥寒毒,曾經回去南京小住月餘,離開好一段日子,開始聽到易府在江湖聲名大噪,看來我不在的這段期間,焦宛兒和洪勝海以易府名義幹了不少好事。

      「不用再推舉吧!雪山派、長樂幫和金龍幫均支持易少俠,大伙兒就這麼決定!」「有反對的不妨直言!」「不贊成又可以怎樣?唯有學巨鯨幫走人 吧?」「哈哈!巨鯨幫恁地小氣!即便不選易少俠,難道我們會捧巨鯨幫做盟主?」「如此一來,果然還是易少俠好!」「對呢!易少俠年紀雖然比我們許多人要小 一大截,江湖聲望卻比我們高出許多!」「易少俠先救明教再救六大派,也只有你才夠份量做這個盟主,對抗九流!」「還有唐門呢!不知道唐先生意下如何?」

      唐國強輕捋唇上鬍子,一張國子臉不怒而威,徐徐說道:「我唐門一直留意九流動向,儘管俠客島行事詭秘,唐某對今次結盟甚是贊成。唐某早在四川就聽小女提起易少俠,今日一見果然是少年英雄……盟主任重道遠,唐某相信易少俠勝任有餘。」

      我原本有點怕唐國強,聽他這樣說,便想起來:「唐先生是……唐三妹便是令千金?」

      唐國強第一次露出笑容,道:「剛才有人說得對,江湖上門派何止千百,就這裏數十個幫派,當中關係錯綜複雜,誰也不服誰。只有易少俠兩、三年間 闖出名堂,只聽你與許多前輩高人交好,沒聽你與甚麼人交惡……當日解紛宴說得清楚明白,把你逐出師門的君子劍,此刻亦應該明白當中誤會。這兩年來你聲名大 噪,都說是武林新貴,除英雄事蹟還是英雄事蹟,咱們就這樣決定了!大家奉易少俠做了這個盟主,我們共抗九流!」

      「對!」孫當香折扇一揮,說:「易少俠為人謙恭,當這盟主後,對我們必定待之以禮,大家有話好說,總比去依附甚麼五嶽劍派、日月教、九流來得要好!」

      我見眾人大聲叫好,餘下幾人雖然沒有贊成,亦沒有反對,算是成功選出我來當盟主。我站前一步,抱拳說道:「小子不才,承蒙諸位前輩厚愛,實在 是如何敢當?剛才龍島主提及武林幾個勢力,憑小子這點微末本事,實難跟五嶽劍派左盟主、明教張教主、日月教東方教主等相提並論。小子本想推辭不受,但九流 之禍,小子感受至深,所謂當仁不讓……正如唐先生所說,我們共抗九流!」

      我自知年紀和輩份差著一截,要駕馭這些桀驁不馴的江湖人物並不容易,倒不如先讓大家有了好感,再找機會露一手功夫折服他們。石中玉說道:「我們這個盟會須改個名字!」

      拳無敵說:「拳某讀過幾年書,不敢班門弄斧,有誰能替我們想個響噹噹的名兒?」

      「我們為了反抗九流才有今次結盟,不如就叫『反九聯盟』!」人群中有人叫道。

      石中玉大搖其頭:「這會否俗了一點?」

      崔百泉在旁邊說:「老夫也覺得不妥,我們為了應付九流,卻未至於正面與之開戰,要是這『反九聯盟』的名字在江湖上傳揚開去,只怕九流立即便找上門來。」

      「正義大聯盟可好?」「叫做同盟會吧?」「福健同鄉宗親會?」「就叫防止虐畜會!」

      我想起李思豪和慕容復和段譽,這幾個人習武之餘也是飽讀詩書,然而我又何嘗不是?我想了一想,拱手說道:「小子才疏學淺,但想這個既然叫做俠島島,我們因緣際會,在這裏共襄大事,我想……就叫『俠客盟』吧!」

      「俠客盟、俠客盟……好!這名字好!」孫尚香收起扇,喜道:「盟主果然是盟主,這名字改得好!雖然我們這裏龍蛇混雜,能夠稱得上俠客的,除盟 主你再沒幾人,但是我們既已結盟,總不能丟了大家的臉,今後就算不行俠仗義,也不可以為非作歹!我們這次結盟,全是為了應付九流,至於各位的家業勾當,原 是不能過問,只是也得顧全盟主和盟友的臉面……石幫主,恕在下直言,長樂幫嘛!酒色財氣的事業自然不妨,但是擄人勒贖、打家劫舍可免則免!久而久之,也許 我們都會變成俠客!」

      石破天搔了搔頭,傻呼呼的笑了。

      司徒千鍾又說:「你龍王門幹的是水路走鏢生意,自然說得響亮。巨鯨幫雖然走了,倚靠搶劫維生的門派不是沒有!」

      孫尚香皺眉道:「只要稍加整頓,另謀生計也就是了,拳掌門接手神拳門,不是成功撥亂反正嗎?」

      焦宛兒說:「我們要顧全義氣……如果因為作壞事而闖禍,盟主也不好意思相幫。」

      司徒千鍾笑道:「諸位小心了,我們這位盟主的確當得起『俠客』二字,易盟主年前在山東誅滅七霸,一夜間燒掉十二連環寨,江湖人誰不知曉?後來又把專門搶劫的石樑派挑了……易盟主有這個儆惡懲奸的嗜好,諸位有誰還在幹這種事兒,要小心易盟主找上門來!」

      我暗暗吃驚,當日為救林平之和岳靈珊大鬧溫家堡一事,少有對人說起,江湖上亦無所聞,這司徒千鍾還真有點鬼門道。孫尚香幾次阻止司徒千鍾無效,唐國強冷冷說道:「司徒掌門,你是否要嚐嚐酒不能下肚的滋味?」

      司徒千鍾吃吃笑道:「唐先生有令人不能飲酒的毒藥?好厲害!酒鬼不想戒酒,只好不說話了!」

      我恭恭敬敬的說:「小子不敢說甚麼行俠仗義,只是路見不平,實在無法坐視不理……」

      孫尚稥說:「易少俠已是我們『俠客盟』的盟主,不要再說甚麼『小子』了!」

      我微微一笑,道:「江湖上是非黑白本難說清,譬如我們當中誰沒有傷過人命?就算是在下,劍底之下添了多少亡魂?譬如先前在大都,兵荒馬亂之際 殺傷無辜在所難免……」說到這裏,我想起趙敏,心裏又復難過:「但求無愧於心……不,有愧也是好的,可以時刻警惕自己。希望諸位莫做一些悖逆天理的事,算 是替自己積德,在下也不用多管。」

      眼見不少人大是猶疑,我知道江湖上的幫會,除幾個大門派有自己的田產、生意,專心收徒授武之外,絕大部分需要營生,而像龍王門般靠走鏢作正當 生意的畢竟不多。所位江湖幫會,跟現在的黑幫差不多(反正就是黑社會的前身),徵收保護費之類,在鄉里間維持秩序已算是較好,像長樂幫專搞色情事業和賭 業,甚至巨鯨幫殺人越貨也不在少數。

      拳無敵轉頭對李四說:「這次俠客島龍島主邀請我們前來,手法雖然強硬,出發點未嘗不好……我們這次能夠結盟,避免被九流威脅,總得多謝龍島主。不如請龍島主出來跟大家說話,如何?」

      李四躬身道:「島主吩咐過,要是選出盟主,便請進內堂說話,至於諸位幫主掌門可以在這裏稍坐,享用菜餚……待會我會吩咐下人再送上熱菜。」然後抬頭望我道:「易少俠,這邊請!」

      我挺起胸膛,心中有些忐忑,又有些興奮。說實在,我要跟來俠客島,本來就是為了不錯過任何情節和道具。吃了一碗臘八粥增加內力,已是收獲甚 豐,當提及甚麼盟主,我壓根兒沒想到自己可以爭這盟主來做,直到焦宛兒、石中玉等搞和,我才起了想當盟主之心……這個所謂「俠客盟」,論聲勢自然不如明 教、五嶽劍派等等,當日見張無忌當上明教教主,我心裏有點羨慕,但想二十歲出頭,能夠成為教主是張無忌的奇遇和福份,宋青書、胡斐他們還不是和我一樣?

      其實我的武功已勝過余滄海、直追岳不群,成為一派宗師已非難事,但要再上一層樓便是奢望。我仍未開宗立派,卻成為俠客盟的盟主,統領數十個大小幫派,也算是不俗了。

      我有點飄飄然的,心裏仍未十分踏實,總覺得像是作夢一樣。其實來到群俠世界,根本和夢境無異,一場真實的夢──縱然如此,突然成為盟主,還是教我激動不已。

      我和拳無敵、唐國強等拱手施禮,然後跟著李四走進洞門。門後是一條通道,通道盡頭有另一道門,推門進去,原來是個不大不小的廳堂,龍島主就坐在後面,張三侍立在側。

      「果然是易少俠,」龍島主放下茶杯,望我笑道:「老夫倒是沒有猜錯。」

      「晚輩拜見島主。」我躬身抱拳,問:「島主之言,晚輩不甚明白。」

      張三說道:「師父,徒兒不甚明白……外面有上百位幫主掌門,何以師父會認為易少俠能夠脫穎而出?」

      我呆了一呆,望龍島主說:「難道龍島主你……」

      龍島主笑道:「如果能夠成功結盟,老夫認定你會成為盟主。」

      我連連搖頭:「為甚麼?晚輩甚至不是甚麼門派的……」

      「老夫派出弟子去打聽江湖事和武林人的人品武功,原本並非為了賞善罰惡,而是尋人……老夫受人所託,許多年來靜候一個人出現,然而久候不至, 又自覺時日無多,因此近幾年派弟子出外打聽打聽,無意中得九流暗中蠶食武林。」龍島主解釋道:「老夫與中原武人並不熟悉,而且江湖多事……少林、武當對於 九流並非全無知覺,只不過事有輕重緩急,他們情願對付明教和日月教,已無力再牽制九流,才讓九流日益猖獗。老夫想,九流暫時仍以江湖上的中型幫派為目標, 不如邀請各位前來,商議對付九流之策。至於已被收買的,逼於無奈只好讓張三、李四將之滅了。」

      龍島主的說話內含玄機,我正要理清頭緒,龍島主又說道:「看看老夫又說到哪裏去?老夫想說的是,易少俠人品武功均是出類拔萃,不但在同輩中尤其出色,就是和許多年長一輩相比,亦不遑多讓。易少俠師出華山,老夫看你武功已是青出於藍了吧?」

      我的功力指數本來還稍稍不及岳不群,但是喝了一碗臘八粥,內力增加了十分之一,連帶整體功力指數也上升少許,大概是不輸岳不群了。

      「待會還得請龍島主再賜臘八粥!」我抱拳笑道:「這碗臘八粥固然美味,而且……龍島主當時已經說了,晩輩受用無窮。」

      「可惜相信老夫的人,就只有你和那位石幫主。」龍島主捋著長鬚笑道:「不過這粥有個特性,就是藥力不能維持……當中那味斷腸蝕骨腐心草三年才 生長一次,採摘後不能久放,必須盡快使用,無論煎藥還是煮粥,煮好後半個時辰內要服用,否則藥效大減。現在再去吃粥,也沒有剛才的神效啦。」

      我大是懊悔,可惜自己沒有石破天的胃口。龍島主拍了拍頭頂,苦笑道:「老夫又離題了。易少俠如此出色,在眾人當中特別耀眼,就算今次沒被選作 盟主,不久將來必定大有作為……不,易少俠早已名震江湖,不是大有作為是甚麼?老夫的意思是,易少俠的武林地位必然更上一層樓,今日成為盟主,也不過是第 一步而矣。」

      「龍島主太看得起晚輩了。」我心中歡喜無限,臉上卻仍然謙遜。

      「不過……易少俠莫怪老夫直言,」龍島主嘆了一聲,又道:「老夫知道你並非池中物,但要化作甚麼,只怕難說呢!」

      「龍島主,你的意思是……」

      「易少俠雙目神光內歛,自然是精湛內功的結果。但那神光之中,隱隱藏著些甚麼……易少俠可知道,人的目光往往能夠透露其心性,只要懂得觀察,那是藏也藏不住,裝也裝不來?」

      「龍島主從晚輩的眼神中看出了甚麼嗎?」

      「易少俠果然聰敏。」龍島主望著我道:「易少俠的目光是正中有邪,邪中有正。一般人皆有邪念,最終沒有成為大惡,那是不敢亦復不能。易少俠經歷了許多,令你開始迷茫,懷疑許多原本相信的原則和想法。現在是你作出抉擇的時候……就像是三岔口,到底要走哪一邊?」

      我發呆似的聽著龍島主說話,本來打算問些有關九流的事,沒想到先要探討自己。

      「不少人均有這種作出抉擇的機會,做還是不做;愛還是不愛……江湖人物快意恩仇,許多時候就在一念之間作出了抉擇,到死不知是對是錯。然則易少俠又是否如此?」

      我倒抽一口涼氣,抱拳道:「求前輩指點一條明路。」

      「易少俠言重了,老夫只是看見你目帶邪氣,既惜你人才,又怕你誤入歧途,尤其現在結成聯盟,你當上這個盟主,身繫數十幫派的身家性命,不能有半點行差踏錯。」

      「邪……邪氣?」這話似曾相識,究竟在哪裏聽過?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其實誰都明白這個道理,只是能否做到,又是另一回事。」龍島主說:「易少俠,你又是怎樣的人?迷茫就是黑暗的根源,你不搞清楚自己,就會邪惡之心控制。」

      「龍島主以為晚輩是絕地武士嗎?」我失笑道:「晚輩起初想要遊戲人生,不過在江湖上打混久了,明白有所為有所不為的道理……再說,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這是《功夫》裏面的對白。」

      「惻隱、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這是孟夫子說的。所謂『四端』,是本性、人性的啟端。老夫並非不相信性本善,然而為何世間上有許多大奸大惡之徒?」龍島主端坐在太師椅上,徐徐說道:「大概因為年紀漸長,每個人發展出不同性格……這便是個性和本性的分別。」

      「個性和本性的分別?」

      「易少俠看來與一般武夫不同,似乎讀過聖賢書,所以認為行俠仗義理所當然吧?」

      龍島主說的沒錯,當我逐漸把群俠世界當成真實世界看待,便是別人開始稱呼我作「少俠」的時候,我也很享受擊劍任俠的感覺呢!

      「諸子百家,不知易少俠有何偏好?」龍島主突然問道。

      我不假思索,便說:「是道家的無為而為。」

      龍島主點頭笑道:「所以你喜歡遊戲人生。老夫說話到此為止,僅勸易少俠一句──明心見性,方可驅散迷茫。」

      我先是一陣茫然,然後彷彿看見一個亮點,在黑暗中發來越亮,終於照遍整個內心世界,我明白龍島主的意思了!

      這陣子我的確感到疑惑迷茫。來到群俠世界之初,由於知道它是個虛擬遊戲,我便以遊戲心態去生活,很是逍遙暢快。後來重遇瑱琦,受她啟發把一切 人事當成真實,也有另一番滋味在心頭。我開始考慮一個「少俠」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自己不能害人,卻又要處處防人;有時候雖千人吾往矣,有時候不得不考 慮後……結果變成不倫不類,別人看我擊劍任俠,那是表面風光,其實內心惴惴不安、充滿疑慮,趙敏就在這種情形下犧牲了。

      換了以前,我應該會選擇相信趙敏,甚至沒所謂信與不信,也就沒所謂疑與不疑。

      或許,我根本沒有俠骨鐵膽仁心。

      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既不是魔頭,也不是大俠。我是甚麼人?答案永遠只有一個──我是易一,遊戲人生的易一。

      我能夠再次回復以前的樣子,把所有都當成遊戲嗎?這時候我想起許多人,譬如胡斐、焦宛兒、藍鳳凰、李思豪……當然少不了阿九。

      如此真實的胴體、如此真實的感情。

      為何不可?我在現實世界也是抱「瀟灑走一回」的態度生活,「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這個「戲」字對我來說便是「遊戲」。想當初與焦宛兒千里逃亡,並非為了甚麼俠義之心,只是認為應該這樣做而已。

      我為甚麼不能像以往般率性而為?難道我任性的時候,就不是好人了嗎?我把群俠傳當成遊戲,就不會真心對待故斐、焦宛兒和阿九?

      龍島主讓我仔細思量,不作打擾。過了良久,我長長吁了口氣,躬身道:「島主一番說話讓晚輩矛塞頓開,晚輩於明白,一切皆是自尋煩惱。」

      龍島主呵呵大笑,道:「還是易少俠悟性高。老夫瞧易少俠眼神,已沒了先前的迷茫,似乎真是想通想透。其實只要問心無愧,隨心之所向亦無妥,何必勉強自己?」

      我答應了一聲,突然想起第一個說我眼帶邪氣的便是南賢,不禁喃喃自語:「如此一來,南賢見到我也無話可說吧?」

      「南賢?」龍島主坐直身子,問道:「易少俠見過南賢先生?」

      我點了點頭,笑問:「島主想必也認識南賢前輩了。」

      龍島主輕輕搖頭,道:「老夫當年大器晚成,到得練成武功,已是三十歲後的事,本來打算在江湖闖一番事業,但過了沒兩年,就在俠客島退隱,實在無緣與南賢見面。」

      「島主急流勇退,未知是何原因?」我好奇問道。

      龍島主像是沒聽到的說話,自個兒沉思起來。過了良久,張三不好意思,在旁邊小聲道:「師父,易少俠等著你回答呢。」

      龍島主如夢初醒,望我說道:「這些年來老夫一直在俠客島守候,只為了當年的承諾……或許終於給我等到了?」

      張三和李四對望一眼,神色很是驚訝。

      我不明所以,龍島主卻又自說自話:「老夫是怒江派出身……那怒江派早已煙消雲散。老夫這身武功,乃是習自另一前輩高人,那前輩嘛,比武當祖師 張真人還要高著一個輩份。老夫在江湖上闖出名堂,不久便遇著中神通王重陽王前輩。那時候距離華山論劍已有十年,五絕等人武功自是更加精進,老夫是萬萬不敢 高攀。

      「承蒙中神通看得起,拜託老夫替他保管一件東西,更指點老夫來到這個俠客島,研習更深奧的武功……只是不能隨便離開。但既是中神通吩咐,老夫也不考慮,立即一口應允,這三十年來不曾踏足中原。」

      「保管東西?」我心中一跳,問道:「島主為何不能離開俠客島?」

      龍島主直視著我,似乎有意試探:「老夫在島上守候,要把保管的東西轉交給有緣人,實在無法分身,怕錯過了再遇不上……豈料一等便是三十年。」

      「有緣人?果然是神石嗎?」我早應知道俠客島之行就是《俠客行》啦!出現這顆神石的機會最大,所以我才巴巴的跟著來。相比起糊裡糊塗的當上甚麼盟主,還是拿取神石最化算!

      張三忍不住問道:「易少俠知道神石?」

      龍島主擺了擺手,微笑道:「易少俠便是中神通提及的有緣人了。」

      我吸了口氣,強忍著心中的激動和興奮,拱手說道:「實不相瞞,晚輩得到南賢提示,追查神石下落……南賢亦已把他的神石交到我手中。」

      「原來如此,」龍島主又打量了我一會,然後說:「易少俠如何能證實?」

      我呆了一呆,自忖要如何證實?拿神石出來嗎?我也想島主能夠證實給我看呢!難道要他先拿神石出來嗎?再說,誰能肯定龍島主並非暗中收集神石之 人,想要從我手中騙去神石?想到這裏,我啞然失笑──不是已經想通了嗎?我對這位龍島主甚有好感,本是信得過他的,那又何必如此多疑?

      「這個沒問題……對了,晚輩尚未請教島主大名?」

      龍島主緩緩站起,笑道:「老夫名字上劍下飛,江湖上已無人記起,實在何足掛齒!」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