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一)

    人稱拾義妹的良才縣女捕快陸拾義,為了調查甚麼京城滅門案,誤打誤撞的找上金龍幫分舵,還差點跟焦宛兒大打出手。我們好不容易分說清楚,雖然談不上化敵為友,是把這個傻大姐迎進分舵,待會一同上路。

    殷離得到張無忌診治,情況已穩定下來,但還沒有甦醒。我們都認為南京乃名城大邑,珍貴稀奇的藥材亦應有盡有,對調理殷離的病情很有幫助,因此待張無忌和謝遜也用過早飯,立即便會起程。

    我和焦宛兒、石破天、石中玉等在前廳相候,聽著那個拾義妹夾七纏八的胡扯,不敢連連苦笑。這時候有一個小頭目拿著一張拜帖走進來,身對焦宛兒道:「啟稟幫主,長樂幫貝先生投帖拜山,說是迎接他們甚麼幫主云云,屬下也聽不明白。」

    著手回春貝海石?我和石破天、石中玉互相對望,均感訝異。雖說鎮江是長樂幫總舵所在,但我們行事隱密,就連金龍幫分舵的幫眾也要見到焦宛兒才知道 我們已然入城,長樂幫實在比金龍幫更厲害。我們商量過暫時不打算接觸長樂幫──石破天這個幫主是假冒的,真正的幫主應該是石中玉,只是礙於一人不能代表兩 個幫派前往俠客島,石破天這才給石中玉頂替幫主之位。

    如今長樂幫自行找上門來,自然是對我們的行蹤瞭如指掌,我們如何能夠推搪蒙混過去?再說此事牽扯到金龍幫,我們要是一味躲避,搞不好會令兩幫結怨,害了焦宛兒。

    我與那個貝海石曾有過一面之緣,雖然貴為天下第二大幫的第二號人物,但貝海石文質彬彬像個讀書人,應該可以好好說話。

    我們來到分舵,焦宛兒也沒多作介紹,那頭目當然不知道石破天、張無忌等人的身份。焦宛兒跟我對望一眼,已從眼神交流中看出我的決定,也不多作解釋,吩咐那個小頭目道:「開中門請貝先生進來。」

    拾義妹這時才看出端倪,皺眉問道:「所謂金龍幫焦幫主……不會就是焦姑娘妳吧?」

    焦宛兒也不回答,廳外已傳來幾下咳嗽聲,那小頭目領著貝海石和三、四號人物進來。

    我為免惹出甚麼亂子,吩咐金龍幫眾把拾義妹帶進裏屋。

    石中玉瞥見門外熟悉的身影,不禁倒抽一口涼氣,轉身便想開溜。我心裏雖怪他無用,但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石破天頂了長樂幫幫主之位,石中玉又身負雪山派掌門之名,兩人「各安其份」,何必讓貝海石知道太多?

    可惜石中玉還是晚了一步。貝海石跨進大門,一眼便看見石破天和石中玉。我滿以為貝海石會大吃一驚,豈料他臉上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反而是跟在後面的三、四個人一臉錯愕。

    貝海石沒有猶疑,逕自走到石破天面前,躬身說道:「石幫主,你老平安從俠客島歸來,兄弟們高興得要死,都望你老回總舵主持大局……我等本不敢過問幫主行蹤,但既然回到鎮江,何不到總舵走走,見見各位兄弟?」

    石破天充當長樂幫幫主,更在俠客島代表長樂幫發言支持我成為俠客盟盟主,不過他還是第一次面對自己的「下屬」,竟囁嚅著說不出話來。

    「貝先生……怎麼有兩、兩位幫主?」後面一個男人問道。

    貝海石輕輕咳了兩聲,望石破天說道:「不用懷疑,我面前這位便是石幫主。」

    我心裏十分懷疑,為何貝海石一口咬定石破天才是他們幫主?沒錯,石破天以長樂幫幫主身份前赴俠客島,可是當日貝海石找來頂替司徒橫出任幫主的是石中玉啊!石破天只是冒名「頂包」,就連「石破天」這個名字亦是石中玉替自己改的。

    眼前的石破天是個離魂症病患,甚至認為自己叫狗雜種。

    石破天和石中玉的長相有九成相似,要是分別遇上真的不容易辨認。然而兩人並肩而站,卻一下子就能區分──他們一個黑黝結實,一個白淨秀氣;一個內 歛忠厚,一個造作浮誇;一個穿戴簡樸,一個衣飾華麗;一個胸無城府,一個狡黠詭詐。所謂發諸內形於外,貝海石等老江湖如何看不出來?立即便有人壓低聲音說 道:「貝先生,似乎這位才是咱幫主……」

    貝海石揚手打斷那人說話,望也不望石中玉一眼,逕自對石破天道:「幫主二月離開總舵,幫中兄弟無不擔心,四出打探幫主消息……那時候屬下得遇易兄弟,大家生了少許誤會。」說著瞥了我一眼,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我抱拳說道:「貝先生莫要見怪,後來在下遇上石兄弟,也不知道他便是貴幫幫主。」

    貝海石淡然一笑,道:「所謂不知者不罪。及後傳來消息,有人看見幫主與易兄弟在福建出現,屬下立即率領幫中兄弟前去迎接,可是幫主又離開了福建,自此再無音訊。屬下心想幫主有易兄弟同行,自當無礙,因便回總舵靜候幫主歸來。」

    石破天唯唯諾諾,不置可否,貝海石繼續說:「先前賞善罰惡二使曾經登門拜訪,因為幫主不在,無法接下賞善罰惡令……也是兩人太厲害,屬下等無法打 發他們,只得搬出幫主的名頭,兩人口氣極大,說要親自找幫主接令。屬下一直擔心,不知道幫主會否被那兩人找上,如今看見幫主風采猶勝往昔,屬下等才稍稍安 心。」

    「貝……貝先生,你怎知我……在這裏?」石破天口吃問道。

    「儘管最近江湖風雲變色,但俠客島臘八之約關乎不少幫會門派的興衰存亡,江湖中人無不熱切注視事態發展,尤其接令者的家人子弟一窩蜂趕到江邊相 候。」貝海石嘿聲說:「過了初十,那些掌門幫主陸續回到中原,俠客島發生的事亦傳揚開去……回來的人越多,說法就越豐富,我們用點手段請了兩位幫主回總舵 小住,事無大小屬下全都知道了!幫主跟易兄弟、焦幫主等同行,我們也打探得一清二楚,只是沒想到幫主過門不入,反而先來金龍幫分舵作客。」

    石破天搔了搔頭,不明白貝海石話中意思,我卻如何聽不出來?我本可以裝傻,只是與龍劍飛一席話,我決意做回自己,不想再弄甚麼陰謀詭計。如果說對甚麼人用甚麼手段,想當初我也是抱這心態,漸漸卻習慣了步步為營、事事小心。

    我明知故問:「不知貝先生對俠客盟有何意見?」

    「九流之事的確可疑,那龍島主的說話亦非危言聳聽……我長樂幫勢力龐大,九流未必敢動我們,不過可以阻止其坐大,何樂而不為?」貝海石皮笑肉不笑 的說:「若論我長樂幫的名聲,近年已不在丐幫之下,這個盟主絕對當得……可惜我石幫主江湖經驗及聲望尚淺,這才不得已讓賢。不過易兄弟跟我幫主交好,以後 長樂幫和易府互相照應,更是領袖江南武林。」

    貝海石不想長樂幫屈居人下,不過既成定局,他不好意思反口──石中玉也好、石破天也好,也是他逼走前幫主後找來充當場面的傀儡,此事不宜在人前揭穿,就算如何不願意,只好尊重石破天的決定。

    況且我當這個盟主,亦算眾望所歸。貝海石見事情已無可挽回,靈機一觸又要拉攏我,果然是頭老奸巨滑的狐狸。

    長樂幫在江湖上的聲名與我易府可謂有雲泥之別,儘管其勢力偏佈江南,但與名門正派搭不上半點關係,能夠「巴結」上我,對長樂幫來說亦不無好處。

    看在俠客盟結盟之義的份上,再加上石破天仍被奉為幫主,我沒有理由拒絕貝海石向我示好。闖蕩江湖難免認識三山五嶽各路人馬,我連「萬里獨行」也能交朋友,何況是「著手回春」?

    石中玉一直默不作聲,眼見貝海石認定石破天是他們幫主,這才鬆了口氣。他做了幾個月幫主,雖然說是被貝海石控制,但他借幫主之名作威作福,奸淫擄掠、巧取豪奪的壞事幹過不少。無論古代還是遊戲,大抵也無免費午餐,貝海石硬要抓石中玉回去,他也是無話可說。

    「幫主這就跟屬下回總舵吧?」貝海石語氣恭敬的問道。

    「這個……我答應了易大哥到南京易府作客,如果跟貝先生回總舵的話……」

    貝海石乾咳兩聲,微笑道:「屬下明白……最近幫中無甚大事,幫主既已平安歸來,大伙兒也就放下心頭大石;且喜見幫主的武功見識均大有長進,又交了 許多好朋友,屬下亦十分安慰。這陣子屬下代幫主料理幫務,總算沒出甚麼差錯,幫主只管放心到南京,若有甚麼事情,屬下自只會派人稟報幫主。」

    我們均沒料到貝海石如此容易放過石破天,聞言大感意外。我轉念一想,已恍然大悟,貝海石需要的只是傀儡,最好就不要管事,是否留在總舵更無關係,貝海石樂得做個真真正正的「隱形幫主」。

    貝海石對石破天必恭必敬,我也不去點破,冷眼看著其餘幾個香主七嘴八舌的奉承他。貝海石在旁邊輕聲咳嗽,徐徐說道:「幫主若無吩咐,屬下等先行告退。」

    送走這個瘟神,石破天和石中玉也是求之不得。貝海石望我抱拳道:「易兄弟、易盟主,石幫主就拜託你照顧了!」

    「不敢!石兄弟武功更勝於我,有時候我反倒要他幫忙……」我笑道:「俠客盟之事,還得倚仗長樂幫,希望以後大家好好合作。」

    貝海石嘴角微牽,不知是何意思,大概他不知道石破天的武功已突飛猛進吧?貝海石再次拱手作揖,然後向石破天躬身施禮,這才轉身率眾離開。

    石破天待貝海石走了之後,長長的吁了口氣,癱坐椅子上面,搖頭說道:「貝先生待我是不錯的,不過我見了他就怕,還是跟著易大哥好!」

    「貝大夫算好人?你也太天真了吧?」石中玉嘿聲冷笑:「你沒見到他臨走時看我的目光?那簡直就是凶神惡煞……他為甚麼要這樣看我?」

    我沒有留意到貝海石的眼神,也許是石中玉多疑罷了:「貝先生沒把你認出來,你還想怎樣?你這個幫主聲名狼藉,石兄弟也肯替你扛下了,我看你真的要備三牲酒禮,再給石兄弟建一座生祠,祝他福壽安康。」

    焦宛兒卻說道:「易大哥,那位貝先生精明能幹,未必便是搞錯了。」

    「此話怎講?」我呆了一呆,望焦宛兒皺眉問道。

    石中玉和石破天相貌神似,就連石清夫婦也無法分辨,因而弄出許多「笑話」,我將之當成趣事都告訴焦宛兒。焦宛兒側頭說道:「我也不太肯定,但是貝先生何以如此肯定石大哥便是他們幫主?本來不應該是石公子的嗎?」

    焦宛兒早在揚州就見過石中玉,那時候石中玉應該從長樂幫跑掉沒多久吧?她習慣了稱呼石中玉作石公子,至於石破天忠原老實,又和我親近,焦宛兒便要叫他一聲石大哥。

    「就連黑白雙劍也搞錯了,著手回春分辨不出有甚麼出奇?」

    「貝先生並非常人,他心思細密、過目不忘,黑白雙劍會弄錯,他倒沒理由會弄錯……易大哥不是說過,石公子被貝先生相中,任命他作幫主?而且還做了幾個月;後來石公子逃走了,長樂幫又抓了石大哥回去。」

    「他們長得那麼相似,難怪貝先生……」

    「依我看來,貝先生打從開始就沒認錯,他早知道石大哥不是石公子。」焦宛兒分析道:「早在第一次抓石大哥回去頂替石公子,貝先生便看出兩人的分別,所以他走進這個前廳的時候,一下子便認出兩人。」

    「但他毫不猶疑的把石兄弟當成我啊!」石中玉指著自己道:「我才是真正的長樂幫幫主!」

    「反正長樂幫中只有他才能辨識,誰當這個傀儡有何分別?」焦宛兒搖頭說道:「對於貝先生來說,石大哥老實純樸,比石公子更易控制,而且不會胡作非為、招惹麻煩;而且他是自願當這個幫主,既不管事、又不會臨陣脫逃。無論怎樣看,貝先生更喜歡石大哥啊!」

    「好一個著手回春!」我重重哼了一聲,心想這是個厲害角色,只怕俠客盟沒有他的合作,不容易有所作為。

    打發貝海石離開後,我們僱了三輛大車,馬不停蹄的趕返南京。同日入黑,城門便要關上之際,終於到達南京城下。

    進城後,拾義妹本要到刑部報到,只是時候不早,恐怕辦公時間已過。

    大車駛入大功坊,直到我家門前徐徐停下,眾人先後下車,並且把仍在昏迷的殷離用擔架抬下來。拾義妹站在後面,自言自語的說道:「不知道京城衙門的班房有沒有可以住宿的地方?」

    焦宛兒聞言,皺眉道:「妳要住在班房?一個姑娘怎可能跟那些衙役混在一起?」

    拾義妹聳了聳肩,笑道:「沒辦法啦!我沒剩下多少盤川,京城的客棧不便宜啊!」

    我好奇問道:「刑部要求你們前來京城協助查案,沒有安排住宿嗎?」

    「我要去刑部報到才知道詳細情形,不過所謂安排大概也是在衙門班房食宿了。」拾義妹滿不在乎的說:「沒所謂啦!我在良才縣也習慣了。男人們都是笨蛋,要是敢打甚麼壞主意,定要他們嚐嚐我拾義妹『飛鷹八式』的厲害!」

    我倒想見識一下甚麼飛鷹八式。焦宛兒雖然不喜歡拾義妹莽撞衝動的個性,仍然說道:「妳在南京沒親友的話,不如來我家作客?」

    「金龍幫?」拾義妹斜睨著焦宛兒:「還是免了吧!我身為女捕快,跟幫會保持距離比較好。」

    拾義妹不知好歹,焦宛兒心頭有氣,冷笑著跟我道:「易大哥,你是一等良民,江湖上名聲甚佳,在南京亦有頭有臉,就請陸姑娘到易大哥府上住個三數天,宛兒先行回家了。」

    時候已經不早,焦宛兒從俠客島回來,理應見見焦公禮。我把她送上大車,笑著說道:「明天一早,我便前去拜會焦……焦世伯。」

    我想不到應該如何稱呼焦公禮。以前是叫焦幫主的,現在由焦宛兒接任幫主,前輩呀、老先生呀也太見外,以我和焦宛兒的交情,叫一聲焦世伯大概並無不妥。

    焦宛兒臉上一紅,笑得甚是靦腆:「那麼明天見,易大哥。」

    其他人都是跟著我到易府作客,石中玉好奇問道:「易兄弟,你的家在哪兒?聽說你家業不小,甚麼金陵易府,給你賺了個俠客盟盟主回來!」

    我指著前面的白牆朱門,笑道:「不就這裏嗎?」

    大功坊是南京城西一個長街,兩旁有不少地攤、店舖、食肆和客棧,長街盡頭便是易府。大功坊本來沒這麼熱鬧,自焦宛兒替我購入魏國公邸,將之改建成易府後,大功坊登時升價十倍;而易府越來越興旺,大功坊的人流更多了。

    往左右望去,白色粉牆伸延好遠,眼前數級青磚石階,兩扇桃木大門緊緊閉上,門上掛著一塊黑底金字的牌匾,夜色之中「易府」兩字甚是模糊……但不要緊!簷下掛著兩個大燈籠,上面用金漆書了個「易」字,隔老遠也能看見。

    上次羅立如替我擺了一對石獅子放在門前,我覺著俗氣,又不是甚麼王公世家,便要洪勝海搬走,現在看起來舒服得多。

    石中玉站在大宅前面,語氣充滿羨慕:「想不到易兄弟竟然如此富貴……江湖上的『八大莊』,如何及得上你這府邸出色!偌大一個長樂幫總舵,也沒有這種氣派!」

    石破天在旁邊道:「我不懂得欣賞,不過這宅子一定是好的。」

    張無忌搖頭笑說:「我常聽別人說起金陵易府,可是沒怎麼在意。阿一不似富家子弟,那會想到是這麼大的家業?」

    我哈哈大笑:「我發了一筆小小的橫財,至於這大宅,卻是金龍幫給我置的。」

    「我早看出易兄弟跟焦姑娘有些曖昧,果然……」

    「如果石世兄再污衊人家清白,我又要跟你切磋武功了!」

    「好!不說、不說!免得被你切完再磋。」石中玉笑道。

    拾義妹打量著我,喃喃說道:「一個江湖中人能賺這許多錢?所謂橫財不會是不義之財吧?說甚麼京城大戶,這產業跟金龍幫有關,你也不是好人。」

    謝遜一直在旁邊聽著,聞言大笑道:「這丫頭真有趣,不知妳這捕快是如何當上的?」

    拾義妹漲紅了臉,跺腳道:「那有甚麼關係?」

    雖然門派以授業為主,幫會是營生為先,然而在江湖上,又怎能分清黑道、白道?有道是「俠以武犯禁」,對當權者來說,私下聚眾結社便是黑道。重門派而輕幫會,大抵是武林通病,但拾義妹不甚了了,認為幫會均是作惡多端,卻有點糊塗。

    出色的門派確比幫會多,然而作奸犯科的門派,卻未必比幫會少。

    我正要跟拾義妹解釋,兩扇大門從中打開,數人爭先走了出來。此時已是戌初時份,易府早就關門上燈,我們的大車停在門外,卻驚動了看門的家丁,也是我從來不在家,他們沒把我認出來,直至金幫指派過來幫忙的陳少鵬從門縫裏看見我,慌忙把門打開,同時派人去叫洪勝海。

    陳少鵬對我躬身道:「易少,你終於回來了,我們等你好久啦!」

    金龍幫喚我易少俠,陳少鵬在我這裏做個管事,習慣了跟洪勝海叫我易少。

    我呆了一呆,問道:「你知道我要回來?」

    「胡三爺和李公子在月前已來到咱家等候易少,」陳少鵬道:「幾天前,玄素莊黑白雙劍和雪山派幾位英雄轉述神拳門拳掌門的說話,說易少不日便會回來。」

    我想起這麼一回事,關外一別,大家答應到金陵一起過年,現在加上石清夫婦,可真熱鬧了。

    洪勝海也跑了出來,指示家丁把躺著殷離的擔架接了過去,笑著說道:「易少!等你好久啦!自從年初易少離家遠行,間中有聽到你的消息……江湖上不少人慕名前來拜候,你這位主人卻長久在外,如今回來過年就好!易府從此更是熱鬧了。」

    「江湖多事,我輩俠義中人當然要四出奔走。」我笑著道:「我三弟還有李莊主他們在哪?」

    「我已派人通知,此刻大概已在大廳相候。」洪勝海擺手請我們進去。

    「好,」我拍了拍洪勝海肩頭,介紹道:「這幾位朋友也是大有來頭……明教張教主、謝獅王;雪山派石掌門與及長樂幫石幫主,待會也要安排客房。」又對張無忌等人道:「他是敝府管家,洪勝海。」

    眾人互相寒喧一番,又有一人從裏面走出來,大叫道:「大哥,你終於來了!」

    「三弟。」我一拳打在胡斐肩頭,說道:「怎麼不在裏面等候?」

    「大哥歸家,做兄弟的自然要出來迎接,此之謂『長幼有序』也。」

    拾義妹在我後面道:「喂!易一,我們還要在街上站多久?」

    胡斐看見拾義妹,用手肘輕撞我手臂:「大哥,這位是……」

    我沒好氣的道:「她叫拾義妹,是個女捕快,在我家住一晚,明天便攆走她。」

    拾義妹雙手扠腰:「是那個焦姑娘要我住在你家的,你以為我很希罕嗎?不過~!你要趕走我,我拾義妹又偏偏不走了!」

    這拾義妹不但魯莽,兼且好勝倔強,很不討人歡喜。只怪焦宛兒──心田好是一回事,沒必要招呼她到我家吧!焦宛兒說過我易府所以有好名聲,其一便是好客,這時候再趕走拾義妹便說不過去。

    旁邊胡斐不知底細,笑道:「我們江湖中人不屑當官府爪牙,一個女兒家習武也罷了,怎會想到做捕快?」

    拾義妹哼了一聲,用姆指指住自己:「我以我爹神捕陸戰為榜樣,義字當頭、為民除害、除暴安良、鋤強扶弱、捨己為人、人民愛我、我愛人民!做捕快有甚麼不好?把那些壞人全部捉了,百姓自然可以安安樂樂的生活!」

    我皺著眉頭說道:「妳沒有第二句了嗎?」

    一大幫人站在門外不是辦法,時近年關,江南也是十分寒冷,殷離傷病在身不宜在外面逗留太久,洪勝海便把我們迎進易府。

    繞過大照壁,洪勝海跟在我後面,小聲說道:「易少,近半年來幾乎每天也有江湖中人到易府找你。慕名而來的,見不著易少也就散了;有事相求的,我和 金龍幫能夠處理均已打發他們離開。最近卻有幾個掌門每日到訪,一定要等到易少回來才肯罷休。此事甚為棘手,我想易少是否避而不見?」

    「是些甚麼人?」我搖頭說道:「我們在門外鬧了這許久,他們焉會不知?」

    我們穿過前庭,便走進前廳。前廳不算太大,我們從側門出去,逕自往大廳走。

    「此事說來話長!易少當上俠客盟盟主,幾位掌門前來請易少主持公道!」

    我霍然站住,把其他人嚇了一跳。我指示家丁先把殷離送到西廂休息,張無忌忍不住問道:「阿一,怎麼了?」

    我擺了擺手,問洪勝海:「你也知道俠客盟的事?」

    洪勝海說道:「這是石莊主說的。你要拳掌門通知大家到咱家等候你回來,不是嗎?再說那些被邀去俠客島的掌門幫主均已平安回來,俠客盟的事已傳遍江湖。」

    我想起貝海石,的確俠客島之約再不是甚麼秘密。洪勝海又說:「易少到了俠客島這段日子,江湖上接連出現滅門案,單是金陵便有三個門派遭了毒手……」

    拾義妹搶著道:「我便是前來調查此事!」

    洪勝海不理會拾義妹,繼續說:「金陵城內人人自危,咱易府和金龍幫互通聲氣,不敢大意。除八極拳、小刀會和鷹爪雁行門外,金陵城裏的武林人物,要數金龍幫、咱易府、趙老拳師、海老拳師和虎踞鏢局,大家不敢大意都等著易少回來。」

    八極拳掌門和小刀會當家均在俠客島邀請之列,不過並未與盟,便自行返回中原。當他們回到金陵,看見弟子和家人全部被殺,大是悲慟。到得我當了盟主的消息傳出,便每天前到我易府守候,直到入黑方肯回家。

    「本來大家對行兇者沒有頭緒,但當那些掌門幫主自俠客島回來,竟發現大部份遭滅門的幫派,均被邀請到俠客島去。易少此行原來為了應付九流,大家便 說是九流幹的好事,報復他們的反抗行為。」洪勝海又說:「金陵是重災區,共有三個門派遭滅門之禍,但除此之外,尚有另外四個門派遭殃──廣西梧州八仙劍、 中州快劍門、貴州雙子門和蘭州七青門,八仙劍藍秦和七青門柯子容兩位掌門,這兩日先後趕來,在西廂住下。」

    胡斐點頭說:「洪勝海說的沒錯,我跟兩位掌門談過,他們到俠客島赴約,家中卻屍橫遍野,因此立即兼程前來金陵。大哥你當上盟主,一定要給他們出一口氣。」

    據我記憶所及,雙子門沒有前來俠客島,至於快劍門和八仙劍均是俠客盟的盟友,七青門掌門柯子容卻跟著巨鯨幫少幫主麥兜離開。快劍門掌門沒來,柯子容找我又有甚麼事?

    「聽說易少回來,只怕小刀會當家和八極拳掌門立即便要找上門來。」

    拾義妹抱著雙臂說:「原來此事已有眉目,那甚麼九流是個幫會吧?江湖仇殺實在太可惡了!我拾義妹義字當頭、為民除害、除暴安良、鋤強扶弱、捨己為人、人民愛我、我愛人民,一定要將此事稟報刑部,率眾把那甚麼九流一網打盡!」

    「妳很煩耶!」我回頭瞪著拾義妹:「妳武功不弱,怎麼如此無知?九流是個神秘殺手組織,沒有人知道其底細,但至少高手如雲,不用懷疑!」

    拾義妹瞪眼說:「殺手組織?那更加要取締!任它胡來還有皇法可言?」

    我打了一個哈哈,繼續招呼眾人前行,同時問洪勝海:「兩位掌門有提出要求嗎?」

    「他們沒說,我也不便多問。我想所謂『主持公道』,不就是報仇嗎?」洪勝海道:「對方是九流,易少不要輕舉妄動!」

    「首先我們要查清真相,也未必便是九流所為。」我嘆了口氣,說道:「當然,我個人認為是九流,只不過苦無證據……過去兩、三年間,也有個別門派遭到滅門,但今趟時間太過巧合。」

    謝遜離開中土幾近二十年,沒聽過九流的事,張無忌、石破天也不甚了了。石中玉說道:「大家都聽過九流的存在,到底是誰先說起?有用的情報一點也沒有,想要找他們出來也無從找起,更遑論報仇。」

    我想起當日在福州城外曾遇上嵩山派與疑似九流的神秘人物見面,喃喃說道:「九流是真實存在的,在俠客島上,不是有許多人坦承受到九流脅迫嗎?但九流行事詭秘,就算明知道他們幹了不少惡行,就是無法加以證實,要對付或調查他們也出師無名。」

    我們經過中庭,來到大廳前面。我稍稍整理衣裳,洪勝海已推開廳門,立即聽到裏面熱鬧的聲音,掛著大廳正中的「千古風流」牌匾與及那副對聯亦映入眼簾。

    接下來的十分鐘,詳細經過沒必要表述。不認識的互相介紹和應酬,認識的互相問候和寒喧,「如雷貫耳」、「久仰大名」等等說話更是不絕於耳,搞了半天才各自安坐。大廳除了前面兩張太師椅,兩旁還有兩排椅子,足夠讓大家都坐下來。

    當日為逃避蒙古追兵,大伙兒在關外分道揚鑣。我拜託李思豪照顧腿上有傷的胡斐和瑱琦、程英、雙兒三位姑娘,約定到我易府會合。至於石清、閔柔、封 萬里、史婆婆和白綉,在海邊等候我們從俠客島歸來,而拳無敵不負所託,把我的說話轉告石清,他們於是便來到南京──畢竟金陵要比海邊舒服得多。

    正如洪勝海所說,八仙劍掌門藍秦和七青門掌門柯子容也在這裏。藍秦大約四十餘歲,身材甚是英偉;柯子容年紀更大,矮小瘦削,是個典型的糟老頭子。廳中各人俱甚是歡喜,只他們滿臉愁容,顯得格格不入。

    我充份體會兩人心情,雙手虛按要大家安靜,然後坐在太師椅上,朗聲說道:「噓寒問暖也夠了,我們有正事要談……藍、柯兩位掌門,在下剛剛回到中原,只約略知道一個梗概,還請兩位詳細道來。」

    藍秦甚是知禮,他站了起身,作揖道:「藍某知道時候不早,盟主自俠客島歸來,理應好好休息,一切待明天再說……但八仙劍上下五十二條人命,藍某實在不能再等!」

    柯子容嘿聲說道:「我七青門弟子沒八仙劍多,只有二十七人,不過再賠上在下一家八口罷了!」

    廳中眾人大都知道內情,此時聽二人親口說起,仍不免動容。我微一呻吟,柯子容又說道:「易少俠,姓柯的不知好歹,先前在俠客島對你不敬,拍拍屁股走人,此時並非老著臉皮求你幫忙,只要易少俠說出對付九流的方略,我柯子容老命不要,替你打先鋒!」

    柯子容說話雖不甚禮貌,蓋因他粗人一個,其實身心大受打擊,能夠支持得住,我心裏對他是佩服萬分。換了是我,或許已經精神崩潰了。我想安慰兩人, 卻不知要說些甚麼話,藍秦已然道:「所謂出師未捷身先死,藍某在盟約上簽字,哪想到八仙劍從此在江湖除名?藍某不是後悔與盟,七青門、太極拳、小刀會並未 加入俠客盟,雙子門、鷹爪雁行門甚至沒去過俠客島,但我八仙劍還有快劍門的仇,盟主不能不理!」

    「對了!快劍門的掌門怎麼樣?」

    石清嘆了口氣:「暫時還沒有消息……大概要料理家人子弟的身後事吧。江湖上傳得沸燙,都說俠客島為對付九流,拉攏其他門派結盟,而九流拿應邀的門派報復和示威。如果屬實,阿一你招惹了很厲害的敵人!」

    九流的存在是一個謎,它只是個殺手組織,還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勾當?搶奪神石的各大勢力,除了福康安和日月神教,九流演一個甚麼角色?我不只是個普通的武林中人,在遊戲過程,看來少不免要跟九流正面接觸,只差時間罷了。石清如果明白這點,就不說這種話。

    拾義妹見大廳氣氛凝重,知道我們正在商討大事,因此不敢胡亂發表意見,此時忍不住對藍秦說道:「我說這兩位先生,地方出了這種案子,怎麼不立即報官,巴巴的跑來找易一?他只是一介平民百姓,你們勸他出面,不也是江湖仇殺嗎?不如明天我帶你們到刑部備案吧!」

    我裝作沒聽到,對藍秦說:「此事要重長計議……我們對九流一無所知,連他們躲在哪兒也沒頭緒。如今我們回到中原,九流要敢再行兇,我們絕不會罷休!」

    藍秦和柯子容有些失望,但我也沒辦法,別說我們實力未足,要找出九流已無可能。我這個盟主有點窩囊,九流明顯是要打擊我的威信吧?

    我答應全力幫助藍秦和柯子容追查九流,才把兩人送回西廂。封萬里逕自回房休息,史婆婆和白綉拉著石破天不知談些甚麼,石清夫婦也要教訓他們的兒子,謝遜和張無忌去看望殷離。我要洪勝海給拾義妹安排房間,便帶著雙兒,與李思豪、胡斐到後廳去。

    以易府來說,前廳作用不大,用來擋著無聊訪客;要是有重要客人又無暇接見,偏廳便派上用場;花廳權充飯廳,遊戲時亦適用;倒是這個後廳,只有自家人才會使用。

    「好了,這陣子有甚事發生?」我坐在後廳的暖榻上,問胡斐和李思豪道:「你們南歸途中沒遇甚麼大事吧?」

    「算是平安無事。」胡斐笑道:「我們一直打聽你的消息,卻一無所獲,只好依照先前說定,趕來金陵。中途韓、程兩位姑娘要回襄陽,我們也約好稍後時間在這裏聚首。」

    李思豪說:「我們三人腳程輕便,來到金陵差不多有一個月,後來接到丐幫傳書,韓姑娘通知我們,在大名府遇上你和阿九姑娘,我們才放下心。對了,我們已從白夫人口中得知,阿九姑娘竟然是大宋九公主,你瞞得我們好苦啊!」

    我呆了一呆,這才想起白夫人便是史婆婆。石清不是饒舌之人,史婆婆卻有點嘮叨。我苦笑道:「有甚麼好說?不也是女人一個?」

    李思豪聳了聳肩,又道:「韓姑娘在信中提及蒙古韃子進攻襄陽,相信是為了大都一事而進行的軍事行動,韓姑娘亦因此不能前來金陵。」

    我想起當日在大名府,本來談得好好地,瑱琦卻被程英催促趕回襄陽,難道便是為了此事?我急道:「竟有這等事情?那麼大家還在這裏幹嗎?不去襄陽支援嗎?」

    胡斐笑道:「大哥不用焦急,我們在初五接到韓姑娘的信,便想起行……大家都知道是甚麼一回事,不少血性漢子也自告奮勇。但過不了多久,丐幫又傳來消息,蒙古韃子攻城沒幾天便已退兵,詳細情形不得而知。」

    我啊了一聲,心想這到底是甚麼一回事?李思豪又道:「本來我們仍然想去襄陽看看,只是金陵的江湖人物接連遇害,我和胡兄弟怕易府也成為目標,所以不敢輕易離開。」

    胡斐說道:「過了今晚便是年廿四,易大哥剛從海外歸來,好好休息個十天半月,在金陵過年。蒙古韃子退兵,短時間內大抵不會捲土重來,依我看,九流的事更加要緊。反正七宗慘門案,其中三起在金陵城發生,大哥可以一邊休息,一邊派人打聽,並且邀人商討對策。」

    「沒錯,阿一已是俠客盟的盟主,統領江湖數十門派……」李思豪搖頭笑道:「不見兩月便升價十倍,我是佩服萬分!」

    「別笑我了!俠客盟在江湖上微不足道,都是些細小門派,

    「說甚麼?有金龍幫、長樂幫和雪山派,在江湖上已經舉足輕重!」胡斐搖頭說道。

    「就是嘛!我紅梅山莊並非門派,否則也要加入俠客盟,聽阿一調撥!」

    我跟兩人又說了許多家常話,這才自回房休息。胡斐是我結義兄弟,李思豪亦跟我情同手足,洪勝海安排兩人住在東廂。這晚雙兒伺候我沐浴更衣,我睡了這幾個月來最安穩的一覺。

    在大都救出六大派時,思量要是成功回歸中原,要好好休息一陣子──就算是電腦遊戲也好,經過驚濤駭浪的幾個月奔波,也要歇息歇息,趁機過一個開開 心心的年關。沒有好好過新年,是我來到群俠世界四個年頭的遺憾,這第四個新年,總算暫時完成開展了的劇情,剛好又回到老家,要求休息十天半月亦非過份,豈 料回到金陵,棘手問題接踵而來。

    從某個角度來說,對遊戲玩家是很不錯,不用自己去找劇情,劇情自動找上門來。只是來得太密,想要喘息也沒機會。

    第二天早起──我倒想睡至日上三竿,但來到群世界生活反見規律──雙兒已預備了熱水讓我洗臉,桌子上還放了一套新衣裳。在外奔走好久,身上衣服和 兩件換洗的已經殘舊不堪,一來沒時間添置新衣,二來那是焦宛兒縫製的,我不捨得丟掉。這時候看見新衣,才發現自己整整一年沒有換過衣裳。

    「大爺,這是雙兒新手縫製,你看看是否合身?」

    我放下毛巾,原來雙兒已站在門旁,手中還有一件錦袍。

    雙兒造的也是月白長衫,和我前穿穿的差不多,只手工精細、剪裁極佳。長衫旁邊還有一對新鞋,一般的布鞋。這種書生打扮應該穿這種布鞋,以往我卻喜歡穿靴子,反而有些不倫不類。

    「大爺文武全才,還是這身衣裳適合你。」雙兒替我披上長衫,笑道:「再加一塊方巾、添一把折扇,便十足似個考科的舉子!」

    「載方巾的是桃靜,我這身打扮也是模仿他。」我笑道:「可惜我倆都是武人,沒有折扇,反而劍不離手。」

    「相傳詩仙李白也是腰懸長劍闖蕩江湖。」雙兒一邊給我穿上鞋子,一邊抬頭說道。

    「妳就別說了,我覺得汗顏!」我把英雄和孤殤劍掛在床前,然後從桌子上隨手揀了一把折扇。雖說行走江湖要有兵器防身,但在大宋京城中,光天化日之 下不會遇上甚麼武功高強的敵人吧!我看著手中折扇,總覺無甚特別,忽然想起甚麼,轉身在次元包袱之中找出一把名貴扇子,這是一把白玉湘妃扇,要不是心血來 潮,也不會想起自己有這麼一件道具。

    臘月天氣何需扇子?但我見李思豪、孫尚香等人也是扇不離身,我不帶兵器,手中總得拿點甚麼,反正作書生打扮,拿把折扇天經地義吧!

    我走出房間之前,不由自主的望了英雄劍一眼。英雄劍雖斷,我就捨不得放下它,看來有必要到鑄劍山莊走一轉,看看能否拜託莊主劍名給我重鑄英雄劍。

    我早,有人更早。洪勝海見我走出房間,立即走過來說:「八極拳掌門、小刀會當家已在偏廳等候易少。平常他們沒這麼早,大抵聽說易少回來的消息,因此立即趕來。」

    「好,我去看看……雖然他們並非俠客盟的盟友,但九流始終是武林大患,它要真放手大幹,我們不能袖手旁觀。」

    洪勝海越來越勝任管家角色,他把所有家人奴婢集合到中庭向我請安。偌大一座易府,家人果然不少,足有二十餘人。我打發眾人散去,然後到偏廳見客,有空再去焦家拜訪焦公禮。

    偏廳裏面坐著兩人,依稀認得在俠客島上見過。八極拳和小刀會雖然被邀往俠客島,但和七青門一樣沒有參與結盟,匆匆忙忙的便乘船離島,因此印象並不深刻。這時細看兩人,一個身材適中、肌肉結實,似乎是橫練的外門功夫;另一人短小精悍,眼睛賊兮兮的極不好惹。

    兩人一見到我,站起來抱拳道:「易少俠,久仰大名!」

    我擺手讓他們坐下來,然後在旁邊陪坐,放下折扇說道:「兩位是……」

    洪勝海和雙兒跟著我走進偏廳,這時候介紹道:「這兩位是八極拳掌門秦耐之,與及小刀會當家鄭九。」

    「秦掌門、鄭當家!」我抱拳還禮。

    身材短小的鄭九說道:「易少俠在金陵建府,鄭九沒有上門道賀,希望你不要見怪!」

    秦耐之也說:「當日在俠客島上,大家不知生死安危,沒跟易少俠親近親近,易少俠不會介意吧?」

    我微微一笑,說道:「誰會把這種事放在心上……易一長年在外奔走,對金陵的江湖人物反而不甚清楚,兩位不必過份自責,在下何嘗拜訪過你們?」

    秦耐之和鄭九互望一眼,神情都很難看。我損了他們一下算是惡作劇,又說道:「在下剛剛回到金陵,對城中一切不甚了了,兩位有話不妨直言。」

    秦耐之嘆了口氣,慘然道:「南京城內,三個門派先後被滅,易少俠如何不知道?就算先前不知,難道洪官家沒有轉告易少俠?」

    我假作姿態似乎過了火,秦耐之的話不無道理,顯得我明知故問。我對這兩人沒有太大惡感,只不過那時候不願結盟,出了事又來求我,這算甚麼態度?我並非有意刁難他們,但最少要他們親口向我出要求!

    我在秦耐之和鄭九的逼視下,感到渾身不自在,正想解釋,洪勝海在後面插話道:「洪某沒有把兩位的事告訴易少。易少遠行辛苦,好不容易回到家裏,自 然要好好休息。易少在外面行俠仗義、救人無數,剛剛才從大都救出六派高手,雖然說義所當為,奈何易少並非鐵打的身體,總得先養好身子。」

    鄭九冷笑道:「沒人要易少俠行俠仗義,這不過是個人選擇,與人何干?但易少俠既當上對抗九流的俠客盟盟主,你便有責任查出真相──那是九流幹的好事沒錯!」

    洪勝海反唇相譏:「聽說兩位並沒有加入俠客盟,現在還有臉提起這個?」

    鄭九和秦耐之氣得臉色煞白,我喝住洪勝海,對兩人說道:「我們不知道有多少門派暗中向九流投誠,亦不知道有多少門派因為不肯順從而遭其毒手,反正 九流的操控功夫做得很好,沒有走漏半點風聲,被滅門的亦無證據是九流所為。大家有共同敵人,不希望家業被九流接收,因此組成俠客盟,盟友間自然要互相支 援。老實說,洪勝海之言雖不中聽,卻甚有道理,當日兩位不肯與盟,不就是抱定『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思,不想在別人有危難之際出力?豈料世事無常,前來求 助之餘,可有反省當日的決定?」

    「你真以為自己是盟主!你多大年紀,竟敢教訓老子?」鄭九怒極反笑。

    「我不拿甚麼盟主來壓你,你也別把年紀掛在口邊。我剛才看見我家廚子,大概有六十歲吧,你要我請他出來跟你說話?我易一要是妄自菲薄,就不會當這 個盟主!門派有大有小,我們自不應厚此薄彼,但你不知進退、不分莊閒,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一邊冷笑,一邊盯著鄭九道:「我易一在江湖上薄有名氣,也不靠 甚麼庇蔭,可是出生入死,在刀光劍影掙回來!七幫十八派對我也客客氣氣,你算甚麼東西?」

    過去兩年我不敢隨便在人前說這些話。並非我要裝成英雄俠義,不過古代跟現代不同,有許多禮節要遵從,譬如孝義吧!古代父親有錯,做兒子斷不可直斥 其非。換現代人的準則,我的說話就是刻薄了點,但在古人來說,便是有失身份。但我已想通了,太過看重一些以前的價值觀,從而扭曲自己的本性,變得不倫不 類。不如做回自己,哪怕與古人標準有些差異。

    「要不是俠客島,我們豈會遭此大禍?就算九流找上我,我小刀會圖個平安,自然答應順九流,不致傷了這許多人命!可恨俠客島多管閒事,妄想跟九流對抗,惹得九流遷怒於我……你要當英雄好漢,我們要作馬前卒?」

    「是這樣嗎?鄭當家跟在下理念不同,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端起雙兒送上來的熱茶:「洪勝海,送客!」

    鄭九拂袖而去,秦耐之卻無力說道:「還請易少俠、易盟主見諒,這叫現眼報……秦某人一家十四口,並十七名弟子,被九流殺個雞犬不留,此仇不共戴天,還望易少俠大人有大量,替我這個仇!」

    我嘆了一聲,說:「別把我看成記恨的人,可以幫忙的話我一定……俠客盟是為了抗衡九流而組成,暫時沒有主動出擊的機制,再說上哪找九流?總之我易一承諾,無論在公在私,我也會盡全力調查九流,有消息便通知你吧!」

    秦耐之連聲稱謝,又道:「八極拳只剩下秦某一人,秦某自知力量微薄,但願易少俠能讓八極拳重新加入俠客盟,從此……」

    我擺手止住秦耐之,說道:「此事容後再談,在下還有要事,實在不能久陪,抱歉。」

    秦耐之滿是失望之色,跟著洪勝海走出偏廳。

    雙兒說道:「他們家破人亡,大爺不幫他們報仇嗎?」

    「報仇二字不能輕言。」我拍著雙兒肩頭,說道:「那個拾義妹將之稱為江湖仇殺……當然我們是江湖中人,總有參與仇殺的時候,但我在外面闖蕩,一直 救人居多,報仇反而較少。尤其不能隨便替別人報仇,妳試想一下,兩家世仇尚且有『冤冤相報可時了』之嘆,再加上第三者,這仇恨不是越來越大嗎?」

    雙兒似明不明間,我喃喃說道:「不過,對手是九流的話……早晚也要會一會他們。」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