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焦家大宅走出來,已是未初時份。我被焦公禮熱情款待,用過午飯才准離開。焦宛兒走在我的旁邊,笑道:「易大哥莫要見怪,我爹就是這個毛病。」

    我笑而不語。焦公禮對於我當上俠客盟的盟主很是讚賞,認為金龍幫亦十分光采。江南武林誰不知道金陵易府和金龍幫交好?金龍幫雖是幫會,但名聲甚佳,我亦不怕跟他們扯上關係。席間唯一尷尬事,便是焦公禮趁焦宛兒走開,向我暗示他女兒年紀不輕。

    我和焦宛兒認識了兩年時間,她亦不過二十歲左右,但別忘了這是古代。古代女子大多十六、七歲左右出嫁,年紀再小的也不是奇事,反之二十歲仍待字閨 中,難免教父母的憂心。當然古人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江湖兒女往往能夠自由戀愛,最少娘兒們並非三步不出閨門,夫母訂了親也可以見見自己未來夫婿, 不至於盲婚啞嫁。

    焦公禮是英雄豪傑,焦宛兒亦巾幗不讓鬚眉,這兩父女關係極佳,焦公禮自不會不問焦宛兒意見便決定一切。我不知道焦公禮怎生跟焦宛兒說──看來他奈何不了女兒,只好向我暗示。

    我望了望身旁的焦宛兒,見她一臉歡愉,似乎在街上閒逛也有許多樂趣。我知道焦宛兒喜歡我,但是那種喜歡到甚麼程度?我也挺喜歡她,可惜Timing不對,那時候我並未預備好,而且把心意都放到瑱琦身上。如今……我又想起阿九了。

    我對阿九的感情無論如何不及焦宛兒,阿九突然對我許以終身,其幽默和瘋狂不下於木婉清為了我看見她面容而要委身下嫁。我沒有認真看待木婉清,但對阿九卻不能如此……阿九被我看見的不只是臉蛋而已。

    雖說我決定做回自己,可不能太過分──有些相差太遠的價值觀還是不能混淆。我對阿九有一種責任,而這種責任就算在現代,也不可以隨便抹去。

    看著買冰糖葫蘆的焦宛兒,我很想知道她的心思。到底她在等甚麼?現代人傾向遲婚,三十歲還是黃金時期,即便獨身也沒人取笑。然而在古代,一般來說 二十歲的女人可能已三年抱兩,就算江湖人物不崇尚早婚,二十歲大抵已有意中人,甚至對了親。焦宛兒還是一如以往,到底她真的沒意思,還在等甚麼?

    我不希望焦宛兒浪費青春,雖然戀愛或婚娶並不是人生的全部,卻是必經階段……儀琳是例外。我不想幾年之後,焦宛兒才黯然醒悟,然後隨便找個師兄弟繼承父業。如果早早放開懷抱,或許能夠覓得如意郎君。

    然而人總是自私的。我跟焦宛兒沒有可能,但要親口勸她另外找個男人,畢竟無法說出口。

    「易大哥,你在想甚麼?」焦宛兒拿著兩串冰糖葫蘆回來,笑著對我說:「你試試!這個很甜。」

    我伸手接過,暗笑自己想得太多。

    「宛兒,我在金陵逗留一段時間,我們一起過年吧!」

    「好呀!讓易大哥見識見識南京的新年有多熱鬧!」焦宛兒興高采烈的道:「我金龍幫當然要舞金龍,合共要四十人來舞……羅師哥舞的龍頭真是出神入化。」

    「好哇!到時候我也湊湊熱鬧。」

    焦宛兒笑容很甜,但沒兩秒鐘,便顯得有點勉強。我揚了揚眉,問她道:「怎麼了?有甚麼事情嗎?」

    「不,」焦宛兒笑了一下,截住旁邊奔跑的孩童,把手中的冰糖葫蘆塞進小孩手中:「過年前後,幫務總是繁忙的……沒甚麼大不了。」

    我笑道:「宛兒沒空的話只管忙去,雖然經常在外面奔走,這金陵城的路我還認得。」

    焦宛兒用力搖頭,說道:「易大哥如此見外,倒教宛兒難堪……你雖說要留在南京,只怕過年後又要走了。我當上這個幫主,以後更不得自由,想跟易大哥你闖蕩遊歷,大概只能作作夢而已。」

    我呆了一呆,乾笑兩聲:「我還有許多事情要辦,總要離開金陵的……如今我也是偷閒躲懶罷了,不可能整天躲在易府吧?雖然說那寶藏用之不盡,但我總要找點事幹!」

    「易大哥又不是出外營生……整天價的行俠仗義、查這查那,你沒有為自己打算?」

    「宛兒,有些事情妳沒問我,我又不知怎向妳解釋,」我和她並肩漫行,緩緩說道:「妳不追問實在是太好了,我並非瞞妳,只是不知從何說起。我不是一味去幫人,有些關乎我過去的事情需要調查清楚,否則我便沒有將來。」

    我越說越玄,焦宛兒更是一頭霧水。要她明白並不太困難,但沒必要做到那個地步吧!我又說道:「我跟妳說過,我要找些東西。已經有些眉目,不過九流、日月教也跟我爭奪……宛兒!」

    聽到我叫喚她,焦宛兒回頭望我。我心血來潮,試探她說:「宛兒,我想離開中原。」

    宛兒呆住了,好半晌才道:「到哪裏去?」

    「不知道,或許關外,或許海外……」我邊想邊說:「宛兒,在北方有個羅剎國,西方有個波斯國……再遠一點還有英吉利和法蘭西等國家,這個世界並非只得中原。」

    「你要到那些番邦小國作甚麼?」焦宛兒不解問道。

    焦宛兒的「無知」是理所當然的,在古代中國,大抵沒有人理解西方社會的發展。

    我當然不是要去歐洲,這個遊戲的版圖應該沒那麼大吧!焦宛兒十分樂觀、硬朗,每次離別雖然無奈,她亦默默接受,這樣下去沒有意思,何不早點讓她死心?

    雖然難過,我還是說:「我不一定去那些國家……我的離魂症沒治好,但我知道自己不屬於這裏。我相信找到過去之日,便是我離開中原之時,回去自己的世界。」

    話已經說得很明白,而且很貼近事實。除了黃藥師那種奇才,以古人的認知不可能想得太過深入,焦宛兒自然不甚明白,但至少她能夠感受到我的決心。

    「原來如此,」過了半晌,焦宛兒才說道:「你的離魂症既沒治好,這種事哪說得準?再說,現在好好的,離魂症是否治好根本沒關係。」

    「離魂症根本無法醫治,我只是找尋和我過去有關的東西……你不去治它,也有可能突然康復。」我故作輕鬆,打趣道:「宛兒,妳要有心理準備,有一天我會離開中原啊!」

    焦宛兒笑了一下,說道:「雖然有點匪夷所思,卻教人嚮往!那甚麼英吉利、法蘭西?真不敢想像易大哥的過去跟那些外族有關……我要留在家中伺候爹爹,否則一定跟易大哥去見識見識!」

    說到這裏已經夠了,再多就顯得造作。我把吃了一半的冰糖葫蘆丟掉,跟焦宛兒說:「宛兒,我好歹也當上俠客盟的盟主,那幾宗滅門案果真跟九流有關,我不能坐視不理。妳帶我到案發現場看看好嗎?」

    焦宛兒倒抽一口涼氣,說:「當初我沒考慮那麼多,總想讓易大哥當這個盟主,以為很有趣。如今看來,竟然要跟那神秘莫測的九流作對,宛兒實在後悔。」

    我笑著輕拍她的肩頭:「我要多謝宛兒才對,因為我想當這個盟主嘛!我有一種預感,我跟九流早晚也要接觸,先武裝自己,到時候有甚麼衝突,最少能夠跟它抗衡!」

    焦宛兒嘆了一聲,說道:「以我金龍幫和官府的交情,本應沒有問題。但凶案接二連三,撼動京師,聽說連皇上也表關注,易大哥要插手並不容易。我先帶你去八極拳的武館看看。」

    八極拳在金陵並不算有名,事實上金陵就只金龍幫有些看頭。試想天子腳下,豈容武夫胡為,安安靜靜的開館授徒還可以,太興旺的話難免惹起官府疑忌。 金龍幫所以能夠如此興旺,皆因與官府關係良好,而且搞的都是正當生意,好像錢莊、賭坊、放債、遭運、房地產,收了保護費即用來轉送府衙,還定期往六部送 禮,又能權充黑、白兩道的連繋人,自是十分吃得開。

    至於小刀會,便是金陵城內另一個小幫會,但在金龍幫之下,沒甚麼正當生意可以讓他們沾邊,只好幹些走私之類的非法勾當,是個見不得人的地下幫會。

    「說到滅門,南京這三個門派沒八仙劍和七青門那麼慘。譬如鷹爪雁行門,三大高手到了北京投靠滿洲人,其實在南京已經式微;八極拳有不少弟子不在武館住宿;至於小刀會上百會眾,當日在總舵的只有三、四十人。」

    「秦耐之說八極拳只餘下他一個,是何道理?」我不解的問。

    「八極拳在南京薄有名氣,不少大戶子弟也慕名拜師。然而發生這麼一件大事,那些傢伙還會回去嗎?」焦宛兒說道:「我想秦掌門也有去找過那些弟子幫 忙吧!只怕他受了不少氣,唯有來求你相助。不過自家弟子也不肯出面,要重振武館是甭想了,江湖上從此沒了八極拳這字號。」

    我們來到城東一間武館前面,只見大門貼上封條,有兩個官差在門外把守。那封條有撕破的痕跡,大概已有其他人進內調查。

    「想要偷偷進去也不能夠,姑且看看他們甚麼時候出來。」

    「易大哥打算私自調查?我看能不能跟官府通融一下吧!聽羅師哥說第一起案發時,官府也有聯絡我金龍幫,看看能否借助我金龍幫的力量盡快找出兇手,直到後來接連出事,才沒有找我們幫忙罷了。」

    我們兩人在武館外面看望,早引起兩個官兵的注目,其中一個走過來驅趕我們。焦宛兒哼聲說道:「我是焦大姑娘,你退下吧!」

    那官兵吃了一驚,悻悻然的退了回去。

    「還是自稱焦大姑娘?」

    「宛兒不喜歡幫主這稱呼,把人都叫老了,反正大家知道焦大姑娘便是金龍幫幫主。」

    「到底金陵城中,有甚麼人不認識你?」

    「他們年中收取金龍幫不少茶禮,自然認得我。」

    這時候武館裏面傳來聲音,自遠而近:「……強扶弱、捨己為人、人民愛我、我愛人民!總之把這件事交給我辦,很快便會水落石出!」

    我跟焦宛兒對望一眼,均是無奈苦笑。只見大門從中打開,走出三、四人,都是捕快服飾。當中一人便是拾義妹──想不到她穿起捕快制服,倒是英姿煥發。

    「久聞拾義妹武功甚高,屢逮要犯,這次就靠妳了!」

    拾義妹一副當仁不讓的表情。我和焦宛兒站在武館旁邊,其中一個捕快眼尖,笑著迎了上來:「焦大姑娘前來,不知有何貴幹?」原來他認識焦宛兒。

    拾義妹也看見我們,哼聲問道:「你們來幹甚麼?」

    那捕快連忙說道:「這位是金龍幫幫主焦大姑娘,拾義妹不得無禮。」

    拾義妹呆了一呆,瞪著焦宛兒道:「妳真是那金龍幫幫主?」

    焦宛兒點了點頭,跟我道:「這位是南京名捕蕭天南,與北京名捕喬震北合稱『南北名捕』。」

    我抱拳施禮,焦宛兒又向蕭天南介紹我的來歷。蕭天南登時肅然起敬:「原來是快劍易一,果然少年英雄!」

    「金陵易府近年好大名頭,大家都說其主人快劍易一是年青才俊,恨不得一睹風采,想不到真的如此年青。」旁邊一個中年男人也向我拱手為禮,說道:「幸會幸會!」

    「不敢!」我邊還禮邊問:「未請教?」

    「啊啊!看我都忘了介紹自己!」那男人笑道:「在下正是喬震北!」

    這下子焦宛兒也大吃一驚,她雖聽過喬震北的大名,卻是只聞其名未見其面。想不到此血案不但震撼南京,就連遠在北京城的喬大捕頭也遠道而來參與查辦,還瞞過金龍幫的耳目,不愧為公門首屈一指的領袖人物。

    當下大家互相寒暄一番,霎時間高帽亂拋。其實我壓根兒就不認識蕭、喬兩人,但「如雷貫耳」、「聞名不如見面」之語誰不懂得講?數年來闖蕩江湖,這 些門面功夫我已學了個十足。雖說最近多番思量,我決意做回自己、率性而為,但講幾句客套、恭維的說話,又算得了甚麼?身為俠客盟盟主,如何任性也該有個名 家風範才對。

    拾義妹看見喬震北和蕭天南對我非常客氣,忍不住皺眉道:「易一名氣有這麼大嗎?我就沒有聽過。」

    「我們做捕快的雖然吃公門飯,好歹也算武林中人,拾義妹對江湖消息一無所知,實在教人驚訝!」蕭天南有點尷尬的道。

    「蕭捕頭不用怕不好意思,我跟這個易一尚算熟悉,昨晚我就在他那座甚麼易府借宿。」拾義妹轉頭對我說道:「今晚我還是到你家睡……比官衙舒服多了。」

    蕭天南一陣錯愕,拾義妹已對焦宛兒說道:「妳來這裏幹嗎?捕快辦事,黑社會給我走開!」

    蕭天南皺眉道:「金龍幫雖是幫會,但對維持地方太平出力不少,我們官民合作一直相安無事,誠如杜琪峰所說,黑社會最重要便是『以和為貴』……拾義妹從外地來到京城,因此不明所以。」

    我笑道:「拾義妹,捕快職責是捉賊和查案,但說到『推埋』二字,妳還不夠經驗。」

    焦宛兒問蕭天南道:「蕭捕頭有甚麼線索嗎?」

    「嗯,拾義妹見解獨到,她認為這幾宗滅門案有機會屬九流所為。近年說到中原武林,有『七幫十八派.三教九流』之說,這九流的名字我在江湖上也聽說過。拾義妹雖然沒有證據,但我以為推測甚有道理,大可以循這一途徑去調查……咦?兩位怎麼這種眼神?」

    我打了個哈哈,笑著道:「拾義妹推理不錯嘛!不是說她對江湖一無所知嗎?」

    蕭天南搔了搔頭,拾義妹怕我們揭穿她拾人牙慧,紅著臉道:「你想怎樣?」

    我正色說:「我要進去看看,不知蕭捕頭可否安排?」

    蕭天南一口答應,又說:「不過在下和喬捕頭還有要事,不如由拾義妹陪兩位進去吧!」

    拾義妹面有難色,我卻沒甚所謂,跟兩位捕頭道謝,目送他們離開。

    「你們這些平民百姓恁地多事,公門查案也要插上一腳。」

    「反正我不邀功,若有甚麼線索,讓妳領功如何?」我望著拾義妹笑道。

    「哼!九流的事,不聽你們說我也可以查出來。」拾義妹不肯認輸:「易一,你千萬不要多管閒事,我要親手把這殺人狂魔捉拿歸案!我拾義妹義字當頭、為民除害、除暴……」

    「『除暴安良、鋤強扶弱、捨己為人、人民愛我、我愛人民』吖嘛!」我沒好氣說道:「我們都聽厭了,妳就少說一次吧!」

    焦宛兒忍住了笑,說:「陸姑娘,妳對江湖了解不深。我知道妳不會認同『江湖事江湖了』這個道理,不過阿一他身為俠客盟盟主,有責任阻止九流作惡。」

    拾義妹無法理解俠客盟,尤其她根本不信我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能領領數十門派。如果換了現代,要在黑社會極速「上位」,非得特別「出位」才行。

    以前我遇上海寧陳家滅門慘案,曾在大門上發現一個用血寫上的「玖」字,因此聯想到九流,後來得龍島主證實有關聯想。我有點天真,想要在這八極拳的武館中找找看,到底有沒有類似的留字。

    拾義妹跟在我和焦宛兒後面,不耐煩的道:「你以為自己是名捕嗎?就算武功再高,不可能輕易找到線索吧!你到底在找甚麼啊?」

    就連拾義妹也察覺我在尋找甚麼,焦宛兒也想起來了。「易大哥,難道你以為九流會刻意留下記號,就像當日海寧陳家那個玖字嗎?」

    我點了點頭,說:「幾宗血案要真是九流所為,其用意明顯不過,乃是向我們示威,因此留下警告字句亦非怪事。其實即便證實是九流幹的好事,我們還是 無可奈何,畢竟九流於我們來說,始終神秘非常,譬如他們的藏身之處,又或者下一步有甚麼計謀……如果能夠在現場覓得一二線索,讓我們搶佔先機,那又另作別 論,只是我並不樂觀啊!」

    焦宛兒嗯了一聲,說道:「不過肯定敵人身份,我們心裏也踏實些。」

    「還是宛兒最了解我。」

    「你們兩個打情罵俏到甚麼時候?也不害臊!」拾義妹哼聲道:「要有甚麼字句,蕭捕頭早已發現,何用你來尋找?真是多此一舉!」

    我沒拾義妹好氣,跟焦宛兒說:「我不知道捕快們如何查案,但既然知道是江湖仇殺,理應循這途徑偵辦下去。可是涉案的乃係九流或其他江湖大派,即便六扇門精銳盡出,亦只會吃不了兜著走……」

    拾義妹更不服氣,「這是甚麼話?我們公門人才可多著呢!」

    我苦笑道:「就算一百個拾義妹也休想撼動七幫十八派,更何況深不可測的九流?若不倚靠武林豪傑,起碼要出動軍隊才成!」

    拾義妹吐了吐舌頭,要待不信,看見我認真的神情,也就無話可說了。

    「重要證物早被移走,雖然也有少許發現,在細心整理以前無法提供更多資料。」我回到前廳,望焦宛兒說:「眾人遇害位置及狀況我大致掌握了,這有助我了解九流成員的底細,哪怕他們只是嘍囉。」

    「哪可能?我聽蕭捕頭描述現場狀況,到現在還是一頭霧水……你竟得知詳細情況?」拾義妹冷笑道。

    「這裏不少地方發生過打鬥,會武的人也看得出來。」焦宛兒解釋道:「要是再認真觀察,雙方有否用兵器、戰況是否激烈、甚至一招一式也能娓娓道來。」

    「為甚麼我不能夠?」

    「你武功不成!」焦宛兒笑著說:「我也無法做到,這點小事卻難不倒易大哥!」

    「九流只來了五、六個人,兩個守住前堂這兒,戰況也最慘烈……八極拳會武的幾乎都死在此處,大概想要當先鋒,衝出一個缺口,結果無一悻免。」我又 說道:「八極拳無甚高手,大都在三兩招間便被擊斃,因此屋內未見如何凌亂……只有前廳係群戰,因此血跡斑駁,牆毀門破。」

    「蕭捕頭也把前廳視作首要搜證之地,只沒你說得詳細。你還有甚麼見解?」

    「八極拳的功夫我是知道的,如果練到登峰造極,或可在江湖上跟其他高手較勁,但以秦耐之的身手來說,怕是學不到拳法中的三成。」我並非順口胡謅, 這陣子見識多了,知道不少江湖上的門派;尤其當上俠客盟盟主,更要掌握武林形勢;後來得知發生滅門慘劇,我更是徹夜未眠,研究八極拳、小刀會的資料。

    「嗯,」焦宛兒附和道:「說得難聽點,秦掌門在江南武林上只是三流腳色,宛兒未必輸給他。」

    秦耐之的武功的確和焦宛兒差不多,要真比鬥,熟勝熟負仍是未知之數。

    拾義妹卻不以為然,「我聽蕭捕頭說過,八極拳乃少林一支,拳勁剛猛……這條柱子幾乎被其門人一拳打斷!」

    我早已發現門旁一根寬數尺的柱子,中間破了一個拳頭大的洞。

    蕭天南武功不弱,和喬震北各有二、三百點戰鬥力,在公門裏算得上硬手。然而跑江湖又是另一個世界,難以相提並論──畢竟尋常賊匪容易對付,憑蕭、喬二人的手段自是綽綽有餘。又譬如蕭天南對八極拳的了解十分片面,他大概不認得秦耐之,才會說出這番話來。

    我乾咳兩聲,徐徐說道:「河北滄州的八極拳,誠如蕭捕頭所言,本為少林拳術之一,動作樸實簡潔、剛猛脆烈,尤其震腳發勁的動作,有『晃膀撞倒山、 跺腳震九州』之說。天下武功無數,有的以招式見著,有的以內功稱雄……其實內外兼修方為正宗。八極拳拳招深得少林外功的精華,可惜這些年來人才凋零,當家 秦耐之的功夫亦有形無神,餘下門眾的功力可想而知。」

    焦宛兒訝異道:「想不到易大哥對八極拳了解至此,宛兒亦甘拜下風。」

    我吐了吐舌頭,心想昨晚的用功沒有白費。「二十年前八極拳從滄州搬到金陵,成為了公子哥兒健身室,更沒收到資優的徒弟。莫說這次遭遇滅門,到要秦耐之一去,八極門只好關門大吉了。」

    拾義妹聽得一頭霧水,無法理解我和焦宛兒的對話。

    「就算是秦耐之,要一拳打穿如此結實的木柱,怕也有些難度。」我伸手輕撫木柱上凹陷的地方,說道:「只要仔細看,便會發覺這洞並非遭人打進去,而是挖出來的。」

    這次拾義妹搶著問道:「甚麼叫挖出來?」

    我舉起右手在拾義妹面前比了一比,「就是五指插進木柱,然後一收,抓碎木材,再將碎掉的木屑都挖出來!」

    「真的嗎?這指力何等厲害?」拾義妹搖頭表示不信。

    「這是橫練的指力?」焦宛兒皺眉問。

    「沒錯,不是八極拳功夫。」我點頭說道:「挖出木屑的原因,可能是殺得性起,也有可能想要掩飾其底細。若然留下指痕……雖然我還沒到家,無法辨認指力,要是給精通鷹爪功、擒拿手的行家一看,當可知道對方的門派來歷。」

    人總需要自我增值,自從晉身高手行列,我的眼界亦大有進步,尤其對自己使慣的拳、掌、劍,往往能看出來其大致風格,從而推敲其派別。不過也只是推敲而已,再說我不熟悉的功夫,能夠猜個梗概是很了不起。

    我又指著角落兩塊碎裂的青磚,說:「你們看那裏!那是被人踏碎的!要踏碎青磚不難,但要使其碎成數十小塊,足見腳力非凡……這邊有兩個較淺的腳印,青磚沒有碎開,卻被踩陷,這是鐵腳功之類的功夫。」

    焦宛兒吸了口氣,喃喃說道:「我早猜到九流像個幫會多於門派,但隨便派幾個人出來,竟有如此功力,如果他們只是嘍囉的話,後面會是甚麼樣的高手?」

    我嘆息道:「這幾年九流惡行不彰,不但令大家失去危機感和警戒心,甚至有人懷疑其存在是否一個謠言。老實說,他們做事的確乾手淨腳,若非當年我倆經過海寧,目睹陳家滅門血案,也許會跟其他人一樣,對九流感到麻木也說不定。」

    焦宛兒點頭不迭。「再說,那時候九流在牆上留下『玖』字,似向別人示威,不似其後作風,轉趨低調。」

    我又說道:「南賢跟我提及九流之時,曾說它是一個暗殺組織,專門做些不法買賣。若然南賢所言非虛,九流的確有需要保持低調,那次留下『玖』字,許是一時意氣風發,又或者嘍囉們自把自為。」

    這幾年以來,到底有多少人死於九流之手,實無從估計,單是江湖中人,就有不少被伏擊、圍殺,滅門事件亦會間中發生。這些無頭公案之間,並沒有明顯關聯,加上仇殺對江湖來說,本來就希鬆平常,算不到九流的頭上,只有少數人好像俠客島龍島主般洞悉箇中陰謀。

    至於我們前赴俠客島這段期間,九流公然展開大規模殺戮,儘管沒留下任何訊息,但與俠客島之約兩相對照,真相呼之欲出,不用我明說,遭殃的掌門人巴 巴的趕來找我這個俠客盟盟主商量對策。我想九流可能自覺羽翼已豐,才敢公然跟整個武林搞對抗,又或者背後有更大的陰謀?要知道九流若坐實了這幾宗滅門元兇 之名,再加上以前的舊案,只怕以正道自居的六大派等也要出面干涉,把九流揪出來!

    這次調查對找出九流的秘密無甚幫助,但總算對其行事模式有個概括的了解。九流會派出數人對付較小的門派,而這些「嘍囉」的實力不弱,稱得上是二流 中的好手;武功紛雜,顯然來自不同門派;他們行事仍然詭秘,卻似不甘心繼續蟄伏,要向江湖宣示,跟它作對的人都沒好下場,隱然要成為另一個日月教。

    我們離開八極拳的武館,和拾義妹分道揚鑣──她要回刑部去報到,我們則逕自回到易府,再作商議。

    我偕焦宛兒走到大廳外面,便聽到吱吱喳喳的吵個不停。這把聲音好熟悉,我再仔細側耳傾聽,已認出聲音主人的身份。

    「琴兒,你是甚麼時候到的?昨晚怎不出來見我?」我走進大廳,便朝一個青衣少女大聲說道:「在我易府竟如此沒規沒矩,好大的膽子!」

    說話者果然便是李思豪的侍婢琴兒。比較穩重的侍劍佇立在側,望我襝衽為禮。

    琴兒雙手扠腰,一臉不服氣的說:「我和侍劍姊姊今午才趕到金陵,立即就來易府找我家公子,阿一你憑甚麼罵人?」

    我和李思豪平輩論交,琴兒作為他的奴婢,對我理應如主人般客氣。但琴兒年紀尚輕,一來是小孩心性,二來和我熟稔,總是沒大沒小的,要侍劍在旁邊訓誡。

    我坐到太師椅上,哼聲說道:「如今的丫環竟敢這樣跟人說話,真是世風日下,必須好好教訓一頓才成。」

    琴兒想要反駁,卻給侍劍搶在前頭,說道:「自從收到六大派離開光明頂的訊息,我們日夜等候相公回莊。後來得相公使人從大都捎來書信,說是正隨易公子離開大都,要我們即日南下,到易府跟相公會合。」

    「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笑著對琴兒道:「你家相公嚐了闖蕩江湖的刺激,靜極便要思動,從此不愛回家,只怕難為了嫂子!」

    「阿一這番說話,琴兒定必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轉述夫人。」

    「嘿嘿……唯女子與小人難養矣,此話當真不假。」

    「我是女人,你便是小人!」琴兒嘴上絕不饒人,馬上給我狠狠反擊。她還要再說,總算讓李思豪喝住,這才悻悻然的住口。

    我吐了一吐舌頭,不再跟琴兒絆嘴。這丫頭沒大沒小的,不但直呼我名字,還敢出言頂撞,實在膽大莫名。正所謂好男不與女鬥,憑我的年紀和身份,與琴兒夾七纏八成何體統?還是讓她一讓,少跟她一般見識為妙。

    侍劍站在旁邊微笑道:「易公子,琴兒向來不知分寸,還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見怪才好。其實我和琴兒還要向易公子獻禮,以賀你榮任俠客盟盟主之喜!」

    我望李思豪說:「桃靜實在是太客氣了,咱哥兒倆還送甚麼禮?」

    李思豪攤開雙手,說道:「此事與我無關,侍劍她們替人辦事,作個順水人情,阿一要想道謝,還得找個正主兒。」

    我搔了搔頭,搞不清楚侍劍說啥,只望她進一步解說。

    「我們在途中得知俠客盟一事,後來在揚州遇見慕容公子,他著我們為易公子道喜,並送來賀禮以表心意。」

    「慕容兄實在太客氣了!」我吸了口氣,說:「仔細想來,我與慕容兄自襄陽一別經年,他怎不親自前來相聚?」

    李思豪明顯已聽侍劍說過前因後果,代她答道:「慕容兄另有要事在身,只吩咐侍劍和琴兒前來向你祝賀,說當擇日再聚。」

    我連連點頭,又說:「慕容兄何等人物?他送的禮一定是好的。」

    「這個嘛,阿一你何不立即看看,然後再下判語?」

    「如此甚好。」我正要站起身,忽見洪勝海領著四人走進大廳。那四人清一色是妙齡少女,皆有中上之姿,穿著粉色衣裙,頭上各挽了兩個小髻,似乎是丫環婢女的樣子。四人容色不輸侍劍,論身段更是燕瘦環肥各具特色,教我眼前一亮。

    我認不得她們,問洪勝海說:「這幾位是?」

    洪勝海必恭必敬的說道:「易少,她們四個是侍劍姑娘和琴兒姑娘帶來的,說是送給易少作近身侍婢。」

    「甚麼?」我呆了一呆,想不到慕容復送我的竟是這麼一份大禮。在現實世界販賣人口,肯定會惹上官非,不過古代社會卻是理所當然。我見慣了別人的侍 婢,好像李思豪的侍劍、慕容復的阿碧、韋小寶的雙兒……平常並不覺得突兀,甚至雙兒陪伴在側,把我當主人般侍候,我也能夠處之泰然。

    至於家中其他奴婢,由金龍幫及洪勝海操辦,從來用不著我費心。

    如今慕容復突然送四個少女給我,使我自覺有點像個人販子,即使明知道對方是NPC,亦久久無法釋懷,唯有強逼自己改變想法,完全投入古代世界觀。

    侍劍又說:「其實慕容公子原本打算以這四位姊妹賀易公子建府。蓋因慕容公子見你沒有近婢照顧起居飲食,如今有了府第,所以為你覓得四人。只是慕容 公子事忙,一直無暇上門拜訪,再說你也向不在家……正好讓阿朱姊姊及阿碧姊姊把她們調教一番。到得最近,慕容公子聽說俠客盟之事,又見四人訓練得八八九 九,這才帶她們前來拜候。」

    李思豪說道:「慕容兄接到親信密函,要趕往河南辦事,這才委派侍劍前來道賀。」

    我從太師椅站起來,繞著四人走了一圈,把她們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幾遍,看得四人渾身不舒服。「經過慕容兄及阿碧姑娘的指導,大抵不會胡作妄為吧?要是像琴兒般,我可吃不消。」

    琴兒嘿的一聲,想要反唇相譏,礙於李思豪的臉色,只好隱忍不發。

    我心中暗笑,又道:「其實我不一定需要近侍,反正有洪管家和雙兒……尤其是雙兒,她把我照顧得非常貼心。只可惜雙兒總得回去小寶身邊,但我一介草莽,怎能跟桃靜及慕容兄相比?這派頭不要也罷。」

    「依我看來,你這金陵易府的派頭,早已趕過我紅梅山莊和慕容兄的參合莊了!雖說闖蕩江湖,不用隨身帶著侍婢,然而有這麼一座大宅子,總得有幾個體面的女侍才成。」

    「這次回來,洪管家又給我添了幾員家丁,難道還不足夠?」

    「那是幹粗活的,豈能跟出入廂房、侍候老爺的丫環相提並論?」李思豪倒是十分講究,你能夠拿他們跟阿碧、侍劍比較嗎?」

    「的確不能……要說琴兒還將就著……」

    琴兒終於忍不住,重重哼了一聲,指著四個姑娘,說道:「我的事要你管?我可不輸給她們啊!」

    李思豪又說:「慕容兄這份心意你就收下吧!難得金陵易府已武林知名,衝著你俠客盟盟主的身份,可謂今時不同往日。前兩天我聽人家說過,金陵城裏城 外有不少達官貴人,單是太師府那春、夏、秋、冬;還有梁王府那梅、蘭、菊、竹,這『八香』雖是奴婢身份,卻得許多士子喜愛,每逢甚麼節日廟會,都要爭睹八 女風采。你何不湊趣,給四人起個體貼名稱,跟那八香爭艷,又或互相輝映?」

    我雖然入籍南京,但長年在外闖蕩,留在這兒的時間不知有多少天,竟沒聽過甚麼「八香」,當真是孤陋寡聞。「春夏秋冬?這四香名字本是不俗,卻給用得太濫了,梅蘭菊竹配以『香』字,亦好不到哪裏……慕容兄還沒給四她們改名嗎?」

    「奴僕向來由戶主替其更名……既然賣給人家,便沒了過去身份,改名算是重生,也是一個采頭。你要是收留她們四人,那就認真想個名字吧!」

    洪勝海在旁邊聽著,插嘴道:「易少,那『八香』在南京倒真是大大有名。今年七夕,我也曾到城南湊熱鬧,哪裏人山人海,為的就是等『八香』出現,隔老遠望一眼也是好的。你不如替她們也給改個『香』字,那不就了『十二香』?」

    「俗不可耐!」我笑罵道:「剛才不是說了嗎?『香』字都給用濫了,除非再花點心思……除了春夏秋冬、梅蘭菊竹,還有甚麼四字並列的名詞類?」

    「阿一說的沒錯。花香了,季節也香了,難不成來個『東南西北』嗎?」李思豪也忍不住笑道。

    「四字並列?」侍劍學識不俗,喃喃說道:「譬如花草樹木、象獅虎豹、紙筆墨硯……」

    「象獅虎豹?」琴兒指著侍劍哈哈大笑:「虧妳想得出來!」

    這時候雙兒端著一碗白麵走進大廳,我望侍劍道:「不!『紙筆墨硯』,其實是很風雅的!」

    雙兒把麵放下,對我道:「大爺,晚飯前吃碗白麵,抑或想要用糕點?」

    我正要回答,忽然靈機一觸,右手食指和姆指互扣,發出得的一聲:「粥粉麵飯!」

    雙兒呆了一呆,「吃這麼多?待會還要造飯呢!」

    侍劍和琴兒也是愣住了,好半晌才聽琴兒笑道:「這不比象獅虎豹好聽吧?」

    李思豪伸手在椅旁的小几一拍,說道:「琴兒妳知道甚麼?阿一改的這名字甚好!看似通俗,搭以香字即意味深遠。所謂民以食為天,這粥粉麵飯更是咱中國四大發明。無論是尋常農家抑或高門大戶,有甚樂事比黃昏時分聞得陣陣飯香更舒泰?粥香、飯香……可真是雅俗共賞啊!」

    我本來隨便說說,得李思豪認同,不禁連連點頭。「好!慕容兄這份禮我就收下了。」說著,順序從左到右的替四人定了名字──粥香、粉香、麵香和飯香。

    雖說販賣人口不好,但這是古代啊!不但變成理所當然,而且有它的存在價值──能夠給與窮途末路的人一個生機,何樂而不為?再說,現實世界裏頭,許多打工的跟奴隸又有甚麼分別?

    四人當然談不上美麗,否則也不致賣給大戶人家當下人。不過我看她們清新討好,尤其麵香和飯香,一個臉蛋胖胖的有點笨的樣子,另一個幾乎跟我差不多高,也是一臉傻氣。

    我又坐了下來,端起碗子說:「其實我經常四處闖蕩,沒有一刻安寧,更用不著四人侍候……她們不像侍劍、琴兒會武,只要留在府中便是了。」

    侍劍搖頭說道:「易公子別看她們這副模樣,其實阿碧姊姊指點過她們一些拳腳功夫,足以打倒尋常莊稼漢。」

    「是這樣嗎?」聽見侍劍這麼說,我倒真是意想不到。然而我要面對的是何等風險?這點微末道行連自保也不能夠。「無論如何,要是侍劍妳見著慕容兄,記得替我向他道謝。」

    跟李思豪談了半晌,我回到書房之中,雙兒跟在後面,反手掩上房門。這日跟焦宛兒在調查九流,本來心情沉重,誰知回到家裏竟會鬧了這麼一齣「粥粉麵飯」的鬧劇,委實是一個反高潮。

    我坐到書桌後面,想要重新整理午間在八極拳拳館找到的線索,卻見雙兒欲言又止。我挪開桌上的線裝書,問:「雙兒,你有甚麼要跟我說嗎?」

    雙兒搖了搖頭,卻說:「大爺,你新收了四位姊姊作侍婢,雙兒是時候回相公身邊了。」

    我啊的一聲,雖然有些失落,卻也無話可說。「嗯,這是應該的……」

    「大爺,如果你沒有甚麼吩咐,我打算明天便走。」

    「這麼急?」雖然早有心理準備,我還是感覺意外。「妳想逕自到北京找小寶嗎?我叫洪勝海把妳送過去。」

    「雙兒只是個丫環,用不著大爺和洪管家粗心。」

    「妳這是甚麼話?雖然我的日常生活要妳來照料,其實我從沒把妳當下人看待,如今妳要離開易府,正好去了奴婢身份。我會要洪勝海取點銀兩,象徵性的給妳贖身。小寶是個講義氣的,他斷不會為難你,我只是順水推舟,好讓他明正言順的跟妳解除主僕關係。」

    「不要這樣說,」雙兒搶著說道:「自從離開溫家堡,這段日子雙兒一直伺候著大爺……大爺是相公的把兄,也就是雙兒的主人。」

    我無法說服雙兒,唯有說:「無論如何,你既執意離去,我也不便強留,明天一早就要洪勝海把妳送到北京找小寶去。」

    雙兒答應了一聲,低頭把弄衣角,猶疑了好半晌,囁嚅著說:「雙兒本以為跟大爺還會相處一段時日,然後一道去找相公……可是當我看著大爺新收的四位姊姊,盡是聰敏怜利,雙兒自愧不如,只好先行回去,以免……」

    我這才恍然,不禁伸手搔著後腦。「雙兒,論品性妳是沒得說的,武功更是不俗;日常家務打理得井井有條,總讓我稱心如意。如果可以把妳留在身邊,我 是求之不得。但妳終究是小寶的人,我不過暫時把妳帶在身邊,哪天遇上小寶便完好無缺的送還他……再說,我也不要永遠把妳當丫環使喚。我今日才與粥粉麵飯見 面,話也沒說幾句,怎可能要她們取代妳?如果雙兒不介意,還是暫時留在易府,將來有機會我定到北京找小寶,屆時你們便可相見。」

    雙兒低著頭,良久才聽她嗯了一聲。雖然她跟著我有大半年時間,做事十分交帶,其實她只有十餘歲,有時候想法未免簡單。相反粥粉麵飯幾乎都有二十出頭,就算有點傻裏傻氣,處事應該會較成熟。

    我還要再說,洪勝海和胡斐撞了進來,連門也來不及敲。

    「喂,這是幹甚麼?」我皺眉望著兩人。胡斐是我結義兄弟,年紀雖輕但處事穩重,洪勝海更是小心謹慎,何事令他們如此慌張?

    「大、大哥,鄭九他歿了!」

    「鄭九?」

    洪勝海在旁邊說道:「小刀會的鄭九,他剛被打死了!」

    我霍地站了起身,心中大是驚怒。「難道是九流幹的好事嗎?」

    「還沒搞清楚狀況……但這是陳少鵬親眼所見,就在一炷香前,鄭九在兩條街外的城隍廟前遇伏,被人一掌打死!」洪勝海續說:「陳少鵬派人前來報信,並且追了上去!」

    陳少鵬是金龍幫派來易府幫手的,儘管易府人手已足,但多一個辦事的亦無妨。「糟糕!無論對方是否九流,能夠殺死鄭九,自非泛泛之輩,輕舉妄動只會送死!」

    洪勝海問:「那我們要辦?」

    我早已衝出書房,回頭招呼洪勝海和胡斐:「洪勝海,你知會府中客人,三弟跟我前去看看!」

    鄭九武功只屬一般,要殺他不難,即便是我也只需三招兩式。再說小刀會是個專做偏門生意的幫會,首領和人結下仇怨毫不出奇,對方是否九流還沒查清 楚。但要真是九流,那是擺明了衝著我而來,明知道我當上俠客盟盟主,還要在易府附近行兇,我怎能視若無睹?我只好親自前去探個究竟,就算我還沒準備妥當, 提前和九流正面衝突也在所不惜,否則威信盡失,俠客盟亦名存實亡。

    我和胡斐認清方向,更不走大門,使出輕功便躍出高牆,向城隍廟奔去。那座城隍廟在金陵城的西南角,與易府只是兩街之隔,

    「大哥,如果是九流高手,我們有信心能勝嗎?」

    聽見胡斐在後面問,我說:「我既是俠客盟盟主,受託率眾對付九流,人家踩上門我能龜縮不出?此去正好看看我有沒有能力承擔這個重責!」

    說話間我們已去到城隍廟前,看見鄭九俯伏地上,幾個途人站在遠處指指點點。

    「走哪裏去?」

    「這若非調虎離山之計,便是要給我一個下馬威。要是後者的話,對方施襲後沒必要留在南京,我想他們會出城。」我吸了口氣,使出上天梯心法,繼續全速向南奔去。「上屋頂繼續追!」

    鄭九要真是遭九流毒手,九流的目標應該是我才對。幾宗滅門慘案接連發生,已足夠向江湖宣示九流的實力和凶狠。獨自歸來的幾位掌門、幫主,自難成氣 候;再加上他們武功不高,沒了門人幫眾即失去利用價值,九流根本沒必要再下殺手。鄭九之死,要不是引我出來對付我,便是要滅我的威風,兩者皆是針對我的招 數。

    當然我也得防著九流把我引開,然後偷襲易府。不過易府此刻高手如雲,在白萬劍、石清、石破天、李思豪等人坐陣,豈是其他門派可比?因此我也不太擔心。

    我們在屋脊蹤躍,眨眼已到城南,忽聞前面一聲慘呼,我和胡斐更不打話,立即撲向傳出叫聲之處。

    當我用盡全力躍過一列高牆,恰恰目睹陳少鵬被一個披著黑色連帽斗篷的男人打飛,背脊狠狠撞到高牆上面,扎手扎腳的摔在地上。我有如大鷹般向那披黑斗篷的男人撲去,雙掌遽出,便是一式降龍十八掌的躍龍深淵,其掌摯凌厲,逼使那人連退幾步,先避掌風。

    我雙掌擊中地面,把數塊青磚震裂。對方趁我來不及收掌,回身搶上一步,便要抓我肩膀。我臨敵經驗已經不淺,豈會如此大意?果然胡斐已然趕到,冷月 寶刀已掠到那人手腕之上。那人右手一縮一長,已搭住胡斐上臂。我回過神來,使出剪拳重擊那人胸口,把他震了開去,這才保住胡斐一條手臂。

    只見胡斐上臂衣服被撕破,隱見兩道血痕,難道對方使的是爪功?我驀地想起八極拳拳館裏面那條大木柱,不正是被人用剛猛爪功抓碎一大片嗎?

    合我和胡斐兩人之力,這才勉強逼開對方,而且他受了我一記野球拳,竟似是絲毫無損,實在是教人震驚不已!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