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三)

     

    黑袍漢子伸展左臂,便要抓向我的腰眼,我認得這陰招,忍不住脫口而出:「阿三!」

    沒錯!這爪功的路子跟趙敏隨從阿三如出一轍。當然,阿三的同門許也懂得使這套功夫,但看黑袍漢集中以左手出招,讓我憶及曾以降龍十八掌拍斷阿三的右腕,難不成真是他?

    聽到我叫出「阿三」這個名字,黑袍漢的招數更凶更狠。我避過兩招,左掌急探,使出一式戰龍在野拍他右肩。對方身子急轉,巧妙地從我掌邊閃過,始終沒舉右臂擋格,更惹我的疑竇。

    我左手一翻,已抓向他的臉龐。我對爪功自然一竅不通,這一抓卻出奇不意,輕而易舉把黑袍漢斗篷上的帽子扯下一大片來!

    對方飛出一腳把我逼開,身子向後疾退,站在兩個同伴旁邊。我和胡斐正要上前進逼,他竟伸手把帽子揭開,在我們面前露出真面目!

    「果然是你!」我指著他喝道:「阿三!你不是應該在關外被殺嗎?我親眼看見你給舒樺用掌力震死,怎麼竟然絲毫無損?」

    阿三雙眼充滿怨恨,咬牙道:「那天晚上,我受了掌擊暈死過去,可幸真氣護住心脈,總算保留了性命,老天可真有眼,教我還有機會跟你算賬!」

    兩個月前,我誤殺趙敏,然後跟阿三打了起來,舒樺趕到後,錯把阿三認作殺死趙敏的兇手,二話不說便在他背心印了一掌。我見阿三口鼻流血,以為他必死無疑,旋即跟舒樺展開連場惡戰,後來也沒查看阿三屍體。

    話雖如此,此事實也太匪夷所思。「怎麼可能?即使你沒被舒樺一掌打死,但只兩個月時間,你便完全康復,功力一如往昔?」

    「我被人所救,經過一番診治,總算撿回一條性命,功力不減以前。」阿三踏前一步,狠狠說道:「我今天到此,除了報答救命之恩,還要替郡主報仇!」

    「那麼說,當日救你的自然是九流了?」那時候我們在關外逃避蒙古兵追捕,躲在一個林子裏頭,九流竟然發現重傷的阿三,那是巧合還是甚麼?九流這個 神秘組織居心叵測,他們注意到六大派為金輪法王所擒,甚至查知我們營救六派,亦不難理解。但阿三即使沒死,若非及時搶救,絕無可能治好那程度的傷勢。難道 說九流一直監視著大家,甚至在旁邊看著我們比鬥?

    「這個當然,」阿三左頰有顆黑痣,本來就很難看,此時咬牙切齒,更令人望而生怯:「易一,既然你敢追上來,我就在這裏把你殺死,來個『公私兩了』!」

    受了那麼重的傷,阿三竟可以迅速康復──除了殺人還能救人,九流實在是無所不能。我喃喃唸道:「幾宗滅門血案發生了一段時間,如果計算八極門被屠殺的日子,距舒樺重創阿三不過四十日左右……減去從關外趕來江南的路程,阿三到底花了多少天醫治傷勢?」

    阿三似乎知道我的疑問,提起右臂說道:「我這手腕骨折未癒,喜幸一身內功沒被舒樺破去,治好內傷便兼程趕來……我雖缺了右臂,但以我這手『大力金剛指』,也無懼於你!」

    當日關外一戰,阿三因趙敏之死而變得心浮氣躁,激鬥中被我搶了先機,又給舒樺偷襲幾乎身死,那時候我覺得他的功力跟我許在伯仲之間。此刻我手中雖無英雄劍或孤殤劍,但以降龍十八掌跟阿三的少林外家功夫比併,應該稍勝一籌,畢竟阿三折了一條右臂,讓我大大佔優。

    後面一人沉聲說道:「對方是快劍易一,不要大意。」另一把女聲則說:「我們時間無多,必須速戰速決。」

    阿三獰笑道:「用不了半炷香的時間,我三十招內收拾他。」

    我不怒反笑,「阿三,你忘了自己的右腕是誰人打斷的?」

    「那晚一戰根本作不得數,如果你因此而把我看輕,只怕不用三招便丟了性命!」

    「甚麼?」我呆了一呆,看見阿三緊握雙拳,額角青筋暴現,突然沉聲一喝,全身骨骼劈劈拍拍的,不絕發出爆響之聲。旁邊胡斐也是一驚,站到我的身旁,低聲說道:「好傢伙!剛才交手,他根本沒有出盡全力!」

    「金剛伏魔神通!」站阿三後面的黑袍女子聲音有點詫異,「想不到阿三竟有此修為?」

    我心下駭然,自忖未必能勝。我對各家各派的武功認識不算太深,但數年歷練,總算有點見識,知道阿三這是極上乘的橫練外功,由外而內,達至兼修境界。

    練外功比練內功來得容易,很快便有小成,但要更上一層樓,或欲臻化境,畢竟還是正宗的內家修為佔優。假設雙方資質相等,所練武學級數接近,最初十 年裏練外功當比練內功更見成效;第二個十年,修練內功的人進境會逐漸追上修練外功的;二十年以後,練內功的功力便會超越外功,雙方差距更會越來越遠。

    內功可說是各種武學的根基,修練了內家真氣,再練各種外門功夫,也會變得容易;相反先練外功,對修練內功不但沒有幫助,有時候反成阻礙。至於內力達一定修為,舉手投足也有驚人力量;外功練得再強,到比併內力卻是全無幫助。

    不過也有少數外門功夫,達到一定境界後可反過來練出內勁,雖非正宗內家真氣,卻能以內勁較力。少林派武功博大精深,七十二技中,外門功夫絲毫不輸內家武學,這所謂「金剛伏魔神通」難道便是少林武學?這阿三其貌不揚、名不見經傳,難道竟是少林派俗家高手?

    如果阿三剛被招攬加入九流,同伴未必熟知他的武功底細,剛才聽那女人說話可見端倪。我更有興趣知道,其餘二人的武功,比之阿三又如何呢?從對話中大概可以得知,阿三在三人當中並非領袖,難道說另外兩人更難纏?若果真如此,我和胡斐隨時畢命於此!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