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三之参)

     

    阿三搶了上來,左臂伸縮間,已分別攻向我和胡斐,把我倆逼退。短短數秒間,我揮拳出掌格開了阿三的六記險招,還沒計算胡斐承受的攻擊。以阿三一條 手臂,竟能使出如此快、如此狠的招式,實在教人眼花撩亂、應接不暇。我沒帶兵刃在身,想到阿三強橫指力,生怕被他抓中皮肉;胡斐雖然手執冷月寶刀,然而阿 三出招奇快,而且施以近身肉搏,胡家刀法竟使不開來。

    「三弟,他右臂未癒,我們專攻其弱點!」我招呼胡斐一聲,右掌向上推,拍開阿三左臂,左拳已使出野球拳的一式殺著──破拳,直轟阿三腰眼。

    腰眼是人身要害之一,要是受創以後甭想傳宗接代。我本不想如此,可是阿三出乎意料的強勁,不施重手怕要反過來吃大虧。

    阿三突然伸出右手,輕易接住我的拳頭!

    我失聲叫道:「你的右手不是已經被我……」

    阿三獰笑道:「內傷也已好起來,這種外傷就不能復元?你忒也托大了!」

    我右拳一陣劇痛,連環踢出雙腿,點向阿三小腹。這急中生智,算得上圍魏救趙,阿三無奈鬆開五指,向後倒退數步,不讓我踢中他。

    沒可能!道理上內傷的確比外傷難好,但要是有靈丹妙藥甚或得高人以內功療傷,復元速度可以幾何級數加倍,就像我得丁典傳授神照經一般──只是這種際遇萬難遇上。另一方面,外傷諸如骨折卻需要一定康復時間。因此阿三可用右手出招,教我摸不著頭腦。

    胡斐在旁提點道:「大哥,看來此人武功在你我之上,必須小心在意……我不知道你心裏在想甚麼,唯此刻多想無益!」

    我點了點頭,望阿三說:「你為了替趙敏報仇而加入九流?我有愧於趙敏,念你忠心為主,想要放你一馬……唯九流之惡昭然若揭,早晚與武林正道為敵,我也只好見一個砍一個,算為武林除害了。」

    「用不著你來裝好人!」阿三哈哈大笑:「你還真以為可以打敗我?小子,來接我的大力金剛指!」

    剛才還在仰天大笑,眨眼間已攻至我的身前,阿三出爪之快,實在有如鬼魅,我以破玉拳和野球拳擋了兩招,右肩早著了阿三一下,被抓破衣衫之餘亦血花四濺。胡斐揮出冷月寶刀要削阿三手腕,阿三右臂一縮一圈,五指已搭到胡斐刀背。

    胡斐已吃過阿三苦頭,這次不敢大意,連忙收刀轉身,反劈阿三後腰。阿三左爪抓向胡斐手腕,奪刀之餘要廢他筋脈,胡斐硬生生收招後退。兩番出手不但無功而還,反被阿三爪功制肘,胡斐卻不肯輕易言敗,咬牙便要重新撲上。

    我搶在胡斐前頭,以降龍十八掌一式降龍有悔把阿三逼開,沉聲道:「三弟不要急!我可不會輕易敗陣!你小心看著後面兩人!」

    阿三怪笑道:「還是你聰明!九流高手如雲,你倆的敵人可不只我一個!只是任你如何謹慎亦是無用,當你們追上來,已註定要葬身此地!」

    我雙掌推出,乃是另一式見龍在田,「我承認你的實力,但我也未必輸你!」

    兵荒馬亂之際,武功多厲害也施展不出,好像同是趙敏隨從的阿二武功猶勝阿三,最終竟死在亂箭之下。至於阿三武藝似乎不比六大派高手差,甚至比我優 勝,當時卻沒看出來。那晚他目睹趙敏慘死,急怒攻心下發揮不出原有功力的五乘,給我輕易打折腕骨,旋即被舒樺偷襲,重傷昏死過去,我還道他實力只跟我相 近。

    「我是西域金剛門的高手,今日教你知道我真正實力!」阿三出爪如狼似虎,我屢遇險招,身上多處帶傷。胡斐忍不住又要上前,我還沒來得及出言阻止,一條黑影卻閃到他的跟前!

    站在後面替阿三掠陣的兩人當中,有一個是女子口音。攔住胡斐的是另外一人。那黑袍漢左手虛按,冷冷說道:「儘管你們聯手也未必能夠打敗阿三,然而這場戰鬥很有看頭,我不想有人干擾……我與你本無仇怨,但你再踏前一步,莫怪我不客氣。」

    那個女的說道:「你終究是別有想法……這兩人跟九流作對,單只一條便有取死之道,你何不爽爽快快幹掉他?流主可沒讓你自把自為!」

    黑袍漢哼聲道:「不用你管!」

    胡斐按捺不住,右臂一抖,冷月寶刀已挑向黑袍漢的喉頭,「少囉唆,快滾!」

    黑袍漢嘿的一聲,身形徒地拔起,早已躍上半空。但聽鏗的一聲,黑袍漢的長劍已然出鞘,在日光之下閃著刺眼劍芒,端的是一把好劍!

    我給阿三纏上,沒辦法救援胡斐,眼睜睜看著那黑袍漢在半空劃出一道紅光,直削胡斐頭頂。我左臂一封,架開阿三的右爪,瞥見胡斐雙手執刀奪起擋格,紅光倏地消失,架在冷月寶刀之上的,竟是一柄通體殷紅的劍刃!

    只見黑袍漢一擊不中,旋即收劍後躍,嘿聲道:「冷月寶刀果然名不虛傳,盡能跟我這寶劍爭雄……那麼我們便在武學上見真章!」

    冷月寶刀是《兵器譜》上面有名的天罡神兵,比先前的忘情刀要更鋒利。這次跟黑袍漢短兵相接,看上去似是難分高下,其實還稍落下風──冷月寶刀雖不致給那寶劍砍壞,可是聽那刀劍碰撞的聲音,身經大小百餘戰的我,還是分辨出誰較優勝。

    當日我那《兵器譜》上排名第七的英雄劍,竟在多次與排名第四的倚天劍硬碰後被砍折。相差三名便有如此差異,卻不教人驚訝──倚天是霸道之劍,面對 尋常刀劍更是稍觸即斷,英雄劍可支撐許多時間,已讓人刮目相看。兵刃霸道毀人兵器,卻不及王道武器顯正守邪,諸如英雄劍雖斷,依然不失皇者風範,使其他刀 劍黯然失色。

    冷月寶刀在《兵器譜》上排名二十五,這柄寶劍級數隱然在冷月寶刀之上,到底是哪把神器?我對《兵器譜》記憶猶在,這麼一柄劍刃仿似紅寶石、劍柄有 如綠釉瓷的寶劍,為何沒有印象?我想了一想,終於明白《兵器譜》圖文並荗,就是沒有顏色;偏生此劍顏色、形象如此突出,反讓我腦筋轉不過來。

    阿三陡地大喝,雙手分襲我左胸和小腹。我兩臂在胸前一封,擋住阿三猛攻,臂骨幾乎被震斷。阿三手掌一翻,張開十指便要抓我手臂,要是給他抓中,兩 條臂膀只怕立即廢掉!幸好阿三精研大力金剛指,下盤功夫雖穩,卻僅是馬步而已,未有同等級數的腿功與爪功相輔相承,算是一大敗筆。

    我也沒練過腿功,但是臨敵講求變通,尤其當你處於劣勢,更不可能獨沽一味只用擅長的武功。過去闖蕩江湖,與人對戰處於下風居多,已習慣了隨機應變。此時我圈住阿三雙臂,不讓他活動。

    「正呆子!竟然跟我比較臂力?我立即就能震碎你的臂骨!」阿三運起金剛伏魔神通,要把我的手臂硬生生絞碎。

    「我可不是跟你較勁!」我冷笑一聲,腳尖已無聲無息的點中阿三小腹。此招並非甚麼高深武功,但蘊含了我五成混元勁,點在阿三的丹田之上,登時破了他的金剛伏魔神通!

    阿三臉色驟變,噴出一口鮮血,立即掙脫我的糾纏。他急退數步,步履已然不穩,有如醉酒般身子搖晃,往旁邊便倒。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