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三之伍)

     

    舒樺長劍一掄,赤色劍刃仿佛帶起一片火光,逼得我跟胡斐不

    敢正視。跟倚天劍的霸道又是另一回事,舒樺這劍雖似不及倚

    天劍鋒利,卻隱隱流露出邪氣,似乎是把魔劍,跟現在的舒樺

    倒是十分搭配。難道說舒樺是受這把劍的影響,思想越發偏激

    、行事越是狂妄?

    只見舒樺握著翠綠色的劍柄,劍尖已點到我的胸前。

    我側身閃避,看準劍身舉左掌拍去。舒樺劍招陡變,逕點我的

    喉頭。我吃了一驚,右手向劍尖抓去,左掌則變招改拍舒樺胸

    膛。我沒有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這一抓劍刃,面對小嘍囉當然

    沒問題,可舒樺是大行家,用肉掌去擋劍,少幾根指頭算大幸

    。

    不知是我眼界準還是運氣好,我的四根手指竟在瞬間夾住劍身

    ,沒被劍鋒所傷。我截住了舒樺劍勢,但這麼抓住劍身亦難以

    著力,輕易被他抽回長劍。

    剛才跟舒樺短兵相接、招招落於下風的胡斐,一直不很甘心,

    看見我倆一招過後各自退開,舉起冷月寶刀便朝舒樺頭頂劈去

    。

    舒樺寶劍順勢劃了個半圓,鏗的一聲已將冷月寶刀砸飛!但見

    藍光閃了閃,冷月寶刀在空劃出一道弧線,在日光反射下好不

    耀目。

    憑此一招已見出舒樺、胡斐高低。舒樺的「天龍八武」固然厲

    害,但其九陽神功更是日子有功,所以輕而易舉便能讓胡斐兵

    刃脫手。當日我和舒樺也曾跟張無忌習九陽神功,舒樺修習的

    日子比我更久,惟他進境沒我那麼快。可九陽神功何能厲害,

    不是只學家傳內功心法的胡斐所能力敵。

    胡斐的實力雖未至於舒樺拉開,然而舒樺似乎對胡斐十分了解

    ,竟能覷準他刀招中僅有的破綻作出攻擊,這實在教人難以置

    信。難道舒樺也懂得類似獨孤九劍的武功?抑或他所使的就是

    獨孤九劍?

    不!雖然舒樺的天劍極難捉摸,卻仍依稀有招式可尋,絕非無

    招勝有招的獨孤九劍,跟他對戰過的我最是清楚。

    一招間便即失利,胡斐大是震驚,但他已非初出茅廬之輩,急

    忙倒踩七星步,避過舒樺的狙擊。我亦搶到兩人中間,一招剪

    拳避開寶劍,擊中他的肩膀。

    「甚麼?」舒樺身子一側卸去剪拳的拳勁。但他身法緩得一緩

    ,已無法追及胡斐,並且被我以破玉拳纏住。先前在黑森林跟

    舒樺對戰,我沒有佔到任何上風,但總算保住性命,最後關頭

    還擊退了他,過後想來倒是一額冷汗。事隔月餘,他的武功比

    以前更精進,我無法佔到便宜。

    由於沒有兵刃,我屢遇險招,有兩次幾乎被舒樺劈去半邊頭顱

    ,如此看來,他取我性命之意根本用不著懷疑。胡斐拾回冷月

    寶刀,見我和舒樺鬥得難分難解,一時間插不進來,唯有在旁

    邊看著,不敢輕舉妄動。

    這時候傳來呼喝之聲,數條人影從金陵城那邊奔過來,觀其身

    法似乎輕功不弱。舒樺臉色微變,握著寶劍連劈兩下,把我和

    胡斐逼開,腳尖一點飄然退至黑衣女子旁邊。

    想不到合我和胡斐二人之力,仍奈何不了舒樺,明教八刃果然

    不容小覷。

    「小舒,你手中的是甚麼劍?」舒樺的孤殤劍和銷魂槍在黑森

    林一戰後落入我手,我亦以孤殤劍權充配劍──英雄劍被倚天

    劍削去半截後,我一直有留意趁手的兵器,可惜苦無所獲;孤

    殤劍雖較英雄劍略重、劍刃亦較長,可也算是神兵利器,將就

    著使用就是了。

    「火麟劍!」舒樺還劍入鞘,那劍鞘也是錄瓷顏色,不知是何

    物製造。「九流總流主待我以上賓之禮,以這天罡神兵相贈,

    我要以此火麟劍飲你之血!」

    我的確在《兵器譜》見過此劍,沒想到竟是「天罡三十六」的

    神兵之一!其實《兵器譜》只係幾個用濃墨寫成的卷宗,即使

    繪有刀劍式樣,如何能夠知道其顏色?因此外型如此出眾的一

    把火麟劍,在《兵器譜》上並不特別顯眼。

    「阿一!」聽到老遠傳來的呼喚,我瞥了瞥遠處,原來是李思

    豪帶著琴劍二婢從南京城趕來襄助,後面更跟著瑱琦及程英二

    人!

    瑱琦和程英不是在襄陽嗎?一個月前我才跟瑱琦分手,那時候

    傳來消息說襄陽告急,需要瑱琦回去協助抵禦蒙古大軍進犯。

    我因要護送阿九所以未能抽身,及後從俠客島回來,聽說襄陽

    局勢已轉危為安,我有想過甚麼時候去襄陽一趟見見瑱琦,可

    沒想到瑱琦和程英竟會在這裏出現!

    但我無暇過問當中因由。不計算侍劍和琴兒,李思豪、瑱琦和

    程英三人的出現,可謂形勢逆轉。自從光明頂及大都萬安寺兩

    場劇戰後,我的Level得到大大的提升,武功已稍比李思豪優

    勝,但他始終是個強援,舒樺那邊更加處於下風。

    「易一,合你和胡斐、李思豪三人之力,或許可以把我殺死!

    但我今日不能死在這裏!」舒樺半轉身去,森然道:「我得九

    流總流主治好內傷並恢復功力,又贈我火麟劍,答應助我報仇

    ……今日我到南京只為報其恩德,並沒打算在這裏把你幹掉。

    我現在便要走了,你要怎樣做?」

    「小舒,你這是自甘墮落!」我咬牙說道:「經過營救六大派

    ,明教跟中原武林總算冰釋前嫌;相反九流惡行逐漸彰顯,你

    何以竟棄明投暗?」

    瑱琦、李思豪等已來到我和胡斐身後,卻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他們並不認得舒樺,但聽我們說話,已知道是舊相識。

    「我早已反出明教,」舒樺乾笑兩聲,說道:「自從我得悉趙

    姑娘身份,我已知道自己必須作出決擇,而你應該明白我決擇

    了甚麼。」

    「無忌就在我府上,你不如去見他一見!」我踏前一步望他說

    道。

    舒樺默然半晌,徐徐說道:「我和無忌本就交好,由他來作這

    個教主,我是欣喜非常。可惜情義兩難存,我就是無法再為明

    教效力……要是趙姑娘要我對付明教,我絕不會猶疑,你認為

    我還能留在明教嗎?」

    聽到這番說話,我們全都無法反應。我本想說既然趙敏已死,

    何必太過執著?但我又如何敢再刺激舒樺?至於李思豪和瑱琦

    他們就更一頭霧水了。

    舒樺擺了擺手,已轉身離去。「如今趙姑娘被你所殺,我至少

    要為她報仇雪恨……如果楊左使和韋蝠王在這裏,我尚會感到

    難堪;我跟你和無忌平輩論交,想要我去見無忌,難矣!」

    李思豪搶前一步,指著舒樺喝道:「你想就這樣一走了之?」

    舒樺沒有回頭,冷冷說道:「易一,你劃下道兒來吧!真要開

    打我亦奉陪到底!」

    那個黑衣女子扶著阿三,叫道:「小舒,你應該先跟我回……

    」

    舒樺打斷她的說話,「我掩護你離開……我需沒把握收拾他們

    幾個,可也不會讓他們傷害你一根毛髮!」

    我嘿聲說道:「你們是調查九流的重要線索,我絕不能就這樣

    放你們離開!」

    舒樺冷笑道:「我知道!你是為對抗九流而組織起來的俠客盟

    盟主嘛!九流的情報網可不是蓋的!只不過像你這種人竟堪稱

    俠客,中原武林實在太令人失望了。」

    九流當然知道俠客島的邀約所為何事,否則也不會在短短時日

    裏面幹下這許多滅門大案,恫嚇各門各派。問題是舒樺連「俠

    客盟」三個字也聽說了,那可真不得了──當然這件事瞞不多

    久,我們也想到此舉會招惹九流的報復,只是太快了吧!我們

    臘八才擬定結盟,前後不過半個月而已,有關俠客盟的一切都

    通了天,就連慕容復也送我四個近身侍婢,實在不知是福是

    禍。

    因此我才會想到九流殺鄭九是為了滅我威風。舒樺說他並非為

    殺我而來,豈不引證了這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