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三之陸)

     

    胡斐和李思豪磨拳擦掌,都想要大幹一場。阿三遭受重創,已

    無甚作為;黑衣女子武功未明,唯以瑱琦及程英二人該可對付

    得了;至於舒樺,正如前言,合我和胡斐、李思豪三人總可收

    拾得了他。

     

    「由他去吧!」我長嘆一聲,還是說道。

     

    「大哥,這……」胡斐想要反對,卻被我擺手打斷。

     

    「小舒,趙姑娘之事我非常內疚,但我已說得清楚明白,往事

    既不可追,我要為活著的人努力……今日我放你一馬,已跟你

    兩不相欠。」我直視著舒樺,森然說道:「從此我倆恩斷義絕

    ,你再執迷不悟,他朝相見莫怪我劍底無情。」

     

    舒樺嘴角一牽,霍然轉身,邁開大步離去。黑衣女子扶著阿三

    ,向我們微微點頭,也跟著舒樺走了。

     

    「這、這算是甚麼?」故斐心頭有氣,「大哥怎可以放他們離

    去?你已是俠客盟盟主,肩負抵抗九流重任。如今他們在大哥

    腳下殺人立威,以後怎教他人信服?九流又何懼於你?」

     

    「我雖然不知道來龍去脈,但阿一太也感情用事了!」李思豪

    也說道:「即便是舊識,將其生擒詳加審問後再放還,總比現

    在處理得要好……剛才那人似要把阿一殺之然後快,阿一又何

    必故作婦人之仁?」

     

    「阿一,桃靜說得不錯,你的好意對方並不領受,只怕是放虎

    歸山,將來禍患無窮!」

     

    瑱琦出現後首次開口,便質疑我的決定。「觀乎那人武功似不

    在你之下,我們應趁著人多勢眾,先把他留下再說!」

     

    瑱琦和程英出現後,一直站在李思豪和琴劍二婢後面,盯著舒

    樺等三人動靜──她們既隨李思豪趕來,大概已略知事情始末

    。

     

    自大名府一別月餘,我陪伴阿九南下,瑱琦卻要趕往襄陽,至

    今才得相見。我到俠客島走了一趟,回頭已是反九聯盟「俠客

    盟」盟主,變化不可謂不大,但瑱琦亦教我眼前一亮。

     

    每次跟瑱琦重逢,無論是桃花島、紅梅山莊、大名府……總能

    感受到她的變化,個性漸趨成熟、處事日益老練,頗有俠女之

    風。這次感受卻又截然不同!那口氣像是老江湖般,沒有半點

    瑱琦的影子。

     

    我望瑱琦搖了搖頭,先不跟她聚舊,對眾人說道:「三國時,

    關雲長華容道義釋曹操,皆因曹操於他有恩;小舒對我有救命

    之恩,我卻失手鑄成大錯,虧負於他……剛才我已跟小舒明言

    ,恩恩怨怨皆一筆勾銷,來日見面再不會輕易放過他了。」

     

    瑱琦、李思豪等皆世故之人,沒有追問我跟舒樺之間的恩仇。

    李思豪又道:「阿一你是大好人,可沒考慮俠客盟的立場,此

    事宣揚開去,怕會對俠客盟造成極大傷害,要是俠客盟就此崩

    解,既便宜了九流,那些公然跟九流作對的幫派又該如何自處

    ?阿一你應該比以前想得更多了。」

     

    我越聽越是心驚,不期然冒出一身冷汗。瑱琦走前兩步,拍了

    拍我的肩頭,說道:「先前在大都,你還談笑用兵、運籌帷幄

    ,把金輪法王、玄冥二老等玩弄於股掌之上,我師姊還說你有

    大將之風……今日一反常態,定有甚麼原因。」

     

    程英臉上一紅,卻沒有否認說過這番話。我嘆了一聲,又怎好

    意思把誤殺趙敏一事和盤托出?唯有說道:「總之一言難盡…

    …妳只管放心,我會收拾心情,絕不再犯這種錯誤。」

     

    舒樺等三人已不知所蹤,我們唯有返回金陵城再謀對策。才走

    進易府,眾人已七嘴八舌的詢問經過,我們早已議定一套說辭

    ,辯稱舒樺等人被我擊退,然後逃去無蹤,這是李思豪和瑱琦

    的提議,並得到胡斐、程英的贊同。

     

    自從城外跟瑱琦、程英會合後,我們一直討論舒樺的問題,我

    只跟瑱琦草草談了數句,問她們何以出現在金陵。先前收到消

    息,進攻襄陽的蒙古大軍已然退兵,詳細情形卻不甚了了,瑱

    琦也不過透露了少許,好像是蒙古大軍在交戰中接連失利、損

    兵折將,故鳴金收兵再思對策。

     

    其實在進城時候,我早就留意到了,只是礙於李思豪、程英就

    在旁邊,不好意思追問──瑱琦腰間固然插了一支權充劍器的

    玉簫,她背上還揹了一根綠玉杖,不正是先前給霍都搶去,最

    後重入瑱琦手中的打狗棒嗎?但瑱琦不過肩負搶回打狗棒的責

    任,事成回到襄陽,怎麼不把打狗棒交回黃蓉?

     

    那時候瑱琦注意到我的目光,只嫣然一笑,把手指放到唇邊,

    示意我不要作聲。我覺得自己越來越不明白瑱琦了,先前聽她

    對我放走舒樺之事提出意見,總覺得精明老練得來帶點陌生,

    跟此時的佻皮神情可謂天壤之別。

     

    看來在群俠世界變化最大的,竟然是瑱琦,將來回到現實世界

    ,一定把大家嚇了一跳。

     

    易府中的情況倒是熱烘烘的,大家都在討論鄭九之死,看來九

    流實在引起了恐慌。算來我應是最早對九流抱戒心的人,打從

    剛進入群俠世界聽南賢提起,再加上海寧滅門慘案讓我蒙受奇

    冤,自然更是留神在意,終於得悉九流跟嵩山派左冷禪勾結一

    事。 

    但九流向來惡跡不顯,儘管我一直懷疑他們與多宗滅門案有關

    ,卻苦無證據。如今九流大反常態,公然殺人滅門,豈不成為

    武林公敵?到底九流是吃錯了甚麼藥,還是已經強大得無懼七

    幫十八派的正道勢力,抑或另有甚麼陰謀?

     

    先前害怕中了九流調虎離山之計,易府終於解除戒備,眾高手

    無不鬆一口氣,張無忌、謝遜、石清、閔柔、石破天、封萬里

    等,即使不認識九流,受到這許多滅門鉅案影響,全都緊崩著

    神經,預備著應付一場大戰。

     

    八仙劍掌門藍秦及七青門掌門柯子容更是又驚又怒,對於跟九

    流交鋒矛盾不已。

     

    各人相信九流已經離開金陵,七嘴八舌的討論這個神秘組織的

    來歷。看來九流潛伏多年,終於引起了迴響,令到本已多事的

    武林更是起雲湧。

     

    儘管明教已和中原各大派初步言歸於好,俠客島之約也雨過天

    青。但蒙古犯境、金輪法王等武林高手助紂為虐;日月教仍在

    東方不敗的淫威下為禍江湖;左冷禪、岳不群甚至余滄海等奸

    險小人似乎仍未肯死心。現在加上九流,只怕找尋神石要更困

    難。

     

    我站在「千古風流」的牌匾下,接過洪勝海交給我的一張紅色

    紙片。洪勝海說:「這是金陵一位丐幫七袋弟子要我轉交易少

    的。」

     

    丐幫向以背上布袋多寡分辨地位高低,除了丐幫幫主,以九袋

    長老最尊,其次便是八袋長老。七袋弟子雖非長老,但也身份

    尊崇,以一個叫化子在江湖上得到各方認同,來日更大有機會

    晉身長老列。九袋長老向來行蹤無定,八袋長老多從幫主辦事

    ,各地分舵皆以六、七袋弟子掌舵,這位七袋弟子便是丐幫在

    金陵城中的主事人。

     

    我打開紙片,原來是將拜帖,丐幫奉行叫化生活,吃要吃冷飯

    殘渣、穿要穿破衣爛褲、居要居茅屋破廟,就連這拜帖也是用

    過不知多少回。丐幫中又分污衣及淨衣兩派,所謂淨衣,便是

    富家子弟或普通人家自願加入丐幫,用不著模仿正宗叫化在街

    頭行乞,只需在身上衣衫打兩補釘,以示並不忘本。

     

    對於沒錢的丐幫,淨衣派在不少時候對幫務幫助甚大,唯丐幫

    幫主向來皆是污衣派正宗叫化子出身,加上幫中污衣派佔絕大

    多數,所以污衣派勢力比淨衣派要大得多。就算是幫主身份,

    在當上幫主前地位已不斷提升,但為了維護幫規及服眾,即便

    成了八袋、九袋長老,也要穿破衣、吃殘羹,偶然還會親自行

    乞。

     

    黃蓉本來只是四絕之一的北丐洪七公的徒弟,並非真正的乞丐

    。她一個粉雕玉琢的妙齡少女,又是東邪黃藥師的掌上明珠,

    受命接替幫主時,先立下規矩不要骯髒,所以生活倒像個淨衣

    派似的,丐幫行事亦變得比較得體。後來黃蓉把幫主之位讓給

    喬峰,喬峰也非叫化出身,他是少林俗家弟子,半途投入丐幫

    ,但生性粗獷豪邁,跟幫中兄弟倒合得來,不怕冷飯殘羹,丐

    幫風格跟原先沒兩樣。

     

    我對洪勝海道:「既是丐幫英雄,快請他進來!」我們跟丐幫

    亦有淵源,前任幫主黃蓉是瑱琦師姊,現任幫主喬峰被逐出丐

    幫後,在選出新幫主前幫務由黃蓉暫代;我又被請託追回遭霍

    都奪去的丐幫鎮幫之寶打狗棒。說到這裏,我又忍不住望了瑱

    琦一眼,只見她和程英站在大廳角落跟焦宛兒說話。

     

    不一會,洪勝海已陪著一個叫化走進大廳,背上那七只布袋甚

    是觸目,就連柯子容和藍秦也投以尊敬的目光。

     

    那七袋弟子我沒見過,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雖是個正宗叫化

    ,總算乾乾淨淨。他向我抱拳道:「丐幫劉竹莊拜見易少俠!

    」

     

    我微笑道:「易某有失遠迎,還請恕罪……未知尊駕到訪所為

    何事?」

     

    那劉竹莊大笑道:「好說好說,易少俠在金陵建府本屬第一等

    的大事,叫化子都想前來恭賀,同時向易少俠討口飯。不過金

    龍幫說易少俠不在府中,亦不排筵席,我丐幫的兄弟們均好生

    失望。」

     

    我拜託焦宛兒我置宅,主要為了守住四十二章經寶藏,結果焦

    宛兒替我把易府搞得有聲有色,除了府邸修葺得極具氣勢,更

    不等我回來,便正式開府,以易府名義在南京地面接濟武林同

    道,甚至與官府打交道。結果不足一年,當我首次回到金陵,

    已成了好大的一片家業,換焦宛兒的說話,足成江南一霸。

     

    「易某長年在外奔走,易府唯有交給金龍幫打理,還請劉兄莫

    要見笑,」我搖頭笑道:「改日易某當再請各位丐幫英雄喝酒

    ,算是保回開府的一頓飯吧!」

     

    「其實金龍幫早已替易少俠跟江南武林同道打招呼,敝幫兄弟

    亦著實得了不少飲食,哈哈!」劉竹莊正色道:「易少俠,劉

    某此來乃前任及現任幫主之命,知會金陵一帶的英雄豪傑,敝

    幫已於日前選出新任幫主。敝幫主雖非德高望重的前輩人物,

    但於敝幫以至天下皆有巨大貢獻,敝幫上下一心,以期在新幫

    主的領導下,驅除韃虜、光復我大宋河山,並與武林同道通力

    合作以維持正道。」

     

    我呆了一呆,先前都沒聽瑱琦和程英說起過……當然啦,我們

    在城外重遇後,還沒有時間細說閒談。我一邊望向瑱琦,一邊

    問劉竹莊道:「未知貴幫新任幫主尊姓大名?易某早前在襄陽

    出席英雄大會,與貴幫幫主可有一面之緣?」

     

    瑱琦望著我,跟旁邊的程英神色也是似笑非笑。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舉行英雄大會的時候,我在廣州一帶

    ,未能親睹易少俠大戰蒙古國師,委實可惜。」劉竹莊知道此

    事並不出奇,反正早已傳遍江湖。劉竹莊見我望著大廳角落,

    也跟著回頭望去,神色卻陡然一變,失聲叫道:「韓……韓幫

    主?」頓了一頓,已是衝前兩步,躬身叫道:「屬下七袋弟子

    劉竹莊,拜見韓幫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