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四之伍)

     

    當然這種見不得人的想法只一閃而過,任誰都有意氣用的時候

    ,問題是能否把持得住。在電腦遊戲裏頭,我有本錢可以任性

    一下,這也是時下青年沉迷電玩逃避現實的原因。然而我習慣

    了扮演正義朋友,柯子容態度雖然惡劣,可並沒有可誅之情,

    殺他實非俠義所為,要是給人知道,四年來辛苦建立的一切便

    會煙消雲散。

     

    石中玉忍不住又揶揄柯子容道:「柯掌門忒地不識好歹……阿

    一敬你是前輩又是客人,這才邀你列席,你寄居易府,我們吃

    飯難道不叫你?你竟敢找碴子、找骨頭?」

     

    洪勝海雖是管家身份,昔日也是渤海派走黑道的江湖人物,見

    柯子容欺到頭上,堆起笑臉迎上去,伸出雙手虛扶,「柯掌門

    ,你老吃醉了酒,還是回房休息休息!」

     

    柯子容並非笨人,他不過是個犟脾氣,遇事要立即發作,往往

    事後才知道闖禍。這時候得洪勝海提點,向我抱拳道:「易少

    俠,姓柯的灌了黃湯,擾了你的席面真對不起,柯某失陪了。

    」

     

    目送柯子容走出大廳,大家只覺沒了興頭。史婆婆嘿聲笑道:

    「這老頭子跟我家掌門一樣,男人老了都變成蠢驢!」

     

    史婆婆口中的掌門,自然是雪山派前掌門白自在。聽到師父被

    師娘抵毀,封萬里只能尷尷尬尬的喚道:「師娘……幸好諸位

    也是好朋友,否則要教大家見笑了。」

     

    石中玉更是尷尬,雖然俠客盟以至各門派均視石中玉為雪山派

    掌門,唯雪山派自己卻不把他當一回事。我一直看不起石中玉

    這不成材的渾人,只因感念石清對我的恩德,這才處處看顧著

    他。只是經過俠客島之行後,我察覺石中玉原來對我頗有親近

    之意,並非一般的阿諛奉承。我想石中玉大抵明白我維護他乃

    是石清夫婦的緣故,只是在江湖上受盡白眼,我對他態度已算

    很不錯。因此石中玉總是在人前撐著我,我也就不好意對他太

    過苛刻了。

     

    儘管我對石中玉還是欠缺好感,唯雪山派因畏懼賞善罰惡令而

    答應讓他出任掌門,卻又有諸般不敬,比長樂幫貝海石更不堪

    ──貝海石對石破天總是客客氣氣,沒有一句重話,尤其在外

    人面前做足了禮數。

     

    我看不過眼,笑道:「白老前輩春秋鼎盛,性子雖執拗了點,

    還是明白事理的……雪山派現任掌門是石世兄,白老前輩正好

    頤養天年!」

     

    史婆婆和封萬里對望一眼,封萬里臉色難看之極,卻只拿起酒

    杯跟石清對飲,裝作沒聽見我說話。石清心中雪亮,知道我要

    代石中玉出頭,把酒杯放到唇邊虛應了事,要看我打算怎麼辦

    ,神情又是欣喜又是憂心。

     

    史婆婆卻不似封萬里沉穩,忍不住說道:「當初讓石中玉出任

    掌門只是權宜之計,莫說俠客島之行根本毫無危險,即便把小

    命送到俠客島,連個贖罪也不夠!我們不追究他以前的罪愆便

    是了,一筆勾銷兩不施欠。至於我雪山派大廳上的列代掌門牌

    位,絕不會有他的名字!」

     

    閔柔一心只想著石中玉的平安,為他闖下彌天大禍、冒犯白綉

    姑娘而憂心忡忡,如今聽到史婆婆那句「一筆勾銷」,立時眉

    開眼笑,甚麼也不計較了。可石清並不一樣,他本贊成石中玉

    代雪山派前去俠客島送死,但對雪山派的嘴臉忍耐已久。有道

    是「知子莫若父」,石清當然明白寶貝兒子有多少斤兩,石中

    玉完成任務歸來,石清原打算要他辭去掌門一職,但雪山派的

    言語態度毫無尊重,石清闖蕩江湖二十餘年,哪能嚥下這口惡

    氣?

     

    我得石清眼神鼓勵,嘿的一聲冷笑,望史婆婆說道:「然則你

    們要過橋抽板,取回石世兄的掌門之位?那可是以下犯上,干

    犯了武林大忌啊!」

     

    「俠客盟打算要管我雪山派的私務嗎?」封萬里見史婆婆一時

    辭窮,代為辯說道:「我雪山派對石中玉擅自加入俠客盟、推

    舉易少俠作盟主一事並無異議,但俠客盟要想干涉我雪山派的

    掌門廢立,傳出去恐不利於你的俠名吧!」

     

    史婆婆在旁邊哼聲說道:「石清不過想以石中玉這不肖子的小

    命,換回他夫妻倆的俠名;現在石中玉安然無恙,石清一家子

    已算有賺了,送死的角色難道還想吞了我們雪山派?當真是妙

    想天開!」

     

    「無恥!」我霍地站起,無懼史婆婆比我高出兩輩,轉頭盯著

    封萬里說道:「白夫人這話要是張揚出去,江湖中人會如何看

    待你們雪山派?封前輩、封大俠你要仔細想清楚,白夫人這話

    可代表雪山派?」

     

    封萬里先是一呆,然後脹紅了臉,既恨我侮辱他師娘,亦為史

    婆婆失言而感到尷尬。史婆婆更是怒不可竭,拍案而起指著我

    罵道:「你這臭小子竟敢罵你奶奶?快出來受我一刀一掌!」

     

    我仗著人多勢重且佔了道理,對史婆婆的威嚇絲毫不懼,況且

    我的武功亦在史婆婆之上。我冷笑道:「試想當日在俠客島上

    ,大家對石世兄的代表性多番質疑,又覺得雪山派及白老前輩

    貪生畏死,這才推石世兄出來送死,是我等一再保證雪山派真

    拿石中玉當掌門,各門各派這才承認了石世兄為雪山派掌門。

    難道你們竟如此厚顏,要讓天下人都知道雪山派的威德先生害

    怕俠客島,因此把石世兄推出來當掌門,事後又輕易廢掉他?

    果真是這樣,雪山派休想在七幫十八派中佔一席位!」

     

    史婆婆是霹靂性子,想不到我一個後生小輩如此數落她,過了

    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封萬里十分冷靜,他自知理虧,便想息事

    寧人,雖然要承認石中玉作掌門,那是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

    但這大廳裏面不乏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又都是我的好朋友,明

    教教主張無忌、護教法王謝遜、丐幫幫主瑱琦、桃花島傳人程

    英……就是我,丟下俠客盟盟主這個銜頭,就憑光明頂上排難

    解紛、大都營救六大派,說出來的話已極具份量。封萬里嘿聲

    說道:「其實我們派內亦未有定論,此事容後再議……今日都

    是閒話家常,我師娘快人快語,諸位別放在心上。」

     

    我本想在這裏搞定雪山派,不容他們再反口,可看封萬里和史

    婆婆似乎不會輕易讓步,我暗嘆一聲,唯有嗚金收兵。

     

    為了我的「事業」,盡快尋回所有神石、引發華山論劍這個劇

    情,要是能讓石中玉正式接掌雪山派,實在有莫大幫助。石破

    天沒甚麼主見,向來唯我馬首是瞻;焦宛兒與我十分親近,絕

    對站我這邊;石中玉沒甚麼原則,能誘之以利動之以私;再加

    上瑱琦的丐幫還有我易府的力量,何愁大事不成?

     

    我不動聲色,心裏已有計較,便放過封萬里,不再逼迫他。封

    萬里鬆一口氣,卻不知道我另有計劃。

     

    這時候,有人從外面奔入大廳,只見他衣著襤褸、滿身污漬,

    實實在在是個乞丐,但我易府是甚麼地方?管門的看他背上布

    袋,已知是丐幫中有職份的人,故立時放他進來,至來不及通

    報。

     

    那人走到瑱琦身邊,我已把他認出來了,正是先前見過的劉竹

    莊。他向我點頭示意,彎腰跟瑱琦耳語幾句,便把一張紙片塞

    到她的手中。劉竹莊站直身子,跟各人抱了抱拳,身影一閃已

    躍出大廳。

     

    瑱琦把紙片塞進腰帶裏頭,盈盈站了起身,向眾人道句「失陪

    」,已轉身走入內堂。我和程英對望一眼,亦站起身跟了進去

    。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