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養鬼使的人


機場的大門打開了,一個胖商人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出來,豪華轎車已經停在外面,胖商人逕自坐進了車裡,駛上了公路。


一個男人一直站在角落中看著這一切。他目送著轎車駛上了不遠處的立交橋,雙手突然一揚,嘴角邊吐出了幾句咒語,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切就在一瞬間發生了--


行駛在立交橋上的豪華轎車忽然猛地一變方向,向橋邊衝去,衝斷橋上的護欄直跌了下去,砸向一輛正在行駛的車……


車 禍現場濃煙滾滾,那個一直站在暗處的男人走出機場大廳,他對著濃煙升起的地方滿意地點點頭。事故會死傷多少人,他不在乎,只要他的目標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就行了。這次的刺殺任務已經順利完成,一百萬元馬上就可以匯進他的賬戶。他念動咒語,要把派出去執行任務的鬼使和狐子收回來。


周影把車儘量停向路邊,讓閃著警燈、鳴著警笛的警車飛駛過去,前面的路已水洩不通,路兩邊被阻住的車輛越來越多。


「啊……受不了了!」火兒叫著跳了起來,「吵死了!吵死了!誰不想活了……居然敢打擾我睡覺!」說著,它跳出車窗,向呼嘯而去的警車奔了過去,周影可不想讓火兒在這樣混亂的時刻再把警車給掀翻了,慌忙張開雙手攔住它,卻被它一頭頂中了胸口,翻滾著跌下了立交橋。


「哎呀……影,你幹嘛突然跳出來!」火兒從周影懷中爬出來,四下一看,「可惡,這些警車全長的一樣,我先幹掉哪輛呢?」


周影努力從地上爬起來--被火兒撞一下可不是一般妖怪能承受得了的,「火兒……別鬧了,這裡人類太多,一會回去再睡覺吧!」


「那……好吧!」火兒見周影被自己撞了,也覺得怪不好意的,不再頂撞他。


「那是什麼,好像是妖怪哦!」火兒目光一轉,不遠處,兩條「妖影」正一閃而過。它瞇起眼,摩擦一下翅膀,向那個方向衝了過去。這次周影已經沒力氣再去阻止它了,眼睜睜看著兩個要落入火兒肚皮的倒霉妖怪。


飛到近處,抓住其中一隻,火兒看清是一個鬼使和一隻狐狸精。


火兒撲上去,連反抗的機會都不給對方,就丟進嘴裡。周影趕來時,只見它正往外吐著毛,還不停的抱怨:「呸呸,有股奇怪的汽油味,我應該剝了皮再吃。」


「你吃了什麼?」火兒下手太快,連周影都沒有看清它抓住了什麼。


「一隻狐狸。而且味道也不好。」火兒咂著嘴。它和周影說話的功夫,那隻鬼使趁機逃走了。


「好了,走吧!」周影帶著火兒離開了現場。


「啊!」一聲混和著痛苦、失望和憤怒的慘叫從這個男人口中爆發出來。


和狐子的聯絡在一瞬間斷掉後,他就明白出事了。隨後鬼使逃回來,帶來了準確的消息:「狐子被一個強大的妖精吃了。」


狐 子和鬼使一樣,都是他不擇手段弄到手的。不同的是鬼使相對更容易得手--找到八字合適的人類孩童,取其心血煉化,就可以得到一個很不錯且言聽計從的鬼使; 可狐子卻難得多。前不久,他無意見遇見了一隻身受重傷的狐妖,立刻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把狐妖變成了自己的僕從。


狐子的傷一好,他就接了這個暗殺巨商的任務,獲得了一百萬的酬勞。當然,更令他興奮的是--狐子的一擊得手,證實了他現在擁有的力量有多強,以後可以掙多少錢,……就在他剛剛開始編織這一切的時候,夢卻一下子被打碎了。


狐子被吃了,被一個強大的妖怪一口吞吃了。


對於這麼強大的力量,他連報復的機會都沒有,而且對他來說,再得到這樣一個妖怪奴僕也幾乎不可能了,他不由得發出了絕望的叫聲。


(二)苦悶的校友


沈艾翔苦著臉看著空蕩蕩的教室,嘆著氣抓過掃帚開始清掃。


人類是一種喜歡相互欺壓的生物,甚至在小孩子當中也有這樣的風氣。每個學校,每個班級中幾乎總有一兩個這樣的小孩子,他們比較膽小、不善言辭、也沒有什麼朋友,不受老師的喜歡和重視,於是,這樣的孩子往往也成了被欺負的對象。


沈艾翔就是這樣一個孩子,今天他又被獨自扔下來做衛生。


當擦完最後一張桌子時,天已經完全黑了。沈艾翔心頭突然一陣害怕,背起書包鎖好門就向校門口衝去。


「哎 呀!」迎面像撞上了什麼人,對方叫了一聲,一把揪住了沈艾翔,眼前站了六七個穿著運動服的男孩子,個個大汗淋漓,手裡還拿乒乓球拍。沈艾翔知道校乒乓球隊 最近要參加全省比賽,所以天天訓練到很晚。球隊裡好幾個人都是學校的「小霸王」,平時他老躲著他們走,可是今天看來躲不過去了。


「你幾班的?走路也不看著點。」「小霸王」們向他吼叫起來。


「他是我們班的。」不緊不慢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林睿。」沈艾翔回頭一看,忍不住叫了起來。


「嘿嘿,臭小子,你是不是想管閒事呀?」一個卷髮的大個子拿著球拍挑在林睿的下巴上。


林睿輕蔑的看了大個子一眼,一拳揮了出去……


十分鍾以後,沈艾翔和林睿一前一後走出了校門,後面傳來了「小霸王」們鬼哭似的呻吟。


沈艾翔加緊了腳步走著,他知道,現在回家已經太晚了,媽媽一定會囉囉嗦嗦地問個不停。如果跟她說實話,她就會跑到學校去打老師投訴,然後自己在學校中的日子變得更加難過。


沈艾翔偷眼看看林睿,見他不緊不慢,心裡一陣羨慕。像林睿這樣品學兼優的學生一定是深受老師和父母寵愛的。沈艾翔相信,無論在什麼情形下,林睿都不會被父母責罵。


林睿回到家裡,驚詫地看見母親居然沒有外出為學生補課。


「小睿,洗手出準備吃飯,」林青萍一邊接過林睿的書包,一邊幫他抹抹臉上的灰塵。


林睿洗過手,一下子跳到桌子邊:「媽,你今天不用加班麼?」


「那個孩子今天去同學家裡過生日,央求我放他一天假。」林青萍一邊給兒子夾菜又一邊問:「小睿,你在學校裡和同學相處得好嗎?」


「好。」林睿回答。和同學有什麼小磨擦,他一隻手指頭就解決了。


「可是怎麼從來沒看見你帶同學回來玩呢?也沒同學來找過你玩。」林青萍有點擔心,「小睿,要好好和同學相處啊。」


「知道,我有天天在一起玩的好朋友。」林睿指的是火兒,他才不願意和愚笨的人類一起玩。不過,現在母親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成了瞧不起同學的壞孩子,這可得想個對策才成。


(三)九尾狐的朋友


沈艾翔這幾天一直提心吊膽的--上次林睿痛打了乒乓球隊的人,起因可是顯了他,他很害怕那些學生找自己報復。


轉眼又輪到了沈艾翔他們這一組做衛生。一放學,同組的同學立刻收拾東西準備走。


「沈艾翔,你走不走?」林睿不知什麼時候折了回來,用手撐著門框問,「今天不是說好去我家玩遊戲?」


「去你家?我,我……」沈艾翔可不記得有這種事了,他平時連話都不敢跟林睿說,別說去他家玩。


「你忘了啊?我都叫我媽多準備了你的飯了。走吧!」


「我今天值日。」


林睿眉頭一揚,指著其他人說:「叫他們做啊,也不少你一個,反正他們以前老是留下你一個人做,不是嗎?」看著林睿的笑容,其他同學誰也不敢出聲,眼看著他把沈艾翔打走了。


沈艾翔一路偷眼看林睿的臉色,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走了一陣子,林睿總算肯開口解釋:「我媽叫我帶朋友回家玩,我想咱們倆一起打過架,當然算是朋友了。我買了最新的遊戲,一起玩吧。」


那明明是你自己打的架--不過沈艾翔只是想想而已,可不敢說出口來。


「不准告訴我媽打架的事,不准告訴她我在學校裡沒有朋友,不准說你原來和我不熟,不准……」林睿在離家門不遠處才真正露出狐狸尾巴。沈艾翔被嚇壞了,只一個勁點頭。


林睿的母親溫柔和氣,做的飯菜又特別好吃,而且不反對做完功課後玩遊戲,所以沈艾翔臨走的時候,都在心裡妒嫉林睿。


「行了行了,快回去吧!陪你玩了一晚上我都快累死了。」林睿用力把沈艾翔推出門去,一臉不耐煩。


「剛才明明是你玩得興高采烈,一直拉著我』再玩一局『的……」沈艾翔心裡雖然這樣嘀咕,可他終究沒有勇氣表達出來。


「改天現去你家玩。」林睿向沈艾翔揮著手,脫離了母親的視線,他就懶得再送這個朋友了,今天他得好好補上一覺才對。


沈艾翔對於林睿的這個建議嚇了一跳--媽媽覺得自己帶同學回家吵鬧,總會對他們板著臉--這也是他一直交不到朋友的原因之一,他想向林睿解釋時,林睿早打著哈欠回家去了。


沈艾翔嘆口氣,帶著交到朋友的欣喜和擔憂慢慢向家走去。


「唉,交個人類朋友麻煩死了!」躺在周影家地板上的,林睿唉聲嘆氣,「我媽媽三天兩頭問:『小睿,艾翔這幾天怎麼沒來玩?你們吵架了?小睿,和朋支要平等相處,不許驕傲哦……』」


「做 父母的都希望孩子有朋友的」周影一邊幫火兒整理羽毛一邊說。火兒每到這個季節就會換上一身新羽毛,而它脫去的羽毛如果來不及處理掉,會造成很可怕的後果。 引起一起火災還是小事,有的時候,甚至會令無辜的妖怪送命。生長在崑崙的必方幻獸們想必是由它們的父母來處理羽毛的,而火兒自然就由周影來負責了。


「好了。」周影放手讓火兒起來。


火兒從周影手中抓過那一大把羽毛,用嘴在上面又啄又劃。不一會,那些羽毛變成了一塊血色玉石模樣的東西。


「狐狸,這個給你,下次可以用它炸掉學校,你就不用整天去上課了。」


「如果他們繼續加大我的作業量的話,我會這麼幹的。」林睿嘀咕著,抓過去和自已脖子的鑰匙掛在一起。


「現在去玩吧!」火兒混身輕鬆地拍著翅膀。


「不行了……」林睿看了一眼表嘟起了嘴,「那個笨蛋馬上要來我家『請教功課』了,我得回去等他--本來我可以回絕的,可電話偏偏是我媽接的,有個笨人做朋友太槽糕了……」林睿丟下一大堆抱怨,不情願地去了。


(四)鬼使的圈套


「出來!」林睿一下次進這條無人的小巷就抱著手臂往牆上一靠,大聲喊起來,「小爺今天心情不好,別惹我發火!」


一個鬼使小心翼翼地從牆角伸出了頭。


「鬼使?這種東西很少見啊。」林睿一步步逼過來,「你跟著我幹什麼?是你主人的命令嗎?他活膩了吧?」


鬼使嚇得一步步後退,拚命搖著頭。


林睿看著他,發現這是個十歲左右的人類孩子做成的鬼使。如果活著的話應該和他一樣還在上小學,並且是父母的寶貝吧。想到這裡,林睿打消了揍對方一頓的念頭,揮揮手說:「快滾,回去告訴你的主人,再派你們來跟蹤我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鬼使如蒙大赦,一溜煙不見了。


林睿側著頭用力想著,這個鬼使為什麼麼會跟著自己?自己最近無意中得罪什麼人了嗎?「反正煉製鬼使的絕不是什麼好人,下次遇見,打斷他的腿!」他在心裡惡狠狠地下著決心。


「九尾狐?真的嗎?這城市裡會有這種妖怪?」男人一下子跳起來揪住鬼使。


鬼使連連點頭,伸手沾著茶水在桌子上面畫了一隻小狐狸,表示對方是只幼年九尾狐。


男 人自言自語:「雖然是幼狐,但也不是我能對付的,如果我養的狐子沒死,倒還有可能……」自從養的狐狸被火兒吃了以後,這個男人一真陷入低迷之中。他知道自 己失去狐子之後能力已經大跌,接在手中的幾個暗殺任務根本無法去完成。這次派出鬼使,本來是去尋找合適的人類小孩,再多煉製幾個鬼使,沒想到鬼使帶回來的 卻是看到了九尾狐狸的消息。九尾狐可是高等妖怪,如果能控制那樣的妖怪,自已可就……


沈艾翔放下電話嘆口氣,林睿真了不起,不但學習好,人緣好,而且膽子也那麼大,自己要是也能像他那樣就好了。林睿看起來很驕傲,對別人不屑一顧,其實他還是很熱心的。沈艾翔這次考試名次前進了十幾名,全是他幫忙補習的功勞。


好了,去睡覺,也要學看像林睿那樣膽大才行。想到這裡,沈艾翔關上電視,打著哈欠爬上了床。


沈艾翔沒有關燈,當他迷迷糊糊睡到半夜時,卻發現屋子裡變暗了。「停電了嗎?」他半睜開眼想著。一抬頭卻發現一個半透明的人影正掛在電燈前面,擋住了燈光。


「鬼啊……」沈艾翔發出了一聲慘叫,一下子驚醒過來。


「呵呵呵呵……」那個鬼魂發出了一陣笑聲,飄向了沈艾翔。


「這是在做夢,這是在做夢」沈艾翔自言自語著,把頭埋進被子。但是一隻冰冷的手抓上了他的手腕,同時把電話塞進了他的手裡,陰森縹緲的聲音飄進了他的耳中:「林睿是你的朋友吧?來打電話,叫他到XX號來。」那個鬼魂雖然是小孩子的外貌,卻發出了中年男人的聲音。


「林……林睿?」


「對,就是他。如果你把他叫來,我就不殺你。」鬼魂用冰冷的手撫摸沈艾翔的臉,那雙近乎透明的、慘白的眼珠一直緊盯著他,微微張著嘴,露出雪白的牙齒和滲著血絲的舌頭,好像正在考慮怎麼咬下去。


沈艾翔立刻抓過電話哭叫了起來:「林睿,林睿,快來救救我,有鬼要吃我!」


「林睿,林睿,快來救救我,有鬼要吃我!」林睿一抓起電話就聽到沈艾翔的求救。


「你做噩夢了吧。」林睿揉著眼睛把電話又掛了回去,誰知一轉身電話又拚命的響了起來。


「林睿,救命……救命……」


「你做了噩夢也不讓我睡覺!」林睿大怒,用力把電話摔上,然後在電話周圍使了個消聲法術,打著哈欠回去睡覺了。


睡了沒多久,一陣冰冷的氣息滲進了他的房間,鬼使還沒來到床頭,已經被林睿一把卡住了脖子:「又是鬼使,說,你的主人派你來幹什麼?」接連被吵醒了兩次,他可不是一般的惱火。


這個鬼使比上次見過的那個還要小些,只是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她拚命掙紮著,努力從嘴裡擠出幾個字:「我,我有……話說。」


「說!」林睿把它用力往地上一甩。


「你的朋友在我手上,如果想救他,就替我殺了我個人,然後到XX街XX號換他回去。「鬼使說完,戰戰兢兢地遞上了兩張照片。其中一張是在一個黑暗的房屋裡。沈艾翔被幾個鬼使團團圍住,正在大哭;另一張則是一個名人的照片,背面還詳細寫著他的姓名、住址等內容。


林睿眼珠一轉就什麼都明白了,這個養鬼使的人是個職業殺手,想利用自己來幫他完成殺人任務。可惜,他挑錯了對象。


林睿把照片一扔:「快滾!那個笨人類的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回去告訴你的主人,我有空就去吃了他,叫他洗好澡等著!滾!別打擾我睡覺!」


鬼使看著他,幾次想開口說什麼,可是終究沒有說出來,穿過窗縫飛走了。


「笨蛋,居然會被幾個鬼使抓走,人類就是沒用。」林睿一邊抱怨著,一邊鑽進了被窩。可是不知為什麼,一閉上眼,沈艾翔被嚇得半死的樣子就浮現在眼前。人類都是害怕鬼怪的,何況是沈艾翔這種天生膽小的人,現在說不定已經嚇死了。


「救命,嗚嗚嗚,爸,媽,林睿,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救命,嗚嗚嗚……」沈艾翔在沒命地哭。他用手緊緊摀住臉,不敢去看在他眼前來來去去的鬼魂,和那個陰森可怕的男人。


「沒人會來救你的。」男人用手揪著他的頭髮,「如果你想要活下去,就聽我的命令回去,趁那隻狐狸--林睿不注意的時候,把這道符貼到他身上!不然,我就殺了你。」


「不,我不幹,林睿是我的朋友……」沈艾翔雖然很害怕但是還是硬挺著這麼說,「我絕對不會出賣朋友的……」


「朋 友?你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朋友麼?你過來……」男人一指,一個鬼使飄過來,它把頭貼在了沈艾翔的頭上。立刻,剛才它在林睿臥室中的一幕就被傳進沈艾翔的腦 海中。林睿雙爪如鉤,頭上冒出一雙毛茸茸的耳朵,身後拖著九條尾巴,目光中透出可怕的光芒,「再打擾我,我就吃了你!」


「啊……」沈艾翔發出一聲慘叫。


「明白了吧,你的『好朋友』根本不是人類,總有一天他會吃了你的。」男人把沈艾翔扔在地上,惡狠狠地說,「你肯替我做事,也可以救自己一命。」


「林睿是妖怪,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是妖怪,你騙我!」


「他不但是妖怪,而且是人間難得一見的九尾狐……」男人自言自語,「聽著,如果你不照我就的做,我現在就殺了你。」他一彈指,又飛過來另一個鬼使,把頭貼在了沈艾翔的頭上。


這次進入沈艾翔腦海的,是一個孩子被殺的過程,怎麼被取走內臟,放幹了鮮血,又怎麼因為倔強,不停咒罵被割掉了舌頭……沈艾翔一下便昏了過去。


(五)朋友的拯救


額頭上冰冷的濕度使沈艾翔醒了過來,一隻鬼使正把手放在他頭上擦來擦去,見他醒來,「嘿嘿」地笑著飛開了。遇見鬼、被綁架、林睿是妖怪、要被用可怕的手段殺死……這些記憶一點點又回到了腦子裡,「啊--」沈艾翔放聲慘叫了起來。


「閉嘴,混蛋!」一個尖銳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沈艾翔勉強爬起來。見林睿正站在那裡,和那個男人冷冷地對峙著。男人身邊飄著鬼使,手裡捏著幾張黃色的符紙,林睿現出了妖怪的真身,爪牙都在閃閃發亮。


「第一次遇見敢威脅我的人類,看來你真的活膩了。」林睿冷笑著說。


「妖怪,不過是小小毛孩,就口出狂言。既然你敢來,看來不得不給你些教訓了。」


「我 倒看看是誰被誰教訓。」林睿衝著他吼了一聲,利爪一揮,向那個男人撲了上去。男人慌忙後退,鬼使們發出凌厲的尖叫,一起向林睿撲了上去。林睿最近一直在和 火兒、周影、劉地對練功夫,法力雖然不是很強大,但身手卻十分了得,幾個鬼使沒幾下就被他打得四處亂飛。「砰砰拍拍」地掉了一地。


「哼哼,只剩下你了,」林睿交叉著十指向那個男人逼過去。「讓我看看你除了殺小孩子,驅使鬼使以外,還有什麼本事?你的舌頭不錯,看起來挺好吃的。」


「他真的是妖怪,他真的要吃人。」沈艾翔冷汗流了下來。他的手碰到了一張紙,卻是剛才那個男人讓他貼在林睿身上的符咒。


林睿抓住那個男人一頓狠揍,他最近一段時間心情一直不好,正好利用這個機會發洩一下。最後林睿把他捆在椅子上,冷笑地一聲:「哼,就是這種下場。雖然你長得很噁心,可是火兒會把你烤得很好吃的。」


「喂,沈艾翔,你還活著吧?回去吧,明天還要上課。」林睿扶起沈艾翔。


「我,我……」


「你怎麼這麼膽小?走吧,如果讓我媽發現我半夜裡出門,我可就變成壞孩子了。」


「哇,林睿,你真的是妖怪啊……」沈艾翔放聲大哭了起來。「不過你好像是個好妖怪。」


林睿聳聳肩:「呆會我會讓你忘了今天晚上的事的。你就當是做了一個噩夢吧。當然,也讓你忘了我是妖怪。」


就在這一瞬間,沈艾翔忽然撲了上來,一抬手把那張符咒貼在林睿的額頭上。林睿摔倒在地,化出了九尾狐的原形,眼睜睜地看著一個鬼使從沈艾翔身體中飄了出來。


「哈哈哈哈,沒想到吧……」那個男人忽然狂笑起來。命令那個沒有受傷的鬼使過去給他鬆綁。「想不到今天同時得到了一個鬼使和一個上好的妖狐。實在是太幸運了,哈哈哈哈……」


林睿的臉色變得煞白,他現在才明白,這個男人一開始就是想要控制自己,讓自己成為他的傀儡。現在,自己被符咒鎮住了,完全不能動彈,難道真的要隨他擺事布。


男人大搖大擺地走到林睿身邊,審視了一番之後,用匕首在林睿臉上劃了幾刀。接走了他的血。「不許打林睿!不許打林睿!」沈艾翔撲上去拖男人的腿,想要阻止他,卻被他一巴掌打倒在地上:「不用急,料理完他就輪到你了!以後我會讓你做專門服侍他的鬼使的。」


「哈哈哈哈。九尾狐,我馬上就可以有一隻九尾狐了!」男人一邊狂笑,一邊接過鬼使們遞過的道具,開始作法。


林睿緊張地看著他們,忽然流下眼淚來。低聲呼喚著:「媽媽,媽媽……對不起,又要讓你傷心一次了……媽媽……」


「林睿,林睿,我們怎麼辦?」沈艾翔嚇得哭起來。


「聽著,你願不願意和那些孩子一樣,死了也要受他操縱?」林睿用一種冷冰冰的口吻問。


「我……不,我不願意死……」


「我有一個辦法,不過你會陪我死掉--想想吧。死了也比給他當鬼使好。」林睿冷笑著說。


「都不好……嗚嗚……」


「你果然是個膽小鬼!我都知道自己一定會死了,你至少還有百分之十的機會會活呢!」林睿下完了決心狠狠地看著他。


「好,好吧,我聽你的,」沈艾翔不想做膽小鬼。馬上許諾,但是又擔心地問,「林睿,咱們不會死對不對?」


「哼,你自求多福,而我……」林睿看著正在全神貫注做法的男人。一咬牙下定了最後的決心:「把我脖子上掛的東西向那個男人丟出去。」


「脖子上……鑰匙?」


「另一個!」


「石頭?」


「對!扔!扔完就往外跑,千萬別回頭,一直跑出這座樓。記住今天的事千萬告訴我媽媽,但是去告訴住在我家樓上那個姓周的男人。好了,扔吧!」


沈艾翔一揚手。把從林睿脖子上摘下來的紅色石頭向那個男人扔去,然後撥腿就向門口跑去。


石頭落地發出了一聲巨響,火焰四散飛開。熊熊燃燒起來。那個男人立刻被火焰吞沒了,只見一團人形火焰奮力掙紮著,發出可怕的嚎叫聲。


林睿在沈艾翔剛剛把東西扔出去的時候就閉上了眼,他已經有了必死的決心。無論是出於種族的尊嚴,還是他自已的驕傲,都不允許成為別人的奴隸。


沈艾翔大笨蛋,你要使勁跑吧啊,這是必方的火焰,燃燒的速度可不是凡火可以比的。


火兒,好朋友。再也不能陪你玩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媽媽,媽媽,我現在回我親生媽媽身邊去了。可是我還想當你的孩子,永遠是你的孩子多好……媽媽,千萬別哭……


「林睿,著火了,快跑了……」林睿睜開眼,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沈艾翔又回來了。正在用力拖著自己。


「等等,你回來幹什麼?」


「你是專門來救我的,我不能丟下你。」沈艾翔倒也有力氣,竟拖著林睿跑了起來。可是這時門口已經被火焰封住了,他躊躇著不敢走過去。「嗚嗚,林睿怎麼辦?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林睿苦笑著。火焰越來越近,沒想到自己會被火兒的火焰燒死,真是天大的笑話。「看來我們要一起死了,到了陰間,我們做真正的朋友吧。」他嘆息著說,真想不到自己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我們本來就是好朋友啊……可我不想死……嗚嗚嗚……」沈艾翔扯著嗓子哭叫。林睿這次倒沒有嫌他煩,輕輕拍拍他的肩膀。


一個鬼使忽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林睿認出是那個不會說話的鬼使,知道它是六個鬼使中最強的一個,便冷冷的問:「你還想幹什麼?你的主人馬上就會燒成灰了,你也存在不了多久,最多再過半天你們也和他一樣消失,你還能幹什麼?」


鬼使看著他,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回頭看著那還在扭動的人形。然後用力點頭,將手伸向林睿額頭上的符咒。但是馬上又縮了回去。


「你感激我殺了他,為你報了仇,所以要幫我扔掉這道符?」林睿問。


鬼使點頭。


「這是你主人的符,你硬碰的話,不等揭下來就魂飛魄散了。」


鬼使笑得更加開心了,它猛地飛起來衝進了火海,雖然它是鬼魂,可是必方的火焰一樣可以焚燒它,不一會,它混身燃燒起來,帶著滿身的火焰,它再次衝向林睿,在身體被火焰燒盡之前,它撲到了那道符咒上。符咒被燒掉了,和那個鬼使一起消失在空氣中。


鬼使在從世間消失之前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個男人,看到他已經早自己一步變成灰燼。自己費盡心思把他引來向林睿挑釁,今天終於報了血海深仇,就算魂飛魄散也沒關係了。


林睿在地上一滾爬了起來,恢復成人形。他迅速將手一揚,劃出了一個圓圈,把火焰全擋在了外面。


「林睿……我們快死了……」沈艾翔還在抱著林睿使勁哭。


「不會了,我們得救了。」林睿抬頭看見了另外五個鬼使正在四散飛逃,尖叫著躲避火焰,嘆了口氣向它們招招手,「來,你們也跟我起吧,雖然我不能幫你們輪迴轉世,可是總比現在就魂飛魄散好。」


求生心切的鬼使們立刻聚集到了他身邊。


林睿念動咒文,兩人五鬼使立刻消滅,被大火燒塌的屋頂在這時也塌落了下來。


「沈艾翔,沈艾翔,起來了!上學!」


在林睿大呼小叫中,沈艾翔好不容易開了眼:「林睿……著火了!」他一下子坐起來。卻發現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


「什麼著火了!是我在炒雞蛋!」廚房裡傳來了林睿的叫聲。


「炒雞蛋……」對了,自己昨天一個人在家裡害怕,所以林睿過來陪自己過夜。沈艾翔跳起來邊穿衣邊跑說:「林睿,我昨天晚上做了個噩夢。很嚇人!」


幾個鬼使飄浮在屋子裡偷偷笑著,看來它們的這個新主人是個不錯的妖怪,至少從今天起,它們可以跟隨主人去學校,像活著的孩子一樣上課學知識了,而不是被派去跟蹤、偷盜、殺人……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