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陽光穿過雲層,首先灑在了都市中一座座高樓的樓頂


平台上。在立新市的這一角,有數座樓的樓頂分外熱鬧:在這裡人


們有的晨運,有的練嗓,甚至遛鳥、遛狗,連賣早點的小商販都搬上


來了。當附近最後一個公園也被開發成了商業區,人們便只得在這


兒開始新的一天了。


一直到八點,人們才開始陸陸續續地散去。當最後一個人提著


鳥籠離開後,一隻貓不知從哪兒冒了出采。


它帶著貓類特有的警覺,先趴在管道底下小心翼翼地觀察了


一陣,確信外面的人類都走光了之後才歡呼一聲衝了出來,先伸了


個長長的懶腰,然後在陽光下愜意地打著滾,一邊還看了一眼剛才


放鳥籠的地方,自言自語道:「他怎麼從來不會把籠子忘在這裡呢?


喵嗚,我好想和那隻鳥玩玩呀。」


它在地上滾了一陣子,跳上了欄杆,開始一邊眺望風景一邊梳


妝打扮,把全身上上下下的毛全整理了一遍後端詳著自己映在不


銹鋼護欄上的影子,滿意地點頭:「咖啡還是這麼漂亮,喵嗚。聽主


人說曬太陽有助於健康,我也覺得我再曬黑一點兒會更好看。」它


又在身上忙活了一陣子,用爪子正正脖子上的蝴蝶結,再照照「鏡


子」,除了黑毛比起白毛和咖啡色的毛稍嫌少些,不是百分百完美


外,實在找不出任何缺陷了,「主人說的果然沒錯,咖啡是世界上最


漂亮的貓!」它得意地大聲宣佈。


咖啡生活中的一大樂趣就是趁主人出門後用妖術打開門,然


後溜到頂樓上曬太陽、看風景,睡覺。只是最近到頂樓上的人類越


來越多了,咖啡往往要等上好半天才可以走出來,對此它有一種被


人類侵佔了地盤的感覺:「人類這種東西怎麼會越來越多,吵吵鬧


鬧地打擾我睡上午覺,真討厭!」


睡了一覺,又看著周圍的風景,吹了一會兒風,咖啡決定回家


去品嚐主人為它準備的牛奶。它豎著尾巴,大搖大擺地踱進了樓


中。當它回到自家門口時,眼睛一下子睜大了:大門開著——難道


自己剛才忘了關門?


咖啡幾下躥進屋裡,數秒鐘後,屋裡傳出了一聲淒慘的貓叫。


--------------


偏僻的小巷中,一群野貓正在享受垃圾堆中的剩飯和難得照


進深巷裡的陽光。兩隻貓影的出現打破了這裡的安寧,野貓們一起


低吼著,向這兩隻不知天高地厚的外來者圍上來,擺出了攻擊的架


勢。


「嗯,好像是往這邊走了……不,應該是這邊……也許是那邊


……那麼……」兩隻外來貓中的花貓一邊在地上嗅著一邊自言自


語,同時不停地改變著前進的方向。


「你再轉就走回去了。』,和它一起的黑貓冷冷地說。


花貓白了它一眼,又趴在地上用力聞。


黑貓不耐煩地問:「你到底記不記得那個人的味道啊?」


「我當然記得!」花貓頗為自信。


「那為什麼我們要走這麼多次回頭路?」黑貓責問。


「那要怪那個人類不該走來走去的,再說我又不是狗,會出錯


也是正常的。」花貓很為自己不像狗而自豪。


黑貓後悔得要命,自己為什麼要答應幫它的忙,還相信它的判


斷,結果是讓它領著走,了一個多小時了還沒有離開這個街區。它現


在也不好出爾反爾,只好把一肚子的火氣出在了圍上來的野貓身


上,它用人類的語言陰森森地吼道:「滾開,黑冰大爺今天心情不


好,別來找死!」 .


野貓們憑著野性的直覺感到眼前這兩個外來貓的身上散發著


一種古怪而又可怕的氣息,所以它們轉眼間就紛紛消失在了巷子


的角落中,跑在最後面的那只被黑冰撲上去一記上勾貓拳打飛,發


出了淒厲的慘叫。 』 .


「黑冰快走了!你怎麼還有時間和野貓打架?別磨蹭了,我必須


在下午五點主人下班前回家,忙著呢!」花貓率先向一個方向跑去,


口中還在咕噥,「出身果然很重要啊,野貓就是野貓,變成了妖怪還


黑冰氣呼呼地盯著它,可是想到自己已經親口答應了幫它,終


於忍下了這口氣跟了上去。


「快點√L,快點兒,我們馬上就要抓住那個該死的賊了!」花貓


咖啡咬牙切齒。


咖啡今天早上到樓頂平台例行散步回來之後,驚訝地發現房


門大開著——它出去時忘記了關門。它慌忙衝進房內清點物品,結


果發現丟了一件很貴重的東西。


「那件東西很貴重、很值錢、主人很喜歡……如果找不回來主


人會哭」……嗚咕咕咕……都怪我不好,是我忘了關門,主人會不要


我了,我要變成野貓了,哇……」咖啡馬上去找它的「朋友」黑冰哭


訴自己將遭遇到的巨大不幸。


黑冰很懷疑養咖啡這種貓的人家裡,有沒有它說的那樣貴重


的東西讓人偷,不過它快被咖啡尖銳刺耳的哭聲逼瘋了,隨口道:


「丟了東西去找回來就行了,你難道還打不過一個人類?」


「真的?」咖啡的眼淚一下子就不見了。


你好歹也是個妖怪吧?不過黑冰沒有說出會招致咖啡強烈反


應的話,而是問:「你知道是什麼人偷走的嗎?」


「知道,我聞到屋裡有陌生人的味道!」


「那就去找吧。把你家的東西奪回來。」竟然偷妖怪家的東西,


這樣的人類是該受點兒教訓。


咖啡馬上就決定去找,卻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它幾乎不認識


路。像它這種平時足不出樓的家貓,能記住從自己家到黑冰家的路


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要它去這個城市的其他地方說不定會迷路。


在這種情況下,黑冰作為咖啡的「朋友」,咖啡又是它的「救命恩


人」,當然就義不容辭地擔任了為咖啡帶路的任務,和咖啡一起踏


上了破案尋寶的路程。


兩隻貓一前一後拐出小巷,前面出現了一條熱鬧的街道,咖啡


本來氣勢洶洶地向前衝著,聽到了幾聲刺耳的車笛後,它捂著耳


朵,夾著尾巴,一步步後退,躲到了黑冰身後。


「哼。」黑冰冷笑一聲,大步走向前,瞅準機會;幾個跳躍就從車


水馬龍的空隙中鑽了過去,成功地到達了路對面。它回過頭來得意


地看了咖啡一眼,在綠化帶中趴下,頭放在爪子上,等著看咖啡怎


麼過來。


「想看我熱鬧!」咖啡的鬥志一下子被點燃了,「太小看我了,以


為我不會過馬路嗎!」咖啡昂然地向路邊走去。


「喵嗚喵嗚,喵嗚……」


幾個正在逛街的女孩兒忽然聽見貓叫,低下頭,一隻可愛的花


貓出現在她們腳邊,用討好的眼神看著她們,發出撒嬌的聲音:「喵


嗚,喵嗚……」


「哇,好可愛!」


「小貓咪!」


「太可愛了,毛絨絨的!」


女孩子們發出了誇張的叫聲,爭相去抱咖啡,黑冰看著咖啡那


樣被人死死抱著,又親又摸,還被奪來搶去,不由害怕地咧開了嘴,


但咖啡卻一點兒也不在意,反而很享受的樣子,過了好一會兒才想


起自己的目的,從女孩子們懷中掙脫出來,向馬路邊跑幾步,又退


回來向女孩子們叫,再跑向馬路,再退回來……重複了幾次之後,


女孩子們終於明白了它的意思。


「小貓咪,你是不是想到對面去啊?」


「喵喵喵喵。」 。


「我抱你過去好不好?」


「喵喵喵喵。」


一個女孩子抱起咖啡把它帶到了馬路對面。


咖啡向女孩子叫了幾聲表示感謝,一躬腰鑽進了綠化帶,身後


女孩子們還在討論:「好可愛的貓咪哦,好想帶回家養。」


「對啊,它好聰明,像能聽懂人話一樣。」


「可惜它有主人了,不能跟我們走。」


「你怎麼矢口道?」


「沒看見它繫著蝴蝶結嗎?那一定是主人給它戴的。」


「也許它過那麼危險的馬路就是要去找它的主人呢。」


女孩子們嘰嘰喳喳地走遠了,黑冰用力搖搖頭,它真害怕這種


「生物」。「她們真好,真像我主人。」咖啡的感歎更是讓黑冰張大了


嘴。


「這邊!」咖啡又改了一次方向,從這片住宅區的四號樓跑向了


九號樓,但是不等黑冰跟上它,它又說:「這邊!」衝向了七號樓。


黑冰長歎一聲,索性坐下來,甩著尾巴等它確定到底要去哪


裡。


「這邊,這邊,這邊……」


把這片住宅區的每一座樓都偵察了一遍之後,咖啡累得趴在


地上喘著氣,憤怒地宣佈:「那個小偷一定是把這些樓全部偷了一


遍!實在是罪大惡極!」


黑冰懷疑世界上是不是真有這麼瘋狂的小偷,它斜著眼睛看


著咖啡,頗有點兒幸災樂禍地問:「怎麼樣,跟丟了吧?」


「你懂什麼!」咖啡一下子跳起來,「跟蹤只是破案的手段之一,


真正的偵探都是用推理和分析來抓犯人的。」


「哈哈哈哈,你以為自己是偵探嗎?」黑冰捧著肚子大笑起來。


「哼,我以主人的名義發誓,我一定會抓住那個小偷的!」咖啡


氣呼呼地大叫。


「哈哈哈哈,那你打算怎麼幹?」黑冰還是狂笑不止,它覺得這


個整天自以為是的同類實在是太有趣了,現在竟然又以為自己是


個偵探。


「你等著瞧吧,我會把那個該死的小偷推理出來的。」咖啡信誓


旦旦地說。


「首先,他是個男人。」咖啡搖頭晃腦地分析。


黑冰問:「為什麼?」


「女人都是文靜、和氣、善良、喜歡貓的人,怎麼可能做小偷!


咖啡白了它一眼,這只妖怪怎麼這麼笨!


黑冰翻了翻白眼。


「其次,他一定是個高大,孔武有力的男人。」


黑冰問:「這又是為什麼?」


「他偷了這麼多地方,一定偷了很多東西,不高大有力能搬走


嗎?」咖啡深深為和黑冰智力上的差距同情對方,所以很詳盡地解


說,「這麼多戶人家,一家偷一樣東西,他也得是個大力士才行啊。」


黑冰閉上眼,擺起架勢裝作睡著了,可是咖啡依舊喋喋不休地


說著:「所以我想他一定很好認,只要仔細觀察一定可以把他找出


來。」


「那你就找吧。」黑冰打個哈欠,在陽光下翻了個身,準備真的


睡上一覺,咖啡卻虎視眈眈地四下搜尋著,用懷疑的目光盯著視線


內的每一個男人。它越看越覺得哪一個男人都像小偷,怎麼辦?對


了,挑塊頭最大的下手,咖啡下定決心,立刻鎖定了目標,抬爪給了


黑冰一下:「快起來,我找到了!」


黑冰一下子跳起來,心想難道瞎貓碰上死耗子,竟然真的讓它


找到了。「在哪兒?」


咖啡一指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子。那個男子看起來不像善類,橫


眉豎眼,手裡提著一個大箱子。咖啡說:「就是他!我家的東西一定


在他箱子裡。」


看起來很厲害的人類,不過自己可是妖怪,沒有道理畏懼一個


人類,黑冰磨磨爪子,準備出擊。它想快點兒把欠咖啡的情還掉,免


得以後老被它糾纏。


「吃我貓爪!」


不等黑冰做完準備動作,咖啡已經大喊一聲撲了過去,那個男


人被突然從草叢中跳出來的貓嚇了一跳,慌忙一閃才躲過了這一


爪。「再吃我貓爪!」咖啡落地後又疾衝過去,一口咬在了男人的小


腿上,男人頓時發出了一聲號口U,他一伸手把這只可能得了狂犬病


的貓抓在了手中,準備摔死它。「貓堂腿!」咖啡後腿一蹬,在男人的


手腕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血痕,輕巧地落到了地上,又擺出了攻擊


的架勢。


「該死的貓!」男人氣急敗壞,把手中的箱子一扔,空手來捉咖


啡。


「人類,我要和你公平決鬥!」黑冰跳出來攔在男人和咖啡之


間,莊重地提出了要求,這是野貓之間戰鬥的規矩。


「貓,會說話……」男人以為自己被有狂犬病的貓咬了後,病症


立刻就已經發作了,難道自己馬上就要變成狂犬病人了嗎?他心裡


惴惴不安。


「誰是貓?我是一隻堂堂的妖怪!」黑冰莊嚴地回答。這是它第


一次以妖怪的身份向人類挑戰,一定要維護最佳形象,讓人類牢牢


記住自己。


「妖怪?」男人用力搖搖頭,希望能讓眼前的幻覺消失。那只黑


色的大貓一步步地向他走過來,兩眼惡狠狠地盯在他臉上,說道:


「來吧,決一勝負,如果我贏了,你就要把偷來的東西還給我們。」


「妖怪啊……」男人發出一聲驚叫,轉身就跑。


黑冰衝過去,高高躍起,對準對方的後腦就是一爪。男子被嚇


壞了,腳下一絆摔倒在地。


「小偷,把主人的東西還給我!」咖啡大叫著,竟然舉起那個皮


箱向男人扔過去,咚的一聲,那個男人連驚嚇帶頭部遭到撞擊,倒


地昏了過去。


黑冰把箱子弄開,卻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難怪咖啡可以


把它舉起來。它忍不住問正在嗅那個男人的咖啡:「你說的東西在


哪兒呀?這裡什麼都沒有。」


「糟糕!」咖啡怪叫一聲,把黑冰嚇了一跳,它指著男人說,「這


個人氣味不對,不是那個小偷。」


黑冰一頭摔進了那口箱子裡。


「這裡有個人昏倒了!」


「快叫救護車!叫救護車!」


昏倒的男人被發現了,人們吵嚷起來,而兇手卻躲進了花壇中


爭吵著。


「你說得那麼肯定,結果卻弄成這樣!你怎麼不早確定一下他


的氣味?!」 。


「我是依照推理找到他的,又不是靠氣味!」


「現在怎麼辦?傷害了無辜,萬一師父知道了會處罰我的。」黑


冰很慌張。


「有什麼了不起,我就是十次傷到鄰家的狗,主人也從來不罵


我。你快點兒把那個師父換掉,找一個像我主人那樣的人吧。」咖啡


對於自己的惡劣行徑根本不以為然,依舊不死心地說,「我的推理


很嚴密的啊,哪裡弄錯了呢?我再從頭推一次好了。」


「首先,小偷一定是個男人,這是毫無疑問的,其次……」


黑冰氣得閉上眼不去理它,要不是師父叮囑過自己要知恩圖


報,這只花貓又又「救」過它的命,它一定立刻撲上去咬它一頓。


「其次……其次……對,就是這裡出了問題,小偷偷了東西怎


麼可能拿在手裡走來走去呢,他一定是有運送贓物的工具啊!開車


的人!小偷一定是開車的人!黑冰,我們去找可疑的車!」


黑冰垂頭喪氣地跟著它,乾脆自暴自棄地任它支使了。


「豪華轎車?不可能,開這種好車的人是不會去偷東西的。」


「自行車?不可能,這也太小了,我偷東西都不會用它。」


「小貨車?對!一定是這個!黑冰,快,他要開到別處作案了!」


咖啡說完向那輛車衝去。


「唉,又有無辜的人要倒霉了……」黑冰歎息著,拖著尾巴,耷


拉著耳朵,邁著沉重的步子跟了過去。


咖啡清楚地看見那兩個人正在抬一大箱東西往車上搬,又謹


慎地先吸吸鼻子,就這個味道,自己家裡出現的陌生人就是他們中


的一個,「站住!小偷!」咖啡抱著百分百的把握衝了上去。


「走開,小貓,小心踩到你!」正在搬東西的人用腳踢踢咖啡。


咖啡大叫一聲:「貓爪!」跳起來一爪抓向那個人的臉,那人嚇


得向後一閃,躲過了咖啡的一擊,但是手中的家電卻重重砸在了他


的腳上,令他發出了一聲慘叫。


「你怎麼突然鬆手!弄壞了你賠啊!」他的同伴叫起來。


「那隻貓抓我!」受害者捂著自己很可能已經骨折了的腳趾呻


吟。 。


「一隻小貓就讓你…….」他的大話還沒說完,咖啡已經張口向


他咬去,大喊一聲:「貓牙!」 -


「哎呀!」這個男人用力一揮手才把咖啡打開,心有餘悸地說,


「瘋貓?」


「再吃我一記貓爪!」咖啡輕巧地落在地上,馬上像彈簧一樣跳


了起來,又撲向那個還要拒捕的小偷。


黑冰走過來,看看正在和兩個人類英勇搏鬥的咖啡,又看看那


輛小貨車,皺起了眉頭,它似乎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卻又說不


上來。


「黑冰……」咖啡的一聲慘叫像被掐住脖子一樣突然斷掉,黑


冰猛地回頭,發現它就是被掐住了脖子。那個男人雖然手上、臉上


被抓得血痕纍纍,卻還是把咖啡抓在了手中,正掐著它的頭準備把


它往地上摔,黑冰顧不上許多了,救貓要緊,它大喊一聲:「住手!」


撲向了那個男人。


與其說是突然撲來的又一隻貓嚇住了那兩個人,不如說是它


口中的人類語言嚇壞了他們,兩個人不約而同地伸手摸摸自己的


頭,再摸摸對方的頭,想確定自己有沒有發燒,黑冰趁機咬了那個


人的手,把咖啡救了出來。


「我絕不放過你們!」咖啡怒火沖天,準備再次出擊。


「天啊!這是怎麼了!」一個高分貝的女聲出現在現場,「我的空


調!我的空調怎麼摔了?叫你們抬去修,怎麼給我弄成這樣!」


「對不起,可是剛才有兩隻貓……」一個男人試圖向這位氣勢


洶洶的女士解釋。


「我不管為什麼!你們得賠償我!我要投訴你們!」檢查過後,


女人的聲音更響了。


「可是,那隻貓還會說話……」


「貓說話?這裡哪兒有貓?貓怎麼可能會說話!我要投訴你們!」


黑冰早拽著咖啡躲進了草叢,,它看著那輛小貨車上噴的油漆


字,一個一個地念:「XX空調為您服務。」別小看黑冰,它可是跟師父


學過全本三字經的。


「什麼意思?」咖啡忽閃著明亮的大眼睛。


「就是說,那是一家空調公司的維修車。」黑冰頹喪極了。


「原來他們一邊修空調一邊偷東西,可惡!」


「是你又弄錯了吧……」


「怎麼會錯!他的氣味明明留在我家裡。」


「你家最近有沒有修理過空調?」


「啊……這麼說來……」咖啡努力回憶,「昨天空調是壞了,然


後……」


黑冰垂頭喪氣地站起來,耷拉著尾巴向遠處走去,口中喃喃地


說著:「再見了咖啡,你就當我忘恩負義好了,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了,你千萬別來找我了,別了……」


「黑冰,你不能走,我主人的東西怎麼辦?黑冰……哇……沒義


氣,忘恩負義……哇嗚嗚……」咖啡放聲大哭,可是黑冰沒有回頭,


一步步走進了熱鬧的人流中。


「沒有找到……主人的東西沒了……我不能回家了……」咖啡


含著眼淚望著自己的家門,這個時間主人應該已經回來了,平時她


這會兒她早該忙著給自己做飯,抱著自己親吻了,可是現在……


「主人,咖啡對不起你,咖啡沒臉見你了,咖啡要去過野貓的生


活了,嗚嗚嗚,也許明天咖啡就變成可怕的妖怪了……嗚嗚……我


不願意……」咖啡哭得稀裡嘩啦的,就是不敢進門去。


「咖啡!你怎麼在這裡!」主人的一聲大喝傳來。


咖啡一閉眼,主人生氣了,要懲罰自己了,主人你打我吧,嗚嗚


嗚……


「咖啡,你怎麼在門外邊?你怎麼出來的?,,年輕女子把手中的


大提帶一扔,撲了過來把咖啡抱進懷裡,「天啊,難道我早上把你關


在外面了?可憐的咖啡,你看看,身上弄得這麼髒,都怪我不好,可


憐的咖啡,可憐的寶貝!」女子把咖啡翻來覆去地親,小心地抱進屋


裡。


主人還沒有發現她的東西少了,但馬上就會發現了,馬上……


咖啡閉上眼,等著暴風雨來臨。


「咖啡,給你看好東西,噹噹噹噹……」女人獻寶似的從大袋子


裡掏出一個精美的畫框,畫框裡面鑲了一副手工繡品,那是時下很


流行的一種叫十字繡的工藝品,而畫的內容是一隻和咖啡很像的


貓,「好看吧?我繡了半個月,今天拿去裝上了框子,可以把它掛在


客廳裡——這可是我的寶貝咖啡呢,咖啡;你喜歡嗎?」


咖啡睜大了眼睛,這、這不是……


「我要讓所有人一進門就看見我的寶貝咖啡……」女子邊說邊


開始找釘子、錘子,準備掛上去。


「主人……原來是你……」咖啡再也忍不住了,一頭倒在沙發


上,放聲大哭……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