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火兒和劉地吃飯的時候一直在打鬧,把家裡弄得一團糟,最後連瑰兒也忍不住


加入了戰團,可是周影還是在火焰、利爪、熱油和破碎的傢俱之間氣定神閒地吃完了他


的晚飯。七點鐘一到,他準時站起來向門口走去,照例問了一句:「火兒,你來不來?



「不去不去,我討厭那個人類。」火兒正一口向劉地啄下,含糊不清地說。劉地也


不示弱,舉起電視機扔過去。瑰兒大叫著:「我新買的電視!」然後抓起鍋向劉地拍去



「那我自己去了。」周影不緊不慢地開門走了出去,不等門關上,一隻茶杯就撞到


了門上,摔得粉碎。


 


「周先生,出去工作啊。」路過五樓,帶著林睿出門散步的林青萍向他友善地招呼


。林睿也乖巧地叫了一聲:「周叔叔好!」


周影支吾著,盡力擺出一副與鄰里打招呼的人類的樣子,誰知道林睿又跟著問了一


句:「周叔叔你是不是又和老婆打架了?我們在樓下都聽見了呢。」


見周影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林青萍忙責備道:「小睿,不許亂說。」


「對了,樓下王奶奶說周叔叔和阿姨是沒有結婚就住在一起的,所以不應該說是和


老婆打架。對不對,媽媽?」


「小睿……」林青萍無法圓場,只好拉著兒子匆匆走了。林睿得意洋洋地帶著那副


狐狸笑容回頭沖周影擠擠眼睛。


林睿明明比瑰兒年齡大,卻叫瑰兒阿姨……周影困惑地搖搖頭,覺得如果這件事讓


瑰兒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場風波,自己還是不要說的好。看來家裡例行的戰鬥已經影響


到了樓下的人類,這可不太好,下次叫火兒他們打架之前先施一個消音術吧。周影盤算


著,快步走下了樓。


 


按照約定的時間,周影七點一刻來到了孫劍家樓下,不過孫劍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准


時出現。五分鐘後,孫劍來了一個電話:「周影,我今天不能去了,你自己忙去吧。記


住,別讓可疑的人上車,昨天又有一輛出租車出事了!我隊上有任務,明天再給你電話


。」孫劍的聲音裡透著幾分急躁,說完便掛了電話。


周影看看手中的手機,因為人類都有,所以他也弄了一個。看起來對於不會法術的


人類來說,它還是挺有用的。


這陣子立新市搶劫出租車的犯罪忽然又猖狂起來,孫劍和他的同事們自然也就忙碌


了起來。孫劍代替從前劉地的角色,每晚都陪周影出車,在他的出租車上守株待兔,已


經堅持好幾天了。


今天孫劍不來,周影自然不必再跑到那些偏僻的街道上去,所以他按照老習慣開向


鬧市區。


 


繁華的鬧市中燈光流轉,人流徹夜不息,連醫院也總是忙碌到深夜。


這個客人是去市中心醫院的,等客人下了車,周影想起已經好幾天沒見過南羽了,


便停好車走到大門前,卻見南羽已經站在台階上看著他了。


「怎麼幾天都不見人影?」南羽和周影並肩走著,說道。


「找我有事?」


「提醒你一句,明天就是十一月十號了。」看周影面無表情,南羽估計他也想不起


來,就又加上一句,「是瑰兒的生日。」


「哦。」周影依舊沒什麼反應。


「你總該送點兒什麼吧?我和火兒、林睿還有劉地他們多少都準備了點兒心意,難


道你反而忘了?」南羽雙手插在口袋裡,「人類過生日,可是都會互送禮物的。」


「人類都送啊。」周影大悟,他從沒送過別人什麼禮物,想了半天問道,「你們送


什麼?」


南羽嫣然一笑:「這我可不能說,你自己去想吧。我還有病人,先回去了。」她對


周影點點頭走了回去,走幾步回頭,看見周影還在原地思考,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周影一晚上都在想買禮物的事,直到後半夜才下定決心跑到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商店


裡買了樣東西。一出門,他就看見有人遠遠地招手叫車,誰知不等他把車開到跟前,那


幾個人轉頭就跑。


周影開車跟了上去,奇怪地問那三個「人」:「剛才是你們叫車吧?」


那三個「人」腿一軟坐在了地上,其中一個顫巍巍地取出錢包遞進車窗,帶著哭腔


央求道:「周大爺,是我們瞎了眼,我們不坐了。」


「人類的出租車不坐是不收錢的。」周影好心地提醒他們。


「是,是!那……我們坐就是了。」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硬著頭皮坐


進了車裡。他們雖然害怕坐進這輛死亡的士,可是更怕招車不坐被周影誤會成他們在故


意戲弄他,那樣下場可能會更慘。


「請問去哪裡?」周影按下計價器。


「路、路口……」看見火兒不在車裡,他們倒是略微鬆了口氣。


「路口?」從這裡走到路口用不了兩分鐘,他們也要打輛車,還真是有錢啊。不過


顧客就是上帝(只是上帝是誰周影一直沒弄明白),他按客人的話把車停下來,那幾個


「人」扔下錢包就跳下了車。


周影道:「只要五元。」


「不用找了!」那幾個「人」跑得更快了。


打五元的車給五百元小費,真是有錢的妖怪啊!周影感歎著,忽然記起火兒讓自己


給他帶零食回去。不過算了,人家都付過車錢了。周影把錢包塞進口袋,琢磨著如果自


己找不到合適的零食,呆會兒就去鹿九那兒買頭豬給火兒帶回去。


 


凌晨三點左右孫劍又打來電話,鄭重地告誡周影:「你開夜車小心點!這個城市有


太多的危險了!城門大了,什麼人都有。你聽我的準沒錯!」


周影放下電話,看著劉地拖著剛抓到的獵物下車找地方享用去了,心想孫劍說的真


是一點兒也沒錯,這城市裡的危險真多。他正猶豫著要不要去找劉地分一半獵物給火兒


帶回去,一個人徑直拉開車門坐在了他身邊,問道:「走不走?」


「請問去哪裡?」周影問道。


那個人說了一個地址,周影知道那是城市另一邊一個偏僻的居民區,因為拆遷,現


在那裡的住戶已經很少了。他按下計價器發動了車子,想起孫劍的那套理論,他仔細看


了看這人客人,發現他是個白淨斯文的中年男子,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看起來 文質彬


彬的,不像個會搶劫的人。不過人類這種生物不是從外表就能看明白的。劉地看人一向


八九不離十,周影卻沒有他這種本事。


那個人見周影在看他,打個哈哈道:「師傅不願意去那麼偏僻的地方吧?聽說最近


搶車的事挺多,小心點兒也對。你把我放在XX街口上就行,我自己走過去好了。」


「不要緊。」周影一向對人類劫匪沒有什麼防範意識。


 


 


 


這個客人是個健談的人,和周影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一根接一根地抽煙。周影


隨口答話,其實一共也沒說幾個字,只是對方自己在嘮叨而已。


越接近城市的邊緣,兩側的高樓大廈就越少,燈光疏落,人也稀少起來。在一條沒


有路燈的街邊,客人忽然叫周影停下了車,不好意思地表示自己要去路邊方便一下。


周影好心地把車停在一個停工了的工地邊上。


那人匆匆忙忙地下了車,跑進了路邊的陰影裡,不一會兒他用手帕擦著手回來了,


還抱歉地道:「多喝了點兒酒,真不好意思。」他一面拉開車門坐進來,忽然猛地把手


帕捂在了周影的臉上。


一股奇怪的味道從手帕上傳來,周影不知對方要幹什麼,一時間呆住了。


 


這個人見周影不動了,立刻取出一條繩子,用極為熟練的手法把周影捆了起來,然


後把他拖進了後備廂。直到後備廂關上,車子發動起來,周影才明白過來:自己被搶劫


了。


想想以前從來沒被完整地搶劫過,現在可以增加一樣做人的經驗,周影便安靜地在


後備廂裡呆了焉。他暗自慶幸著今天火兒沒有跟來,不然自己就不能體驗這個被搶的過


程了,而且這樣一來,火兒的零食也有了著落,真是一舉兩得。


這時,周影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是孫劍打來的,心想被搶的過程中接


電話似乎不符合人類的行為,就給孫劍回了個信息,告訴他過會兒再給他回電話,心裡


又稱讚了一番人類的發明的確好用。


 


車開了很久才停下來,周影算算時間,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六點鐘要回家吃早飯


,遲到瑰兒會生氣,然後還要陪她去鮮花市場進貨,七點半要交車給朱兵,周影算計著


一早上的行程,不知道搶劫還要持續多久,會不會耽誤事,又擔心自己買的禮物還放在


車裡,會不會被那個人吃了?


後備廂打開了,滿天星光透了進來,周影似乎好久沒有看過這樣的星空了,眨了眨


眼。


「你竟然醒了。」那個人有點兒意外,但還是把捆得像粽子一樣的周影拖出了後備


廂,扔在草地上。


周影靜靜地看著他。


「膽子大還是嚇傻了?」這人親切地撫摸了一下周影的臉,「不用擔心,我不搶你


的車,也不要你的錢,咱們聊聊天怎麼樣?」他柔聲對周影說,眼中閃動著異樣的光芒



「你不打算搶劫?」周影有些失望。


「不是,我幹嘛在做那麼下流惡劣的事!」這人有些憤慨地高聲道,隨即又壓低聲


音吃吃地笑起來,趴在周影耳邊小聲說,「我啊,只是餓了。」他口中吐出的氣弄得周


影的耳朵很不舒服,便側側頭看看他。


「你平時喜歡吃什麼?」他面對著周影坐下,笑咪咪地問。


「沒有特別喜歡的。」周影向來不挑食。


「喜歡吃肉嗎?」這人又湊近一些。


「我吃素。」


「吃素!哈哈哈哈!」這個人像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大笑起來,「你為什麼要


吃素?人是吃肉的,什麼肉都吃,一代一代都是靠吃肉活著,吃肉長大!」


「電視上說現在提倡吃素。」周影一向為自己的飲食習慣符合人類的潮流而自豪。


「誰說的!人是吃肉的!你愛吃什麼肉?」這人俯下身子,把鼻子貼在周影臉上問



「我吃素。」看來這個人記憶力有問題,自己說了沒三分鐘他又問一遍。周影只好


耐心地又回答了一次。


「你說人肉好不好吃?」那個人伸出舌頭舔舔周影的臉,燦爛地笑著問。


「人肉……中等吧。」周影綜合火兒、劉地、林睿平時的評論,自覺得中肯地回答



「吃過人肉嗎?」這人從口袋裡取出了一把刀,在星光下閃著寒光。


周影家的餐桌上雖然隔三差五有人肉出現,周影卻真的沒吃過,只好搖搖頭,心想


,很可惜,這俱找錯了對象,他應該和劉地去探討這個問題,劉地吃的人比較多。


「我—吃—過—很好吃!我很喜歡!」這人用刀拍著周影的臉,帶著迷戀的神情說


道。


「吃同類不太好。」周影評價道。雖然有些妖怪會吃自己的同類,但這些妖怪都會


被其它妖怪視為沒開化的野蠻妖族。人類一向自命很高,吃同類不太符合他們的地位。


 


「那味道……香滑的血、美味的肝……小孩子嫩、女人香、男人嘛……勁道……」


他一邊用刀在周影的臉上蹭著一邊評論道。


「你肯定不是妖怪。」周影本來懷疑這是個偽裝得比較好的妖怪,但現在看著不像



「你以為只有妖怪才吃人嗎?不,你錯了,人才吃人。世界上沒有妖怪,只有人,


人就是妖怪。人什麼都吃,也吃人,弱肉強食。」他指指周影,又指指自己。


「弱肉強食,這我知道,劉地和火兒都喜歡這個法則。」周影覺得妖怪比人類更明


白這個法則。


「你知道所以才不怕是吧?你知道自己該被我吃……可是你為什麼不叫啊,慘叫著


的人才好吃!你快給我叫啊!」說著他一刀向周影肩上刺了下去。


周影淡淡地說:「說真的,我覺得食物大喊大叫的不太好。」


那個人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刀象刺在棉團上一樣,陷入了周影的肩頭。


周影站了起來,身體扭曲了向下就擺脫了繩子,看了看表自言自語道:「快五點了


,得趕快往回走了。」


「你,你……」這人後退了幾步,十分吃驚的樣子。


「我是妖怪。」周影向他解釋,「我不吃人,可家裡的孩子吃,我答應要帶零食給


他的。」


「妖怪!妖怪!」這人似乎恢復了理智,大聲驚叫起來。


「你既然很喜歡吃人,就應該不介意被吃才對,妖怪們都明白這個道理。」很少遇


見有這樣口味的人類,周影覺得這個人比較特殊。


「救命……救命……」這人大叫著口吃起來。只是他把車停在了極為偏僻的郊外,再


大的喊聲也很難被聽見。


「食物大叫大喊的不好。」周影又一次對他說。


 


周影吃完早點,送瑰兒進貨,和朱兵交班,哄火兒睡覺……完成了這一切後,才坐


在陽光下修煉。


這時手機上閃起了孫劍的電話號碼,他才想起自己答應過給孫劍回電話的,這時已


經是上午九點鐘了。


「你睡了沒有?」孫劍無精打采的聲音傳過來。


「沒,我忘了給你回電話,對不起。」周影馬上認錯。


「忘了就忘了吧,那會兒我也沒空接。出來吃早飯吧,我有事告訴你。」


「早飯?現在已經九點了。」


「大哥,我剛下班!幾點下班幾點吃飯,天經地義!來胖胖粥店,我請。」孫劍打


著呵欠掛上了電話。


周影抓抓頭,不知道一天吃兩次早飯合不合適。


 


 


當周影趕到指定地點時,孫劍正稀里呼嚕地吃著,嘴裡含著一口飯招呼著他:「坐


,吃什麼自己要。」


「我吃過了。」


「對啊,某人和女朋友同居,有人做飯、洗衣服,真幸福啊。嘿嘿嘿……」孫劍眉


開眼笑地瞄著周影。


「瑰兒住對門,不住不個房子就不叫同居。」周影認為應該這麼解釋。


「對門……嘿嘿嘿,租兩套房子多浪費,把那套退了吧。這社會多開放啊,不用管


別人怎麼看,我羨慕你還來不及呢!」孫劍才不相信周影說的這一套。


「你找我什麼事?」


「差點兒忘了正事。」孫劍點點頭,四下看看,見周圍沒人,幾個服務員也站得很


遠,這才說道,「昨天晚上,一個全國通緝的變態殺人狂已經到了本市。」


「變態?」周影老在電視裡聽見這個詞。


「我從沒聽過那麼變態的殺手……」回憶起昨天看的案卷,孫劍一陣反胃,扔下了


筷子,小聲對周影說,「他吃人肉。」


「哦。」周影面無表情地答應了一聲:看來吃人的人還真不少,自己家廚房裡也有


一個。


「他先用麻醉劑把受害人弄昏,然後弄到沒人的地方殺死,然後生吃……別提多惡


心了。」孫劍又是一陣反胃。


周影點著頭道:「生吃東西對人類身體不好。」


「周影!你是不是沒神經啊,我在說變態殺人狂吃人的事!」孫劍最受不了周影那


副處變不驚、千年不變的臉孔了。


周影連忙掩飾:「那是你們警察的事,和我們老百姓距離挺遠的,我當在聽故事。



「立新市人口是不少,可是我老擔心你那種態度,一點兒警戒心都沒有,不管什麼


人都讓他上車,半夜三更的,不管去多偏僻的地方你都拉,這多危險啊!萬一上車的是


劫匪,是殺人狂……」孫劍苦口婆心地對周影進行著安全教育。


「我會小心的。」周影安慰他。


「我跟你說,那個變態殺人狂三十多歲,中等身材,長相文靜,皮膚白皙,一般戴


著眼鏡……最近見這樣的人別拉。不過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會抓住他的,絕不能讓他


在我們立新市做下案子!」孫劍信誓旦旦地說。


「中年、白皙、戴眼鏡……」周影喃喃地重複。


「對,記住了!小心點兒。」孫劍對他這一次的態度表示讚許,「我一定會抓住他


的!」他咬緊了牙。


周影小心翼翼地問:「孫劍,你很想抓他?」


「不抓住這樣的惡魔,我還算什麼警察!不把他繩之以法,我誓不為人!」孫劍越


說越激動,用拳頭砸著桌子。


「糟了,也不知道下鍋了沒有……」周影知道瑰兒有時候會把給火兒準備的食物炒


熟了備用,喃喃自語著。


孫劍打著哈欠回去執行公務了,周影則飛奔回家去看自己的廚房。


 


中午剛到,劉地就溜躂著進了屋子,仰躺在沙發上問道:「飯好了沒有?」


「我還沒做。」周影看看時間,也到了該吃午飯的時候了,便站了起來。


「怎麼是你做飯,瑰兒不回來嗎?」劉地呻吟起來。


「瑰兒去店裡了,午飯不回來吃。」周影洗洗手,準備去做他最拿手的燉肉、燉菜



「那我走了,我寧願去飯店吃。」劉地向門口晃去。


「站住!」一聲暴喝傳來,火兒箭一般從廚房撲了出來,跳上周影的肩頭衝著劉地


大叫,「那個人哪兒去了?一定是你偷走了!」


「誰稀罕,我昨天晚上剛吃過。」


「影剛幫我抓回來的,還新鮮著呢。一定是你偷走了,快還給我!」火兒大叫大嚷


,不依不饒。


 


「火兒,那個人是我拿走了。」周影安慰他,「我給了孫劍。」


「什麼!你明明已經給我了,卻又把他送給別人?你這等於是偷我的東西送人!你


是怎麼給我樹立榜樣的?你這樣會在我的成長中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火兒最近學會


的時髦詞彙越來越多了,反正他知道周影有一半聽不懂,先一股腦說出來把周影弄暈了


再說。


劉地聳聳肩:「你要是真以周影為榜樣,那天下可就太平了。」


「劉地,你對我的優秀品質有什麼意見嗎?」炎兒瞇起眼問。


「沒有,一點兒意見也沒有。因為你根本沒有可以稱得上『優秀』的品質。」劉地


馬上笑嘻嘻地回答。


「死地狗!」火兒扇著翅膀,準備把憤怒發洩在劉地身上。


「對長輩沒大沒小,這又是什麼品質啊?我是周影的朋友,論理你得叫我叔叔吧?


」劉地繼續火上加油。


「你死了我就不用叫了!」


「哼哼,你沒聽過禍害留千年嗎?我這樣的大禍害,再活一千年都沒問題。」


眼見劉地和火兒又要開始飯前戰鬥,周影忙出來阻止,他剛買回來的電視機還沒開


箱呢,再摔了有些可惜。「對了,南羽說今天瑰兒生日,你們知不知道?」他及時地轉


移了他們的注意力。


劉地十分失望地道:「南羽告訴你了啊。真沒意思,本來想看看你忘記了瑰兒的生


日,她會是什麼表情。」


「你心腸真壞!」火兒踢了他一腳,「影,我本來想提醒你的,可是後來忘掉了,


不過我給瑰兒準備了禮物——我要買齊所有的材料,開盛大的宴會開慶祝,還要擺上鮮


花!」


「就是說瑰兒要為自己的生日宴會做飯,還要用自己店裡的花來裝飾?她也太可憐


了吧!」劉地做深表同情狀。


「你是說瑰兒過生日讓影幫她做飯,那她就不可憐了嗎?」火兒反問。


劉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此刻,在廚房裡,周影正把大塊的肉和大片的白菜葉子分別扔進兩口裝滿清水的鍋


裡,然後放在火上煮。周影記起了瑰兒的囑咐——做飯要加調味品,便又打開那些瓶子


罐子,把糖、醋、胡椒粉之類的隨便倒了些在鍋裡。


「火兒,劉地,吃飯了。」


「我走了,我找地方吃飯去。」劉地捂著嘴穿牆而去。


「走了正好,樂得我自己吃。」火兒坐在鍋上,挑起肉塊吃。影做的飯味道雖然比


不上瑰兒做的,可沒有那麼多怪規矩:什麼吃飯前要洗手啊,什麼不許上鍋子啊,什麼


吃完不許在窗簾上擦嘴啊……所以火兒吃得還是很開心的。


「影,別忘了吃完飯去買菜,準備給瑰兒過生日。」他邊吃邊吩咐周影。


 


一直到下午三點多,周影才把幾大包東西全搬進屋裡。火兒清點了一下,足夠五、


六十道菜的原料了,這才放周影去修煉。


周影剛坐到陽光下,手機又響了起來。


「周影,是我。那個變態殺人狂抓住了,晚上咱們繼續去抓劫車的。老地方,不見


不散。」孫劍疲倦的聲音裡帶著一絲興奮。


「哦。」周影算算,請林睿的鬼使頂著那具屍體在街上跑了也有好幾個鐘頭了,孫


劍總算抓住他了。


「不過抓了個死的。」孫劍多少有點兒遺憾,「他拒捕,我一個同事開了槍,結果


他嚇得從天橋上摔下去了,被好幾輛車碾壓過去……呃……不說了,再說晚飯也吃不下


了。我先回去補個覺,晚上見。」


火兒一直伸著脖子聽,眨眨眼回過了味兒:「那個人是我的,我一口還沒吃呢!死


警察,還給我!」他搶過電話就叫。幸虧孫劍那邊已經掛上了電話。


「影,你說吧,怎麼賠償我!」火兒在周影頭上跳來跳去。他也不是特別喜歡吃人


,就是看不得自己的食物給了別人。周影把火兒從頭上拿下來,他馬上又跳上去,反正


他知道周影最後非讓步不可。果然,反覆了十幾次之後,周影說:「我今天晚上再給你


抓一個。」


「說定了,我晚上跟你一起去,看著你點兒。呼呼……下午覺都耽誤了,現在開始


睡。」火兒達到了目的,便收起翅膀,蜷在周影膝蓋上呼呼大睡起來。


周影抬頭看了一眼已經偏向西方的太陽,再次開始了修煉。


 


「為了瑰兒的生日,乾杯!」


大家一起舉杯慶祝,瑰兒興奮得臉頰紅紅的,在大家輪番勸酒下大口喝著香檳。她


在立新市的妖怪中人緣特別好,一聽說她的生日,大家送來了一大堆千奇百怪的禮物。


要不是大多數妖怪害怕火兒和劉地不敢來參加她的生日宴會,周影家的小屋子還真裝不


下。


 


 


現在宴會上只有周影、劉地、南羽、火兒、林睿和瑰兒請來的貓妖黑冰,這麼寥寥


幾個人面對瑰兒做的一大桌子菜,大概要拼盡全力吃才能看出成效。


「咦,這串項鏈很漂亮,終於看見適合女孩子的禮物了,這是誰送的?」劉地一點


兒也不客氣地亂翻著瑰兒收到的禮物,手裡拎著一條項鏈問道。


「是我,劉前輩。」黑冰恭敬地回答。它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上,用爪子捧著酒杯


喝酒,比起又搶又鬧的劉地和火兒,顯得極有教養,「我請九師兄代的買的。」


「唉,一大群妖怪還不如一隻貓懂得送禮。」劉地感歎著,「瑰兒,我送你一樣好


東西。」他從背後取出一個盒子,打開包裝,「最新潮的性感內衣,你可以穿給周影看


。」


瑰兒立刻漲紅了臉,把一大塊豆腐塞進了劉地嘴裡,十分不好意思地偷眼看看南羽



「我的」林睿一邊吃一邊遞了一張遊戲光盤過來。


不等瑰兒開口,火兒先叫了起來:「你買到了,讓我先玩。瑰兒,你轉送給我吧!



瑰兒嘟起嘴:「照我看,他本來就是送給你的。」


「是嗎?那我拿走了。」火兒一把將光盤奪了過去。


 


「唉……」瑰兒用手推了推那一大堆禮物。說是生日禮物,其中有的也確實價值不


菲,可是除了南羽的絲巾和黑冰的項鏈,沒什麼真能讓瑰兒本人派上用場的,「這是什


麼?」瑰兒從禮物堆裡挖出一個盒子,看著上面的字念道,「腦黃金……不會吧……誰


送的這種東西,我有那麼老嗎?真是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腦黃金?誰送的?」


「哈哈哈哈……瑰兒,你也需要防止衰老嗎?」


大家立刻笑成了一團。


「是我放在那裡的。」周影不明白大家在笑什麼。


屋裡的笑聲瞬間停止,接著暴發出更大的笑聲。


劉地把那盒腦黃金舉到周影面前,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你買的……哈哈哈……不


愧是周影,哈哈哈……」


「我看見廣告上人類都在買。」周影還是不明白他們在笑什麼。


「看來人類的廣告真是做給你這種人看的,只要大張旗鼓地宣傳大家都買XXX,你就


一定會跟著去買的。」劉地拍著周影的肩說。


周影覺得這是誇獎——這不就說明自己更像人類了嗎。


瑰兒看看周影,一把從劉地手裡把盒子搶回去:「還給我,是周影送給我的。」


「你拿去有什麼用啊?」


「我吃。」


「那是給老頭兒老太太吃的。」


「等我成了老太婆時再吃。」


「那時早就臭了。」


「不用你管!」瑰兒抱起盒子,珍而重之地放在櫃子裡,然後瞇起眼睛笑著對周影


說,「謝謝,我很喜歡這份禮物。」


「那就好。南羽不肯告訴我給你買什麼才好,我想了半個晚上,本來還以為送菜刀


更好。」


「咕咚。」劉地張開手,仰天倒在了地上。


 


瑰兒的生日宴會進行了一半,火兒和林睿就開始了與劉地爭奪最後一塊炸肉的例行


戰鬥。由於有南羽和黑冰在場,瑰兒開始還表現出「有教養的家庭主婦」的形象,溫和


地阻止他們,但是當戰火蔓延到她收到的禮物之後,她再也忍不住了,捲起袖子,抓起


鍋子向劉地他們拍下去。


南羽和黑冰聰明地躲進了臥室,周影卻依舊坐在桌邊,慢條斯理地吃他那一份飯菜


。不論是面對火兒的烈焰、劉地的爪子還是滿天飛的杯子、盤子,他都穩如磐石,眼都


不眨一下。


「周前輩果然道行高深,泰山崩於前而不驚啊。」黑冰從門後探出頭,無限崇拜地


讚歎著。


 


周影吃完了飯,從燃燒著的沙發上起來,看看時間已經到了,就問火兒:「火兒,


我要出去了,你來不來?」


「不去,等我贏了再說!」


「哦,南羽、黑冰,我順路送你們回去?」


「好。」


「多謝周前輩。」


南羽和黑冰小心地繞過戰場,向門口移動。


瑰兒看到周影和南羽並肩走向門口,咬了咬嘴唇,不過她馬上就轉過身,抓起一個


盤子砸向劉地。


 


七點三十分,紅色出租車停在了孫劍家樓下。


「你遲到了。」孫劍站在路邊,對著周影伸出手錶。


「我去了送朋友。」


「朋友?男的女的?」


「一個女的,一隻貓。」


車駛過了鬧市,路邊兩名男子伸手攔車。


「開過去,說不定是劫匪。」孫劍帶著興奮。


等客人上了車,要求把車開向市郊時,周影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萬家燈頭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現在越來越習慣這種平靜的人類生活了。


 


「別動!我們可有槍!把錢拿出來!」身後的客人忽然厲聲說道。


周影回過頭,平靜地看向他們……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