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潛峰已經放棄了希望,知道這下自己非死即傷,心裡一片冰涼的閉著眼等了數秒,


卻沒感到重物砸在頭上的感覺。


吳潛峰悄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看去,卻發現有個人站在自己身邊,用手撐住了那根屋


頂的橫樑。「這麼大力氣,是不是人啊。」吳潛峰的眼馬上就被不斷掉落的灰塵迷住了,


根本沒看清楚對方是誰,他以為是外面施工的人終於發現他這個被困者,下來對他進行救


援了。沒想到對方聽了他的話馬上「哼」了一聲:「我當然不是人。」


這個聲音居然這麼熟悉?吳潛峰連忙胡亂摸著眼,努力睜開看著身邊的救命恩人——


薛子雲!居然是這個蛇妖在旁邊托住橫樑救了他。不遠處韓家姐妹正一人一個地在對付那


兩張符咒,兩個人一起下手效率果然要高的多,不出半分鍾便雙雙歡呼:「好了!成功!


」那兩道符咒化作華光消失在她們手中。這時整個屋頂已經開了天窗,塌下來的磚瓦木塊


全仗著薛子雲用法術擋在大家庭頭頂上。一見困境解了,他一把抓住吳潛峰向韓氏姐妹喊


:「走!」抬手把那些廢墟一拋,四個人一起從屋頂飛了出去。


吳潛峰看著撲面而來的燦爛陽光,長吁一口氣:「得救了。」


身邊薛子雲正在打電話:「扛山,我,已經把那個笨蛋救出來了……對,我們現在就


回去……」


說誰是笨蛋!吳潛峰本來心中的感激因為他對自己的評價開始變味,舉步想走,卻發


現自己腿腳發軟,幾乎一下子跪在地上。


薛子雲利落地把他抗在了肩膀上,向那對忽然對於拆遷用的機械設備產生了濃厚興趣


的姐妹說:「走了,撤退!」


吳潛峰:「放我下來,放我下來,你要幹什麼!」


「真的是朱黑黃幹的,把你騙到廢屋裡困住,然後等待被和建築物一起拆除!他太過


份了吧,會出人命的。」陳扛山大驚小怪地嚷嚷著。


吳潛峰咬上一大口麵包,又拿過可樂咕咚咕咚喝上幾口,含糊不清地說:「他一個妖


怪管出不出人命呢,反正想要我的命是真的。」


「我看他是不敢在林老師眼皮底下搗鬼,才不得不把你從學校裡騙出去。」見吳潛峰


實在餓壞了,韓氏姐妹大方的貢獻出了大批零食,薛子雲正從她們宿舍抱回來,「嘩啦」


向吳潛峰面前一放說,「你不知道他想對付你啊?那個蜘蛛那麼卑鄙,你竟然不知道防範


著點!」


「可恨!回頭我非好好教訓他不可!」吳潛峰越想越不甘心,像咬仇人一般重重咬著


一塊點心。


「還是別。」陳扛山忙勸阻他,「在學校裡鬧起來的話,萬一那隻火鳥找上門來……


它,它真可怕呀!」


「就你小膽!」薛子雲在陳扛山頭上敲了一下,「放心,我也早就看那隻人妖蜘蛛(


朱黑黃有一半人類血統,一半妖怪血統)不順眼了,找個機會我跟你一起收拾他!」後邊


這句是對吳潛峰說的。


吳潛峰疑惑地看著他,直著脖子奮力把嘴裡的東西嚥下去後,直截了當地問:「你為


什麼三番兩地幫我啊?」他開始以為薛子雲對表現出的著意是為了迷惑自己,所以反而處


處對他提著戒心,可是今天對方等於救了自己的命,他就不能再繼續「小人之心」了,索


性直接地問個清楚,自己以後也好和他相處。


「啪」薛子雲重重在他脖後打了一巴掌:「咱們三個好歹也同生共死過啊,交個妖怪


朋友就那麼難嗎?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彆扭,看看人家扛山。」


「同生共死……朋友……」吳潛峰想起當天他們三個人面對那個「瘋子」時的種種驚


險、九死一生,心頭也是一熱。


那個時候這三個男孩雖然各有各的身份,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無能,可是誰也沒


在那種危機的時刻把別人拋自己逃命,每個人都撐到了最後一分鍾。那場混戰中,三個人


誰也沒懷疑過剛剛認識的對方會在關鍵時刻對自己不利,會不會陷害自己,而他們也擔當


起了對方的這份信任。


吳潛峰迴憶著心中激動,拿過飲料喝上一大口掩飾自己聲音的顫抖,裝作不在乎地說


:「我才是怕你們不喜歡修道者交朋友呢。」


「怎麼會呀,子雲一直誇你膽子大,很厲害呢。」陳扛山插嘴說。


「我當然很厲害,當天要不是有我在現場大顯神威,你們兩個可就慘了。」吳潛峰被


人一誇獎就馬上蹺起了尾巴。


「你還好意思這麼說?是誰把那個瘋子放出來的!」薛子雲大怒的敲著桌子,「差點


被你害死!」


「我的初衷是好的。」


「好才怪,當時不是扛山抓住你,你早逃走了……」


「什麼,我吳潛峰是那種扔下朋友逃走的人嗎!」


「……」


第二天的午餐時間,程錦高中的學生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現象──大名鼎鼎的「四人


幫」變成了「五人幫」,那個因穿著道袍報到而全校聞名的小道士光榮地加入進了這個團


伙,正和其他的成員一起大搖大擺地進入餐廳。


薛子雲跟往常一樣,把排在隊伍前面的人當作空氣,晃動肩膀間便殺到了窗口,然後


回頭用整個餐廳都可以聽見的大嗓門叫:「喂,你們想吃什麼?」


陳扛山還是縮著脖子,徒勞地想裝作不認識薛子雲的樣子──只是這樣的劇碼一天上


演三次,開學快半年了,還會有人不知道他們是一夥的嗎?韓家那對一模一樣的孿生姐妹


站在薛子雲身邊,絲毫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對,不過如果只她們兩個來,前面排隊


的男生保證會有一半以上為她們讓開路,所以大家的怨恨對象並不在她們身上,而只針對


她們的男性同伴,美女就是可以什麼時候都佔到便宜,這一點陳扛山一定十分不服氣吧。


新加入的吳潛峰對於這個團隊的打飯方式還有些不適應,在大庭廣眾之下臉面上也有


些摸不開,可是對美食又充滿了憧憬——尤其是在薛子雲承諾請客的情況下,所以就悄悄


溜過去,對薛子雲說出幾個菜名,然後以為沒人看見自己似的溜回陳扛山身邊坐下,再想


想,又溜過去,點上幾個菜,再溜回來。


他在第三次往返的時候走得匆忙,一頭撞在了某個人的背後。那個人手中正端著飯菜


,一下子被打翻在地,自己和身邊左右的人都弄了一身。「靠,你不長眼啊!往那兒撞!


」對方頭都沒回,舉起手來的托盤就向身後的吳潛峰拍了下來。吳潛峰一伏身,靈巧地避


開了這一下,並且馬上揚起了拳頭:「幹嘛,想打架!」


「老子就是打你這個不長眼的!」對方吼著又是一拳。


吳潛峰再次閃過。如果說他本來還對方有那麼一星半點的欠疚之情,在對方這麼不管


三七二十一的打過來之後也消失的乾乾淨淨,馬上反口叫罵:「你才不長眼呢,好好的走


著幹嗎突然停下,這裡是你家的啊,影響別人走路知不知道!好狗還不擋道呢!」


那個男生怒視著吳潛峰,吳潛峰也毫不示弱地瞪回去,兩個人之間頓時瀰漫出了濃濃


的火藥味兒。


衝突雙方的視線碰到一起,才發現對方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學。


這個讓吳潛峰一米八零的身高還要仰視的男生,正是他的同班同學齊軍。在他們大眼


瞪小眼的時候,有一個比齊軍更高大的身影走到了齊軍的身邊。這正是那個全校唯一敢跟


齊軍走得近、也是唯一跟他說的上話的商同心。兩個一米九以上的大個並排往眼前一站,


一般人都會心裡一驚,無奈吳潛峰是那種從來不看別人眼高眉低的人,一揚眉毛問:「幹


什麼?想一起上啊,本道爺奉陪,兩個一起上啊?還是這個殺人犯跟我單挑。」


他嘴裡說的輕鬆,其實心裡挺害怕對方兩個一起上的──到不是不敢以少打多,而是


因為這個商同心不是人類,而是個妖怪。齊軍這樣一個凶狠好鬥甚至殺過人的人類和商同


心這樣一個身強力壯卻膽小溫和的妖怪卻總是走在一塊,吳潛峰對此很不理解。打架吳潛


峰是不怕,一個好勇鬥狠的不良少年與自幼受過嚴格武術訓練的他動手,總是他的勝算大


一些,可是對方再加上一個妖怪一起上的話……吳潛峰開始在心裡快速的盤算,要先用哪


種符咒把商同心先鎮住,然後一舉攻克齊軍,然手……


一隻手搭在了他肩上:「潛峰,幹什麼呢?」


吳潛峰迴頭看見薛子雲歪鼻子斜眼一臉要找薦的表情,心頭忽然一鬆:自己也不是一


個人,自己也有朋友這兒,所以不用攪盡腦汁盤算以少勝多的辦法。這種感覺他自幼從來


沒有感受過,心頭髮熱,眼圈泛紅,忽然覺得能跟朋友並肩打架一定是件很快樂的事情。


餐廳中的學生們與夾雜在其中的幾個老師忽然全部安靜了下來,一片鴉雀無聲中就連


後面廚師們炒菜鍋滾油的聲音都可以聽的清楚。接著最先反應過來的人出現了,他悄悄地


端著自己的盤子向門外溜去,一個人帶了頭大家紛紛效仿,不一會熱鬧的餐廳中人散去了


一多半,只剩下一些自認為不怕事的人零零散散地坐在各處,依舊享用著他們的午餐。


那兩隊「人馬」正在對峙著,一邊是人高馬大,惡名從校外傳入校內的齊軍加商同心


,一邊卻是在學校中惡名遠颺的「四人」不,現在是「五人幫」的成員。


薛子雲雖然也不算矮,可是站在對面兩個個大個面前,還是顯得小了一號。不過他與


吳潛峰並肩往那兒一站,散發出的無賴氣息卻一點也不輸給對方。


「揍他們!」


「有什麼好怕的!打他們!」


「打呀打呀!」


「誰怕誰啊!」


韓家姐妹在旁邊唯恐天下不亂地幫著腔。


學校中的師生們都知道,外號「薛大炮仗」的薛子雲雖然脾氣急躁,但其實並不是個


不講理的人,如果沒有這雙姐妹在旁邊,他與別人發生衝突的時候會動手的可能性只有四


成。可是有這姐倆在的話,動武的幾率立刻上升到的99.99%,可以說,這對美麗可愛的少


女,就是這個大炮仗爆炸的催化劑。


「別,別,」關鍵時刻陳扛山站出來了,「是咱們撞到人家的,應該跟人家道歉才對


,」


「不,不,是我們不該突然站住。」商同心也連忙摸著頭不好意思地回答。


「哪裡,是我們……」


陳扛山與商同心同時向對方寒暄起來,努力想把這場紛爭化於無形。


「你怎麼這麼膽小!」


「你出來摻合什麼,打架的事不用你管,我們兩個就辦了。」


雙方的場上選手並不領情,頓時把矛頭轉向了兩個和平主義者。


陳扛山與商同心都訕訕地看著大家,他們兩個可謂是高一,九班中最老實的兩個人(


妖),所以私下這兩人之間的交情還算不錯,可是無奈雙方的好兄弟都是出了名的暴徒,


所以他們愛好和平的心願也於惡勢力一直不能得以實現。


雙方的參戰人員眼中火星亂碰,腳下已經把礙事的東西統統踢開,活動著手指關節,


隨時準備動手了。這個時候陳扛山忽然大叫:「林老師,您怎麼來了?」頓時把場上的參


戰人員變成了石像。


林青萍家境貧寒(薛子云:她貧寒才怪,她兒子林睿一次就敲詐我幾千塊去吃烤雞)


,所以很少到這個收費高昂的餐廳來,而是躲在辦公室中吃方便食品(王童童在跟大家說


這件事的時候眼睛都是紅紅的,這個班級也只有她是真正打心眼裡敬愛,而不是敬畏林老


師了)。所以大家誰也沒有想過在這裡鬥毆的被林老師看見的話,會又怎麼樣的後果。


陳扛山的話音剛落,商同心已經手腳利落的抓住齊軍,拖著他就走,不等齊軍反抗,


他們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餐廳外面了。


「林老師在哪?」薛子雲氣乎乎地向陳扛山問。


「……那個,那個……」陳扛山囁嚅著說,「不要打架啊……」


「你這個傢伙居然也會騙人!」


「就是,今天的飯要你請客!」


兩個女孩子也把矛頭指向了他。


「齊軍,先吃了飯……」商同心拿著兩個裝滿的餐盤一直追到宿舍,才算是趕上了齊


軍。他把飯盤放在齊軍面前,小心地勸解。「我不是不幫你,他,那個薛子雲是挺有名的


功夫高手,連劉地都誇獎他是立新市年青一輩裡的狡狡者(劉地的原話是:子雲啊,你這


小子居然能打算同時追求韓家的姐妹倆,野心不小啊,都快趕上我了……)。再加上韓家


姐倆,咱們會吃虧……」


「那幾個也是……妖怪……」齊軍用筷子著飯菜問。對商同心的妖怪身份他實在難以


接受,不過親眼見過他的原形──那隻龐大的、長了兔子長耳朵的黑熊,他也無話可說了



「是啊,薛子雲和韓家姐妹倆他們三個都是,我不是早說過,咱們班裡……不,不止


咱們班,有好多跟我一樣的妖怪子弟,你還是小心點,別招惹他們,有些妖怪吃人不吐骨


頭的。」


齊軍掃了他一眼,一把奪過筷子悶頭吃飯。


在認識商同心之前,他從沒想過世界上有這麼多「奇妙」的事情,妖怪?還和自己在


一個班級上學?這簡直難以置信。不知道每天與薛子雲他們三個妖怪泡在一起的陳扛山是


不是知道他們的身份,還是與自己一樣,最初的驚訝過了,還是如同平常一樣的來往。反


正妖不妖怪也不關自己的事,真要把我惹急了,管你妖怪不妖怪照打。妖怪也不見得個個


厲害,比如眼前這位,明明有一身的本事,照樣膽小如鼠,讓人欺負。


「喂,下午我逃課了,晚上也不一定回來,記得把你的筆記讓我抄……」


「你又要逃課?這樣不好吧?而且咱們的校規不讓隨便出校門……」


「你自己還不是天天出去!」


「我,我那是沒辦法。這裡的學費那麼貴,我爸爸媽媽是不會給我出的,所以我要自


己打工掙學費啊!」


「知道學費貴就別來上貴族學校!你不知道這裡來的不是奸商子女,就是貪官子弟嗎


!」齊軍吃飽一抹嘴,重重扔開筷子。


「不止這樣啊,還有,還有……」


「還有你們這樣的死妖怪!」齊軍就想不明白,做妖怪多好啊,自由自在的,居然還


有妖怪自己願意來上學找罪受的,真是非我族類,想法必殊啊……


「反正我是一定要在這裡上學的。」商同心難得堅定地說,「是我害你背上了殺人的


罪名,我要跟你在一起。咱們是朋友,要是對方回來抱負,也是有難同當!」


「笨蛋,誰要跟你這個膽小鬼有難同當啊!」齊軍說著走了出去。


「我知道自己是膽小鬼,可是我不會丟下朋友的!」商同心在他身後大聲宣佈。


齊軍不知道聽見了沒有,仰頭長長呼出一口氣,不顧宿舍的管理條文就貼在不遠處的


牆上,點起了一根菸。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