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功夫,毒焰血狼也通過吸取亞漢的魔力恢復了不少精神,已經可以站起來了,搖搖腦袋,晃晃尾巴,它又盯上了胖小福似乎想再幹一架.


  胖小福也並不怕它,挑釁的用小爪子勾勾,一付想幹就再來的樣子,進化後的胖小福可比原來還要強壯的多得多哦.


  不過現在的頭等大事是離開這裡,亞漢對毒焰血狼命令道:"帶我們出去,毒焰血狼."


  養過狗的人都知道狗是很忠誠的,而狼則是更為忠心的動物,更何況如果亞漢死了,毒焰血狼也會死,而毒焰血狼死了,亞漢卻沒事.所以毒焰血狼乖乖地在前而帶路.


  也不知道是誰造的這條甬道,長的要死,卻又沒有燈,亞漢用新得來的法杖當柄在上面起了一個照明球,才發現原來這甬道還是逐漸向上傾斜的,"馬其雷,我們像是在地下室之類的地方."


  "還好有這毒焰血狼帶路,不然可不知還有什麼危險."馬其雷總覺得這甬道不只是很長而已.


  這時走在最前面的毒焰血狼突然嗚的叫了一聲,當所有目光都被吸收到它身上的時候,它突然弓身一躍,向前跳了過去,足躍出了好長一段.


  "它在幹什麼?"馬其雷自認不是動物專家,不太明白毒焰血狼在幹什麼.


  "我想可想是那裡有什麼陷阱吧?"亞漢很小心的用飛行術浮空飄了過去,"馬其雷,你最好不要踏前面的地板."


  "知道了,亞漢."馬其雷也縱身一跳,一下就到了毒焰血狼的身邊.


  但是胖小福卻不相信毒焰血狼的動作有什麼意義,邁著小胖腿自顧自向前走.可是一個人不可以太自以為是,何況胖小福只是一隻召喚獸.就在胖小福 踏出自信的第三步的時候,腳一落地就覺得步子一虛,地面的石板一下向兩邊收縮,露出一個大洞,眼看就要掉下去,還好有翅膀的幫助,拍動著小翅膀,胖小福很 努力將它胖重的身子飛過了危險帶,而地面也逐漸回覆了原狀.


  這時的毒焰血狼發出了一陣低促的嗚嗚聲,像是在嘲笑這個不相信它的胖乎乎的小肉團.


  胖小福賭氣的瞪了一眼毒焰血狼,可是並不能阻止它的嘲笑.一時氣大,胖小福乾脆拍拍翅膀飛到隊伍的最前面,反正在飛行在半空可不怕什麼陷阱.


  然而世上的事情總是出人意料,飛了沒多久,遇上了一個拐彎,胖小福第一個拐過去,然後就聽到了"吱吱"的慘叫聲,當大家聞聲趕上的時候就看見胖小福倒在不遠處的地上,身子上好像劃出了幾道血痕.


  毒焰血狼嗚嗚叫道,爬到了胖小福身邊後突然向前匍匐前行,直爬到了前面又一個拐彎處才直起身子,向亞漢嗚嗚的示意.


  "馬其雷,看來這裡必須爬過去,"亞漢向馬其雷苦笑道.


  "亞漢,我們還是用短距瞬移的好."馬其雷雖然在大部分是個大咧咧滿不在乎的人,但是還是雖然爬去太難看了.


  "馬其雷,還是節省一點魔力的好,"亞漢正想說服馬其雷的時候,重新爬起身的胖小福逕自用短距瞬移通過了這段甬道.


  "好了,亞漢讓我們出發,"馬其雷見狀也立刻用短距瞬移到達了安全地帶.


  "隨你."即然沒有人肯犧牲形象,亞漢也不爬了,必竟只是想省一些而已,就是少了這點魔力影響也不太大的.


  就這樣隨著毒焰血狼又爬又跳又過了許多陷阱,才又看到了一搧開著的門.


  終於安全了,胖小福用力拍打翅膀想第一個衝進門,但是毒焰血狼卻將身子貼在石壁上,就在胖小福的頭越過門框的一剎那,整個門框都發出了紅光, 呼的織出一張火網,而從房間裡衝出了一股氣旋,直將猝不及防的胖小福衝向了對面的牆壁,而那胖小福就要撞上的牆壁突然打開暗門,露出裡面的一排排尖釘.


  還好馬其雷看到毒焰血狼避在石壁上,於是自已也避到了一旁,所以還有餘力可以劈出一股霸海濤鬥氣幫助胖小福掉在了氣旋攻擊軌道外,終於免去了被紮成馬蜂窩的霉運.


  等所有一切恢復正常的時候,毒焰血狼瞄了一眼胖小福,才爬到那搧開著的門那裡,在門上一處雷鳥圖案用爪子叩了三下,又在一處雪獅畫紋上叩了兩下,才大搖大擺地踱了進去.


  亞漢及馬其雷和胖小福小心翼翼的摸進門後,看到這是一個大廳,正面的是一個螺旋狀樓梯通向上層,兩邊有二個小房間,其中一個沒有門,而別一個的門上的灰都積得快凝固住了.


  大家好奇的看向沒有門的房間,只見毒焰血狼得意地用爪子敲敲房間邊的牆,牆上似乎還有一石牌,石牌上依稀寫著一行小字.


  亞漢的文化程度比馬其雷高,他認出這是一行魔法常用語(魔法常用語-最常用來編輯咒語的魔法語言),基本內容如下:


  "狗狗的家-慾火焚身"


  看來這是一隻叫慾火焚身的小狗的狗窩.不過那隻狗在哪裡呢?


  亞漢一轉眼看見了毒焰血狼,腦中靈光一閃,叫了一聲,"慾火焚身,坐下."


  毒焰血狼這時真的像一只小狗一樣用後腿蹲坐在地上,兩隻前爪搭在前面,果然慾火焚身就是它的名字,真不知道它的前任主人是誰,這人欣賞水平恐怕與馬其雷有得拼.


  看到毒焰血狼這副樣子,連馬其雷也在一愣之後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慾火焚身,"馬其雷笑得直不起腰,"真是個好名字."


  連胖小福也在馬其雷的心靈感應下做出個捧腹大笑的樣子,儘管它不是真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行,"亞漢鄭重對毒焰血狼教肓道,"慾火焚身這名字太慘,一定要改."


  既然訂下了死生之契約,毒焰血狼也就不置可否的嗚了一聲,表示對亞漢意見的尊重.


  "就叫獠牙."亞漢起了個正常的名字.


  可是這只毒焰血狼明顯在審美觀上受前一位主人影響很大,很不滿意的發出了"嗚......"的叫聲.


  "那就叫吼風."


  "嗚......"


  "猛爪獠."


  "嗚.......".......


  許久以後,亞漢還是沒有取出讓毒焰血狼滿意的名字.


  馬其雷看到這狀況忍不住說著,"亞漢,既然它本叫慾火焚身,現在不如叫色色吧."


  "這怎麼行?"亞漢不滿地反對,就知道馬其雷的鑑賞能力有大問題,這種時候更不能指望了.


  "有什麼不行?"馬其雷不理會亞漢的反對,逕自對毒焰血狼叫道,"色色,色色......."


  "嗚嗚......嗚嗚......."很顯然毒焰血狼喜歡馬其雷給它起的名字.


  "不行,就是叫色狼,也不能叫色色."亞漢氣得口不擇語,基本上不知自已說了什麼.


  "那就是色狼."馬其雷無責任表達,反正是亞漢的召喚獸.


  "嗚嗚......嗚嗚......."隨著毒焰血狼歡快的叫聲,後來著名的文法師"寸金寸輝"-亞漢*尼拉就有了一隻叫"色狼"的召喚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