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妖奇談-未出書章節_都市的一天 (回應酒吧妖奇談)作者 孔雀   「啊哈,終於到了。」

  雖然從東京到立新市的空中距離很短,但是這個飛機的駕駛員顯然運氣非常的不好。

  先是碰到亂流,然後在降落的時候打不開起落架,再然後……

  不過不管怎麼說,終究是安全到達了。

  蕭夜用手搭成一個涼棚,遮擋著其實不怎麼刺眼的陽光。雖然離開中國的時間並不很長,但是竟然已經有了懷念的感覺。

  「度假度假~~~~~。」

  身旁歡快的聲音打斷了美少年的思緒,他轉過頭,看著自己興奮的同伴們。還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的紅髮少年,滿臉期待的鬼月和真宮寺·唯,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是還是看得出心情不錯的鳴神素子。

  這次,不是一個人啊。

  ……

  「那麼,咱們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了。」

  這是一家雖然不是很豪華,但是還算乾淨整潔的旅館,最主要的是,這裡的收費還算合理。

  「下午,咱們去參觀……」蕭夜的話才說到一半就打住了,「咦?唯呢?」

  大家互相看了看,的確,唯不見了。

  「剛才在門口的時候,她被一個日本的旅行團叫住問路,我以為她會很快跟進來的。」鬼月回想起剛才的情況,「可是,為什麼現在還沒出現呢?」

  蕭夜愣了一愣,快步跑到旅館門口,哪裡還有唯的影子。

  「她好像不知道咱們要進這個旅館吧?」

  「……素子,你不會中文,就先在旅館裡等吧。剩下的人分頭出去找。」

  ※※※

  「傷腦筋了,現在怎麼辦?」茫然的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真宮寺·唯懊惱的恨不得一頭撞死。就只是和幾個日本的遊客說幾句話,就和蕭夜他們走丟了。

  走了一陣,唯才想到應該在剛才走散的地方等,蕭夜他們如果發現自己不見了,一定會回到那裡找的。但是,回過頭,還是陌生的街道,剛才的路已經找不到了。

  「嗚~~~我最近沒有做什麼壞事啊,就只是把素子姐飯盒裡的雞蛋吃掉而已,為什麼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在這種時候,應該有的情節就是出現一些流氓來劫才劫色吧?正在這麼想著,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啊~~~出現了。」真宮寺·唯尖叫著一隻手摀住臉,另一隻手一下子揮了過去,然後,在空氣中就響起了清脆的巴掌聲。

  「嗚~~~~~~」隨著一陣呻吟聲,真宮寺·唯偷偷的睜開眼睛。眼前的並不是什麼流氓混混,而是一個長相頗為英俊的青年人。此刻,他正捂著臉痛苦的蹲在地上。

  「啊…對不……」唯手忙腳亂的想要從自己的語言庫裡調出蕭夜在飛機上教過的中國常用詞語,不過當時就沒有認真在聽,現在當然不會管用。

  「聽你剛才用日語,小姐你是日本人?」

  劉地一邊揉著腮幫子一邊想是不是今天煞到了什麼,剛剛找到一個正點的美女結果還沒有說話就挨了巴掌。哎,這個女孩子力氣還真不小。

  「咦?先生您懂得日語麼?」

  「嗯,稍微懂一點。」

  「哎呀,這下遇到救星了。」真宮寺·唯的眼睛又重新閃爍起希望的光芒。「我和一起旅遊的人走散了,也沒有帶手機,現在又迷了路,還不會說中文,如果不是遇到先生您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呢。」

  「哦?和一起來的人走散了啊……」劉地忽然覺得腮幫子不是那麼痛了,小說裡的情節,都是善良的青年撿到了迷路的少女,然後·¥#%¥#……

  「嘿嘿,如果不利用這種機會真的是對不起老天爺了。」

  「咦?對不起,先生您剛才說什麼?」

  「啊??沒什麼,」劉地這才發現不小心把自言自語說的太大聲了,「我是說你是不是肚子餓了?我知道一個很好的吃飯的地方…」

  ※※※

  中國啊,上一次來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紅髮的少年雙手插在兜裡,悠閒的在街上漫步著。雖然四處流浪了這麼久,可是還是對這個古老的國度有一份說不出的依戀的感覺。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玉藻搖了搖紅色的頭髮,想起了自己真正的任務。

 「真是的,那個小丫頭還真是會找麻煩啊。」

  嘴裡這麼嘟囔著,玉藻剛剛想再次邁開步伐,卻忽然像是察覺了什麼似的停住了。

  「喂,這麼跟在別人的背後很不禮貌啊。出來吧,鬼鬼祟祟的傢伙。」

  「像你這樣隨隨便便闖進別人的領地似乎也不能算是紳士的行為吧。」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說話的雙方看到了彼此,然後,又是同時開口。

  「什麼啊,原來是個毛孩子。」

  「什麼啊,原來是個糟老頭。」

  玉藻的眼睛微微的迷了起來,胸中燃起了一點小小的怒氣。不過是一個修行百年的傢伙而已,竟然如此的囂張,現在是什麼世道啊。

  「已經那麼老了,還裝作青年人的樣子,你是不是哪裡有問題啊?」從林睿的嘴裡吐出的是和天真的小孩子外表毫不相稱的惡毒的語言,當然,對此玉藻並不覺得意外。

  「真是沒有禮貌的小鬼啊,也不知道你的混帳父母是怎麼教你的。」想到自己的正事,玉藻決定不和眼前這個才活了一百年的小鬼計較。不過,就在他轉過身去的時候,身後的小狐狸的氣息卻突然膨脹起來。

  「你剛才說什麼?」

  「咦?」玉藻有些訝異的回過頭,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林睿已經撲了上來。

  ……

  「咱們就在這裡吃吧。」真宮寺·唯指著路邊的一家看來很雅致的餐廳說。這家餐廳竟然有日文的招牌呢。

  「這裡?」劉地有些納悶的看著那個陌生的招牌。奇怪,自己竟然不知道這家店。

  「吶,不行麼?」

  「不不,當然可以。」

  ……

  「嗚……你這只野狐狸。」玉藻有些惱火的再一次甩開林睿,輕輕的舔著被咬傷的手指。可惡,這個明明連火焰都沒辦法自由操控的小狐狸竟然從剛才開始就發瘋似的對著自己又咬又打,難道他看不出實力的差距麼?

  「雖然不想在這個地方惹是生非,但是既然你這麼糾纏不休……」玉藻的身後閃爍起九尾的幻火,「我也只好用武力讓你安靜下來了。」

   「嘿嘿,你一定在想,為什麼我這個只有百年修行的小鬼敢這麼囂張吧。」雖然已經感覺到火焰的熱力,可是林睿絲毫沒有害怕的神色。「即使是有著深厚修為的 你,在火焰的使用上也不一定會比得上我的夥伴的。」林睿把手伸向天空,作了一個很酷的造型,「以我林睿大神的名義,出來吧,最強的召喚獸---火 兒~~~~~。」

  三分鐘後……什麼都沒有出現。

  ※※※

  「哎,真是讓人惱火啊,早知道就帶妖目來中國了,現在竟然碰上了這種事情。」

  雖然在冷風席席的午後悠閒的散步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但是蕭夜現在並沒有享受這份愜意的心情。

  「真是……」很火大的在地上踢了一腳,一個類似可樂瓶的東西就那麼化成一個弧線飛上天空,這時候正好有一隻鳥唱著洗澡歌飛過。

  唱著人類歌曲的鳥?蕭夜的腦海裡才閃過這樣的念頭,在空中的兩個黑點已經重疊成一個。

  「咚!」(摔落在地上的聲音)

  「誰??哪個不要命的敢偷襲我火兒大人?」

  看著那隻鳥一邊叫喊著一邊把身旁的假山啄成碎片,蕭夜忽然覺得後背涼涼的。

  現在,還是不要出去比較好吧?這麼想著,蕭夜決定繼續藏在樹的後面。

  「可惡啊~~~~腦袋腫起來了~~~~,我啄~~~~~~~」在一大塊假山石都變成粉末後,這個自稱火兒的鳥似乎還覺得不能解氣,再次扇動起翅膀,灼熱的火焰燃燒起來,連同岩石的碎塊一起融化,然後再次的凝結成一塊。

  「呼…現在感覺好多了,對了,剛才似乎聽到誰叫我?不管了,肚子好餓,去抓兩個妖怪來吃……」

  看著那個奇怪的鳥再次唱著洗澡歌飛遠,蕭夜從樹蔭中走了出來,看著那融成一團的還冒著熱氣的假山石。

  「這麼大的火氣,看來剛才不出去是正確的。不過,雖然還很小,那個的確是必方吧?難道現在已經到了必方滿天飛的時代了?哎~~~,不是我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快…」

  銀白色長髮的美少年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再次邁開步伐。不過,他走的是和火兒相反的方向。

  ※※※

  「哇哈哈哈哈,還說什麼最強的召喚獸,結果連一隻鳥都沒有見到。」

  「你也太誇張了吧?」看著笑到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的玉藻,林睿的牙根恨的癢癢的。這個死火兒,在關鍵的時候不見了。

  「如果真的來了一隻鳥,你早就變成了烤狐狸了。不過,即使沒有幫手,我也不會放過你這個污辱我的父母的傢伙。」林睿一邊說著一邊活動著手指,做出很可怕的樣子。不過小孩子外形的他做起這些來尤其顯得沒有威脅性。

  「侮辱你父母?」玉藻恍然想起剛才自己似乎說過『混賬父母』之類的話。「那有怎麼…」

  接下來的話玉藻並沒有說出來,因為林睿已經滿臉怒氣的衝了上來,那個表情,讓玉藻似乎想起了什麼。

  四周都是火焰,連天空都變成了血紅色。

  走吧,越遠越好,到沒有人類的地方去。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還沒有這個小鬼大吧?

  「……對不起……」

  「咦?」正在死命的咬玉藻的林睿一下子愣住了,抬起頭,那個紅髮的老傢伙正在用一種說不出的表情看著自己。

  「……有父母能夠維護,真的好幸福啊。」玉藻似乎想要去拍拍林睿的頭,可是手伸到一半,又放了下來。「我似乎連這種心情都忘記了……難道我真的老了?」

  「你……」林睿有些發呆的看著這個比自己強大的多的同類,雖然依舊是那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可是為什麼總是覺得……他在哭呢?

  「小睿?你在哪裡?回來吃飯了…」遠處傳來了一個中年女人的呼喚聲,林睿立刻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一臉純真的回答,「來了~~~~~媽媽。」

  「那個中年女人是他的媽媽?」看著那個小鬼像普通的人類小孩一樣向著喊他的女人跑過去,玉藻有些訝異的搖了搖頭,「算了,不管他。」

  微微伸展了一下手臂,紅髮的少年找到路邊的草地坐了下來。

  「對不起,媽媽,我沒有聽你的話,到現在還是和人類混在一起。」玉藻雙手枕在腦後,看著天空變幻的雲。「這個世界,似乎沒有沒有人類的地方啊……」

  #####

  「這個餐廳的格調還不錯啊。」真宮寺·唯看著四周精緻的裝潢,不由得暗歎自己的好運氣。而劉地則開始擔心自己的錢包。

  「啊呀,這裡的菜單竟然有日文註解呢!可是菜名都好奇怪。這個是什麼…紅燒上帝?」

  「客人,你不知道麼?」一旁的服務生湊上來小聲說,「因為這部作品是一個叫做孔雀的傢伙寫的,所以文章中所有和此人名字一樣的東西都要用『上帝』來代替。」

  話音剛剛落下,四周傳來怦然一聲巨響,三個黑衣老者憑空出現,冷冷的看著那個服務生。

  「遭了,黑衣執法隊,我不是故意透露上帝的秘密的,請饒恕我…」服務生慘叫著被拖了出去,接著就響起了巨大的槍聲。

  真宮寺·唯和劉地面面相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客人,請您點菜。」不知何時,一個彪形大漢穿著服務生的衣服出現在他們旁邊。

  「哦…好吧。」對於唯來說,食物是比什麼都重要的。「那麼,我就要紅燒上帝,清蒸火翼,哦,原來就是清蒸雞腿,還有這個可蕊冰激凌似乎也蠻好吃的樣子…」

  十分鐘後

  「我還要……」

  一小時後

  「再加上……」

  兩個小時後

  「還有…咦?為什麼你總是看你的錢包?」

  「不不,沒什麼……」

  終於…

  「呼,這下算是五成飽了。」真宮寺·唯很舒服的伸了個懶腰,聽了這句話,劉地的下巴差一點掉下來。

  「五成飽?」劉地看著滿桌子的狼藉,還有旁邊的一大摞空盤子,然後又開始看自己的錢包。

  「啊呀,已經這麼晚了。」唯看看手錶,突然驚叫起來,「咱們快一點走吧,我要快點找到同伴才行。」說著,少女已經起身跑了出去。

  「先生,您還沒有付帳。」彪形大漢服務生又一次神秘出現,一隻手拿著賬單,另一隻手緊緊抓住劉地的衣服。

  「這個…我的西服可是名牌,能不能抵一些錢?什麼?你說20?太黑了吧,至少25的…」

  ……

  「那個,您的外衣呢?」

  「哦,剛才送給一個乞丐了…」

  「您可真是善良的人啊。」

  面對著唯純真的笑容,劉地也只能在心底默默的滴血…

  ……

  「那麼,就請您送我回機場好了,我想我的朋友應該會去那裡找我…」

  「難道小姐不覺得現在很熱麼?我們去旁邊的旅館休息一下吧。」

  「可是…」

  「沒什麼可是,只要一個小時就好了。」

  「我是說,這家旅館好眼熟。」

  「什麼?咦?」劉地的身形突然剎住,因為前面正有一柄明晃晃的刀對著他。

  「我才剛要說,我和同伴們走散的地方好像就是這家旅店的門口。」真宮寺·唯在後面小小聲的說。

  鳴神素子正一個人無聊的在旅館的大廳裡東張西望,就看到一個長相頗為英俊的青年人拉著唯衝了進來,而且唯還不太願意的樣子,下意識的,碎魂已經斬了過去。

  可是,那個拉著唯的人竟然以一種匪夷所思的動作向後彈開,避過了刀鋒的威脅,雖然說年輕的巫女並沒有真的想要斬到他。

  這個傢伙,不是普通人。鳴神素子這麼想著,暗自警覺起來。

  同時,劉地也在動著差不多的念頭。

  雖然剛才那一刀沒有什麼殺氣,但是隱約透露出聖潔的力量,而且那柄刀寒氣逼人,想必也不是凡物。

  我不是惹上了退魔師之類的東西了吧?劉地忽然想到了這種可能性。由於自身的原因,劉地一向是避免和牧師,退魔師之類的人物打交道的。

  「我是歷代都侍奉神的鳴神家的繼承人鳴神素子,請問閣下是?」

  果然……劉地懊惱得拍了拍頭,這種時候,還是不要繼續接觸為好。

  「我只是路過這裡的路人甲,請兩位小姐不要在意我。」劉地一邊說著,一邊用驚人的速度退出門外。等到兩個女孩子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化成了一個小黑點。

  ※※※

  傍晚

  「小姐,你要坐車麼?」

  「要~~~~~」貴月正覺得走累了的時候,就有出租車靠了上來。

  「好的,請問去哪裡?」司機用很平板的聲音問。

  鬼月偷偷瞟了司機一眼,是一個很平凡的人,平凡到讓你沒有興趣看第二眼。所以,鬼月也就決定不看第二眼了。

  「那個,本來我是在找人的,不過現在自己也迷路了。」看著司機回頭看了自己一眼,鬼月有點心虛的接下去,「不過只要開到機場,我就會記得到我們住的旅館的路。」

  還以為司機會說一些『你真是迷糊』之類的話,但是他只是點點頭,依舊用那種平板的聲音說,「明白了,去機場。」

  一個小時後

  「小姐,我們已經圍著機場繞了很多圈了,你說的旅館在哪裡?」

  「嗚~~~~向右轉……」

  兩個小時後

  「小姐,現在咱們已經繞著全城快要一圈了。」

  「嗚…」鬼月很沮喪的低下頭,小聲的說,「我,我迷路了啦。」說完了就趕快摀住耳朵,等待著司機的責罵。

  「…再找找看。」出乎意料的,司機依舊用那種平板的聲音回答,不過這次,似乎可愛了許多。

  不過,很多時候,事情是不已人們的希望為轉移的,終究,鬼月還是沒有想起回旅館的路,於是計程車再一次停在了機場附近的路口,這時候,已經是滿天星斗了。

  「知道回來這裡,看來你還是不蠢嘛。」剛剛鑽出計程車,鬼月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雖然是諷刺的話語,可是鬼月還是高興的撲了過去。

  「阿夜~~~~~~就知道你會找到我的。」

  蕭夜有點無奈的拍了拍他的頭,接著走到計程車旁邊,看了看車牌,然後露出一個瞭然的笑容。

  「這個丫頭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

  「那麼,這是車費。」

  ……

  「你對他真客氣啊。」看著開走的計程車,鬼月感到有些奇怪。

  「……剛才買了一本《給妖怪的安全手冊》,你也看看吧。」

  ※※※

  周影家

  「你是說,今天你碰到的女孩吃掉了十人份的飯?」

  「是啊,連我從日本偷到的信用卡都用光了……」

  「什麼?」本來無精打采的火兒一下子湊了上來,還有在玩電動遊戲的林睿也突然出現。「信用卡?你好像沒有跟我們說啊?」

  「是不是想要逃避請客?」

  「不是,我不是有意隱瞞的……」

  與此同時

  「什麼?你說那個人叫劉地?」

  「對啊,是個很和善的人呢。還請我吃了好多的東西。」

  「你啊…算了,沒事就好。」蕭夜有些好笑的放下了手中翻看的《給妖怪們的安全手冊》,「那個傢伙,我本來想要找他算賬的,敢偷我的信用卡……」

  「咦?你說什麼?」

  「沒什麼,自言自語而已。」

  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一種叫做「大都市」的東西開始出現在這個地球上。

   在那裡的大樓高聳,那裡有如同迷宮般的道路,那裡即使在夜晚也亮如白晝,那裡居住著各種各樣的人類,依靠這個城市生存,自身也成為這個都市運作的動力。 可是人類也許不會想到,他們每建造一棟大廈,每鋪設一座高架橋,每多亮起一盞徹夜不熄的燈光,就會有多少自然環境因此而被損壞,有多少其它生物失去家園, 使它們抑起頭來時,再也無法看到熟悉的星空。人們也許永遠不會關心它們將何去何從,但是生命是很頑強的,為了生存下去它們會強迫自己去適應新的環境,適應 人類,適應這樣的都市。

  人類也許永遠都不會發現,正在和他們分享這個城市的不僅僅是野狗、野貓、鳥雀或者昆蟲而已,還有一些聰明的利用人類外表隱藏在人類之中的「生物」,它們或者出於善意,或者出於惡意,它們居住在這個城市中,為了生存,為了捕食,為了進化……

  城市大了,什麼樣的生物都可能會有……

  會有唱人類歌曲的鳥,會有喜歡女人的地狼,還有……許許多多努力的活著的其他的什麼。

  這裡,並不只是屬於人類的。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