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目前分類:永恆之井(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6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外面的一間房間除了一張桌子以外,什麼傢俱也沒有,那桌子也顯然是給站崗的官員用的。大部分蘇拉瑪城的武裝力量都走了,剩下的那些影歌隊長的同僚們也很難確保太平。

「我們是傍晚在森林裡發現他的,就是拉芬克雷斯特和遠征軍離開的那個傍晚。我們很多的偵察咒符都失敗了,姊姊,但是有些確實包含了他們自己的力量。其中一個警告我們對入侵者小心。他和一些最近逃亡的犯人一起──」他看了看獸人。影歌隊長清楚地知道,布洛克斯現在的狀態已經不能算是囚犯了,否則早就動手把他抓起來了。「我們沒有機會,只能立即調查。」

「那這個和我有什麼關係?」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另外一個月亮守衛大叫,因為一隻地獄獸已經溜了進來。四個步兵試圖切斷他的觸鬚,然後把刀鋒扎進它的胸腔,但是這對巫師來說,太晚了。

射手的另外一撥攻勢上來了,但惡魔立即在背後包圍了他們。雖然許多都有理由逃跑,但還是有幾個站著,震住了。

那些死去的射手,就像是被他們自己的箭刺穿了喉嚨和胸膛。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影歌環顧四週看看其他人:「恕我問一個魯莽的問題,他最後完成了他希望做的事情嗎?」

戴頭巾的魔法師轉向他,表情平靜地說:「他至少做到了那點,我祈禱這已經足夠了。」

「別再這樣說了!」泰蘭德堅持道。她擦了擦眼睛裡的淚水,抬頭凝望陽光。儘管光芒刺眼,但是泰蘭德並不移開視線。「艾露恩,月亮女神,原諒我這個僕人打擾了您的休息!我不敢奢求他可以回來,但是請至少告訴我他的命運如何!」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只是那個房間裡有我一個受傷的朋友──」但是在她進一步解釋前,帶著頭巾的克拉蘇斯掙脫了她,朝著瑪法裡奧俯伏的身軀撲去。

「機緣,命運,或者是諾茲多姆,確實如此!」他輕聲說,「什麼把他變成了這樣?快說!」

「我──」怎麼解釋?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瑪法裡奧……你能聽見嗎?

感覺上泰蘭德的聲音好像是在回應他的想法。他凝視水晶之外,試圖去看看,是不是哈維斯已經開始了某種心智上的拷問,但是瑪法裡奧沒有看到什麼徵兆。

他最終多少恐懼地想到,泰蘭德?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是哈維斯既可以看見,也可以抓他。當他發現別人都拿瑪法裡奧沒有辦法的時候,他自己朝瑪法裡奧衝了過去。人造的假眼放射出黑色能量,讓瑪法裡奧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朝他襲來,他本能地舉起手,尋求空氣和風的幫助。

暗紅色的閃電投射過來,如果閃電都擊中了年輕的暗夜精靈,那麼肯會打死他的。然而幾英呎的地方,閃電被看不見的障礙擋住了──可能是固化了的空氣──而且還被暗夜精靈召喚的風給轉移開了。

帶著致命的精確性,閃電擊中了入口附近的惡魔士兵。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會死在這裡,他永遠不會知道他在戰役中的作用,是否會讓歷史完好無損,還是完全地摧毀歷史。

之後,羅寧身上的那些緊張壓力幾乎停止了。他本能地反應,用魔法全力抵抗剩餘危險。他的視線變清晰了,最後將視線固定在了一個關鍵的惡魔巫師身上。

「你喜歡火燄?但我喜歡稍微涼快一點。」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泰蘭德……他沒有嘗試召喚她,只是生怕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也沒有辦法在她身邊了。

克拉蘇斯的聲音再次充斥了他的腦海,勇敢一點,德魯伊成員,現在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等著呢。

第四個出現了,立刻用自己的力量來幫助瑪法裡奧。和克拉蘇斯一樣,他遠遠不只是一個暗夜精靈。他有內在的弱點,但是和瑪法裡奧的同類相比,這樣的弱點是微不足道的。奇怪的是,新來的這個就好像是克拉蘇斯的孿生兄弟,因為他們兩者之間的差別實在太小,甚至一開始連區分他們兩個都有點困難。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延遲了遲早要發生的事情……他害怕的聲音又來了,我會吞噬你的世界……就像我已經吞噬的其他世界一樣……

「你會覺得倒胃口的。」瑪法裡奧反駁他。

他再次釋放了暴風雨。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鼓號,沒有呼喊。惡魔只是簡單地開始撤退。他們保持了有序的隊形,這也是他們的指揮官唯一所能做的了。甚至他們逃得還不夠快,來躲避那些已經全面勝利的守軍。

月亮守衛開始施展自己的本領。他們將抓獲的地獄獸一些變成了樹木,一些變成囓齒動物。有幾個想要逃跑的地獄獸,幹脆就把他們燒掉。

各處還有些抵抗,但是很快就被守軍平息下來。惡魔守衛躺倒在各個地方。羅寧毫不懷疑,暗夜精靈認為無數的燃燒軍團惡魔都死在了這裡。這裡肯定也有很多艾薩琳受害者的朋友和愛人。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剩下的那些末日守衛重新編隊。其他的都一下子飛到天上,數量翻倍。

克萊奧斯特拉茲渴望面對他們,但是克拉蘇斯突然感覺到虛弱的苗頭。就像阿萊克斯塔薩所說,他們倆差不多就是一個整體──但不完全是。他們的力量消耗比平時都要快一些,差不多要消耗殆盡。

龍已經飛得慢下來,也不再平穩,即便他沒有意識到這點。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調頭去那裡。」

「但是你要找的──」

克拉蘇斯異常堅定:「照我說的做,現在!我們現在必須去那裡。」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很好。」

「想想好,那樣他才可能跟你說實話。」

瑪法裡奧異常真切地體會到,拉芬克雷斯特正試圖保護自己免受傷害。但首先最為重要的是,帶鬍子的指揮官是王國的守護者。如果那要以耗費一個暗夜精靈的生命或者意志為代價的話,犧牲還是必要的。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的,閣下。」

「是你救了這個獸人?」

「是的。」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我們被抓了。」

「但如果──」

他溫柔地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前,讓她不要說話。「故事要等會兒告訴你。你知道艾薩琳的劫難了嗎?」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你的情況看,很難相信你還能在這裡。」

跪在他面前的暗夜精靈四下看看別人。羅寧發現他的眼睛已經瞎了。「我也覺得難以置信,我的閣下。」他咳嗽了好幾次,「閣下……我來告訴你……我想……我們的世界要完蛋了。」

他最後說話的平靜口氣,反而加重了話語中的恐怖氣氛,房間裡一片死寂。羅寧想起了瑪法裡奧以前說過的話。開始了。甚至瑪法裡奧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他只知道某些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那些切斷我們和井的聯繫的咒語,都能被消除的話──」

「這首先需要某些巨大的魔法……如果你能辦到的話,月亮守衛,我們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聽著他們在爭論,瑪法裡奧的心更沉重了。這樣打嘴仗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現在急需的是行動,但是拉芬克雷斯特傾向於使用魔法,而現在各種魔法都少之又少,那麼前景就確實不妙了。除非──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他第一次看見了惡魔。前面的地獄獸已經夠巨大可怕了,但是跟在後面的生靈更加讓他顫抖,因為看上去更加聰明。他們帶著巨角,長著惡魔般的臉孔,還有可怕的形體,他們抱有一個共同的恐怖目的,一起向前走。這群惡魔並不是一盤散沙,而是一支軍隊。

當他靠近的時候,越來越多的惡魔從宮殿的大門口湧出來。那個巨大而美麗的建築物毫髮無損,他並不感到驚奇。正如信使所說,衛兵在牆邊站成了行。瑪法裡奧靠近一點,看見他們在毛骨悚然的場景之下眼中流露出可怖的愉悅。他們銀色的眼珠都發紅了,有些看上去好像巴不得加入到惡魔之中。

瑪法裡奧感到一陣厭惡,他迅速轉開。在宮殿一側,注意到上層精靈的住處也被完整地保留下來。一些女皇的僕人還從一間房間走到另外一間,就好像週圍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愚蠢的嘗試。」一個冷冷的聲音說道。

瑪法裡奧本能地朝自己的肩膀後看去。

哈維斯在他後面看著他。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只希望這樣的潛力在將來遇到燃燒軍團的時候能派上用場。

□□□

他們騎馬出了蘇拉瑪城,以最快的速度朝艾薩琳而去。羅寧離開的時候覺得有點恐慌,因為現在和克拉蘇斯的距離更加遠了,法師愈發覺得自己已註定回不到未來了。他只希望,溫蕾薩和孩子無論生活在哪個時間裡,都能過得好。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