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
2    

Selected Category: 永恆之井(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60)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外面的一間房間除了一張桌子以外,什麼傢俱也沒有,那桌子也顯然是給站崗的官員用的。大部分蘇拉瑪城的武裝力量都走了,剩下的那些影歌隊長的同僚們也很難確保太平。

「我們是傍晚在森林裡發現他的,就是拉芬克雷斯特和遠征軍離開的那個傍晚。我們很多的偵察咒符都失敗了,姊姊,但是有些確實包含了他們自己的力量。其中一個警告我們對入侵者小心。他和一些最近逃亡的犯人一起──」他看了看獸人。影歌隊長清楚地知道,布洛克斯現在的狀態已經不能算是囚犯了,否則早就動手把他抓起來了。「我們沒有機會,只能立即調查。」

「那這個和我有什麼關係?」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另外一個月亮守衛大叫,因為一隻地獄獸已經溜了進來。四個步兵試圖切斷他的觸鬚,然後把刀鋒扎進它的胸腔,但是這對巫師來說,太晚了。

射手的另外一撥攻勢上來了,但惡魔立即在背後包圍了他們。雖然許多都有理由逃跑,但還是有幾個站著,震住了。

那些死去的射手,就像是被他們自己的箭刺穿了喉嚨和胸膛。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影歌環顧四週看看其他人:「恕我問一個魯莽的問題,他最後完成了他希望做的事情嗎?」

戴頭巾的魔法師轉向他,表情平靜地說:「他至少做到了那點,我祈禱這已經足夠了。」

「別再這樣說了!」泰蘭德堅持道。她擦了擦眼睛裡的淚水,抬頭凝望陽光。儘管光芒刺眼,但是泰蘭德並不移開視線。「艾露恩,月亮女神,原諒我這個僕人打擾了您的休息!我不敢奢求他可以回來,但是請至少告訴我他的命運如何!」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不……只是那個房間裡有我一個受傷的朋友──」但是在她進一步解釋前,帶著頭巾的克拉蘇斯掙脫了她,朝著瑪法裡奧俯伏的身軀撲去。

「機緣,命運,或者是諾茲多姆,確實如此!」他輕聲說,「什麼把他變成了這樣?快說!」

「我──」怎麼解釋?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瑪法裡奧……你能聽見嗎?

感覺上泰蘭德的聲音好像是在回應他的想法。他凝視水晶之外,試圖去看看,是不是哈維斯已經開始了某種心智上的拷問,但是瑪法裡奧沒有看到什麼徵兆。

他最終多少恐懼地想到,泰蘭德?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但是哈維斯既可以看見,也可以抓他。當他發現別人都拿瑪法裡奧沒有辦法的時候,他自己朝瑪法裡奧衝了過去。人造的假眼放射出黑色能量,讓瑪法裡奧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朝他襲來,他本能地舉起手,尋求空氣和風的幫助。

暗紅色的閃電投射過來,如果閃電都擊中了年輕的暗夜精靈,那麼肯會打死他的。然而幾英呎的地方,閃電被看不見的障礙擋住了──可能是固化了的空氣──而且還被暗夜精靈召喚的風給轉移開了。

帶著致命的精確性,閃電擊中了入口附近的惡魔士兵。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他會死在這裡,他永遠不會知道他在戰役中的作用,是否會讓歷史完好無損,還是完全地摧毀歷史。

之後,羅寧身上的那些緊張壓力幾乎停止了。他本能地反應,用魔法全力抵抗剩餘危險。他的視線變清晰了,最後將視線固定在了一個關鍵的惡魔巫師身上。

「你喜歡火燄?但我喜歡稍微涼快一點。」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泰蘭德……他沒有嘗試召喚她,只是生怕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也沒有辦法在她身邊了。

克拉蘇斯的聲音再次充斥了他的腦海,勇敢一點,德魯伊成員,現在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等著呢。

第四個出現了,立刻用自己的力量來幫助瑪法裡奧。和克拉蘇斯一樣,他遠遠不只是一個暗夜精靈。他有內在的弱點,但是和瑪法裡奧的同類相比,這樣的弱點是微不足道的。奇怪的是,新來的這個就好像是克拉蘇斯的孿生兄弟,因為他們兩者之間的差別實在太小,甚至一開始連區分他們兩個都有點困難。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你延遲了遲早要發生的事情……他害怕的聲音又來了,我會吞噬你的世界……就像我已經吞噬的其他世界一樣……

「你會覺得倒胃口的。」瑪法裡奧反駁他。

他再次釋放了暴風雨。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沒有鼓號,沒有呼喊。惡魔只是簡單地開始撤退。他們保持了有序的隊形,這也是他們的指揮官唯一所能做的了。甚至他們逃得還不夠快,來躲避那些已經全面勝利的守軍。

月亮守衛開始施展自己的本領。他們將抓獲的地獄獸一些變成了樹木,一些變成囓齒動物。有幾個想要逃跑的地獄獸,幹脆就把他們燒掉。

各處還有些抵抗,但是很快就被守軍平息下來。惡魔守衛躺倒在各個地方。羅寧毫不懷疑,暗夜精靈認為無數的燃燒軍團惡魔都死在了這裡。這裡肯定也有很多艾薩琳受害者的朋友和愛人。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剩下的那些末日守衛重新編隊。其他的都一下子飛到天上,數量翻倍。

克萊奧斯特拉茲渴望面對他們,但是克拉蘇斯突然感覺到虛弱的苗頭。就像阿萊克斯塔薩所說,他們倆差不多就是一個整體──但不完全是。他們的力量消耗比平時都要快一些,差不多要消耗殆盡。

龍已經飛得慢下來,也不再平穩,即便他沒有意識到這點。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調頭去那裡。」

「但是你要找的──」

克拉蘇斯異常堅定:「照我說的做,現在!我們現在必須去那裡。」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這很好。」

「想想好,那樣他才可能跟你說實話。」

瑪法裡奧異常真切地體會到,拉芬克雷斯特正試圖保護自己免受傷害。但首先最為重要的是,帶鬍子的指揮官是王國的守護者。如果那要以耗費一個暗夜精靈的生命或者意志為代價的話,犧牲還是必要的。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是的,閣下。」

「是你救了這個獸人?」

「是的。」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不,我們被抓了。」

「但如果──」

他溫柔地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前,讓她不要說話。「故事要等會兒告訴你。你知道艾薩琳的劫難了嗎?」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從你的情況看,很難相信你還能在這裡。」

跪在他面前的暗夜精靈四下看看別人。羅寧發現他的眼睛已經瞎了。「我也覺得難以置信,我的閣下。」他咳嗽了好幾次,「閣下……我來告訴你……我想……我們的世界要完蛋了。」

他最後說話的平靜口氣,反而加重了話語中的恐怖氣氛,房間裡一片死寂。羅寧想起了瑪法裡奧以前說過的話。開始了。甚至瑪法裡奧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他只知道某些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如果那些切斷我們和井的聯繫的咒語,都能被消除的話──」

「這首先需要某些巨大的魔法……如果你能辦到的話,月亮守衛,我們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聽著他們在爭論,瑪法裡奧的心更沉重了。這樣打嘴仗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現在急需的是行動,但是拉芬克雷斯特傾向於使用魔法,而現在各種魔法都少之又少,那麼前景就確實不妙了。除非──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之後,他第一次看見了惡魔。前面的地獄獸已經夠巨大可怕了,但是跟在後面的生靈更加讓他顫抖,因為看上去更加聰明。他們帶著巨角,長著惡魔般的臉孔,還有可怕的形體,他們抱有一個共同的恐怖目的,一起向前走。這群惡魔並不是一盤散沙,而是一支軍隊。

當他靠近的時候,越來越多的惡魔從宮殿的大門口湧出來。那個巨大而美麗的建築物毫髮無損,他並不感到驚奇。正如信使所說,衛兵在牆邊站成了行。瑪法裡奧靠近一點,看見他們在毛骨悚然的場景之下眼中流露出可怖的愉悅。他們銀色的眼珠都發紅了,有些看上去好像巴不得加入到惡魔之中。

瑪法裡奧感到一陣厭惡,他迅速轉開。在宮殿一側,注意到上層精靈的住處也被完整地保留下來。一些女皇的僕人還從一間房間走到另外一間,就好像週圍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這是一個愚蠢的嘗試。」一個冷冷的聲音說道。

瑪法裡奧本能地朝自己的肩膀後看去。

哈維斯在他後面看著他。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他只希望這樣的潛力在將來遇到燃燒軍團的時候能派上用場。

□□□

他們騎馬出了蘇拉瑪城,以最快的速度朝艾薩琳而去。羅寧離開的時候覺得有點恐慌,因為現在和克拉蘇斯的距離更加遠了,法師愈發覺得自己已註定回不到未來了。他只希望,溫蕾薩和孩子無論生活在哪個時間裡,都能過得好。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射手們利用這個機會,朝群魔又發射了一排弓箭。大量的弓箭落下,場面越發混亂。

暗夜精靈軍團裡一片歡呼。月亮守衛,有些嫉妒地看著羅寧。拉圖蘇斯朝他的隨行巫師大吼,讓他們趕快行動。

但是暗夜精靈巫師的法力看來遠不及羅寧。降臨在燃燒軍團上方的能量圈時不時地變弱。有一大批惡魔倒地了,但是還有一些恢復了起來。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沮喪之間,他發現了兩難困境的一個緣由。耐薩裡奧開心地和瑪裡苟斯說話,後者的背脊正轉向等在一邊的其他龍。黑龍展開他巨大的翅膀,對於有些話頻頻點頭。如果他們是人類、矮人或者其他別的一些種族的話,他倆就像在家裡的吧檯前喝著麥酒。那些少數種群看見龍族就像是看見了巨大的獸類,同時也像是看見了威嚴的智慧源泉。然而事實上,這些龍的性格特徵也像渺小生物一樣的土氣,不像看上去的那樣不凡。

219

220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但是對於一些精靈來說,小小的煩惱正侵入他們的生活。於是,他們的日常生活定式和觀念也有了小小的偏差。

一位年長的月亮守衛,銀色長髮在背後波動。雖然他在男巫中年紀最大,但是技藝仍然不減當年,所以依然身居高位。施唸咒語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就像呼吸一樣,是一件自然而然要做的事情,想都不用想。一聲碎裂將他從座位中驚了起來,還差點揉碎了羊皮紙。原來一隻玻璃瓶突然跌落到了地面。酒和玻璃潑灑在男巫最近剛剛購買的鑲滿寶石的橙色地毯上。

巫師生氣地噓了一下,心痛地看著碎片打了個響指。玻璃碎片突然升到了空中,酒水自己凝聚在一起,形成了剛剛盛放它的容器的形狀。玻璃則在酒水的外圍開始成形,但是一秒鍾以後,所有的東西再次潑灑在了地毯上,比之前的情形更加糟糕。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哈維斯的臉上已經汗如雨下,但是他自己一點都不在意。他找尋的東西帶來的榮耀給了他力量。比犬王更甚的是,他將自己投身於咒語製造中。這些咒語不只是能夠掌握就好,而是要擴展到了它需要的地步。

入口漸漸被撐大,都快要碰到了天花板。突然,從中擠進來一個巨大的黑影,那樣子異常可怕。但對於哈維斯來說,實在太過美妙了。他忍不住要大叫一聲來感謝造物主。現在這裡站著一個天界的指揮官,哈卡在他面前顯得一文不值。

「艾露恩救救我們!」其他男巫中有一個喘著氣叫道。他胡亂拉扯,就差沒把入口給毀了。哈維斯幾乎抓不住控制機關了,他持續用力,將控制機關保持在適當的位置,直到其他人都甦醒過來。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起先獸人還緊閉著嘴不說,但後來還是告訴了法師。羅寧聽他講著故事,小心地隱藏著自己的情緒。和別人一樣,獸人老兵和他的倒霉夥伴就在克拉蘇斯和羅寧的後面,只是後來遇到了反常的事物。

231

232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暗夜精靈難過地笑了笑,說:「我們離開家只是一點點距離。」

235

236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好奇怪的組合啊。」哈維斯說。

瑪諾洛斯點點頭。他說:「這勇士表現很忠誠,我正需要更多像他這樣的部下,大家應該像他學習,學習他的潛能。」

「這樣一頭畜生?當然不行!他比矮人還要奇怪!」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們可以儘早把你帶到那裡,決不延遲。」他的年輕肉身回答他,「但是你說的事情是關於什麼的?」

「這……這還是和那件事情有關,但是我的進程改變了。我相信……相信諾茲多姆剛剛聯繫過我,他想要告訴我某些事情。」

他年輕的肉身發現這事情太複雜了,說:「你做過噩夢,也有困惑!我們好幾次聽見你的呻吟。真的懷疑時間之龍是否會幫你。幫阿萊克斯塔薩,或許是的,但不會是你。」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克拉蘇斯沒有辦法回憶起他所知道的瑪裡苟斯的未來。但是他回憶起足夠的點滴片斷,來理解和後悔悲劇──他不願去警告發亮的龍。

215

216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但即使算上那些神秘知識,到現在也只獲得了一些小小的成功。現在哈卡和他?養的部下終於不再孤單地存在於這些暗夜精靈中。現在還有另外的三頭帶角的紅臉巨獸,儘管看起來讓人覺得毛骨悚然,但哈維斯只能對他們心存敬意。他們可怕地出現在了上層精靈中間,身高都有七尺多。

這些受到神推崇的天界勇士,目標就是不惜代價地去完成命令。每副青銅鎧甲都是九尺來高,但又非常薄,這絲毫不影響勇士們使用龐大的方盾和燒紅的釘頭槌。他們服從參事哈維斯和犬王哈卡的任何命令。

很快他們的數量會變得更多。正當哈維斯向後走時,他看見了門口的閃光。光芒漸漸展開、變大,接著不停盤旋……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在他們的前面,阿萊克斯塔薩冷靜地飛入了鈦金屬的漩渦,然後消失在其中。

上古的記憶,不情願地從克拉蘇斯頭腦的黑色深淵中升騰起來。這樣的記憶關乎別的時代,當他還是一頭龍的時候,他曾經心甘情願地投身於這個場景之中。當克萊奧斯特拉茲追隨著女皇的時候,克拉蘇斯鼓勵自己,去回憶那些可能傷害到自己的感覺。

他們進去了。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她迅速提起長裙,奔回神殿之中。那個早先跟她說話的守衛又遇到了她。

「原諒我,祭司!我還是忍不住想聽聽他說了些什麼。我為那些無故逝去的生命感到難過,也希望你的朋友有美好的未來!要讓伊利丹為他效勞,拉芬克雷斯特一定非常器重他。說實在的,很難找到更好的軍隊了,呃?」

「不,不,我想不是這樣。」當她意識到自己的話聽起來多少有些奇怪的時候,她迅速補充說,「原諒我,不巧我真的很累。我想我該回去睡覺。」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觸鬚碰到伊利丹的臉,弄得他有點癢癢的,他儘量不往後退。他說:「可能是個吸血精吧,有些動物確實是吸血的,可這一個好像是有些魔法的。」他四下張望。「另外一隻被剝了皮。」

「沒錯。是有魔法。」

在拉芬克雷斯特繼續做恐怖實驗的時候,伊利丹則在仔細查看地獄獸的屍體。士兵之前報告說第一個地獄獸已經死了。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那就是瑪法裡奧和布洛克斯殺了他們。而通過現場的留下的打鬥跡象來看,更像是出自布洛克斯之手。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他有強大的心智,頑強的靈魂,強健的體魄。一個有力而壓迫的聲音在羅寧的腦海裡響起。

一種令人敬佩的品質,在其他的時代。這個聲音相對平靜一些,別的都和先前一樣。

真相是一定會被人知道的,這是首先要堅持的。這點上我從來沒有動搖過,所以……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你確實是我們中的一員,雖然我還不能安置你!那個把你帶來的人已經告訴了我你的名字。但明顯它是錯的,因為在我們中間,這個名字註定是給一個孤獨的人的。」

「名字沒有錯,」魔師堅持道,「而且我能解釋這是為什麼。」

泰蘭納斯特裡薩,阿萊克斯塔薩的配偶搖了搖有力的腦袋。一股煙從鼻子裡竄出來:「你那點解釋我們已經聽到過了,但仍然很難相信它是真的!你說你陷入永恆之地,諾茲多姆,但即便是他仍然不可能像你說的那樣粗心大意!」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走廊的另外一邊出現了一頭成年雄龍,體形比泰蘭納斯特裡薩略小一些。這頭龍移動起來很困難,彷彿每一步都是非常吃力的勞動。他身上的紅色鱗片已經開始褪色,露出疲倦的眼神,顯得比阿萊克斯塔薩的配偶要老得多,魔法師過了很久才意識到折磨這條龍的並不是年齡,而是某些疾病。

「您,召喚我,我的阿萊克斯塔薩?」

當克拉蘇斯聽到這虛弱的巨獸說話的時候,他的世界再次被顛倒。他一個趔趄,漸漸退後躲開這條公龍。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你,」他朝綠皮勇士喃喃自語道,「你不該在這裡。」

布洛克斯誤解了他的話,以為是帶有挑釁意味的。「我是和他,巫師一起來的,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瑪法裡奧還不能確定,這火紅頭髮的陌生人到底屬於什麼種族。陌生人搖了搖頭,朝瑪法裡奧走來,最後只是猶豫地站在花叢的邊上。他好奇地瞥了一眼花叢,脫口而出:「這不是你的時代!你壓根不應該在這裡!」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哈維斯張開嘴想要解釋,上層精靈的分歧導致不可以這樣,但他發現沒有什麼好的答案可以說。理論上,艾薩拉的建議作用很大。

「您確實是個女皇。」他最後評價道。她金色的眼睛盯著他的目光:「當然,我是,我親愛的參事。曾經只有,將來也只有……一個艾薩拉。」

他默然地點點頭。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兩個部分合而為一,至少暫時是這樣。」

「我不──」他的腦袋感到暈眩。

「在他面前你是不是就好些了?」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暗夜精靈的手指開始在樹幹上遊走,布洛克斯的手則放在他的上面。頓時,木頭變得柔軟起來,然後改變形狀。

在他的引導下,一柄帶有刀鋒的斧頭出現了,完全由橡木構成。看著斧頭,瑪法裡奧滿意極了。能創造出這樣一把實實在在的斧頭,而且跟他當初被追捕時遺失的那把幾乎一樣,實在是太棒了。

瑪法裡奧一陣緊張,但應該只有獸人才會緊張的,他應該不會。於是很快把這種情緒推了回去。他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最後那一點──彎曲的刀柄和銳利的刀鋒。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暗夜精靈右手一揮,向週圍的樹木索要多餘的樹葉。他只要最強壯的樹葉,但是一定要多,也要快。

這些身為守護的樹木傾其所有,高聳的樹冠上落下數以百計的樹葉。瑪法裡奧不斷把新掉下來的樹葉引進那陣旋風。

在這旋風裡,地獄獸被向前推,不情願地遠離它的獵物。瑪法裡奧步步為營,始終把惡魔困在旋風的中心。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逃跑──羅寧唯一要尋求的就是逃跑,逃往任何地方……

之後,痛苦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重卻令人鬆弛的麻木,像火一樣在全身蔓延開來。羅寧感激地接受了這令人吃驚的變化,讓這麻木持續下去並完全將他包圍……

完全把他吞沒。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天色漸漸由黑轉灰,是那種霧濛濛的灰——晨霧。獸人對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霧很是高興。不管它會持續多久,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坐騎不要在灰濛蒙的晨霧裡,把瑪法裡奧跟丟了。

周圍的東西時而模糊,時而清晰。布洛克斯伸手去摸戰斧,可瑪法裡奧還幫他保管著。瑪法裡奧沒有給他任何武器,可能是以防萬一的舉動吧。

號角聲再次響起,這一次離得更近了。獸人吼叫了一聲。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布洛克斯!」

只見瑪法裡奧騎著坐騎,向布洛克斯奔來,也顯得疲憊不堪。暗夜精靈拉住韁繩,把一隻手伸向布洛克斯。

「我又欠了你一個情分。」他低聲道。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那麼你就不受什麼禁忌,對嗎?」他所謂的禁忌,就是一旦成為月亮守衛以後,都要遵守一定的誓言。因為月亮守衛必須對女皇盡忠,來不得一點含糊。

「我想是的。」

「很好,非常好。那麼我希望,你能加入到我們的隊伍中來。」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拉芬克雷斯特馬上揮舞起大刀,指向號角響起的方向。「那裡!但是要小心,周圍可能還有這樣的怪物!」

騎兵隊伍都開始向前行進。每個精靈,包括伊利丹在內,都戰戰兢兢。雖然號角沒有再次響起。但是這似乎不是個好兆頭。

又走了一段路,他們看到另外一頭夜刃豹的屍體,它的身子側面被利爪撕開,脊樑骨被橡樹砸斷。不遠處,另一名月亮守衛被壓在一塊巨石底下,身體完全變形。他恐怖的表情讓騎兵隊伍裡最勇敢的戰士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不管是新月還是滿月,樹林裡總是月光普照。克拉蘇斯等羅寧真的睡沉了,就輕輕地起身,朝花朵的方向走去。

即使在晚上,它們的警惕性也很高。他走到可以不讓花朵發現的最近端,仔細看看這棵樹,他知道秘密機關的所在。塞納留斯可能錯過或者沒有發現的,克拉蘇斯卻找得到。

起初,樹看上去也沒什麼兩樣。每一棵樹他都輪流檢查,第二次看起來還是一模一樣。他的身體還是很虛弱,可他儘量克服。因為如果放棄了一次,恐怕就會永遠放棄的。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就這麼幾分鐘之內,暗夜精靈的命運就被完全改變了。這樣大膽的行為可能讓他最終在黑鴉堡裡遭受譴責。可他知道不能讓這個機會白白溜走。不管如何,布洛克斯和上層精靈的工作有關聯……

他有一種恐懼的預感,卡利姆多的命運興亡,都在此一舉。

瓦羅森並不想面對哈維斯,可這不是他可以說了算的。哈維斯命令他,隊伍一到就去見他。對於他的命令,幾乎一定要立即遵守,幾乎和對待女皇艾薩拉的命令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起作用了。」泰蘭德輕聲地說。

伊利丹站在了最前方的一個士兵前,向瑪法裡奧揮揮手,問:「好法術,哥哥,但可以持續多久呢?」

「我不知道,所以我們得抓緊。」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羅寧皺起了眉頭,他不怎麼明白塞納留斯的解釋,但也不需要他再解釋一遍了。塞納留斯只是把羅寧和克拉蘇斯也看成森林裡的捕食者。僅此而已。

吃完以後,羅寧感覺好多了,就想到了問題。可塞納留斯卻先開口了。

「你們不應該在這兒。」

Posted by timebo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