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目前分類:都市妖奇談 (作者:可蕊) (7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10 Fri 2009 15:07
  • 1-1-26

 新生比試會的最後一天,天氣很不錯,不僅晴空萬里,而且涼風宜人.這時候喝上幾口紅茶,吃上個鬆餅也不賴,所以賣點心打工的學員們生意還算可以.空中的烏鴉一如既往的飛著,一貫的發出那種可愛的呱呱叫聲,真是個好日子.


  在烏啼的伴奏下,A學部與C學部的決勝戰不出所料打成了2:2.畢竟C擁有一個繆多斯,多了一場優勢,所以平均實力略高一等的A學部在前面的較量中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還是把最後的決勝局拖到了主將之戰.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在成年人們看不到的地方,一個孩子的玩具箱裡可以裝著整個的世界。


「媽媽說話不算數!」一進門口就看見牙牙卡著腰站在我面前。 兩歲的小小人兒卻要努力擺出一副威嚴憤怒的神情,以至於走在我身後的丈夫看到他的樣子立刻嗤嗤笑了起來。父親的笑聲更加「刺激」了正在生氣的小人兒,只見 他拳頭握緊,眼圈泛紅,小嘴抿成一條線,顯然即將開始使用大哭攻擊法了。那個不負責任的父親眼見不好,立刻逃之夭夭,為了避免這場風暴,我馬上蹲下身好言 安慰:「寶寶,媽媽怎麼說話不算數了?你告訴媽媽,讓媽媽改正好不好?」


見我的認錯態度還算良好,牙牙迅速收回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換上一副甜兮兮的笑臉,摟住我的脖子粘到身上來:「我要去公園看猴猴!媽媽答應過的!我要去看猴猴!」這個孩子怎麼會這麼喜歡猴子的?家裡擺滿了猴子玩具還不夠,三天兩頭還要去公園看活猴子。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趙非搖搖頭放下望遠鏡,反正從鏡頭裏看到的和用眼睛看到的完全一樣,全是一邊望不到邊的叢林。他歎氣之餘心裏不由也有點佩服自己:這樣茫茫的林海,自己到底是怎麽走進來的啊?


趙非坐在一個小山包上,身後不遠是他昨夜匆忙搭起的帳篷,帳篷前一堆未熄滅的篝火,不過不是用來做飯的,他只是生火燒了一些開水裝滿水壺,早餐吃的還是壓縮餅乾。


早晨的山林生出一層薄霧,若有若無,無比乾淨地只在林梢浮動,使那些樹木看起來更加蒼翠,也使林中的鳥鳴聽起來象從夢幻的世界傳來的一樣。“唔,美景啊……”趙非長籲口氣,隨手從一棵小松樹上摘下幾片松針扔進茶壺裏,心滿意足地喝了一口。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孝親扶杖出門,看著遠山長歎。


如今世道如此混亂,自己這一大家子人可要如何是好?


去年聽 到蒙古大軍南下的消息,他早早地便把全家遷入了鄉下的田莊,而且把大兒子一家送往南方,希望萬一不幸也可以保留一條血脈,誰知道還不等蒙古人殺到,大兒子 一家卻已經被大敗的宋軍淹沒,從此再也沒有了消息。如今蒙古大軍日益逼近的消息還是日日傳來,但是他已經決定一家人死也死在一起,就都呆在這偏僻的山莊 中,聽天由命吧。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人的味道真不錯,再來一個我也吃得下……」


     劉地蜷在沙發上,邊稅邊咂著嘴說夢話.林睿聽得咧咧嘴,盡量不讓自己去想像這頭地狼究竟在夢裡吃什麼--他發現,劉地和火兒說的內容有時候真的很像.


     林睿翻翻鬼使做完後擺在他眼前的功課,隨手一丟,無聊地靠在椅子上.媽媽出差了,家裡就好像變成了空屋子,做什麼都沒人誇獎,真沒意思.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行,不行,我不聽!」區小妹一邊在圍裙上擦著手,一邊在空間不大的廚房中


團團轉,閃躲丈夫。


田尤俊手中抱著兒子,對著妻子進行「圍堵追截」:「老婆,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嘛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天興一邊思考著這些問題一邊前進。


快到中午的時候,走在隊伍前面的一個人叫起來:「我看見那個村子了,我看見了。」大家都是精神一振,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陳主任的一時興起,不知道給底下這些辦事的人增加了多少麻煩。考慮到陳主任的年紀和山裡的情況,市裡和縣裡都派出了一些年輕人陪同。這些小伙子已經陪著 陳主任在山裡住了好幾天,一個山村、一個山村地視察下來,他們都已經有些厭煩了,可是陳主任依舊是精神奕奕的,非要堅持到底不可。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怎麼還沒到啊?我快走不動了!」


「你身為一個山鬼,居然在山裡說走不動了,丟不丟臉啊!」


「山鬼怎麼了?山鬼就不能覺得累啊!別的山鬼在山裡都是騎豹的,你以為都像我現在這樣靠兩條腿啊!」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羅天,我愛你……我愛你……」


「羅天……我今生今世都屬於你……」


「羅天……」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窗外夕陽一點點沒入樓群後面,當最後一抹光線消失在大地上時,趙紅旗知道自已必需出去求助。他現在無力對家人伸出援手,必需去找可以幫助他的人。


已經很久沒有離開屋子了,要出門去還真是需要點勇氣。


他幾度在門口舉步又止,回頭打量這間房子。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一段日子,王家的飯桌上老是瀰漫著一種冷冰冰的氣氛。王童童與蘇綠茵對王有道這個不稱職的父親採用了「冷戰術」,兩個人都不理睬他、不主動跟他說話, 即使他主動討好,她們也只用「嗯」、「啊」、「是嗎」這種不超過三個字的語句來回答。王有道自知有錯,不敢反抗妻女的精神虐待,只好拼命想各種法子來討她 們的歡心。


「童童啊,妳不是說妳不喜歡現在的學校嗎?等妳上高中時,爸爸幫妳轉到新學校去好不好?」王有道邊給女兒夾菜邊問。


王童童回到家後一直心事重重的樣子,手裡似乎擺弄著什麼東西,吃飯的時候都沒放下,她的心思既不在桌上,也沒聽見父親的話,直到王有道又重複一次,她才心不在焉地問:「啊,什麼?你說轉學?」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朱黑黃看著控制的人物出現在重生點,氣得狠狠砸了幾下鍵盤。


他學會使用電腦之後,第一時間便喜歡上了線上遊戲。雖然玩得高興,可惜他是個什麼也不懂的新人,又不太會做人處事,在遊戲裡面自然處處碰壁、處處被欺負。後來遇見一個叫「火臨天下」的傢伙,更因為他說了幾句風涼話,便打得他回了重生點。


跌跌撞撞受了不少氣後,朱黑黃忍不下去了,剛好在他上網的網咖中有個人擁有一個五十多級的人物,號稱這個網咖第一。朱黑黃趁那人上線時躲在他身後,看了他的帳號和密碼,便用這個偷來的人物上線去找那些得罪過他的人報復。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爺爺,那我走了?」朱黑黃哭喪著臉,小聲對祖父說。


背對著他的老頭,像趕蒼蠅似地揮揮手,什麼也沒說。


朱黑黃又問了一句:「那我走了?」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任商在林間跌跌撞撞地走著,身體裏未清楚的毒素和身上的傷令他四肢麻木。要到達九尾狐族的住處還要翻過一座山嶺,對於山林中的野獸、妖物們而言,現在的任商無疑是個很好的襲擊目標。


“任商。”


任商擡起頭,面前出現了幾名無傷。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哥側身靠著枕頭半坐著,手中亂翻著一本書,百無聊奈地嘟著嘴。他受了重傷歸來,庚娘少不得哭鬧一場,把氣撒在了靜石身上,又把留哥關在屋子裏嚴禁他走動。


開始幾天因爲傷勢的緣故,留哥想動也動不了了,倒也還安分,可等他傷勢好一點,就躺不住了,一心想要下地溜達。庚娘又哭又嚇唬,總之就一句話:不許下地。


於是,十餘天來,留哥就被這一片慈母之心牢牢地困在了床上。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靜石迎面狂奔而來,看到他來勢洶洶的樣子,留哥機靈地向旁邊一跳,總算躲過了一劫,素辛卻和靜石撞在了一起,兩個人都跌了個四腳朝天。靜石習武之人,


筋骨結實,馬上就從地上彈起來,一把抓住兒子,連搖帶晃地問:“留哥兒,你不要緊吧?你有沒有事?”


“爹......”留哥小心翼翼地指指他腳下,“先生他.......”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怎麽可能?留哥兒,怎麽可能連你也沒有學回!”糕兒一走出學堂便扯著嗓門叫了起來。


“對啊,這麽難的法術,我們無法在十天內學會是理所當然的,留哥兒怎麽也沒有學會?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吧?”沈珠也關切地問留哥。


“就是!”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寒料峭,夜風依舊刺骨,來去匆匆的人們都把自己裹在厚厚的冬衣裏。但是,在河邊對峙的兩個妖怪卻感覺不到這種寒冷,也不在乎這些。


“你吃了我的兒子,我等待這個報仇的機會已經很久了。”以人類的形態站在那裏的妖怪惡狠狠地說。


“明明是火兒吃的。”妖怪對面站著一個白色的九尾狐幼獸,正用譏諷的口氣回答他的話,“可是你根本不敢招惹他,只好拿我出氣。”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給我一束花。”


瑰兒把花束放在客人手裏時,對方即沒有挑撿也沒講價,掏出錢遞過來說聲“謝謝”便走了。


“又是去給老槐樹送花的吧?”張萌把一束瑰玫從冰櫃中取出來插進水桶裏後問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好,這是一一0為您服務,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嗎?」


接線生公式化的聲音剛落,電話的那一端便傳來一陣被處裡過的語音:「我在一輛計程車上放了炸彈。」那個聲音陰森森的,重複著:「一顆定時炸彈。」


接線生一愣,腦海中飛快分析這又是一個惡作劇電話還是真實事件。對方接著又說:「那是一輛紅色桑塔那計程車,車號是XX00544,車上的炸彈將在半個 小時後爆炸--我給你們半個小時的時間夠了嗎?」同樣的炸彈我在立新市放了十七個,不過不用擔心,其他的十六個暫時不會爆炸,至於將來炸不炸,就全靠你們 了。我現在手頭緊,需要一千萬,匯到這個帳戶:XXXXXXXXXXXX。我看到錢,就告訴你們所有炸彈的位置。好了,我就說到這裡,不打擾你們去找那輛 計程車了--他的運氣不太好,對吧。就這樣吧,我等著我的一千萬,掰掰……」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