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魘再現——地心說

原帖地址:http://www.channelfireball.com/home/recurring-nightmares-geocentrism/
作者:Adam Barnello
翻譯: @ 此用戶未刪除


賽制的歷史 Part I
我最早的玩魔法風雲會的記憶要追溯到我123歲的時候,在校車的後座上。我的一個朋友,或者我朋友的朋友,在向大家顯擺他裝在塑膠袋子裡的牌,我們當時驚奇不已。牌的畫工真是太棒了!而作為一群有抱負的書呆子,我們被那些巨龍、惡魔和身穿閃亮盔甲的騎士所迷住了。這些我喜歡閱讀的奇幻書籍中的角色,他們就在我面前盡情的遊戲著!我還記得回到家之後我問父母,能否用我的零花錢去買卡,並學習怎麼玩。他們有些猶豫,因為他們是成年人,而且我已經花了很多錢在"POGS"[一種供兒童玩樂用的紙牌,也是該類遊戲的通稱,一般以圖案精美來判定其稀有度](哦,天啊,POGS),而它們已經被貼上無用的標籤,躺在我房間的床腳櫃裡。我最終說服了他們,不久之後,我爸帶我去跳蚤市場找一個他的熟人買卡。我至今記得我的新手包,以及我當時見過的看上去最牛叉的一張卡——貪食的巨人;我記得我看到了冰雪時代的卡,思考這裡面有沒有能夠在我炫酷的紅綠套牌中用得上的東東;我記得我給我哥看這些牌,我們兩個人一起研究玩法;我記得我教我爸怎麼玩,他上手比我預料的要快得多——然後他第一次玩的時候就輕鬆地把我虐了。
我記得在中學的午餐室玩牌的場景;我記得那時我比所有喜歡玩魔法風雲會的高中生打得差[這句可能翻得不對,附上原文 I remember being worse than any given high-schooler that played];我記得不知道為什麼我從沒贏過我朋友Jim
  我記得我的第一次正式比賽。那時我14歲,剛剛成熟的年齡。我和Jim去當地的一個舉行魔法風雲會比賽的便宜貨市場碰碰運氣。沒有標準賽制,沒有薪傳賽制,只有魔法風雲會,魔法風雲會,以及魔法風雲會。我的套牌是一套借來的純黑皇家刺客,放了4個皇家刺客,4個寒冰操弄器(對當時的14歲少年而言算是相當貴的一張牌),和1張貧民,其他牌我就一點都不記得了。不用說,我算是進了虎穴了。第一輪我對上一個叫Joe Weber的夥計。你們中有人可能記得他,有段時間,他是世界上最強的限制牌手。90年代,他在InQuest雜誌開過專欄。對我而言,他只是即將與我交手的一個大朋友。他起手下了一沼澤,他和我一樣打黑牌!他放了一個黑暗祭禮。我認識這張牌,這貨能讓人在第一回合就放出皇家刺客!對面釋放了一張死冥權能,這張牌我就得仔細看看是幹嘛用的了。結局是怎麼回事,你們都懂的。我絕望地被一個擁有更多信息量,更好的套牌,以及茫茫多的異能的牌手虐翻了,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整個比賽。實際上,接下來的兩年都是如此,雖然我在當時我們那兒很牛掰的一支戰隊的測試場地打牌(Sped戰隊,如果你實在喜歡八卦的話)[原文是for those keeping track at home,直譯是給那些呆在家裡還想瞭解情況的人”],但我不知怎的仍然是完完全全的菜鳥一隻。在魔法風雲會還處在雛形時期(同樣也是我的成長階段)時,我從魔法風雲會中得到了很多,但我當時只是一個娛樂玩家,一個不瞭解他面對的是什麼的小孩。那時連互聯網都沒有,更不用說現在這樣爆炸般的資訊了,所以我沒法指著14歲的我說什麼。不過現在,我們回顧過去,看看會發生些什麼。
  另一方面,儘管我玩這個遊戲毫無天賦,但是我收穫了很多快樂。我很快和很多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傢伙交上了朋友,我們玩得很開心,雖然我們打得很糟糕。那時我沒有想到,這份友誼在今後的日子裡會變得十分重要。
  和其他少年一樣,我對魔法風雲會的熱情大概在我17歲的時候開始衰減。我不再那麼嚴肅地對待魔法風雲會,也不再把它當作生活的重心說實話,因為那時還太早了,有組織的比賽還沒怎麼發展,我沒有意識到這是個機會所以它讓位給了其他的東西。我去讀大學,我的牌則留守在家。直到2003年我才重拾起它們,再次踏上征程。
  03年的夏天對我而言是最好的一個。由於很多與本文主旨不相干的原因,我過得很不錯。我不再是少年時的我了,而是成為了一個我想要成為的人,一個成年人。我交了數不清的朋友,我重新找到了我所失去的東西,曾經淡出我的世界,卻從未消亡的愛好。我之前已經說起過這個故事,我應TO(以前的比賽都是它舉辦的)之邀參加一個邀請賽,又重拾興趣,像以前還是菜鳥時的我一樣[ was re-hooked like the fish I used to be 感覺這裡用到了雙關,一個是說又從菜鳥開始起步,另一個意思是我又像咬鉤的魚一樣被魔法風雲會到了 ]
  最重要的部分來了——那些我還是學徒[padawan好像是星球大戰的梗啊]時交的朋友在我離開的時候都變成了大忙人。他們都沒退坑,而是在錯綜複雜的魔法風雲會世界裡深入的挖掘,一個個都變成了高手。有三個人對我重回魔法風雲會之路有很多的幫助,他們是— Alex Zaranski (FakeSpam), Kevin Garvey (Garvman), 以及 Mike Edinger (teeniebopper)。當魔法風雲會被分成多個賽制的時候,他們三個和很多我不認識的人已經有了動作。他們是Syracuse[米國紐約州的一個城](還有它的郊區)的牌手,已經開始為了1.5賽制鑽研套牌和戰術——他們是薪傳的先驅者。
  差不多在03年,對於特選賽[Vintage 要不是翻譯這文我還不知道T1叫這個名字...]而言,1.5賽制還只是個初生的孩子,而且還是私生子。那時打1.5的人會受到嘲笑,會被T1賽制所排擠。當特選賽(那時還叫做Type 1)擁有健康而繁榮的環境以及大量的玩家時,1.5還只是一塊荒原,只有很少的人喜歡,甚至都沒什麼人知道它。那時1.5甚至沒有自己的禁牌表而只是簡單地把T1的禁、限牌表放到一起,也就是說T1的禁牌和限牌在1.5裡都是禁牌。那時的套牌和現在的比起來要強力得多。1.5牌,都賣得超貴,一套就要100刀以上[ 100刀即使是90年代的美國應該也不算太貴吧?in the range of $100 or more for a playset這裡的playset是指一套4張麼?]。巴格達市場、米斯拉的車間、魔力吸收等等,這些牌是這個賽制的中流砥柱,在這基礎上,這個賽制算是成型了:
  
  Welder Mud, circa 2004 – Matt Pietarinen (Peter_Rotten):
  
  4 精靈焊工
  3 三臂鐵人
  2 銀魔像卡恩
  4 金屬工人
  3 三定法球
  4 阻力球
  4 煙囪
  4 糾結纜線
  4 虛空聖杯
  3 冬之球
  3 世間錘練
  4 荒原
  4 米斯拉的車間
  4 叛徒之都
  3 古墓
  4 大熔爐
  3 山脈
  
  Worldgorger Dragon combo, circa 2003 – Rick Argiro (Jander78): 
  
  4 吞世龍
  1 大使拉誇塔
  1 裂片妖後
  4 精靈總督斯奎
  3 屍變
  3 死者之舞
  3 死靈術
  3 強迫症
  3 Lim-Dûl's Vault
  4 直覺
  3 逼從
  4 願望之力
  1 連鎖蒸發
  4 黑暗祭禮
  4 巴格達市場
  4 聚汙三角洲
  4 地下海
  4 伏流
  2 沼澤
  1 海島
  
  Landstill, circa 2003 – (Jander78) 
  
  4 閃電擊
  4 魔力吸收
  4 熱火/寒冰
  4 滯留
  3 泰菲力的答覆
  3 炸藥桶
  3 妮維亞洛之碟
  4 願望之力
  3 方向錯誤
  4 荒原
  4 米斯拉的工廠
  4 仙靈議場
  4 潮沒水濱
  4 火山島
  2 西瓦暗礁
  4 海島
  2 山脈
  
  Food Chain Goblins, circa 2003 – (Carlos El Salvador)
  
  4 閃電擊
  3 迷亂莫葛
  4 精靈跟班
  4 司克探礦者
  4 精靈徵兵員
  4 監軍精靈
  3 血祭之歌
  3 精靈戰酋長
  3 食物鏈
  4 精靈魁首
  3 攻城指揮官
  4 五彩瑪珂
  9 山脈
  1 樹林
  4 繁茂丘陵
  4 針葉林
  
  像你看到的一樣,這些牌表以如今的標準看起來有些瘋狂。容易看出來,這賽制更像T1而不是1.X賽制。即使是鬼怪套也更偏組合技而不是快攻,常常在第三回合之前就放出了精靈徵兵員 -> 精靈魁首。
  1.5在變得越來越好。如我前面所說,那時沒有多少人投入到這個賽制,但是我的那些朋友們都樂在其中。當我在學術的世界裡遊蕩之時,那些和我分道揚鑣的朋友都很忙。他們有些成了TheManaDrain.com的版主,當關於誰是最好的關於1.5的網站的爭議出現後,他們自己出來成立了第一個專注於討論1.5的發展的網站mtgTheSource.com。上面的牌表都是從這個網站的檔案中找到的,儘管與當初相比已經改變頗多,但它至今仍被視為最好的薪傳資訊來源(npi[npi不知道什麼意思…]
  當The SourseTMD[TheManaDrain的縮寫]分家差不多一年之後,1.5賽制仍然非常強力,但是變得更加的健康了。套牌環境也形成了比較穩定的等級結構,主要是因為玩家組織的比賽拿出了圈地和不錯的牌[semi-power半強力的牌?]作為獎品[為了獎品才玩1.5麼,囧]。比賽的名字叫做DIY,對於這個賽制的狂熱[cult]也出現了。請注意,這裡的cult是類似於Cult片的cult,而不是嗑藥一般的狂熱[drink the Kool-Aid]。不是說大話,DIY賽可以說是這個賽制的骨幹,而早年那些玩家的投入則是這個賽制能繼續存在的重要原因——如果沒有這些比賽和玩家,薪傳根本都不會建立起來,而1.5也會在2004年壽終正寢。
  20049月老威公佈禁限牌表時,大地震動,群山移位[貌似是指俗語Faith will move mountain,心誠可移山]。在不朽的魔法風雲會歷史上,這是最重大的事件,沒有之一 —— T1T1.5的禁牌表不再統一,而是各自進行了徹底的修訂,再也不會一模一樣了!
  老威這樣幹,旨在給因為迫在眉睫的擴充賽制環境變更而流離失所的娃找個家。第一次環境變更即將到來,到時候除了老舊的T1賽制或者又貴又強得變態的T1.5以外,圈地以及一些其他老牌將無家可歸。他們想用一個大動作解決這些問題,得到的結果就是薪傳賽。
  “…擴充賽制馬上就要變更環境,我們察覺到了對於一個合適的,能讓牌手使用他們的老牌(從圈地到冰雪時代到反抗軍,所有的牌)的賽制的需求,而不是一個削弱版的特選賽。我們嘗試對牌的獲得難度,以及,嗯,遊戲的平衡性,進行調整。” – Aaron Forsythe (http://www.wizards.com/default.asp?x=mtgcom/daily/af30) 
  特選賽玩家很高興,這解決了一個不時困擾他們的問題。當T11.5的禁牌表相通時,劃分1.5T1的唯一方法是在T1中有限牌。因為他們認為某些卡在這個賽制中算不上什麼威脅,卻因為另一個賽制而限制使用,這個結被解開,他們當然很興奮。這說明老威支持、認可他們的賽制,這對他們很重要。同時,擴充賽玩家那時候,擴充賽玩家還確實存在著也很高興,當他們所用的牌不能在擴充賽制是使用時,還能老有所依。
  相反,1.5玩家憤怒了,他們好不容易,幾乎是從零開始建立的賽制,在一眨眼的功夫間就消失了;他們好不容易搞到手的牌,貶值了,而且幾乎只能喂給eBay;他們需要給用不了的套牌拉皮條找下家;他們不知道去哪裡尋找新科技;他們基本上只能從頭開始,玩一個和原來賽制只有那麼一丁點相似的賽制。
  世界對薪傳的第一印象是一群被寵壞的,會對任何人任何事發怒的孩子。不用說,這可算不上開門紅。年復一年,在PR Campaigns的示範下,大眾對薪傳的看法才回到正軌。世界各地的人們寫了成百上千篇文章來說明這個賽制有多麼令人驚奇,說明我們不是精英”[we aren't elitist這句沒看懂,是說我們不是陽春白雪,求更多人加入麼],才轉變了人們的印象。幾乎所有的原1.5的玩家都閉關修煉,而不是怨天尤人,才為這個賽制贏得了好名聲。對於這個大變革,人們的反應令人吃驚,在我看來,只是稍微有點誇張。
  考慮一下,如果禁掉一張牌,比如說傑斯,對標準賽制有什麼損害。禁掉多張呢?比如說傑斯和註定。想像一下,如果沒有PTQ,沒有GP,沒有SCG公開賽。想像你唯一能玩的比賽就是你的FNM,但是仿佛是在玩星期日的PT一樣。現在再來想像一下,他們還禁掉了太古泰坦、瓦拉庫、鬼怪嚮導和曾哥,另外還有動物群祭師和復仇藤蔓。現在你對這些變革的毀滅性有了一點粗淺的理解了。1.5玩家完全有理由沮喪。
  最終,人們開始打薪傳了。當然,人數和現在不能比,但是確實有那麼些人,威世智成功地創造了一個出色的賽制。我們看到了第一批試水的大濕;我們看到論壇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即使在一些以前從未關注過1.5賽制的網站;我們看到一些對這個賽制歷史不瞭解的人提出了他們的建議。我們感覺受到了冒犯。這些傢伙和我們不在一條戰壕裡,沒有花十幾個小時參加一個30名牌手的比賽過;沒有掏過腰包舉行甚至收不回本的有獎大賽;沒有參與過設計能夠贏得比賽的套牌;他們僅僅是從我們的網站上抄牌表,然後隨便改幾張,就有膽子說這樣更好
  在薪傳的最初的幾年,充斥著太多的傲慢和自負。在1.5的創建和維持中,保守派功不可沒,但他們並不適應新的薪傳賽制,很多都退出了。有些人決定繼續玩他們原來的賽制(顯然,這不可能長久);有些人決定學會適應,以同樣的熱情去投入到新的賽制。有一天,臨界點到達了,我們重新走上了正軌。新舊交融之下,自己動手,自己思考的精神如火箭般傳播。
  我們開始在美國東部舉行每月一次的比賽,有北紐約,麻省,南部維吉尼亞等分賽區。歐洲發展成了一個活動中心,也會定期地舉行大型比賽。一些以前的特選賽玩家,在加州西海岸以及波特蘭、西雅圖等地組織了一些小規模比賽。薪傳賽制開始積蓄能量。儘管在早期被明爭暗鬥所困擾,但是一個賽制誕生了!
  套牌環境的發展,從禁牌表出來之前就存在,但是幾乎毫髮無傷的那些套牌開始。滯留地,稱霸了之前的賽制的組合技套牌,僅僅損失了魔力吸收,而獲得了反擊咒語來代替,仍然處於支配地位:
  
  Landstill, circa 2004 (Jander78)
  
  4 化劍為犁
  3 阻抑
  4 反擊咒語
  4 滯留
  2 消除魔障
  3 世間錘練
  3 神之憤怒
  4 真偽莫辨
  4 願望之力
  2 方向錯誤
  2 正義的宣判
  4 荒原
  4 米斯拉的工廠
  3 仙靈議場
  4 潮沒水濱
  4 苔原
  4 海島
  2 平原
  
  那時的另一強力套牌,鬼怪,也幾乎無損,僅僅失去徵兵員和食物鏈Combo,鬼怪套的構成直到今天仍然十分相似:
  
  Goblin Sligh, circa 2004 – Pat Maeder (Zilla)
  
  4 精靈跟班
  4 迷亂莫葛
  4 司克探礦者
  4 監軍精靈
  4 精靈戰酋長
  3 攻城指揮官
  4 閃電擊
  4 閃電鏈
  4 精靈手榴彈
  4 焚化
  3 火焰衝擊波
  9 山脈
  3 高原
  4 繁茂丘陵
  4 血斑泥沼
  
  備牌中的白色,我猜是化劍為犁和消除魔障(或者反紅保護環)
  兵器譜排名第三的套牌,在當時被錯誤地高估了——Colin Chilbert肯定會因為這句話罵我——是唯一一套毫無變化的套牌。被稱為ATS,或者全稱 Angry Tradewind Survival,他是薪傳賽控制/組合技Survival套牌的始祖:  
  ATS, circa 2004 – Colin Chilbert (Di)
  
  4 適者生存
  3 啟蒙導師
  4 腦力激蕩
  4 願望之力
  2 魔力流失
  4 貿易風騎兵
  2 奎利恩流浪漢
  2 不朽見證人
  1 苗生謬思
  1 金鱗龍獸
  1 秘術異蛇
  1 精靈總督斯奎
  1 創生
  1 憤怒
  1 羅堰密使洛菲羅斯
  3 根牆
  4 天堂鳥
  4 風襲荒地
  2 繁茂丘陵
  4 熱帶島
  1 針葉林
  2 大草原
  5 樹林
  
  Colin的套牌比起一般的生存套更加的高要求。基本上,只要不能結算適者生存,這套牌比一坨熱氣騰騰的大便好不到哪去,完全沒法獲勝。但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Colin成功地忽悠了當時的一大堆牌手相信這套牌有很大概率抓到複數張的生存和導師,而在適者生存結算成功之後就能永遠只抓生物。大濕,絕對的。
  
  由於某些牌的解禁,有段時間比賽曾聚焦在它們身上。真偽莫辨曾被認為是你能做的最給力的事;牌手們苦於如何破解4瑪珂鑽石,4五彩瑪珂,4獅眼鑽石的組合而不得要領。最終,對broken Long.dec[這裡好像不通啊]的恐懼平息了,牌手們開始做正事。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年,直到第一個真正的大比賽”——被愛稱為"BIG ARSE II"[大笨蛋2]———舉辦。
  你很幸運,我找到了那個比賽前八的牌表。
  
  1st – UGw Gro – Ian MacInnes (Cavern Ninja) 
  
  4 熊人
  4 擾咒法師
  2 秘教執法者
  4 腦力激蕩
  4 漿液預視
  4 預測
  4 累積的知識
  4 化劍為犁
  4 願望之力
  3 目眩
  2 反擊咒語
  2 阻抑
  2 消除魔障
  3 風襲荒地
  3 潮沒水濱
  4 熱帶島
  3 苔原
  3 海島
  1 樹林
  Sideboard
  2 Tivadar's Crusade
  2 榮耀之路
  3 伶俐貓鼬
  3 毀天滅地
  3 穿髓金針
  2 非瑞克西亞熔爐
  
  2nd – Dryad Sleigh – (Xenoq) 
  
  4 吉德猿
  4 奎利恩樹靈
  4 猙獰熔岩術士
  4 小狐狼
  4 迷亂莫葛
  4 閃電擊
  4 閃電鏈
  4 熔岩鏢
  4 岩漿飛射
  3 火焰衝擊波
  9 山脈
  1 樹林
  4 繁茂丘陵
  3 荒原
  4 針葉林
  Sideboard
  4 回歸自然
  3 混亂
  4 紅原素衝擊波
  4 電焰柱
  
  3rd – Uwr Landstill – (RayD3) 
  
  4 滯留
  4 真偽莫辨
  4 願望之力
  4 反擊咒語
  3 魔力流失
  2 世間錘練
  4 化劍為犁
  4 熱火/寒冰
  3 妮維亞洛之碟
2
神之憤怒
  4 米斯拉的工廠
  4 仙靈議場
  4 荒原
  4 潮沒水濱
  4 苔原
  4 火山島
  1 海島
  1 平原
  Sideboard
  4 紅原素衝擊波
  3 虛空聖杯
  3 昂揚天使
  3 消除魔障
  2 泰菲力的答覆
  
  4th – Vial Goblins – Matt Carl 
  
  4 精靈女舍監
  4 監軍精靈
  4 精靈跟班
  4 精靈戰酋長
  4 迷亂莫葛
  4 精靈魁首
  4 晶掌放火鬼
  1 精靈神射手
  1 攻城指揮官
  1 精靈烈焰術士
  1 裂鏡奇奇幾奇
  1 司克探礦者
  4 乙太精瓶
  2 梅澤的十手
  4 荒原
  1 力夏達港
  16 山脈
  Sideboard
  2 混亂
  2 紅原素衝擊波
  4 電焰柱
  4 化為廢墟
  1 鬼怪修補匠
  1 精靈神射手
  1 梅澤的十手
  
  8th – Red/Green Survival Advantage – Jeff
  
  4 天堂鳥
  4 羅堰地精
  4 焰舌卡甫
  3 貪食巴羅西
  3 巨魔苦修士
  4 不朽見證人
  1 憤怒
  1 精靈總督斯奎
  1 精靈神射手
  1 創生
  1 狂亂隱者
  1 暗碧族狂信者
  1 芽胞蛙
  1 羅堰密使洛菲羅斯
  4 適者生存
  3 熱切祈願
  2 回歸自然
  9 樹林
  4 針葉林
  4 繁茂丘陵
  2 山脈
  2 血斑泥沼
  Sideboard
  1 虔誠的寂靜
  1 烈火斷層
  1 再生長
  1 艦身衝撞
  2 紅原素衝擊波
  4 爆焰衝擊波
  1 純真種子
  1 化為廢墟
  1 海嘯
  1 混亂
  1 精靈神射手
  
  8th – Survival Junk – (Watcher 487)
  
  4 羅堰地精
  2 范得賀恩地精
  2 暗碧族狂信者
  2 巨魔苦修士
  2 餵養釘獸
  2 不朽見證人
  1 花叢之牆
  1 狂奔的獸群
  1 精靈總督斯奎
  1 芽胞蛙
  1 櫻宗長老
  1 羅堰密使洛菲羅斯
  1 奎利恩流浪漢
  1 半獸人拓荒者
  1 農藝公會法師
  1 精靈神射手
  1 創生
  1 焰舌卡甫
  1 先驅方壬
  1 憤怒
  4 適者生存
  2 授地
  4 乙太精瓶
  4 梅澤的十手
  8 樹林
  4 風襲荒地
  3 針葉林
  2 蓋亞的育苗地
  1 山脈
  Sideboard
  1 烈風閼螺示
  1 落葉大師道三
  1 炸礦矮人
  1 精靈烈焰術士
  1 Gorilla Shaman
  3 蓋亞的祝福
  1 蓋亞傳令使
  1 刺角卡甫
  1 克洛薩鐵衛卡瑪律
  1 艾努蒙德魯依特
  1 異獅
  1 獸奔馭者
  1 雷景院傭獸
  
  8th – UW Landstill – (BoTs)
  
  2 不朽巨龍
  2 正義的宣判
  4 滯留
  4 腦力激蕩
  2 真偽莫辨
  4 化劍為犁
  3 神之憤怒
  4 願望之力
  4 反擊咒語
  3 世間錘練
  3 消除魔障
  2 愛若瑪的復仇
  4 荒原
  4 潮沒水濱
  4 米斯拉的工廠
  2 仙靈議場
  4 苔原
  3 海島
  2 平原
  Sideboard
  1 神之憤怒
  3 反紅保護環
  3 原野的脈動
  1 崇敬
  2 謙卑
  2 托瑪墓穴
  1 正義的宣判
  2 阻抑
  
  8th – Angel Stompy – Phil Stolze (legacyplayer0) 
  
  4 擾咒法師
  3 索泰利祝禱士
  4 昂揚天使
  3 魂魅山貓
  4 銀騎士
  1 今田獵犬勇丸
  2 淨化之緘印
  4 逼從
  2 梅澤的十手
  3 熾寒劍
  2 什一稅
  4 化劍為犁
  2 五彩瑪珂
  4 平原
  3 潮沒水濱
  3 風襲荒地
  3 古墓
  2 荒原
  3 苔原
  4 灌木叢林地
  Sideboard
  2 In the Eye of Chaos
  4 穿髓金針
  2 Acid Rain
  3 計畫性病害
  4 毀天滅地
  
  以上供您參考。我得把這篇東西傳到被我們的防火牆河蟹掉的網站上,只能用我的手機。打這些牌表簡直令人想死。You are welcome. 
  這是個團結的時代,這個賽制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革新漸漸地佔據了優勢。在這個時期,還只有一些熱心人提供指導,但是它堅韌不拔地成長了起來。
  有人還質疑我們為什麼要打薪傳賽麼?看看這些牌表,你難道不會對我說TM有意思了!?說真的,我要壟斷全世界所有的傑斯,讓套牌環境重返當年![那你還不如直接買下老威,然後禁掉傑斯呢...雖說可能貴點,但是沒那麼麻煩]
  這一刻,我們進入了黃金時期。即使是原來這個賽制最頑固的反對者也愛上了它。他們見風使舵,因為即使是他們都能看出我們玩的多嗨森。這是個開放的環境,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看看watcher487的牌表你就能找到很多例子。我們曾處於困境,竭盡所能地創建一個更加耐玩的賽制,盡最大的努力不干涉其他人。然後,一切再一次改變了。拉尼卡被捧上了天,我們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些許變化——炒作起了作用,而我們再次成為了焦點。
  夥計們,這星期我就只能寫這麼多了。我很享受這些記憶,對我而言那是一個非常愉快的時期。下周請繼續收聽,我會帶給你們這個賽制歷史接下來的部分。到那時,祝我生日快樂~Beantown再見了~記住,keep your stick on the ice![Keep your stick on the ice and keep the puck moving,把你的球棍保持在冰面上,讓冰球一直保持運動,大概是不要懈怠的意思吧


夢魘再現--第穀體系(副標題是太陽系構成理論的進化過程,地心-第穀-日心,類比T1.5的發展過程)

歡迎回來繼續閱讀,各位。這周我們將繼續追溯T1.5的歷史,重溫薪傳賽的往事。看官們,放輕鬆來繼續著時間之旅吧。

--GP大獎賽,始動

原文:Recurring Nightmares – Tychonicism 
翻譯:@ Requiem

上回我們講到"BIG ARSE II"[前譯:大笨蛋2],這場比賽在歷史上頗為有名。薪傳賽就此開始和孕育它的特選賽劃開界限,漸漸嶄露頭角。2004年末,老威官網公告天下,2005年將有兩場而不是一場1.5GP大賽,歐洲和美國各一場。全球的薪傳粉絲們為此欣喜若狂,他們熱愛的賽制被發揚光大了。
當然,與此同時,三月的大系列如期而至,也是玩紙牌史上相當有意思的一個系列--拉尼卡工會城。這個多色環境讓大家又有了很多新玩具,但是對於那些永久賽制的牌手來說,他們的目光集中在這張牌上:火力齊發.火力齊發開起來人畜無害,但是它和alpha時代就有的一張老牌:Time Vault[時之庫]有著兇狠的組合技。因為當時時之庫的規則是這樣的:
時之庫橫置進場。
時之庫在你的重置階段不重置。
略過你的下一個回合:重置時之庫並在其上放置一個時間指示物。
橫置,從時之庫上移除所有時間指示物:你獲得一個額外的回合。此異能只能于時之庫上有時間指示物時啟動。
如果還沒明白這兩張牌將發生怎樣的化學反應,那在上面的規則里加進橫置:時之庫對目標生物或牌手造成1點傷害。這意味著你能無限略過你的N個回合,重置時之庫N次,其間打對手臉N……當然,最後你的對手會有額外的N個回合,但是他在那之前已經死了。
即使在才剛放出預覽的時候,火力齊發就被認為是該系列裡IMBA的組合技牌。這霧在當時掩蓋了後來人們熟知的種種1.5強牌。當時的寫手們指示滿足于火力齊發的組合技,並一再強調這有多麼的變態而已。GP即將到來,火力齊發的組合技自然備受關注。在T1裡,它們被編入未送出的禮物的搜索對象,在T1.5裡,未送出的禮物有點嫌慢。為了更快的達成制勝組合技並且拖慢對手,火力齊發被用進了--你猜對了--Stax Shell[鎖死套]
Ravnica – Flame Vault, 2005
4
世間錘煉
4
瑪珂鑽石
4
煙囪
4
時之庫
4
三定法球
4
宣導
4
靜態平衡
4
熱切祈願
2
火力齊發
4
海島
2
山脈
4
古墓
2
血斑泥沼
4
叛徒之都
2
水晶礦脈
2
潮沒水濱
2
火山島
4
荒原
Sideboard
2
爆焰衝擊波
2
紅原素衝擊波
1
沸騰之海
1
毀棄迴響
1
空幻之眼
1
裝配
1
火力齊發
1
火燒曠野
3
烈火斷層
1
改造
1 Rolling Earthquake
這套牌當時被認為應該強到爆,然後有些人為了在賽前湊齊4張時之庫而燒著大把大把的美刀。然而,又有些測試過套牌的人們則發現,只套牌並沒有吹得那麼好。孰是孰非的爭論一直持續到第一屆T1.5薪傳GP大獎賽,2005年十一月的費城大獎賽。與此同時,有一股很小,但正在壯大的勢力用著另類的藍色套牌--其實是後來的Solidarity[團結]套牌。後來我在www.channelfireball.com/articles ... -on-stranger-tides/裡有介紹過這套牌,不過當時的費城GP是人們開始認真考慮這套牌來逐鹿GP,並在後來的對戰中發展出High Tide套牌。
費城GP 1112日至13日的結果:
1. Jonathan Sonne – MonoR Goblins
2. Chris Pikula – BW Rogue Deadguy Ale: A Homebrew
3. Pasquale Ruggiero – R/W Rifter
4. Tom Smart – Goblins/W
5. Paul Serignese – Gamekeeper/Salvagers
6. Pat McGregor – Ugr Thresh
7. Ben Goodman – Ugw Thresh
8. Lam Phan – Ugw Thresh
詳細的牌標參見: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 ... nt/gpphi05/welcomea
操控Solidarity套牌的Dave Gearhart,因為前面的傢伙約合,排第九。

--時之庫,番外篇

在我們談到這場GP的結果和隨之而來的影響之前,我先想回頭把時之庫的問題說完。
如你所見,前八沒有一套時之庫組合技。那套牌和之前的吹捧完全對不上,說難聽點就是垃圾。不過還是有好些人繼續留著時之庫,畢竟它也是張有競技水準的牌,價值就不會低。問題是當時賽前內部(強調了內部)寫手們的預測和成績實在是對不上,讓這個圈子對他們的看法大致的分裂成了兩派:
1
:這些渣渣們根本就不會玩魔法風雲會。有可能。就算在現在,在沒有實際測試的情況下,寫手們一般只能寫些單卡,然後從放出牌表到被大家接受,群眾的審查可是很嚴的。後來SCG公開賽的出現讓這個問題好了不少,因為測試的機會變得很多了。但當時,在一個月都不一定有一場大型賽事的日子裡,信用度是個大問題。
2
:這些渣渣們就是來誤導我們的,好讓自己能卷。這個帽子可就大了,但是空穴不來風,因為有一位寫手寫過時之庫組合技,然後他在火力齊發的預覽之前寫過UR Trix[紅藍三定]。至今,這種懷疑論還存在著。隨著T1.5成為GP賽制的一種,到處充斥著由不熟悉這個賽制的人造出來的所謂的大厲害套牌。幾乎每天都有人在貼次時代的無敵套牌,以及他們要如何如何的用這套去贏下GP的戰術。老實說,每次這種無敵套牌的出現都是一種侮辱,這圈子已經有太多咧咧了。
總之,這套被吹上天的套牌輸了一個爛。好在4張時之庫不便宜,所以沒有太多人成為咧咧的受害者。以結果來看,當時為數不多的內部寫手的信用度一落千丈,然而時之庫組合技繼續在T1裡肆虐。最後老威忍無可忍,如下:
時之庫規則2004
時之庫
2
無色
神器
時之庫橫置進場。
時之庫在你的重置階段不重置。
略過你的下一個回合:重置時之庫並在其上放置一個時間指示物。
橫置,從時之庫上移除所有時間指示物:你獲得一個額外的回合。此異能只能于時之庫上有時間指示物時啟動。
時之庫規則2006
時之庫橫置進場。
如果時之庫將被重置,改為選擇一項--重置時之庫並略過你的下一個回合;或不重置時之庫。
橫置:你獲得一個額外的回合。
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 ... com/askwizards/0406
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 ... =mtgcom/daily/af127
老威的規則修訂委員會在修整老古董們的錯誤的同時,決定在保留時之庫異能的特點的基礎上拆掉它和火力齊發的組合技。遺憾的是,他們用的方法比較暴力,以至於T1界一片怨聲載道。時之庫也一夜之間從過100美刀的強牌跌倒25美刀的垃圾,這讓那些之前買了它的人們憤怒了。一時間各種板磚和求情充斥各大論壇,但是老威不予理會。最後,時之庫的錯誤是改正了,以把規則改得莫名其妙,並讓這張牌在起不能為代價。
兩年間,時之庫無人問津,直到在2008年的禁限牌表公佈。時之庫在T1.5被禁,在T1被限。但同時,規則被改的比較正常了,讓以前alpha時代就存在的和電壓鑰匙以及旋動的組合技又可以像以前那樣運作起來了。從那時開始,時之庫又成了T1的制勝手段之一,也又像當年一樣成為最好的組合技牌之一。
時之庫規則2008
時之庫橫置進場。
時之庫在你的重置階段不重置。
在你回合開始時如果時之庫已橫置,你可以略過該回合並重置時之庫。
橫置:你獲得一個額外的回合。
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 ... daily/news/09012008
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 ... /daily/other/092408
雖然時之庫的起落似乎只是T1.5歷史上的小插曲,但是這些規則修改的決定和我們對於過強卡牌的認知無不關係。這是我們第一次見到有一張牌能突然大幅升值,成為組合技的核心,然後在T1.5被禁。這也向玩家們再次提醒,投錢在老古董上是很危險的,就算它們能讓你暫時贏下不少比賽,別忘了天不怕地不怕的DCI能隨時以一紙通告讓你哭著喊媽。

--回到費城
時之庫組合技被發現是個縗貨,大家都知道了,然後儘管最後是鬼怪贏下了冠軍,8強裡有3套薪傳常客門檻。鬼怪奪冠其實並不出人意料,因為自從有了T1.5,鬼怪就一直都在,而且牌表還沒什麼變化。Jonathan Sonne版本的鬼怪套有些改進,是套曾經熬過T1.5最混亂的時候的強力套牌。
Chris Pikula
,同時也是擾咒法師的那個人(不是後來阿拉若利重印的那張),用他的Deadguy Ale套牌獲得第二。這套牌是第一套用到了黑暗親信和棄牌咒語的主黑破壞型套牌。作為T1.5Junk套牌的始祖,在2005費城GP之後的幾年裡Deadguy Ale套成為了薪傳賽的標誌套牌之一。有些牌手對雪恨,地陷和圖拉柯的詠贊情有獨鍾,而這套牌就正合他們的胃口。在8強名單裡我覺得Paul SerigneseGamekeeper套牌非常有趣。雖然現在很少見了,而且當時也不認為是一線套牌,但他還是闖入了8強。
Lam Phan
,如果你不認識他的話,他是那個締造Canadian Thresh套牌的加拿大人。他這次用了藍綠摻紅版本的門檻,和David Caplan一起創造了接下來幾年難以超越的成績(原文:resulted in a
string of top 8 finishes with a nearly untouched 75 across a number of years.
那個75是指Day175分嗎?)
Dave Gearhart
Solidarity套牌首次亮相時惜敗於前8的故事至今仍然被T1.5的圈子唏噓不已。如果他當時能闖入前8進入淘汰賽,那麼接下來幾個月的薪傳圈子將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算它沒進前8,儘管總是有人抱怨這套牌操控有多麻煩,最後這套牌還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像Dave這樣的大賽第一天起就成為薪傳明星的牌手,如果能進前8的話應該能多得到一些珍貴的信用值吧。唉……
每當回憶起費城GP總是感慨萬千啊。最後這裡還有一套很不錯的套牌,在交牌表前10分鐘寫出來的由Colin Chilbert操控:
4
探險
3
貪婪號角
3
世間錘煉
2
迷霧縈繞
3
烈火斷層
4
反擊咒語
4
願望之力
2
熱切祈願
3
腦力激蕩
4
累積的知識
1
直覺
1
時間彎曲
2 Gaeas
祝福
4
熱帶島
3
火山島
3
潮沒水濱
2
繁茂丘陵
4
荒原
3 Mishras Factory
1
雲殿朧宮
3
海島
2
樹林
Sideboard
1
時間彎曲
1
動盪
1
償付
1
純真種子
1
艦身衝撞
1
烈火斷層
2
滯阻間質
2
阻抑
3
藍元素衝擊波
2
祖蘭球
無限回合很爽,抓上一牌庫很美,夥計,我愛死Turboland套牌了。可是,真像是殘酷的,他們不再允許薪傳賽裡發生這樣的事了。不過,我還是留著一套棒子文的探險。

--在水之湄

如果說費城GP是薪傳賽的成功,那麼里爾GP就是薪傳賽的勝利了。參賽人數幾乎翻了一倍,里爾GP是玩家們歡迎薪傳賽制的一個信號。兩次GP之間隔的幾個月並不能像現在這樣能夠大幅的影響套牌傾向(meta),所以里爾GP的套牌構成和費城GP的差不多,前8也驚人的相似。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話,當時那還是一套被認為在GP賽場上不入流的套牌,有一套適者生存擠進了8強。
在這場歐洲GP上,Landstill滯留地套牌也登上了前臺,向人們證明了控制套其實和人們想像的一樣好。在那個年代,鬼怪,滯留地和門檻被大眾認為是最好的幾套牌。Solidarity團結套著被認為是歪門邪道。今天來看,我不會說這套牌很妖,但是的確很強。
里爾GP最後由Helmut Summersburger奪冠。他用的是一套沒有化劍為犁的四色門檻。因為沒有化劍為犁,他能毫無顧忌的用擾咒法師喊化劍,所以我記得當時這套牌被譽為神來之作。啊,懷念那些擾咒站在GP決賽戰場上的日子,多麼消停和寧靜阿。
然後又是新的一年。賽制本身沒什麼變化,有的只是一些新系列帶來的微調。後來,時空混沌發售了。對於即將到來的大混亂,當時還無人知曉……

--閃現,基本上都是它的錯

就像我以前說過的,魔法風雲會的時代劃分基本上可以看老威什麼時候為了統一規則而對舊牌進行勘誤和修正。對於大部分牌來說,改動不會很大,比方說因為乙太精瓶進場的仙靈雲群現在能重置地,等等。但有一張以前只值一美刀的牌,被改得事情大條了。

 

 

 

在勘誤之前,閃現主要是用來把學院教務長放進場,然後犧牲掉,找個約格莫夫式交易進場(但也從沒在大賽上見過這種用法)。勘誤之後,學院教務長就會在進場之前進墳場而破壞這個組合技。這一年的修正把上次的勘誤去掉了。因為約格莫夫式交易不在T1.5裡,所以老威的安全檢查團對覺得這不算過分。遺憾的是後來各種基於閃現的一回合殺甚至零回合殺,讓他們無地自容。
由張牌叫變化巨獸,它掛了的話你能從牌庫裡匯出任意張法術力總合不超過6的生物。最初,組合技是用4張黯窖門徒,然後4張變易之牆和4張非瑞克西亞掠劫獸進場因為0屁股掛掉,門徒直接讓對手掉32點血。這是兩張牌兩點的法術力的制勝組合技。

 

 

 

後來有了新的屠殺方式,變化巨獸找竊體者,腐食怪和善心護衛。腐食怪把竊體者犧牲掉,然後竊體者的異能能挖出變化巨獸。(這時候要是你正好手上有組合技元件生物,竊體者還能幫你棄掉它)腐食怪再把變化巨獸吃掉,匯出宿命導士,宿命導士又能再挖出變化巨獸。腐食怪繼續吃掉變化巨獸匯出裂鏡奇奇幾奇,然後用奇奇幾奇複製宿命導士,在這個異能結算之前讓腐食怪吃掉裂鏡奇奇幾奇,然後進來的宿命導士的複製品能在再挖出裂鏡奇奇幾奇,然後重複複製宿命導士-吃裂鏡奇奇幾奇-宿命導士複製品進場挖出裂鏡奇奇幾奇的迴圈。最後你會有一堆敏捷的宿命導士複製品來踢爆對手。

 

 

 

我知道這看起來很煩。但也從另一角度說明魔法風雲會深不見底,對不?
這套必殺技的強處在於它的緊湊。全套組合技只要牌庫裡的5張牌位,留給保護干擾用的牌張大量空間。同樣,缺點是需要踢上一腳才能贏,讓它不是即死組合技。另外,因為閃現是藍色的(他也是你唯一需要付費釋放的組合技元件),你有了最適合組合技的顏色。剩下的卡位就可以放些導師,比如神秘導師和行商卷軸,棄牌干擾比如逼從,還有反擊如願望之力和目眩。
一般來說,像這樣的套牌會再有機會出來橫行無阻之前立馬被禁掉或是削弱。遺憾的是這次修正離2007年五月哥倫布GP開賽只有短短三周。這套牌能把一大把套牌打的一個爛。突然間人們發現,過去兩年內最強套牌就這樣變成了閃現套……人們再次憤怒了。如此群情激昂時第二次了,上次還是T1.5差點要被狸貓換太子的時候。自從第一次事件過去3年,人們漸漸忘卻了往事的時候,老威來了第二次……至於結果,我覺得和上次沒什麼變化。
文章亂飛,論壇炸鍋,嘴炮掃射。薪傳已然不是一周前那個多元且有趣的賽制了。現在,你只有兩條路能走,要麼打閃現,要麼打Fish套牌來嘗試擊倒閃現。當然,對於新來T1.5的人來說,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而前者兩套牌好像也不是很強。那就讓GP來說明情況吧,畢竟如果GP全是某種單一套牌,那麼就有問題了。而且薪傳賽裡總是不缺自大和排外的人,如果他們能強到斷言一套牌是不是過強,那為什麼不去玩真實賽制呢?
薪傳圈子當時已然和其他魔法風雲會圈子有了不少隔閡,然後薪傳的代表們對緩解緊張的關係好像沒幫上什麼忙。雙方在辯論時使用各種主觀乃至臆斷,而從沒試著瞭解對方的立場。這讓幾年來試著推廣薪傳賽的努力統統付之東流。讓人對T1.5的觀點又變回了04年的樣子(是指共鳴稱霸?)和那時一樣,這次也花了很久才平復過來。
三周。只有這些時間讓我們開發出組合技,構成套牌,來為GP備戰。我們對於GP的套牌傾向除了幾場GPT以外一無所知。因為時間實在是太少了,以至於測試時間非常不足。我們只能獨自調整優化或是試著構想針對自己套牌的戰術。甚至大部分的人都沒能湊齊牌,因為突然間流通中的閃現幾乎被一掃而空,然後販子們也在屯閃現留著在GP上賣。MO上的情況要好一些,但也不足以進行充分的測試。結果大量的牌手帶著未經調整,未經測試的套牌參賽。哥倫布GP表面上是舊薪傳賽,實際上僅僅是披著名為薪傳的羊皮而叫作特選的狼。
在這場鬧劇的最後,Steve Sadin在耍了兩天閃現套之後贏走了獎盃。前8並沒有充斥著閃現套,只有三套。Steve Sadin決賽的對手是火球戰隊(怪不得作者不喜歡這屆GP,自家戰隊嘛)的Owen
Turtenwald
,用的是--你猜--鬼怪.Steve Sadin在第三盤中二回合殺鎖定勝局。
Sadin
的套牌由Billy Moreno設計,且是全場公認最好的.這套牌甩開其他套牌還幾條街,外掛上了抵消和陀螺來保護和對抗鏡像,同時用備牌還有能調整成奎利恩樹靈快攻的能力.
當預示未來臨近發售之時,又有兩張很針對,也很具有威脅的牌--逸散條約和召喚師條約將要進入薪傳賽(它們也只進入閃現套)。這時,老威決定該開刀了。沒人想體驗這樣的閃現套:12張免費康,12張變化巨獸和12張閃現。如果老威再晚一點下手,在我看來毫無疑問,T1.5件回執有兩種套牌,而且閃現將是一家做大。
儘管哥倫布GP的結果不是8套閃現(雖然現在一提到哥倫布GP,人們只會想到GP閃現站),薪傳圈子仍然為其在賽制受到巨大衝擊時的懦弱反映而被質疑。話說回來在整個魔法風雲會大圈子的注視下,其實不會出什麼大亂子啦。很遺憾當時我正好就是懦弱那一邊的,在那是我的觀點是儘管這次調整的時間不太好,DCI會收拾好一切的。浪費一次薪傳GP在這種事件上讓人無奈,但至少這個故事很有意思不是嗎?
Owen
後來成了職業選手。Billy MorenoSteve Sadin提供了薪傳賽制史上最強的套牌。決賽第三盤在第二回合就結束了。大丈夫,萌大奶!(誤: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話說作者你到底有多麼看不開阿……)
3
潮沒水濱
3
海島
4
聚汙三角洲
1
沼澤
1
熱帶島
1
苔原
1
地下海
1
竊體者
1
腐食怪
4
黑暗親信
1
宿命導士
1
裂鏡奇奇幾奇
4
變化巨獸
4
腦力激蕩
4
五彩瑪珂
4
抵銷
4
目眩
1
真相迴響
4
閃現
4
願望之力
1
殺戮
4
神秘導師
4 Senseis Divining Top
Sideboard
4
虛空地脈
3
殺戮
4
奎利恩樹靈
1
虔誠的寂靜
3
化劍為犁
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 ... =mtgcom/daily/bd279
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 ... =mtgcom/daily/af170
又一次,老威最終改正了錯誤,閃現成了T1.5的禁牌,T1的限牌。世界又恢復了和平,恭喜恭喜。
噢,等等,我剛才有說預知未來要發售了嗎?好像我記得那個系列裡有很重要的東西來著。如果我好好想想說不定能記起來……(惡意賣萌裝傻的拖出去#-_-

記得下次準時收聽哦,下世我們將進入薪傳賽制現代史的部分--大部分的戰鬥發生在墳場。我們就快要追上時代的腳步了,還有希望你看得愉快。記得孝順你媽媽還有在母親節買花。
Adam


歡迎閱讀Legacy系列第三部。在第一部裡,我介紹了Legacy的起源。第二部分我介紹了Legacy前三場GP。今天,讓我們來聊聊之後的新系列為Legacy提供了什麼,改變了什麼。2007年,我們見證了Legacy歷史上最不平衡的時期-閃現套牌橫空出世。隨著一聲歎息,在6月更新的禁牌表中,閃現被禁,套牌構成回歸正常。在這段瘋狂的時期,預知將來系列悄悄加入了。

 

 


原文:Recurring Nightmares – Heliocentrism 
翻譯:@ 夏秋冬

預知將來的現開日是2007.5.4.,所以他還不能夠在GP ColumbusDay 1中使用。因為在當時,每個系列只有在他現開月份的20日才可以在正式比賽中使用,而GP ColumbusDay 1是在19日,這就意味著預知將來在第二天才變得可以合法使用。所以,整個GP期間,大家不僅僅關注於這個新系列,更關注於這套NBcombo套牌-閃現

 

 


在這次GP的光芒下,預知將來的上市完全變成了醬油行為。閃現套在其上市的一個月裡繼續肆虐著,大家僅僅是看看這個系列有沒有什麼卡能夠補強閃現套牌,如:逸散條約,召喚師條約,易西裡獄卒等。所以導致了預知將來發行後大量尖兒貨(AJ老師教的詞彙)被低估被無視。但是最終隨著閃現再見,整個Legacy環境回歸正途。

 

 

 

陰界渡橋作為Dredge套的關鍵元件,完全改變了以往Magic的玩法——這不僅僅體現在Legacy中,也包含T1T2。我很確定你們都知道,這套牌完全無視傳統上的Magic對局裡的互動,並且把全部壓力給了對手——你有針對卡嗎?再見!這個套牌充滿彈性,不斷用靈液妖進場離場製造衍生物,也可以突然爆發來N個小弟踢爆對手。

 

 

 

一些套牌開始利用紅月賢者和腥紅之月偷襲只含有少量基本地的多色套牌。每當你成功的把對手的非基本地變成山脈,你就可以眼睜睜看著對手面對一把的手牌乾瞪眼,然後輕易的贏得對局。時至今日,這火紅二人組依舊擁有眾多票房。所有想多加非基本力來輕易使出不同顏色的強力咒語的套牌,都要時刻擔心這二人的威脅。

Dragon Stompy – Damon Whitby (Parcher) – Nov 2007

•4 古墓
•4
叛徒之都
•10
覆雪山脈
•4
電弧匍行獸
•4
紅月賢者
•4
猿猴精怪嚮導
•3
迦沙突擊隊
•3
硫磺元素
•2
拉鐸司暗淵巨龍
•4
五彩馬克
•4
虛空聖杯
•3
三定法球
•3
熾寒劍
•2
梅澤的十手
•4
熱血戰歌
•2
惡魔焰
•Sideboard
•4 Pyrokinesis
•3
托馬墓穴
•3
腥紅之月
•2
寒冰崩
•1
三定法球
•1
硫磺元素
•1
拉鐸司暗淵巨龍

除了這種純紅套牌,紅月賢者和腥紅之月也被應用于畫家僕役套牌和門檻類套牌,這些我們會在以後詳細介紹。

 

 

 

和陰界渡橋一樣,夢生阿米巴也是Dredge套牌必不可少的組件。他是一個關鍵的引擎,由於他特殊的異能,他可以在關鍵回合以不能被反擊的情況下進場。在你使用發掘異能的時候,翻出一些夢生阿米巴,可以讓你更容易反照顫慄再現,或者為柯幫療法提供燃料以清除阻擋你獲勝的咒語。夢生阿米巴為Dredge套牌帶來的極大的優勢,但Dredge套牌卻非阿米巴唯一的歸宿。
20078月,在北維吉尼亞的一個地方餐館舉辦了一場民間Legacy比賽。根據我們的口頭約定,無論哪裡有Legacy比賽,我們都要去卷!這場比賽,四個小夥使用同一副套牌闖進了前八。

•4 願望之力
•3
柯幫療法
•4
處世導師
•4
腦力激蕩
•4
預兆
•2
艾拉達力的召集
•4
章人幻術師
•3
寇族遊牧人
•1
寇族薩滿
•4
夢生阿米巴
•2
非瑞克西亞龍戰艦
•1
顫慄再現
•1
縫組食屍鬼
•1
龍息
•1
正經的督學
•4
乙太精瓶
•4
聚汙三角洲
•4
潮沒水濱
•4
苔原
•3
熱帶島
•2
地下海

這就是最早在Legacy舞臺上出盡風頭的章人早餐套牌。依靠寇族生物和章人幻術師的配合,你可以隨意的磨掉你的牌庫。整套牌的目標就是盡可能的把你的牌庫扔進墳場,直到翻出三張或四張夢生阿米巴。然後反照顫慄再現,使縫組食屍鬼回場。利用食屍鬼的異能移調兩張龍戰艦,使其變成一隻24/24的大怪,觸發龍息異能使其回場並結附於食屍鬼,賦予食屍鬼敏捷異能。然後,然後就讓你的大怪碾壓死你的對手吧。
所有這一切都是拜夢生阿米巴所賜。這套牌早在夢生阿米巴出現之前就存在,但是需要一些其他卡牌來配合取得勝利,如:克洛薩式開墾、縫接。夢生阿米巴和顫慄再現替掉了這些只有依靠法術力才能獲取勝利的雞肋。

 

 

 

沒有一張牌能像這張類似小一號的綠色版的扈從一樣影響了整個環境。在預知將來環境期間,大家主要的關注點是其文字敘述。這是第一張提到了還有旅法師和部族存在的卡牌。這是一個史上最NB的生物之一?沒人這麼想。大多數人認為,他有可能在以後變得大一些,但是沒人真正認清楚他會變多大,或是知道這個以後何時才會到來。
在現開的時候,塔莫耶夫只是個1元金。我一個朋友在StarCity1美金的價格掃了30張。我則以8美金的價格收了四張閃的,因為我總覺得他可以在門檻套牌裡耍耍。我不太肯定他的用處,因為熊人比拉高耶夫更有優勢,因為熊人可以產一點綠。。。
這就是人們當時的想法。我甚至對當時大家的討論記憶猶新。
很快我們意識到了我們錯大發了。沒多久,高耶夫就被確認為史上最強的綠色生物。他發行的第一個月,價格就沖上了40美金。預知將來補充包迅速銷售一空,這種塔莫耶夫式的抽獎使大家覺得撕包的價格簡直微不足道了。最高時,塔莫耶夫一手價格賣到了120美金。他簡直無所不在。每套牌都使用這張牌,甚至Combo套牌也會把他放進備牌,作為獲勝的B計畫。我那收了30張塔莫耶夫的朋友,開始賣掉多餘的塔莫耶夫來支付他的房租,整個互聯網哭喊著禁掉塔莫耶夫。太可怕了。
塔莫耶夫設定了類別數量的新門檻。他是所有生物新的評估準則。他創造了金牌價格的新高度。他定義了作為一個威脅的效率,對你的套牌,也對你的錢包。
門檻套現在是毫無疑問最好的套牌。他終於有了一個完美的生物——在早期就能釋放並製造足夠的威脅。在第二回合你就可以釋放塔莫耶夫,如果你已經在一回合使用了一個找地地,並且犧牲他然後用找來的地施放了預兆,又在第二回合施放塔莫耶夫之後使用了目眩,那麼你就在第二回合得到了一個3/4的高耶夫。之後你只需保護好他,他就可以迅速的踢死你的對手。套牌裡還有目眩,荒原和阻抑來拖慢對手施放他們的威脅,直到你獲得勝利——與之對應的伶俐貓鼬就顯得踢得慢一些了。
現實情況就是,2007-2008期間,塔莫耶夫是Legacy最好的獲勝手段,也是應對對手的塔莫耶夫的最好的辦法。你要不使用他,就需要一個應對他的好辦法,在那段時期你要是用別的卡牌替代了他的位置,那簡直不可理喻。這個問題簡直令多數人頭疼。儘管討厭,但事實就是例如巨魔苦修士這樣的卡已經變的不那麼有效了。諸如貪食巴羅西、熊人、奎利恩樹靈、昂揚天使這些以往的強力卡牌現在也變得不值一提了。因為在高耶夫面前他們簡直是渣渣!甚至連適者生存這樣塞滿了具有各種異能以應對不同狀況的生物的套牌,也擠出位置滿編了塔莫耶夫,因為無論應對什麼狀況,迅速找出盡可能多的塔莫耶夫才是最好的。一段時間內精靈套牌垂頭喪氣無法崛起,這套充斥各種矮小精靈的套牌根本無法應對2-3回合的塔莫耶夫。以至於精靈的死忠們摻進了綠色法術力基礎使得可以在精靈這種種族主題套牌裡加入塔莫耶夫這個異類!所以,當我說他無所不在的時候,我是認真的。在這個遊戲的舞臺上,任何對塔莫耶夫的質疑都已成為了歷史。現在,你可以在網上搜到塔莫耶夫的售價是65美金左右。相對的地下海在120美金以上,把他倆做對比有點扯淡,但是請回憶一下,僅僅三年前地下海也不過是60美金左右。塔莫耶夫的貨源少得可憐,好多已經進了大套,還有的甚至靜靜躺在標準賽牌手的牌本裡。預知將來是第三個小系列,就像其他的第三個小系列一樣,這個系列的印刷量少得可憐。對禁掉塔莫耶夫的呼聲和今天的熱點問題——心靈塑師傑斯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都是一個小系列出現的標誌性卡牌,價格都迅速超過了100美金。在泛用性上塔莫耶夫在Legacy的出鏡率一點也不比傑斯在如今T2的出鏡率差。作為最牛的威脅,他讓很多套牌的策略變得無力,也有人會說這也導致產生了很多新的套牌策略,但事實就是幾乎所有與其相似的生物完全無法生存,這對整個環境來說都是巨大的損失。我不認為高耶夫會被禁掉,因為無論有高耶夫之前還是之後,人們總會對一些強力卡牌充滿非議。

 

 

 

我一直沒有說潛墓魔,而先說了一些預知將來裡更重要的卡牌,是因為潛墓魔需要一些背景介紹來讓大家瞭解他是如何成為一類套牌的主力的。
潛墓魔可以成功進入Legacy,全仰仗了塔莫耶夫的提攜。在預知將來發售之前,有一個生物人見人愛,他出現於絕大多數的生物主題套牌。這就是偉大的焰舌卡甫,但是現在我們已經跟他說再見了。
焰舌卡甫可以保證21,所以他在很多擁有紅色法術力基礎的Legacy套牌裡是個標準的四回合生物。實際上,有時人們甚至僅僅為他摻進了紅色。他簡直就是綠色套牌的剋星,可以幹掉熊人,換掉貓鼬和貪食巴羅西,如果你想也可以搞掉天堂鳥和地精。
有一個生物可以生動形象的告訴你焰舌卡甫有多可恨。如果你釋放了焰舌卡甫,這個生物就徹底回家找媽了。這個可憐不幸的靈魂就是非瑞克西亞絕滅獸。


絕滅獸是自殺黑套牌的主力,他可以簡單地通過一張黑暗祭禮來施放。通常你會覺得犧牲掉一兩塊地而換取用一個一回合的5/5生物糊對方的熊臉簡直是快樂無比。當然,隨著對手四回合的焰舌卡甫,你就被清場了,這也包括你的大怪絕滅獸,因為一隻焰舌卡甫代表了8點傷害打到了絕滅獸的腦門上。
在塔莫耶夫問世之前,焰舌卡甫是自殺黑牌手的最大威脅。為了應對這種情況,Anwar Ahmad決定以眼還眼,他把套牌摻入紅色,命名為“Red Death”,並使用它取得了前期的成功。
Red Death – Anwar Ahmad

•4 催眠幽靈
•4
螳人陰魂
•4
非瑞克西亞絕滅獸
•3
腐壞巨人
•1
汙劣駑蛙
•4
黑暗祭禮
•4
閃電擊
•3
閃電鏈
•4
逼從
•4
圖瑞茲讚美詩
•4
地陷
•7
沼澤
•3
荒地
•3
血斑泥沼
•4
聚汙三角洲
•4
荒原
•Sideboard
•4 Dystopia
(累積維持—1點生命。每位牌手維持開始時,該牌手犧牲一個綠色或白色永久物)
•4
計劃性病害
•1
黑暗衝擊波
•3
梅澤的十手
•3
柯幫療法


這套牌的思路很清晰,使用手牌破壞和燒牌開路,然後用低費大怪沖爆對手。這是套很依賴tempo的套牌,通過黑暗祭禮速鋪生物,然後讚美詩,荒原,地陷來限制對手。一旦沒及時限制住對手,你就會被打回原形了。
在後期,由於焰舌卡甫的離去,Anwar再一次使用他的套牌取得了成功。但是他很快的發現了絕滅獸的替代者——塔莫耶夫。
再一次的,高耶夫展示了他醜惡的嘴臉,讓其他強力生物掩面痛哭。這次,高耶夫的身材——費用低廉迅速登場,配以紅黑套牌的手牌破壞——使得讓可以頂住Red Death套牌的所有主要威脅。他根本無視絕滅獸,因為他可以讓使絕滅獸的人傾家蕩產。如果能對掉螳人陰魂,他也表示很歡樂,因為螳人陰魂需要吃掉4-5點法術力才能對掉這個怪獸,這就意味著嚴重拖垮了對手的tempo,這無疑是對操控塔莫耶夫的牌手有利的。塔莫耶夫也不像從前那些弱怪可以輕易的被紅燒去除掉。他無疑成為了Red Death套牌的剋星,沒有一個Red Death牌手希望看見他,但不幸的是他已經遍地都是了。
面前只有兩條路,放棄這套牌,或是改進這套牌,自殺黑的忠實粉絲Dan Signorini給了Anwar很好的建議來解決這個問題。最終的結果就是Eva Green套牌的出現——放棄了紅色,而選擇綠色作為輔助色的自殺黑。
Eva Green – Anwar Ahmad and Dan Signorini
•4
塔莫耶夫
•4
螳人陰魂
•4
催眠幽靈
•4
潛墓魔
•4
黑暗祭禮
•4
攫取思緒
•4
圖瑞茲讚美詩
•4
地陷
•4
除滅
•3
原基緘印
•4
荒原
•4
聚汙三角洲
•4
血斑泥沼
•3
支流
•6
沼澤
•Sideboard
•4
窒息
•4
虛空地脈
•4
計劃性病害
•3
梅澤的十手

理所當然的,很多牌手認為這讓那些不使用高耶夫的玩家認識到了他的威力。但是這不是最主要的。這真正的焦點是高耶夫和潛墓魔合夥了!他們成了當時最火的組合。塔莫耶夫完美取代了絕滅獸的地位,同時潛墓魔又彌補了以往過於依賴絕滅獸其他強力生物缺乏的弱點。在多數對局都在膠著于高耶夫對戰高耶夫的時候,潛墓魔很容易在67回合登場,然後帶來勝利。尤其是在牌手們都已適應於低法術力曲線的威脅,而採取使用毒契和密設爆裂物作為去除手段時,潛墓魔完全可以讓他們無言以對。
這篇文章並不意味著是一篇預知將來系列的回顧。但是這個系列的確使得整個環境構成改頭換面,影響的深度是史無前例的。預知將來發售之時,Legacy正處於組合計的夏天(好吧,是春天!),這徹底打破了環境以及遊戲的平衡。儘管在閃現被禁了之後,大家都期望整個環境回歸到之前的狀態,預知將來表示笑而不語,最終過去的時光一去不復返了。
下一場LegacyGP要等兩年之後了——2008年完全沒有Legacy的大型比賽——這段時間,大量套牌不斷發展著。大家已經接受了塔莫耶夫的變態,洛溫和暗影荒原系列帶來了部族,阿拉若斷片給整個遊戲帶來的改變。一些現在流行的Legacy面孔開始出現,過時的套牌緊張的抓緊他們在環境中的位置。僅依靠兩張牌的combo帶來了一張老的金牌的第二春,另一對好兄弟則依靠彼此配合可以牢牢鎖住對方的套牌。
在下一篇文章裡,我們會回顧從哥倫布到哥倫布整段時期(注:兩場Legacy GP比賽全是在哥倫布舉行,一場是本文提到的20075月,一場是20107月,期間08年沒有LegacyGP09年在芝加哥有一場),還要提到新時期的老面孔。到那時,你可能興奮地無法入睡,切記——要全神貫注的聽講,不准溜號!

Adam

歡迎回到我們的歷史回顧!上一篇我們介紹了近十年對Legacy最有影響的一個系列——預知將來。我本打算更進一步的深入探討這個系列,但是這個坑太深了,還是讓我們跳出來吧。我希望你們不會介意,畢竟哪段歷史都很精彩,不容錯過,所以,我們告別預知將來,一起來進入洛溫的世界吧。

翻譯:@ 夏秋冬
原文:火球頻道 Recurring Nightmares – Meliorism

洛溫和暗影荒原環境的是個系列有大量的不同規則類型的咒語影響著Legacy,很多強力卡牌甚至進入到了一線套牌的牌池。因此,整個部族系列不容小覷。這個環境引入了兩種新類別,所以,你的塔莫耶夫比以前更強壯了。一個就是環境的主題——部族,另一個就是對遊戲規則產生改變的旅法師。
當這個環境迅速衝擊Legacy的時候,影響最大卻不是旅法師們。儘管喜歡創新的玩家試圖使用新誕生的旅法師們,但是這五位早期的旅法們顯然無力撐起一副全新類型的套牌。小傑斯偶爾會出現在控制套裡,但是洛溫的五位旅法們實在難有更好地表現。相對應的,該環境的很多其他卡牌卻在大放光彩。
加達提格作為一個標準的2/2,幫助動物園套牌和適者生存套牌簡單的讓combo套和控制套熄了火。他使得諸如神之憤怒、謙卑、精靈噴火炮和苦痛卷鬚無法施放,想達到以上你只需要兩點法術力,並且還捎帶可以踢對手幾腳。
苔草橋成了試圖重現閃現輝煌的combo套牌的重要組件。David Gearhart設計了一套MossNought套牌,依靠苔草橋和龍戰艦來互動發威。
大體思路如下:用處世導師把變化巨獸放到牌庫頂,然後用苔草橋壓變化巨獸。等到苔草橋重置,施放龍戰艦,當龍戰艦進場異能進堆的時候,啟動苔草橋異能施放變化巨獸。然後你就可以利用龍戰艦的異能犧牲掉變化巨獸和龍戰艦,再利用變化巨獸進入墳場的觸發異能,來完成閃現套牌的combo擊斃對手。
儘管這套牌顯得有點亂(無意冒犯,Dave),但這的確是一個好的想法,後來我還發展了這個思路來使用苔草橋施放伊莫庫,這為我贏得了mtgTheSource.com半年度最佳套牌設計獎,遺憾的是大家雖然很喜歡這個思路,可是這個思路在實際比賽中一頹到底。
2007-2008年,Legacy尚處於新生階段,讓我們稱之為啟蒙期。
在那段時期,我們見證了Legacy的第一場GP,但是其他大賽就少的可憐。只有一些民間比賽,50-75人參與,網路平臺似乎只有mtgTheSource.com。如果沒有比賽承辦人堅持舉辦Legacy的比賽(幾乎每次都是虧本,最好情況也就是不虧),如果沒有一小部分死忠頂著被其他多數玩家取笑嘲弄,堅持投入到Legacy的行列,就不會有今天的Legacy。直到StarCityLegacy列入其公開賽體系,整個Legacy比賽的環境開始成形,並且數周以內的比賽資料都可以被查詢,不像以往都要數月才能查到。資料的完善使得各種分析變得可能。
TheSource
繼續舉辦著最佳套牌設計獎,以此激勵有限的牌手們不僅僅關注於滯留地和門檻這類成型套牌,而也嘗試著構組新的思路。值得慶祝的是,這的確湧現出了不少出色的套牌。


在洛溫環境發行之前,人魚套就是一個笑話——就如奧德賽環境發行之前,鬼怪套像一個笑話一樣。以往人們只是簡單的把亞特蘭提斯領主和珍珠三叉戟人魚放在一起組隊,但是現在,人魚們擁有了8個領主,珍珠三叉戟人魚也被願望之力所取代。
我們能找到被認為是目前人魚套牌的雛形的是20082Source會員Chmoddity發表的版本。那時捕咒師還沒有被印刷出來,但是這套牌的運作和構成已經和目前的人魚套牌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了:
“Triton’s Minions”
•4
潮汐戰士
•4
亞特蘭提斯領主
•4
石溪掌旗
•4
銀腮專家
•4
美洛理騎士
•4
乘潮訊使
•4
願望之力
•4
目眩
•3
阻抑
•4
乙太精瓶
•4
荒原
•15
海島
這簡直就是一套沒有立夏達港的鬼怪套,只是簡單地變成了藍色套牌。阻抑、荒原、目眩、立夏達港配合起來簡直可以控制到對手抓狂。但是取代立夏達港的是另一個干擾——潮汐戰士,他不僅可以讓非藍色套牌減少可用有色法術力源,還可以配合亞特蘭斯領主的異能讓你的人魚們變得不可被阻擋,然後就可以像動物園套牌一樣用生物兇猛的踢死對手。
那時,大家都認為像這種套牌根本不會掀起什麼風浪,於是大家為這種偏見付出了代價。當有人嘗試著使用這套娛樂套牌時,他們驚奇的發現這些小人魚已經變成了可怕的大怪獸,並且反復蹂躪著作為一線套牌的滯留地和門檻套牌。這套牌融合了“Meathooks”套的反擊干擾(一套反擊裂片妖,另一副看起來不給力的套牌,但是卻贏下了08Legacy [url=]世界盃[/url]),鬼怪套的抓牌引擎,門檻套和鬼怪套的法術力資源限制,並且8領主的配置足以使他像生物快攻套牌一樣迅速踢爆對手。他就是Legacy裡的全能小超人。暗影荒原發售後,捕咒師使這套牌再度進化。
不幸的是,在最初的時候,牌手們誤入歧途了。因為他們完全被下面這張牌所吸引,而完全無視了捕咒師的強大。

 

這也不奇怪,在異形地窖問世的四個月後,多數牌手還是寧願選擇使用仙靈議場而不是易形地窖。這樣一直持續到暮光上市前的宣傳季,大家還在抱怨人魚套太缺乏一回合的咒語了,而不知道捕咒師早就在那裡看著他們了。
你需要瞭解的是隨著Legacy的發展,低費高效變得越來越重要。所以多數套牌的曲線極低,這使得抵消陀螺套牌開始慢慢發威起來。
塔莫耶夫就是最牛的低費高效卡牌,沒有之一。無論你用什麼套牌,你都得時刻小心這張牌帶給你的威脅。他已經成為Legacy歷史上的標誌卡牌,甚至逼得鬼怪套的死忠們不得不換掉他們的套牌,只因為他們根本無力面對2回合的塔莫耶夫。Mike Edinger,這個Legacy的老牌鬼怪玩家,甚至不惜減少精靈監軍這種鬼怪套核心卡牌的數量(僅保證在需要時可以被精靈女舍監找到)來換進塔莫耶夫,因為高耶夫在大多時候可以踢得更狠,並且也可以在必要之時擋住對手的高耶夫。
正是由於高耶夫無處不在,導致了抵消陀螺套牌開始主導了Legacy的舞臺。GP哥倫布的時候徹底讓我們見識了這套combo套牌的威力,但與其說是combo套牌,他更像是一幅控制類套牌。整個賽場上,為了應對四處可見的塔莫耶夫,牌手們使用了大量的化劍為犁和驚嚇而亡。諸如滯留地這種慢速控制套牌早已被塔莫耶夫打的難得一見了。這就意味著高法術力曲線的套牌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充斥著1-2費法術力曲線的套牌。於是,抵消陀螺如狼入羊群。整副套牌塞滿了抵消、塔莫耶夫、目眩、預測、陀螺、腦力激蕩、化劍為犁等等等等,這完全讓多數套牌的完全熄火。我還深深記得我當時用這套牌一旦達成了抵消陀螺登場,幾乎可以不讓對手結算一個咒語。鏡像戰是最殘忍的了,一切都圍繞著誰能先一步結算抵消進行著。事後來看,這種鏡像戰簡直太可怕了,但是在當時,我投入了我的全部精力在這套牌上以至於我感覺我整個人要炸掉了。真懷念那些年輕的歲月呀。
除了前文提及的塔莫耶夫(這玩意我已經給他跪下了),抵消陀螺套牌還從洛溫/暗影荒原環境得到了許多新元件。
傳惑師——生物版的魔法控制,擁有著不錯的異能,像維多肯枷鎖,甚至背信操絲都用來和高耶夫對抗了。傳惑師比魔法控制要好得多,首先,他不僅僅是21,很有可能做到31,並且同時作為空中威脅進攻對手。你的對手需要同時面對他們自己的高耶夫和一個2/2飛機,只有解決了他們,場面才會再度平衡。其次,傳惑師是個飛機,一些情況下,飛機就是大厲害。就像潛墓魔一樣,傳惑師具有改變戰場局面的能力。
沉思——在沉思出現以前,排在第二位的手牌調整咒語是漿液預視(第一是腦力激蕩)。但是漿液預視實在是太不給力了,以至於人們只好選擇使用預兆這種弱卡。隨著牌池的變大,似乎有越來越多的調整咒語可供選擇,其實直到沉思出現我們才真正有的選了。我總是想起過去和朋友們坐在賓館裡打著輪抓,聽著歌,爭論在門檻套牌裡,是漿液預視好一些還是讀心記事好一些。或是Osyp看著我套牌裡的預兆問我,就沒比這渣卡更好的選擇了嗎?。你可能會錯過那段時光,但是當你看到了註定,你就根本不會介意沒有經歷過那個時期了。
火龍卷——他使我再次的開始關注紅色,很多人都有了和我一樣的想法。當這張牌進入牌池時,人魚套已經基本成型了。牌手們已經認識到了異形地窖的威力,哪怕一套牌有8張只能產五色法術力的地,也要把他們加進來。牌手們同時還認識到,如果你施放了捕咒師,那麼對手的清場咒語會難以施放,而鬼怪套是以使用立夏達港配合荒原來實現的。當你的咒語都可以通過乙太精瓶來施放的時候,你的地就可以全力的對付對手了。這種情況下,火龍卷來拯救世界了。他只需要三點法術力,這要比需要四點強上百倍,並且作為掃場咒語,他的優勢不僅僅體現在費用上,還體現在他的殺傷力範圍上。他不像計劃性病害,或者Ticidar’s Crusade(消滅所有鬼怪),他可以消滅比鬼怪身材大的生物,例如可以清掉有兩個領主站場的檯面。他還具有可操作性,你可以保證你的傳惑師不死,或是根據需要殺掉對手的傳惑師而保留自己的高耶夫。這種兼具全面高效的咒語簡直就是無敵一樣存在。而這樣的咒語正是抵消陀螺套牌所苦苦尋找的。
攫取思緒——最初人們只是覺得他是逼從的升級版。像很多牌一樣我們知道他很好,但是不知道他有多麼的好!我們認識的第一件事就是他可以幹掉逼從幹不掉的章人早餐套牌的組件。這在當時是很重要的一點,因為章人早餐那是還是有人耍的。大黑玩家迅速的把祭禮逼從讚美詩的組合換成了祭禮思緒讚美詩,其他非黑色玩家顯然是被這種替換噁心到了。加上黑暗親信的誘惑,抵消陀螺的玩家終於在套牌裡摻進了黑色,因為這樣就可以僅以2點生命的代價早一步扔掉高耶夫。實際上,Hatfield實驗改進出了一套五色門檻套:


•3
師範占卜陀螺
•2
密教執法者
•4
伶俐貓鼬
•4
塔莫耶夫
•4
抵消
•4
腦力激蕩
•3
目眩
•4
願望之力
•2
預測
•4
化劍為犁
•4
沉思
•4
攫取思緒
•4
黃銅之都
•4
潮沒海濱
•4
聚汙三角洲
•2
熱帶島
•2
苔原
•1
地下海
•1
火山島
•Sideboard
•4
易西裡獄卒
•2
藍元素衝擊波
•3
克洛薩之攫
•2
紅元素衝擊波
•4
烈火斷層
好,關於AggroControl類套牌先說到這裡(其實應該說是Aggro—ControlAggro—Control套牌)。讓我們簡單看看combo類套牌吧。洛溫暗影荒原帶來了一個有兩張卡組成的無腦combo,達成就贏!這使得大家都一窩蜂的去收一張默默無名的老卡然後在地方比賽上使用這套牌:

 

這個combo的思路是,施放連鎖電漿,目標天鵝。天鵝把傷害變為抓牌,棄一張牌啟動連鎖電漿的異能並再次指向天鵝,如此重複,你每次會抓三張牌棄掉一張牌。這個迴圈可以使你抓起你的整個牌庫。最後,你可以使連鎖電漿指向你的對手,或是停止這個迴圈。現在你已經有了你的整個牌庫,你可以使用爆燃(前提是你已經利用連鎖電漿的異能把它丟進了墳場)或是使用閃電風暴配合你的40張手牌來獲得勝利。這個combo會讓你玩得非常high,甚至會讓你衝動的組全閃套去閃瞎對手,然後寫各種虐人炫耀貼。最終你徹底的忽略了這個環境帶來的遠勝於閃電天鵝的combo


人生就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
當碎末石碾和畫家僕役搞基之前他的價格是—2.50美金
當碎末石碾和畫家僕役搞基之後他的價格是—25-35美金
最終穩定在26美金
鄉親們,歡迎來到美麗新世界!再也不會有比這更牛的組合了。如果你很幸運,那麼你之前指定已經用一些便宜的牌無意的換到了他們
這個combo很快的被放入各種套牌,由於他們只需要無色法術力,所以他們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Jack Elgin把這個combo放進了大白控裡,並取得了一些成功。我的團隊則嘗試把他們放進藍黑色組裡(林杜的地窖可以輕易地找到他們),並且命名為EPIC-Painter,牌表如下:
•4
願望之力
•4
畫家僕役
•1
真相迴響
•4
沉思
•3
黑暗親信
•3
抵消
•4
碎末石碾
•3
林杜的地窖
•1
托馬墓穴
•2
鎖物法師
•3
師範占卜陀螺
•1
密設爆裂物
•4
攫取思緒
•4
腦力激蕩
•4
聚汙三角洲
•4
潮沒海濱
•4
地下海
•3
熱帶島
•2
海島
•1
沼澤
•1
大學院廢墟
•Sideboard
•4
塔莫耶夫
•3
潛墓魔
•2
托馬墓穴
•3
藍元素衝擊波
•3
克洛薩之攫
直到現在,雖然這套牌已經消失了,我還是認為這是我們設計出來的最好的套牌之一。換備之後可以變身為Team America已經足以令人驚喜了。我沉浸於操控這套牌的每一時刻,哪怕有時你只能瞪眼等死。這套牌在當時的成功是必然的,我也盡我所能去操控這套牌使其超越他所能發揮的力量。
所有畫家僕役套牌中,真正把僕役套定型的是Mike Keller。他第一個把這個combo放進純紅色組,並使用一張毫不出名的三國銀牌(雖然價格很高)加以配合:
•4
畫家僕役
•4
猿猴精怪嚮導
•4
紅月賢者
•4
近衛隊
•4
爆焰衝擊波
•4
紅元素衝擊波
•4
閃電擊
•4
碎末石碾
•3
五彩馬克
•3
天冥劍
•2
特務法術師雅亞巴拉德
•1
噓聲搗亂人
•1
幼龍
•4
古墓
•4
叛徒之都
•10
山脈
請無視幼龍的存在吧。Mike很大一部分的魅力來源於他常常讓他的套牌看起來極其腦殘,但是他對渣牌的熱愛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他在一次比賽上整整一天都在不斷的復活極地巨妖(8UUU11/11,踐踏,累積維持:犧牲一個地,橫置進場),結果他進了前八,額,這樣想不出名都很難了。他的代號就是,危險的怪物!
儘管Mike堅持狂熱的嘗試各種渣牌,別人已經吸收了他的思路,並且使這個思路最終成型,構組出了實力超群的套牌。整套牌有石碾僕役直接取勝的combo,還有8張一點費用的反擊任何咒語或是雪恨任何永久物咒語,甚至還有作為第三套取勝方案的一回合紅月賢者,這一切合在一起被命名為“Imperial Painter”套牌一套擁有著多種武器取勝的套牌。在當時整個環境以藍色為主,在這樣的形勢下,這套牌簡直無人能擋。
不幸的是,近衛隊的價格成為了這套牌普及的阻礙。當時近衛隊在100美金左右,牌手們不願花費這麼高的價格去收只能在這套牌裡使用的的卡牌,而近衛隊又是這套牌的主要元件,不但可以匯出畫家僕役,還可以匯出紅月賢者和備牌裡的渡亡仙靈。過高的價格使得這套牌變得和另一套combo套牌(誘魔法陣)一樣不溫不火。如果讓我選一套成型套牌,並且這套牌根本沒人知曉,那麼我一定會選誘魔法陣套牌。如果有一天有文章評價為什麼誘魔法陣如此NB,那麼我對現有環境的狀態極其失望,但是別緊張,這個題目永遠不會出現。相對應的,Imperial Painter套卻是因為近衛隊的價格打碎了純紅玩家的夢。請注意,Imperial Painter套對人魚套有著接近100%的勝率,直到今天也是如此。如果你想擊碎你周圍的人魚玩家的堅強內心,那麼這周你就可以實現夢想了。我真心想在這篇裡完成GP哥倫布()的全部相關記錄,但是每個環境都給我帶來的太多超出預料的資訊。短短的一段時間整個Legacy以驚人的速度發展、創新著。我也把全部身心投入到套牌構築上,儘管他只能給我帶來一點點的收益。Legacy玩家最偉大之處就在於他們對構組套牌的熱愛,這種熱愛簡直光芒萬丈。
在本系列下一篇文章裡,我會儘量節省時間,介紹從阿拉若環境至今的變化。現在套牌幾乎沒什麼變化了,繼閃現之後,是時候考慮該禁掉什麼了。現在,請確保你時刻更新你的套牌(你看了SCG Baltimore的決賽了嗎?這簡直太荒謬了!Ali Aintrazi居然使的是TURBOLAND!
一如既往的,請記住——時刻準備著,別溜號!


上一期我們聊到畫家,下面繼續,感謝翻譯@ 夏秋冬

 

 

 

孩兒們,開始上課了。Legacy的歷史已經走進了現代舞台,走進了我們大家都熟知的世界。經歷了時間漩渦和洛溫的大環境,我們見證了大多數現在流行的套牌的誕生。人魚憑藉融合門檻這種快攻控制的元素逐步的建立其統治地位。塔莫耶夫穩坐史上最強生物的寶座已經一年多了,高昂的價格導致進入門檻過高,但是與同期其他卡牌相比這也就不算什麼了。
在我們進入阿拉若環境之前,我們有必要先回顧一下第二篇裡的一部分內容。在阿拉若碎片現開之前,威士智覺得他們已經準備充分,決定完成時之庫的勘誤。幸運的是,與此同時,他們在089月的禁限牌名單裡,宣佈在Legacy賽制裡禁掉此卡。雖然一度的,他曾是一張有著多種勘誤的合法牌,但現在他可以通過和電壓鑰匙的配合來獲取無限回合,所以我們只能跟他說再見了。幸運的,儘管在T1裡時之庫被限,我們還是可以在T1賽裡頻頻看到這個組合。就像在標準賽裡特殊的禁掉了記憶瓶一樣,這個禁令被認為是為了遊戲健康最正確的決定。當然,那時我們對幹掉這個combo沒有任何不快,禁掉時之庫對整個環境的影響微乎其微,但是這張牌的價格卻激烈的波動著。禁牌表公佈不到一個月,阿拉若斷片發售,他不僅使得Legacy改頭換面,也深深影響了遊戲本身。讓我們來到這個舞臺,看看一些與此有關連的卡牌吧。
共鳴得到了一個神器領主——乙金大師,他不僅是一個需要及時解決的巨大威脅,同時他也支撐起了整個隊伍。這使得賽場上共鳴的使用率上升,但其實他並沒有實際提升這套牌的實力。
另一個神器成為了人們尋求比托馬墓穴更有價值的墳場仇恨的首選。祖神獸遺寶嚴格的說是升級版的翻揀爪和非瑞克西亞熔爐。就像這兩張牌一樣,祖神獸遺寶可以進場就使,可以讓你的對手湊不齊門檻,或者當利用墳場類套牌試圖啟動時,移掉其墳場中的所有關鍵張——但請注意你是否能跟得上他們試圖再次填滿的墳場。另一方面,就算他已經沒什麼用的時候,你也可以支付一點法術力,移掉所有墳場抓一張牌來替換掉他。在這個塔莫耶夫橫行的時代,這張牌簡直就是神賜之物。從他變的合法之刻起,高耶夫們的戰爭決策變得複雜了。他完美的結合了翻揀爪的優勢和托馬墓穴的爆發威力,他給你比從前更多的選擇,並且隨時變身強力墳場仇恨!
門檻,當時100%依靠塔莫耶夫,正尋求如何維繫其在環境中的位置,但是無論你有多少個高耶夫,人魚的海島行者異能都會輕易的穿過他們擊倒你。雖然火龍卷有一定的幫助,但在面對捕咒師和目眩時,他也無法成為決定性的因素。幸運的,斷片帶來了可以解決問題的卡牌。羅克戰僧就是那門檻和反擊陀螺一直尋找的非誠勿擾。
他需要花費三點法術力費用,可以替換掉套牌裡的克洛薩之攫。
攻三防四,足夠對抗人魚,哪怕是有一個領主站場的人魚。火龍卷掃不掉他。這就給了他超越了伶俐貓鼬的優勢,理所當然的羅克戰僧替掉了貓鼬的位置。
他是藍色的。
系命意味著就算你用他來進攻,你也仍然在競速中領先你的對手——他在對抗快攻類套牌時,進攻遠比防守要好得多。
戰僧為反擊陀螺套牌帶來了可以與新崛起的快攻類套牌——動物園套牌競爭的能力。
在斷片環境之前,動物園就存在了,但是與我們今天所見的動物園套牌不同。實際上,之前的動物園或是不使用白色,或是很少使用,那幾乎就像一套紅燒套牌。能夠加入到動物園裡的含白色的卡牌只有類似於看守狼,精靈軍團兵,閃電螺旋,今田家獵犬勇丸之類。與其說這是一套動物園套牌,不如說他是一套高耶夫史賴套牌,就像之前的使用了奎利恩樹靈和大量燒牌的樹靈史賴套。
現在,他們印了一個僅需一點綠色法術力的3/3無負面異能的生物,事情開始起了變化。
有人說願望之力是Legacy的定義性卡牌。有人說是腦力激蕩。有人甚至說是老圈成就了Legacy。我認為是老圈和找地地的結合定義了Legacy,這也恰恰是動物園如此成功的原因。甚至在擴充賽制(很快的,在摩登賽制),動物園也是牌手們所承認的最牛的快攻套牌,但卻少有人使用,因為他的法術力基礎要麼會拖慢自己,要們會燙死自己。在Legacy,把你的套牌塞滿老圈和找地地只會對你造成少量傷害,你就可以盡情的打出如下節奏,紅綠圈,拿卡地,紅白圈,拿卡地,猙獰熔岩術士。野群拿卡地是一張改變遊戲的卡牌。他造就了真正的快攻類套牌。因為鬼怪套只有在有些情況才會是一套快攻套牌,而人魚則是快攻控制類套牌。
另一方面,野群拿卡地是斷片帶來最好的填補前期的曲線的卡牌。粗茸索塔獸也是一個納雅色組的高效卡牌,並且作為非高耶夫打手的選擇,迅速的替代了其他諸如巨魔苦修士的位置。雖然索塔獸經常打不過高耶夫,但是如果進入到互相打臉的時候,他卻經常是場上攻最高的生物。
Zoo circa 2009 (Pulp_Fiction on mtgTheSource.com)
•4
塔莫耶夫
•4
柯德猿猴
•4
野群拿卡地
•4
看守狼
•3
今田家獵犬勇丸
•2
天任斯人
•2
粗茸索塔獸
•4
化劍為犁
•4
閃電擊
•4
閃電螺旋
•2
詛咒卷軸
•2
梅澤的十手
•4
繁茂丘陵
•4
風襲荒地
•3
針葉林
•3
高原
•3
大草原
•1
遍野林冠
•1
山脈
•1
樹林
•1
平原

動物園懲罰了糟糕的牌手,糟糕的套牌和糟糕的抓牌。他很容易做到保留起手,他比其他套牌調度的次數都少,就算調度,也比其他套牌調度的好。他完全摧毀了人魚,有極大優勢對抗鬼怪,趨於碾壓反擊陀螺,幾乎總是使自己像combo一樣。
哦,對了,Combo
這是我的目的,我曾經在三月提及過,要選一個例子去討論他在這些年由於新卡牌的加入導致他的發展的這樣的文章。我相信我們首先要討論的就是風暴Combo——我對其基本瞭解,並且在其發展過程中有著一手經驗。同時,斷片也為風暴套帶來了些新面孔。
倒胃口,他一出現我就迫不及待的去試用了。他就像為風暴套量身定做的一樣。他只需要一點點法術力就能讓你瘋狂的抓大量的卡牌,只有你自己能抓哦。他完美的配合了這樣一套充滿了大量零費和一費咒語的套牌。The Source上面的那些牌手們一試即爽,馬上的,大量倒胃口套牌出現了。
這是首次天使恩典被認為是合情合理的使用在Legacy中。
那時,神秘導師還沒被禁,牌手們可以不必塞入多於一到兩張的倒胃口。當然,作為一個五費咒語,要是放太多的話是致命的,尤其在你結算倒胃口翻出第二張和第三張倒胃口的時候。神秘導師賦予了ANT套牌能夠與動物園套牌和其他典型套牌競爭的韌性。ANTTESANT的五色變形)開始碾壓幾乎所有的其他套牌。

TES circa 2009 – Bryant Cook

•4 歐琳的吟誦
•4
蓮花瓣
•4
獅眼鑽石
•4
五彩馬克
•4
黑暗祭禮
•4
烈焰儀式
•2
柯幫祭禮
•4
腦力激蕩
•3
沉思
•2
神秘導師
•4
煉獄導師
•4
熱切祈願
•2
倒胃口
•1
不當之利
•1
苦痛卷鬚
•1
連鎖蒸發
•4
寶石礦脈
•4
黃銅之都
•1
未知天堂
•1
禁忌果園
•Sideboard
•1
報酬遞減
•1
不當之利
•1
苦痛卷鬚
•1
淨空繁殖地
•1
霰散彈
•1
逼從
•1
掃拂
•3
爆焰衝擊波
•3
粉碎無歇
•2
噓聲搗亂人

 

這個牌表在有新牌出現之前不會再有什麼變動了。隨著GP的臨近,是時候開始調整牌表,並且聚流發售也帶來了很多的變化。阿拉若新生售前現開之前一個月,GP芝加哥回歸了。我們都知道上一場GP閃現套創造了一個多麼奇葩的環境。前面有一個無解的combo做標杆,我們都關注於聚流給Legacy帶來了什麼,和他對我們現有套牌有什麼影響。
有趣的是,綠色是唯一一個聚流提供了大量彈藥的顏色。
貴族大主教使得反擊陀螺傾向于進入班特色組,儘管在GP期間關於他是否是這個位置上最好的選擇仍有許多爭論。我自己的套牌沒有使用大主教,而是使用了戰熊來作為一個攻擊者和一個法術力提供者。時候來看,我這完全是胡鬧了,但是那些年套牌就是這麼發展起來的。我們沒有大量的比賽來測試我們的想法,和客觀的把一張牌的效用與另一張相比較。
動物園得到了一個好生物,這個生物完全使之前最高攻的索塔獸黯然無光,所以索塔獸迅速出局了,代替他的就是聖物騎士。這遠早於用聖物騎士找進場異能地的理念,所以動物園最先從聖物騎士上獲取了巨大的效益。但是在地的配置上,動物園選擇了減少大草原,增加遍野林冠來配合騎士的異能。動物園總是最後輸在打了你18點血,結果化劍了個生物,又要打你10多點血。流放之徑的出現解決了這個問題。在快攻計畫上流放已經完美的代替了化劍。其他套牌也可以很好地加入流放,多數時候都是放在備牌作為化劍的補充。
所有綠色牌的親爺爺,就是祖神獸!再一次的,一張牌改變了一個世界。從此以後,平庸的快攻套牌可以掛外掛了,反擊陀螺也多了一個難以對抗的制勝手段。Jamie Wakefield已經無法想像還能有比這更好的用自然秩序來找出來的生物了。10/10 反一切保護!一看就該立即放進任何可以支付兩點綠色和犧牲一個塔莫耶夫的套牌裡。
也正因這樣,樹林喬木成為可以使用的牌了。
自然秩序也從幾美金飆升到40美金。反擊陀螺套牌也衍生出了兩個分支,一種是加入自然秩序和大量生物,變成了班特色組,也變得更具攻擊性。另一種更偏向於控制(就像GP芝加哥決賽的那個版本),放棄了這個combo而是加入了更多控制型卡牌,例如火龍卷。
當然,在那個週末,反擊陀螺不是唯一是用自然秩序的套牌。GP芝加哥時,適者生存仍是強力且合法的引擎,當時,他完美的與地精結合在一起。

Survival Elves – Colin Chilbert
•1
憤怒
•4
地精鬥士
•3
妖精精怪嚮導
•3
范得賀恩地精s
•4
驕傲至美
•4
羅堰地精
•4
泰坦尼亞牧師
•2
奎利恩巡林者
•4
森林信驛
•1
暗碧族狂信者
•3
修索林共生體
•2
蒙鳩地降敵兵
•1
祖神獸
•3
自然秩序
•4
適者生存
•7
樹林
•4
針葉林
•4
風襲荒地
•4
繁茂丘陵

ColinGP上使用了這套牌,並且因為一個法術力導致了無緣DAY 2——用適者生存扔掉憤怒,給祖神獸提供敏捷,或是輸掉可以進入DAY 2的比賽。無需多言,他已經夠沮喪的了。
GP
芝加哥由Gabriel Nassif奪冠,他在決賽擊敗了Andy Probasco,並且毀掉了一個由非職業玩家贏得GP的夢。除此之外,Nassif在他的備牌使用了15張一刀流,這使得他落得笑柄。牌手們的失望絕大多數集中在了這套牌上。幸運的是,這個趨勢並沒有持續。

4C CounterTop – Gabriel Nassif
•4
師範占卜陀螺
•2
維多肯枷鎖
•4
黑暗親信
•2
傳惑師
•4
塔莫耶夫
•2
掠食飛鰩
•4
抵消
•4
腦力激蕩
•3
目眩
•4
願望之力
•1
克洛薩之攫
•4
化劍為犁
•2
沉思
•2
海島
•4
潮沒海濱
•4
聚汙三角洲
•3
熱帶島
•3
苔原
•4
地下海

事後來看,我認為我的套牌選擇還會是一樣的,我仍然會使用我們稱之為“NO Bant”的套牌。可是,我將會有些細微調整,我也堅信我會比那天操控的更好。
這個故事就是,作為我為Star City寫的最後的文章,我寫過一些Legacy裡一些有著重要相互影響的案例,例如阻抑和滯留,烏爾柏格和腥紅之月等等,大多數都是由和我相熟的裁判寫出來的,我可能都沒怎麼編輯,但是這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DAY 2的第9輪第3盤,我弄砸了一個曾經在文章裡提到過的互動影響,並因此輸掉了比賽。具體的就是,我沒有在允許復仇半神的觸發異能結算就反擊掉了他,當我對手舉手叫裁判時,我認識到了我的錯誤,並且只好讓這個5/4大怪返回場上,最終被他踢了2-3腳死翹翹了。在那時,這是我參加的持續時間最長的大型比賽,我已經精疲力竭,頭腦發昏了,然後我就中招了。希望這能給我們大家做個反面例子吧。
GP
芝加哥是我能想到的Legacy歷史上最偉大的,最平衡的大賽之一。那是一個沒有一副套牌是有主導優勢的(如果你說反擊陀螺,那麼我會說反擊陀螺是在這場GP之後才開始變得佔據主導地位的),並且最牛的牌手贏得了這場比賽。那是一個開放的領域,儘管很多套牌都很強力,儘管塔莫耶夫仍舊無所不在——放棄塔莫耶夫的套牌也變的可行。不幸的是,黃金時代一去不返,沒人可以想像我們當時的環境是多麼的均衡。
在阿拉若環境為Legacy提供可用卡牌的時候,贊迪卡已經呼之欲出了。Legacy將遭受了巨大的改變,這種情況再也不會發生了。
下次見面之前,做我說的,別學我的失誤。記住——時刻保持全神貫注!

 

夢魘再現:第六篇——宿命論

當阿拉若環境的第三個子系列阿拉若新生出來之後,正好趕上GP芝加哥。這個系列果斷又對T1.5產生了衝擊,其中誇薩群法師和渦心鼓動當屬其中的佼佼者。
渦心鼓動使得黑綠套牌比如eva green擁有了去除生物和神器之外的永久物的能力(作者舉了一些牌的例子比如snuff out、腐爛、原基緘印),也使得一些黑白套牌如deadguy ale這種已經使用化劍為犁和雪恨的套可以混綠加入塔莫耶夫、毒契。

到目前為止,誇薩群法師使得進攻性的套牌在主牌中有辦法幹掉一些會給他們帶來麻煩的永久物,而且本身也是額外的威脅。比如動物園,以前經常會被抵銷陀螺+火龍卷虐,新生之後終於可以抵銷登場之前先拍下來(儘管經常是頂著抵銷拍下來)誇薩群法師以應對抵銷陀螺的威脅。大貓單獨進攻時是個看守狼,不進攻時可以給隊友加光環,為戰鬥階段添加了很多勾心鬥角的環節。大貓甚至在抵銷陀螺內戰的時候起著重要的作用,在內戰中誇薩群法師乃至貴族大主教都有機會讓自己的塔莫耶夫面對對手的耶夫放心race。新生一登場,以前兩邊耶夫大眼瞪小眼的場面就遠去了。

誇薩群法師一出,metagame中抵銷陀螺的比例開始顯著的下降了。
不像擴充之中那樣大紅大紫,劍爐控(振翼機鍛爐+馴良之劍)在T1.5中很久都沒有出現。當時沒有哪套牌能有位置騰給這個combo,就連抵銷陀螺都願意把多餘的卡位填滿tempo類的牌而不是拖慢比賽——劍爐顯然是越到後期越強的。而且daze這種牌都混的風生水起呢,賺tempo的牌比賺手牌的牌更受歡迎,直到很久以後這都沒有改變。而且,就算你有一萬個振翼機,也擋不住亞特蘭蒂斯領主帶著一群小弟日爆你,所以這個combo被雪藏了很久。

20096月,波士頓發生了一件影響了薪傳賽制未來的大事。SCG在他慣例的5K巡迴賽後增加了周日的1.5比賽。有了這額外的5000美元的誘惑,第一個公開賽週末開始了。超過100個牌手參加了比賽,顯然SCG判斷這是一個正面的資訊回饋。儘管每辦一次比賽SCG都要往裡墊錢(報名費不夠獎金+各種經費啥的),但是每舉辦一次參加人數都會變多。

20099月,贊迪卡橫空出世。這意味著——對色找地地!儘管很多人都不相信會再出找地地,但是顯然這事兒發生了。當時我在mtgTheSource上發了個調查貼問大家覺得哪些牌我們覺得再也不可能重印了可是印了一定會對推廣賽制吸引新人有好處。顯然多印點找地地可以減少大家對於老圈的需求,也不需要再滿編了。而且也可以減少奧德賽的老找地的需求。找地地的作用無需多述,對於穩定法術力基礎是很重要的。所以,對色找地地的發行很有意義。無論如何,有一張既能找藍綠圈又能找基本地,還能找樹靈喬木的找地地使得混藍的自然秩序套牌在這個時期嶄露頭角。

接下來的贊迪卡也包含了很多悄悄改變這個賽制的牌,到處可見大家嘗試將新牌融入到1.5中,但是沒有哪張牌像找地地這樣有衝擊力和全面的影響。

伊美黎之盾艾歐娜:掘墳中加入她實際上是後知後覺,因為一開始是適者生存套把她和忠臣揉在一起使用的,一個3回合的艾歐娜,天哪。一回合鳥,二回合下生存再找艾歐娜,三回合扔艾歐娜找忠臣的節奏好極了,而且很難打斷。不過這並不是生存的最終形態。

點破咒語:一費的康,就像圈套咒語一樣,點破咒語很快就進入了控制套的備牌當中,而且在接下來的幾年中一直可以見到它的身影。在便宜的反擊裡面它一直是很有利的競爭者,只不過後來有了更好的選擇(風暴康、心靈失足)。

鬼怪嚮導/草原山貓:這兩隻很快就加入了快攻套的大軍當中,比如動物園或者紅燒。這兩張牌都使得快攻套可以更快地削減對手的生命,使得控制套更難穩住腳步等到清場。嚮導、山貓、猙獰熔岩術士、野群拿卡地們一起為猛襲套開路,使得以前面對抵銷陀螺+清場無計可施的場面有了好轉。而且動物園甚至可以和風暴套競速了,通過快速削減對手生命值而使得可以付給倒胃口的生命不夠用了。、

動物園同時還受惠于殲智陷阱,非藍套牌第一次有了對抗風暴的有效手段,即便你已經橫光了所有的地,仍然有機會使用殲智陷阱。從此風暴開始混入越來越多的逼從類咒語,改變了以往的風格。

最後一套有所補強的套牌是發掘,儘管不會有真正意義上的符合發掘套牌的那種套路再出現了(發掘本來就不是老威喜歡的套牌,不可能再犯同樣的錯誤了)。秘聞史芬斯是Cephalid Sage的升級版,一個強力的威脅,同時也是一個不錯的棄牌源,而且不需要湊門檻。同時可怖血妖也承擔了和靈液妖一樣的角色。配上達克瑪廢船和未發現的天堂,可怖血妖總能穩定回場的。

另一方面,貪婪陷阱也對發掘造成了打壓,畢竟是免費的解。
贊迪卡發售之後不到一個月,老威從小黑屋裡放出來三張牌,一下子就震撼了整個1.5屆。
這三張牌是金屬工人、夢之回廊和入土。
所有的傻大個一下子就變野貨了。
這三張牌一定會有人開發的,100%。他們也許不能成為一線套牌,也許會破壞整個環境的平衡。我們當時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但是知道一定會發生什麼。
1.5
圈以前習慣這麼諷刺一張牌:這張牌也許可以在stax中見到。其實這一般就是判了這張牌死刑,因為這張牌對於那些正經套牌來說費用又大效果又小,只有stax1回合3點法術力、2回合5點法術力的能力,那些大費用的牌也許可以在stax中釋放出來。但是,金屬工人,不僅可以用於stax,而且可以使stax走向復蘇——畢竟,stax身上流淌著T1中無惡不作惡貫滿盈的車間快攻的血液。

當然了,結果是僅僅金屬工人還是沒法把stax扶上牆,stax依舊是stax1.5中充滿著2回合攻城指揮官或是3回合祖神獸的節奏,一個3cc的生物,還需要手裡有至少4張牌才能爆出8點費,只是一種溫和的威脅。別忘了這個賽制中化劍、閃電擊、流放之徑、甚至我們的新朋友誇薩群法師還在滿場跑,這些主牌貨都可以在金屬工人爆發之前了結他。簡而言之,這張牌不錯,但是還不夠強。

夢之回廊對於玩T1的老妖怪們有致命的吸引力。我們渴望施放時間逆轉、Searing Wind、甚至是時間延展。某個人——不好意思我忘了具體是誰——發現了回廊+聚流的combo,一下子可以找5

張牌,這樣可以打出更華麗的遊戲。其中一個combo就是無限殘酷通牒,另外一個則是永生信標+False Cure,不管對手多少血都直接秒殺。還有一些牌手僅僅是施放祖神獸+時間延展……
儘管這些combo都很脆弱,很容易被各種干擾破壞,但是它把諄諄教誨推到了風口浪尖。而且諄諄教誨在以後會大放異彩。
最後一個介紹的便是這次解禁的全明星單卡——入土。入土和掘墳一向是好基友,都可以被神秘導師匯出來。掘墳套幾乎瞬間佔據了metagame的頂峰,其成功是由多重因素構成的。
1
、入土解禁。
2
、艾歐娜給了掘墳2回合便軟鎖對手的能力。
3
、神秘導師可以找出combo所需的任一張牌,也可以匯出應對任何威脅的解,還能在墳場被封後匯出諄諄教誨。
4
SCG的公開賽步入正軌,玩家獲取資訊的能力變強了,這使得最強的套牌迅速就會變成每個人的套牌。
很快掘墳景象就變成了環境中最常見的對局。這很無聊,每個牌手都緊緊盯著對手好好好好好好好好長時間,很多對局甚至是靠掘出來一隻渡亡仙靈或者樹靈喬木一直踢踢踢踢贏下來的,比入土掘墳一隻傻大個然後贏下比賽的次數還多。

20101月,MTG史上最強單卡問世了。當時1.5圈對新傑斯的反應從沒人覺得這貨是被炒熱的麼?我怎麼覺得這麼垃圾呢忠誠值還沒出來就已經有人喊100美刀一個無限收都有。爭論持續了一段日子,不過我得說,傑斯笑到了最後。

傑斯最有價值的異能當然是每回合一次的腦力激蕩,但是一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把他當作一個4cc的反召喚……這是因為當時是掘墳的時代,他給了多色套一個和艾歐娜勾心鬥角的機會,畢竟艾歐娜2回合或3回合就能鎖住一半的牌了。

我不想太誇讚心靈塑師傑斯,但是這張牌在好幾個環境被禁了,沒被禁的環境中也被大量應用,這就夠了。儘管還有其他可用的卡,但是WWK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旅法師。
與此同時……儘管大傑斯已經登場了,掘墳繼續肆虐……

玩家們開始去尋找新的對抗掘墳的手段,伊斯迷宮、卡拉卡斯或者其他有類似能力的卡,這些牌不會被艾歐娜封住。其他人開始正編傳惑師,希望反將掘墳一軍,先封住墳場,然後不管對手show下來什麼東西一概偷過來。但是所有的這些努力不過杯水車薪,掘墳仍然在屠戮,除此之外只有少數套牌有機會在比賽中露面(人魚、倒胃口、抵銷陀螺)。
2010
2月,西班牙馬德里將舉辦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薪傳巡迴賽,女士們先生們,我們來到了新紀元。

這場比賽的結果被威士智判定,有很多很多很多人想要玩T1.5,而且他們很興奮、很愛參與比賽。這就像是又一次在強調請嚴肅對待這個賽制,它能讓你掙很多錢。”SCG之類的集團也注意到了,1.5正在空前膨脹。


GP
馬德里的決賽是掘墳對倒胃口,這場比賽觀賞起來……對於那些不熟悉這個環境的人來說可能很困難。第三局最後倒胃口自爆了,然後Andreas Muller成為了加冕之王。
GP
馬德里的八強裡分別為 NObant*2Zoo*3ANT2,掘墳*1,我們的冠軍擊敗了兩套動物園和一套風暴,亞軍的風暴擊敗了一套動物園和一場鏡像,最後也輸在自爆上。這說明什麼?要想進8強,你需要擊敗那些穩定的套牌,同時自己不要使用那些穩定的fair套。
顯然DCI也注意到了這件事,雖然3月的禁牌更新裡沒有任何變化——這就給了之前的套牌繼續風光的時間——但最終還是出手了,神秘導師被關進了小黑屋。
少數人批評這件舉措,當然了,這個時候我們是需要一些舉措,但是禁掉神秘導師的理由並不夠充分。禁掉神秘導師或許是對的,大多數人也這麼想,但是理由卻不是因為它造成一家獨大了(統計資料表明事實上也沒有造成)或者它是一套過於強力套牌的核心組件(禁掉神秘導師以後風暴和掘墳依舊還是比較穩定,最近掘墳又風光了起來)。事實上,神秘導師的被禁是由於一個君子協定——玩家並不是喜歡最強的套牌,而是喜歡最有趣的,並且更多的是因為有趣而享受這個賽制。簡而言之,DCI認為神秘導師影響了薪傳的有趣性,也就是多樣性,而不是過於強力。

事實上,從現在來看,沒有神秘導師的現在確實比有神秘導師的過去環境更為健康。我得誠實的表明我的立場——DCI沒做什麼特別有錯的事兒,如果不禁神秘導師現狀只會越來越差,因為老威印了越來越多的新卡。我並不是指這張牌是在該禁的時候禁了,而是說它成為了創造力和套牌多樣性的瓶頸。你懂的,只要神秘導師還在,在構思套牌的時候它永遠被第一順位考慮。唉我說的有點亂,這種感覺很難用隻言片語表現出來,這也正是這次禁牌被討論很久的原因所在。

十分巧合的,就在新的禁牌表實行之前,奧劄奇崛起發售了,這個環境擁有有史以來最大的大哥……們。

來吧,讀讀伊莫庫的牌面,或者回憶一下你第一次看到這張牌的時候為其毀滅性而感到震撼的心情。我的反應是天啊,這玩意真是瘋狂。然後立刻開始嘗試有什麼辦法能夠2回合把它拍進場。

提供一套苔草橋給大家看看:
賽制:T1.5-T1.5-RTR Aeon Bridge by Adam Barnello

主牌 60

[17]
4 Lim-Dul's Vault
4
霧漫雨林
4
苔草橋
3
熱帶島
3
地下海
1
樹林
1
海島
1
聚汙三角洲

生物 [8]
4
萬世創傷伊莫庫
4
非瑞克西亞戰艦

其它 [31]
4
腦力激蕩


4
願望之力
4
諄諄教誨
4
阻抑
4
攫取思緒
3
目眩
3
遠見
2
五彩瑪珂
2
處世導師
1
掃拂

備牌 15

3 克洛薩之攫
3
穿髓金針
2
逼從
2
渡亡仙靈
2
托瑪墓穴
1
輝光統領
1
伊美黎之盾艾歐娜
1
祖神獸

 

--------------------------------------------------------------------------------

你也許對這套牌有印象,Conley WoodsMike PoszgaySCG上使用過類似套牌。我覺得這張牌實在是噁心,當然整個1.5圈的牌手都和我有同樣看法——而且有著比我預料的更為深遠的影響。CW的套看起來像是在我給出的套牌原型的基礎上改的,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們各自獨立創作。不管怎麼說這套牌出現在了大眾的視野當中,以一種有趣的方式(譯注:此處涉及一些和文章主旨無關的個人怨念,省略)。

這套牌非常酷,我第一次拿她參賽的時候,一回合下苔草橋,第二回合就放出了伊莫庫。但是,除了非常酷以外,這不過就是一套條件更為苛刻的掘墳,會敗給所有能打敗掘墳的套牌,還額外害怕荒原。

除了奧劄奇以外,奧劄奇再起還給我們帶來了珊瑚盔指揮官——人魚最新最棒的領主,2cc的費用,和乙太精瓶的配合遠好于人魚君王,而且在達到4級以後是一個更大的威脅。而且會飛的人魚使得人魚套終於有了穿透護城河的辦法,之前可一直是被捏死了的。指揮官很快就變成了人魚套對其他套牌最大的威脅之一,人魚玩家很快就接納了它。不過讓我多說一句,我們得誠實的說——他們不是因為這個人魚還有一個副生物類別才興高采烈的(老外的冷笑話)。

那麼,還有最後一張奧劄奇再起的牌我必須要提到,顯然,你們都猜到了,那就是復仇藤蔓。這個小小的元素改變了整個世界,一個看起來無害的4cc4/3將被薪傳賽史永遠地銘記。當然了,這個故事會有點長,所以我們下次再講。

別怕長,疲憊的旅人,我們的旅途快要到終點了。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