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http://www.themeditators.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4&extra=page%3D1


前言:這篇文章醞釀了很久,因為工作帶娃各種拖,一直到陀螺禁了META大變,對目前的環境已經缺乏足夠認識了,META的應對就交給大家討論吧。


種族套作為萬智牌套牌中的一個獨特分支,一直有著獨有的魅力。薪傳賽制meta中種族套最流行的就是妖精(elves)套牌。究其原因,除開妖精本身的美型之外,套牌的強度也毋庸置疑。


以下是16年11月千葉GP TOP8的妖精牌表:
18地:
1 x Dryad Arbor
2 x Forest
2 x Bayou
1 x Tropical Island
4 x Verdant Catacombs
2 x Misty Rainforest
4 x Gaea’s Cradle
1 x Pendelhaven
1 x Cavern of Souls
29生物:
4 x Deathrite Shaman
4 x Nettle Sentinel
4 x Wirewood Symbiote
3 x Heritage Druid
3 x Quirion Ranger
1 x Birchlore Rangers
1 x Llanowar Elves
4 x Elvish Visionary
1 x Scavenging Ooze
1 x Leovold, Emissary of Trest
1 x Reclamation Sage
2 x Craterhoof Behemoth
11法術:
4 x Glimpse of Nature
4 x Green Sun’s Zenith
3 x Natural Order
2 x Nissa, Vital Force
2旅法師:
2 x Nissa, Vital Force
15備牌:
1 x Reclamation Sage
1 x Gaddock Teeg
1 x Ruric Thar, the Unbowed
1 x Progenitus
2 x Surgical Extraction
3 x Abrupt Decay
2 x Cabal Therapy
2 x Thoughtseize
1 x Pithing Needle
1 x Null Rod

整套牌的構成以生物為主,乍一看很像BEAT DOWN類型的fair套牌,但絕大多數分類卻把妖精歸類為COMBO套牌,這還得從制勝思路說起。套牌核心的制勝思路非常簡單:鋪場,然後拍下一隻隕蹄貝西莫斯(Caterhoof Behemoth),全場變成4/4、5/5甚至更大個頭的生物帶著踐踏異能踏平對手,金魚測試中前4回合達成制勝條件的概率在80%以上,最速2回合就能夠制勝,非常兇悍。
我們來分析一下,為了達成制勝的目標,整套牌是如何運作的。
生物曲線:套牌中的29個生物中有20個生物都是一費曲線,只要有充足的法術力支援可以一回合放空手牌。
爆費:蓋亞的育苗地(Gaea’s Cradle)是生物鋪場爆費神器。生物配置中除了加速生物如喪儀祭師(Deathrite Shaman)、羅堰妖精(Llanowar Elves)之外,妖精獨有的傳承德魯伊(Heritage Druid)能夠讓在場所有未橫置的妖精都成為法術力源,此外妖精還有很多小配合可以產出額外的費用,這個後面會單獨提到。
手牌補充:瞥視自然(Glimpse of Nature)作為核心的手牌補充手段,費用低廉,配合套牌的大量低費生物,可以輕易的補充大量手牌,甚至二回合抓起整個牌庫。此外還有妖精幻視師(Elvish Visionary)作為過牌手段,配合修索林共生體(Wirewood Symbiote)的異能和爆費手段也能夠多次抓牌。
以上三點保證了鋪場的順利進行,如果我方場上有4個或以上的生物,我們只需要施放一張自然秩序(Natural Order),或是爆出9費施放一張綠陽當空(Green Sun’s Zenith),甚至是生拍手上的隕蹄貝西莫斯,就能夠看到勝利女神的微笑了。

核心單卡和引擎詳解:
樹靈喬木:地生物 - 樹林 樹靈,進場的回合有召喚失調不能產費,副類別不是妖精不能幫助傳承德魯伊產費,還可能被荒原炸,看似很卡節奏的一張地,但在整套牌中的地位卻不容忽視。首先,這塊地可以被X=0的綠陽當空找進場,意味著我們只要起手有綠陽當空,我們就可以實現一回合下兩個地;樹靈喬木還可以被找地找進場,在拼掏的階段,只要我們掏到一張找地地,我們就能確保場上至少有一個1/1生物,甚至為自然秩序提供重要的犧牲源;由於樹靈喬木是生物,它能夠成為修索林共生體/奎利恩流浪漢異能的目標,產費之後被重置從而實現跳費;此外,生物對攻中它是一個優秀的阻擋者,配合奎利恩流浪漢的回手樹林異能,可以看住地面1萬年,讓對面佩戴十手的地面生物失去價值。
修索林共生體:核心引擎之一,另一個不是妖精卻在套牌中滿編4張的牌。這個小蟲子只有一個異能:回手一個你控制的妖精:重置目標生物,同時這個異能被限制每個回合只能啟動一次。回手妖精是異能的費用,而且不指定目標不能被響應,意味著只要這只小蟲子在場,所有的點去除都將對妖精失效。配合妖精幻視師,可以對手的回合末回手場上的妖精幻視師,自己的回合施放進場然後回手再次施放,實現1回合+2的手牌優勢;瞥視自然結算以後,即使手上沒有抓到生物,也可以啟動共生體的異能提供生物手牌保證鏈條能夠繼續;配合傳承德魯伊+蕁麻原哨兵的產費組合,跳出4-5費的費用;配合任意妖精可以構築地面的阻擋者防線;配合產費生物多產一費;配合重置喪儀祭師實現更強的墳場壓制;配合獵群祭師(Shaman of the Pack)可以成為制勝手段。用途多樣,效果拔群,上場以後一般會被對面點殺集火穩定一換一。
奎利恩流浪漢:另一個重要引擎。異能是回手一個樹林:重置目標生物,同樣異能被限制每回合只能啟動一次。流浪漢可以從荒原下保住樹靈喬木/支流;卡地的時候可以讓地產費後回手然後下地,確保效率;和樹靈喬木構築地面防線;重置生物的異能有多種配合,類似修索林共生體的效果,不再贅述。
傳承德魯伊 + 蕁麻原哨兵(Neetle Sentinel):核心爆費引擎,妖精滾雪球能夠實現的前提。傳承德魯伊的異能:橫置3個未橫置的妖精,產3點綠色法術力;蕁麻原哨兵的異能:蕁麻原哨兵在重置階段不重置,每當你施放綠色咒語時,你可以重置蕁麻原哨兵。傳承德魯伊橫置蕁麻原哨兵之後,只要持續施放妖精咒語,就能夠不斷重置蕁麻原哨兵,再橫置產費,源源不斷的產出法術力。
隕蹄貝西莫斯:制勝單卡,異能為:敏捷,進場時所有生物獲得踐踏異能和+X/+X直到回合結束,X為你控制的生物數量。即使場面只有4個1/1生物,自然秩序找進場就可以造成5+3+4x4=24點傷害,鋪開場面打個100點傷害也輕而易舉,傷害爆表。
綠陽當空:生物導師,缺啥找啥,找引擎元件,找加速生物,找制勝手段,找永久物hate,找備牌hate生物,具體用法可以根據場面靈活判斷。
瞥視自然:核心抓牌手段。
自然秩序:制勝張,一般找隕蹄貝西莫斯或備牌的魯瑞雜爾/祖神獸,根據情況也可以找其它的綠色生物。

其它可選單卡:
崔斯特密使列沃德(Leovold, Emissary of Trest):詭局2帶來的薪傳新鮮血液,異能非常強勁,對組合技,沾藍節奏套牌產生場面優勢,但在妖精套牌中的地位還有待考證。首先費用封閉而且偏高,為了這張牌必須混藍,對於本來抓牌能力就很強的妖精套牌來說,不虧牌的特點好處不明顯,還需要觀察。
崔斯特密探長埃卓克(Edric, Spymaster of Tresst):由於妖精套牌生物密度高,埃卓克帶來的單向抓牌能力值得一試,根據meta情況部分套牌中有出現。
獵群祭師:起源加入的妖精新貴,進場異能和妖精的套牌思路配合良好,可以作為取勝的plan B。
複碧智者(Reclamation Sage):生物的神器/結界解,用來應對聖杯、護城河等必須要解決的威脅。
腐食流漿(Scavenging Ooze):墳場壓制,針對BUG、掘墳、風暴等依賴墳場的套牌,可以根據meta進主或進備。
蒙鳩地狼群使(Wren’s Run Packmaster):曾經針對BUG的利器,身材出眾+可以充分利用妖精多餘的法術力鋪場+地面生物死觸壓力,並且不能被衰敗去除。但乙太之亂帶來了送終一擊,讓這張牌突然變得比較尷尬,還需要觀察。
拒降者魯瑞雜爾(Ruric Thar, the Unbowed):對掘密師系套牌出場就至少意味著1換2+6血優勢,對風暴類套牌基本等於直接宣佈勝利。
潘得庇護地(Pendelhaven):潘得庇護地的異能對保護妖精的眾多1/1小生物很有幫助,能夠躲過一些短殺如毀容。
靈魂洞窟(Cavern of souls):應對奧札奇的聖杯封1,靈魂洞窟可以確保關鍵生物的結算。
生機妮莎(Nissa, Vital Force):妖精的新嘗試,第一個異能為主力,可以重置苗地爆費,也可以讓地成為5/5生物,成為阻擋者或clock。

備牌:
加達提格(Gaddock Teeg):可以被綠陽匯出,應對風暴的制勝手段等威脅,但是也會卡自己的自然秩序和綠陽,目前陀螺被禁奇跡消失,這張牌作為備牌的價值也在下降。
祖神獸(Progenitus):備牌制勝手段,對沾紅沾黑套牌備牌對手很可能換上大量清場,有了祖神獸就可以不懼清場單刷。
攫取思緒(Thoughtseize),柯幫療法(Cabal Therapy):手牌破壞,破壞組合技元件,以及早期解決一些比較麻煩的東西如聖杯,抵銷。妖精套牌生物眾多,和療法配合良好。
突發衰敗(Abrupt Decay):主要是為了應對抵銷、聖杯、囚籠、十手這些必須解掉的hate,奇跡消失以後,數量可能減少。
手術摘除(Surgical Extraction):針對目前紅黑掘墳正火的情況,備牌2-3張手摘比較常見,除了解決墳場中的生物外,關鍵回合指向墳場中的FOW破壞對面手牌中的康,或是對手展示終始時手摘墳場的終始都是常用操作。
虛空短杖(Null Rod):一張牌解決精瓶和武具等各種麻煩的神器異能。
梅澤的十手(Umezawa’s Jitte):生物套牌中放一張十手永遠是可選項。
天鵝絕唱(Swan Song):沾藍的妖精備牌用來對康的手段,另一個重要目標抵銷目前也消失了。
窒息(Choke):沾藍套牌的惡夢,即使不能結算換掉一個FOW也是賺的。

妖精食物鏈:
牌表:
12地
12 x Forest
44生物
4 x Llanowar Elves
4 x Elvish Mystic
3 x Fyndhorn Elves
4 x Quirion Ranger
4 x Elvish Visionary
3 x Multani’s Acolyte
4 x Priest of Titania
4 x Elvish Archdruid
4 x Fierce Empath
4 x Sylvan Messenger
4 x Brass Herald
1 x Ulamog, the Ceaseless Hunger
1 x Emrakul, the Aeons Torn
4結界
4 x Foodchain

純綠套牌,12樹林就可以運作,整套44個生物:11個一費加速生物,泰坦尼亞牧師(Priest of Titania)和高位妖精德魯(Elvish archdruid)伊是爆費引擎,還有4個爆費結界食物鏈(Foodchain),保證源源不斷的費用。妖精幻視師(Elvish Visionary)和穆塔尼的侍僧(Multani’s Acolyte)是抓牌生物,森林信驛(Sylvan Messenger)和黃銅傳令使(Brass Herald)可以補充大量妖精生物手牌。4個好鬥共感者(Fierce Empath)是生物導師,可以找黃銅傳令使補充手牌,可以找烏拉鏌解決一些麻煩的永久物,或者直接找大姐制勝。另外,即使沒有制勝生物,8張領主可以讓自己的小生物變得足夠大,成為制勝手段。這套牌速度也很快,2回合能夠生拍大姐,是另一派妖精套牌的代表。

妖精在傳統META中的地位由於受到奇跡壓制,近一段時間表現平平。現在奇跡退位,環境又變得多樣化,組合技和中速套牌都將受益,妖精雖然少了奇跡這樣一個天敵,但組合技抬頭可能並不會讓妖精在META中占到多大便宜;同時之前被奇跡壓制的紅色在環境中的比例很可能增加,而黑色的重要性減弱,紅色直燒和清場在備牌中的比重變大的可能性很大。這些要素會促使妖精做出調整和改變,對此個人也有些想法,可以供大家參考:
主牌部分,目前還沒有看到調整的契機和需要,妖精的主牌自成體系,目前還沒能夠對妖精主牌結構產生影響的單卡出現,調整主要集中在備牌。
作為輔色的黑色,雖然衰敗的價值降低,但由於主牌喪儀以及備牌的思緒,仍然非常重要,備牌的療法和衰敗可以調整。
應對組合技,在備牌中加入藍色許可咒語,比如點破咒語(Spell Pierce)或天鵝絕唱(Swan Song),相應的主牌可以放入列沃德,雖然速度偏慢,但如果結算可以有效限制組合技的展開。
在備牌中混入白色,加達提格和瑟班守護者莎利雅(Thalia, Guardian of Thraben)都是應對風暴的可選項,雖然二者都會對自己的展開有所限制,但一旦壓制了風暴的速度,己方並不那麼需要依靠自然秩序制勝了。同時為了應對可能抬頭的紅色清場和delver系套牌,能量風暴(Energy Storm)也是備牌的可選項。


薪傳的META隨時都在調整,同時有自身的動態平衡,這篇文章就是拋個磚,各位看官可以各抒己見,歡迎大家提出自己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