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aneNod (墮滅祭司)                                        看板  SIANTI
 標題  [馬上] 台籍老兵許昭榮旗津風車公園自焚身亡
 時間  Tue May 20 23:05:14 2008
──────────────────────────────
─────────



http://news.yam.com/cna/society/200805/20080520488803.html

台籍老兵許昭榮旗津風車公園自焚身亡


中央社╱中央社 2008-05-20 21:49   調整字級:
(中央社記者王淑芬高雄二十日電)台籍老兵協會理事長許昭榮今天晚上六時三十分在旗

津風車公園自焚,警方獲報後前往援救,證實許昭榮已經身亡,身旁留有一罐保特瓶空罐

,目前市府文化局正與他的家人連繫關心中,也希望了解他自焚的原因。

台籍老兵協會理事長許昭榮年近八十,在晚上六時三十分在旗津風車公園自焚,由於許昭

榮是本土支持者,長久以來追求台藉老兵的福祉也盼政府能為老兵樹立紀念碑,所以他的

死因格外受到關注。

一直和許昭榮協會有連繫的市府文化局正協助了解許昭榮的死因。文化局長王志誠表示,

市府呼應台藉老兵的要求,在2005年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六十週年在旗津二路,風車公園附

近設立「戰爭與和平紀念碑」,以紀念這些台藉老兵因為時代背景的不同,分別投入不同

的戰役,為國捐軀的事蹟。

他說,許昭榮等人一再希望將紀念碑擴大為紀念公園,市府已編列一千萬元墊付款,並完

成了紀念公園的建築規劃,預計今年底前動工興建;同時列入八二三砲戰戰役陣亡將士碑

,感念為台灣捐軀的先賢烈士。

王志誠不解許昭榮何以要自焚,他正與家屬連繫中,也派員前往旗津許家協助家屬了解死

者遺書內容,他表示,市府會關心這名老將士的死因並扶助家屬處理善後。





關於許昭榮: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nov/1/today-life13.htm


戰士紀念碑 異域英靈魂魄回

記者黃秀枝╱專題報導

半個多世紀前,國共內戰方酣,同樣是入秋,高雄港海風蕭蕭,成千上萬的台灣兵,在荷

槍警備的肅殺氣氛下,一批批被押送前線剿匪「報效祖國」,砲火中,近萬台灣兵橫屍沙

場,無名無姓,孤魂飄泊異鄉數十載。


戰火中倖存的台灣兵許昭榮,多年來心繫戰死異域的袍澤,奔波海內外,幾年前,透過靜

坐抗議激烈手段,在高雄旗津海岸邊掙得一塊地,明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六十週年前夕,

他往來籌措立下全國首座「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大理石碑隔著台灣海峽,遙望著對岸

當年的戰場,海風呼嘯聲中,牽引飄盪異鄉的魂魄,重回故鄉。



「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設在旗津海岸風車公園旁,與四年前所立的「魂鎮故土」地標相

鄰,目前已經完成石碑底座,用台灣兵血淚和生命換來的碑文,正在刻製中,近日完成,

十一月十日上午十點揭幕。

看著「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即將落成,已經七十六高齡的許昭榮,髮蒼蒼,為了昔日袍

澤努力了一輩子,心中有無限的感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即將滿六十週年,日本已從戰敗

的廢墟中,一躍成為經濟大國,台灣也建立民主政權,對於一群「原日本軍、前國軍」的

台灣老兵而言,過往的六十年卻是一段痛苦、不堪回首的歲月。

許昭榮泛著淚,道出這群台灣老兵走過的悲愴,大戰結束,許多參加中日戰爭或東亞戰爭

而身亡的台灣兵,被奉祀在日本靖國神社,部分砲火餘生的台灣兵,不但沒有得到幸運之

神的眷顧,反而被強制編為「國軍」,參加國共內戰,以原日本軍人和國府軍士兵的雙重

身分捲入中國內戰,成千上萬橫屍沙場,劫後餘生返回台灣的,竟被來台的國軍視為「敵

人」,百般歧視,有的憤而投入「二二八事件」,被捕慘遭虐殺。

民國十七年出生的許昭榮,以生命見證時代的悲劇。日據時代曾經受過日本海軍術科訓練

,許昭榮當時被扣上「二二八暴動」罪嫌,遣往上海、青島等地,從事戰後接收日本卅四

艘賠償艦修復工作,槍林彈雨中,目睹戰爭的可怕與無情。

許昭榮透過史料估計,陸續有一萬五千名台灣子弟兵被國民政府連拐帶騙,以機關槍押送

,強制遣往中國剿匪,其中至少有一萬人被押往東北錦州、塔山、華北魚台、濟寧及徐蚌

會戰等戰役,死無對證,成了「無名戰士」。



許昭榮指出,被遣往中國的台灣兵,年紀輕輕,很多連廿歲都不到,人生地不熟,面對中

共人海戰術,十之八九成了砲灰,千餘人被俘投共或滯留中國,民國卅八年,隨國民政府

平安撤退返台的只有四百多人,其中大多數是海軍人員,橫屍戰場的台灣兵幾乎全是陸軍

,至少有八千多人。



許昭榮不平的指出,今年三月,國防部查復監察院的報告中,仍然強調「台灣光復初期,

隨國軍赴大陸作戰台灣兵」總數只有一千七百零四人,其中包括三百八十一位隨國民政府

撤退回台的,六百廿六位被俘滯留中國,解嚴後返台的,還有近七百位滯留中國病故的,

不願承認「無名戰士」用血淚和生命交織而成的史實。


許昭榮一生坎坷,國共內戰倖免於難,許昭榮劫後餘生重回故鄉,災難並沒有結束,之後

又因傳閱台獨書刊,被捕送往綠島服刑十年,期間遭逢妻子改嫁,出獄後,許昭榮輾轉開

發台灣草蝦外銷市場,參加南加州台灣人社團聲援施明德「獄中絕食」,訴求政府「釋放

政治犯」遊行示威,一夕之間淪為政治難民,流亡海外。



多年來,許昭榮始終心繫當年國共內戰捐軀的袍澤,十六年前,他持難民護照重返當時的

戰場,找尋昔日戰友的屍骨,在北京發起「滯留大陸台籍老兵要回家」連署訴願活動,將

戰後散落在中國各地的台籍老兵串連起來,許多回不了家的台籍老兵,戰後歷經文革批鬥

,生不如死,有的受不了折磨,自殺結束生命,點點滴滴全是血淚斑斑。



最令許昭榮悲痛的是,走訪徐蚌會戰遺跡,目睹土丘連綿的「亂葬崗」,每個土塚下埋葬

的,全是橫屍戰場的國軍將士遺體,而這些「無名戰士」墳塚,多年來任由風吹雨打,無

人聞問憑弔。



為了撫慰橫屍異鄉的「無名戰士」英靈,許昭榮在一九九四年創設全國原國軍台籍老兵暨

遺族協會,六年前,在高雄發動全國台籍老兵及遺族靜坐絕食抗議,獲得當時高雄市同意

,在旗津海岸公園預定地,撥出一塊一公頃大的土地,做為「台灣老兵祈願世界和平紀念

公園」,提供「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及「台灣兵文物紀念館」建設之用。



雖然地有了,卻因為沒有經費,幾年來,旗津海岸邊除了四年前豎立的一座「魂鎮故土」

地標,一公頃大的土地上,荒涼空無一物,海風中顯得格外蕭瑟,台灣老兵犧牲寶貴的生

命,不但日本,連中華民國都未正式表彰,連一座紀念碑都沒有,令許昭榮感到格外的痛

心。



許昭榮感嘆,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受難者及被羈押者,都已經獲得平反,得到精神及撫恤金

補償,全國各地設置的二二八紀念碑不計其數,唯獨為國捐軀的「台灣兵」,在血淚歷史

中,找不到容身之處。


明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六十週年,許昭榮自籌經費,捐出積蓄,在「魂鎮故土」地標旁,

設置「台灣無名戰士紀念碑」,牽引無名戰士的英靈重回故鄉,也為一甲子前發生的悲壯

歷史做見證。



碑文背面寫上前總統李登輝所題的「靈安故鄉」,及許昭榮題的「魂鎮故土」。許昭榮說

,原本「魂鎮故土」四字邀請總統陳水扁落筆,不過被婉拒,許昭榮搖頭說,「阿扁沒有

福份」。



總統府回函婉拒題字,連十一月十日紀念碑揭幕儀式,也沒有出席的意願,高雄市長謝長

廷也以當日要北上參加行政院會為由,派秘書出席,許昭榮看在眼裡心痛不已,悲痛半個

多世紀前橫屍沙場數以千計的「無名戰士」台灣兵,半個多世紀來被漠視,魂魄飄盪荒野

數十載,不知何時才能重回故鄉。


 [1;41Vm補上。台灣軍之歌…(有些東西,不能被遺忘) [m

「國軍?」

「台灣軍?」

無限的悲愴。台灣軍之歌。
http://www.badongo.com/file/9482012

太平洋の空遠く 輝く南十字星 黒潮しぶく椰子の島 

荒波吼ゆる赤道を にらみて起てる南の 護は吾等台湾軍 嗚呼厳として台湾軍


胡寧の戦 武漢戦 海南島に南寧に 弾雨の中を幾山河 

無双の勇と謳れし 精鋭名ある南の 護は吾等台湾軍 嗚呼厳として台湾軍


歴史は薫る五十年 島の鎮と畏くも 神去りましし大宮の 

名残りを受けて蓬莱に 勲を立てし南の 護は吾等台湾軍 嗚呼厳として台湾軍

全站熱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