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三之肆)

     

    餘下那個黑袍女子搶到阿三身旁扶住他,聲音滿是不屑:「枉

    你武功恁高,竟然收拾不了一個易一,如此大意怎麼給九流辦

    事!」

     

    阿三受了重創,已說不出話。這次我踢他的聲勢遠不及那日在

    黑森林中舒樺拍他那掌,傷勢卻絕對不輕。我知道那個女子定

    也不是省油的燈,此時卻擔心胡斐──不因為黑袍漢寶劍更勝

    冷月寶刀,而是我看出對方武功似不在我之下!

     

    胡斐舞動冷月寶刀迎向黑袍漢,使出胡家刀法攻敵。胡家刀法

    沒有驚天動地的名字,看上去招式更不見突出;其實出刀又快

    又狠,刀招似在情理之中亦在意料之外。胡斐功力不比我淺,

    配合上乘的胡家刀法,即使是我也要先避其鋒,拆得百招開外

    方可穩佔上風。然而那黑袍漢雙腳釘在地上,沒有挪移蹤躍,

    只以右手使劍,竟輕描淡寫便將胡斐的刀勢完全化解!

     

    黑袍漢武功大抵跟我在伯仲之間,稍勝於胡斐。憑這差距實無

    可能無視胡家刀法的厲害。兩人武功相去不遠,胡家刀法一點

    也不輸人,胡斐到底因何被壓制?那人好像很了解胡斐似的…

    …對啦!冷月寶刀名氣不大,先前又被埋在胡一刀墳裏,那黑

    袍漢竟也知道它的名字,難道說九流已摸清了我們的底細?

     

    九流是神秘殺手組織,最近更顯露野心,想要變成另一個日月

    教,它要是暗中查探我們亦不無可能。眼見那女人扶著阿三離

    開,我不知道應該阻止他們還是協助胡斐──那女人不知武功

    如何,卻似是三人中的頭兒,能夠攔住她的話,應該可以獲得

    不少有用情報;換個角度看,面對我和胡斐兩個高手,阿三又

    負傷退下戰場,那女子仍是從容不逼,並留下黑袍漢以一敵二

    ,竟是胸有成竹,對同伴投以絕對信任的一票?

     

    我盯著黑袍漢,見他跟胡斐拆了十餘招,那劍法越瞧越是眼熟

    ,好像哪裏見過似的。再多看兩招,一道靈光閃過腦海,失聲

    叫道:「天劍!」

     

    黑袍漢冷哼一聲,突然向前踏上一步,手中寶劍中宮直進,彷

    彿要把胡斐開膛破腹。胡斐隱然已是刀法名家,與江湖上一些

    好手譬如余滄海、田伯光甚至兵不群相比,可說是不遑多讓。

    但一山還有一山高,對方非但壓制著胡家刀法,且游刃有餘,

    稍為進取即將胡斐逼得手忙腳亂,自是十二分的氣餒。我知道

    再戰下去胡斐必敗,只好放過那個黑袍女子不管,搶到胡斐跟

    前接住那黑袍漢的劍招。

     

    黑袍漢手腕微抖,寶劍幾乎削斷我的右臂。「你手中無劍,也

    不過是前來送死!」

     

    當我認出那劍法竟然是曾經令我吃盡苦頭的「天劍」,就連黑

    袍漢的聲音也耳熟起來,「你果然是小舒!」

     

    黑袍漢寶劍陡地頓住,劍尖指著我的鼻尖,獰笑道:「你終於

    把我認出來了!」

     

    但見他把斗篷上的帽子扯落,果然是明教「八刃」之一、於我

    算有救命之恩、鍾情於趙敏而甘作其奴隸的舒樺!雖然我已有

    所覺悟,但親眼證實他的身份,還是感到一陣痛心;至於胡斐

    更是極度錯愕。

     

    我救出六大派、逃離大都之後,在一片黑森林跟趙敏起了爭執

    ,最後錯手傷了她性命,結果為此和舒樺狠狠打了一架,幾經

    辛苦才將之擊退。舒樺身為明教光明左使楊逍座下「八刃」之

    一,武藝自有獨到之秘,卻沒料到竟精妙如斯──他是明教四

    大護教法王、青翼蝠王韋一笑的師姪,所習武學更是驚人,號

    稱「天龍八武」,博大精深、包羅萬象,刀、劍、拳、掌無一

    不曉。

    「小、小舒,你是甚麼時候被九流招攬?」我臉色要多難看有

    多難看,「難、難道說……你竟和阿三一樣,因為趙敏之死,

    這才投靠九流?」

     

    胡斐聽出點甚麼,在我身後問道:「大哥,趙姑娘死了麼?甚

    麼時候的事?」

     

    舒樺嘿聲說道:「胡兄弟,姓易的大概沒跟你提起……這當然

    了!他怎好意思跟人說出真相?好好一位姑娘,被他最凌厲的

    殺著所傷,就此香消玉殞,真是枉負他那俠義之名!」

     

    胡斐要待不信,但見我沒有反駁,咬著下唇默不作聲。舒樺繼

    續說道:「趙姑娘縱有不是,也罪不致死……她可是協助你救

    出六大派,成存了你的名聲!我知道你們看不起趙姑娘蒙古人

    的身份,對她諸般猜忌,合作營救六大派也不過是權宜之計。

    就算趙姑娘利用你對付霍都,那又怎樣?你怎可以恃強凌弱,

    將她殺死?」

     

    我無從為自己辯護。我承認面對一個又一個陰謀詭計,使我神

    經過分緊張,這才失手害了趙敏。事已至此,我多說亦是無益

    ,向舒樺解釋也是多餘。對於誤傷趙敏一事,我是懊悔不已,

    唯往事不可追,我又可以做些甚麼?在這個群俠世界生活數年

    ,我並沒有把趙敏當遊戲NPC,覺得殺了也不惋惜;只是由始

    至終,把遊戲玩下去、找出所有神石然後帶瑱琦回到現實才是

    正事,我寧願帶著對趙敏的悔疚完成遊戲,總比甚麼也不幹來

    得強一些。

     

    「小舒,趙敏一事我非常難過。行走江湖誰不帶上幾條人命?」

    我嘆了口氣,說:「我出道以來殺人更多,多得數不到、記不

    住。對於我來說,那些人只有該死和不該死兩類,而趙敏是唯

    一一個不該死的……我但願沒有擲出那一招『天外飛龍』,可

    已經太遲了,就算要了我的性命也無法使趙敏復活,小舒你這

    又何苦?」

     

    「那該怎麼辦?」舒樺怪笑道:「依你說就這麼算了?那太便

    宜了吧!難道你連殺人償命這道理也不懂?」

     

    「如果無分善惡是非,只知道一命抵一命,那要殺到甚麼時候

    ?趙敏固然不該死,我自問亦非奸佞,且肩頭上有著許多擔子

    ,活著比死掉於世更有作用。」我望著舒樺,誠懇的說道:「

    有時候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活著、留下來面對一切才更困難

    ,我是抱著這個想法一直走下去,做更多的好事、幫助更多的

    人,這樣才可補償我所犯的過失。」

     

    「你以為可以矇混過關?」舒樺又是一聲長笑,森然道:「那

    也太小看我舒某人了!易一,當日我救活阿三,為的便是與他

    合作找你報仇雪恨,你以為憑幾句說話就能把我打發?看劍!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