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二十九章之金陵懸案(四之肆)

     

    北方人最重過年,有許多風俗傳統,江南又是另一番景象──

    既有從北方流傳過來的習俗,亦有南方獨有的浪漫氣息。中國

    人信神,見山拜山見水拜水,長江一帶楚人崇巫,節日總離不

    開祭神祀。打從臘月年廿三送灶神開始,家家戶戶忙著貼鍾馗

    、畫門神、寫紅紙、送財神,女人還要製年糕、作新衣等等,

    忙個不亦樂乎。

     

    我易府不比一般人家,男女僕婢合共有三數十人,就連洪勝海

    也說不清楚,得去問焦宛兒從金龍幫調來幫忙管家的陳少鵬。

    有他們辦年貨,我大可以安坐家中,不用掛心甚麼。只是焦宛

    兒的意思,是要我感受一下南京城過年的熱鬧氣氛,再講留在

    易府也不得太平,江湖上的人物,尤其那幫擺不上檯面的三流

    腳色,無論識與不識、有事沒事,總愛找上門來,串門子、套

    交情、打秋風、撞木鐘,要甚麼心思都有,煩得不可開交。說

    不得,便帶上瑱琦、胡斐等人,由焦宛兒作東,把個金陵城裏

    裏外外遊了一遍,揚子江、燕子磯、莫悉湖、落紅橋、勝棋樓

    、虎踞關、鬼臉崖、魁星閣等等,真個是景色醉人,流連忘返

    。

     

    這日已是年三十,雖說下頭有僕役張羅,我還是跟焦宛兒出去

    ,買了些香燭佛像、鮮魚果品,還有兩串鞭炮,要等子夜開年

    。焦宛兒見我來了興緻,更是歡喜,說要邀我到焦家大宅團年

    。其實以我和焦家關係,不但跟焦宛兒出生入死,與焦公禮亦

    是忘年之交,絕對夠得上受用一頓團年飯。但我已建府自立,

    家裏幾十號人,即使不理下人們,難道帶著一幫子朋友去焦家

    大宅作客?再說,這樣作對家人也不好。

     

    這晚易府大廳中筵開兩席,招呼眾位客人。謝遜、史婆婆輩份

    最高,理所當然佔了首席,由我坐在旁邊相陪;同桌的還有封

    萬里、石清、閔柔、藍秦、柯子容等前輩;張無忌身為明教教

    主,瑱琦是丐幫幫主,石破天為長樂幫幫主,石中玉為雪山派

    掌門,李思豪為紅梅山莊莊主,故亦並列首席;至於胡斐乃是

    我的結義兄弟,自當敬陪末席。

     

    第二席安排比較隨意,當中以程英居首,白綉與另外兩名雪山

    派弟子坐在旁邊,侍劍、琴兒、雙兒和府中有身份的亦可入席

    ,洪勝海和陳少鵬則在下首相陪。

     

    看著家僕捧出一盤一盤熱葷,我舉起酒杯向坐對面的張無忌說

    :「剛才聽洪勝海提及,你的表妹殷姑娘已能坐起來進食……

    無忌真個是著手回春,那長樂幫姓貝的實不可同日而語。」

     

    張無忌把酒杯放到唇邊,笑道:「好歹我也是跟隨『蝶谷醫仙

    』胡青牛胡老前輩習醫,雖說只是略知皮毛,武林三大神醫的

    美譽卻非浪得虛名……阿離是我血脈相連的表妹,我更不能不

    出力救她。」

     

    我搖頭說道:「殷姑娘受這重傷固然不值,可幸遇著無忌這位

    醫術高明的大夫,實在是不幸中之大幸。」

     

    張無忌臊得兩頰通紅、雙手亂搖,說道:「我只是略懂醫道,

    如非救人心切,如何敢醫阿離?」

     

    我嘿聲說道:「無忌這話太假,別忘了我體內的玄冥神掌掌力

    ,也是拜你傳授秘笈《九陽神功》才能根治,以至剛至陽的內

    力化解寒毒,未嘗不是醫道……你的醫術已絕不下於三位神醫

    !」

     

    張無忌打了個哈哈,倒是旁邊的謝遜說:「無忌孩兒,蝶谷醫

    仙的醫術當世第一,你只是侍俸在側已獲益良多,別妄想胡青

    牛會收你作入室弟子……以你現今的醫術,固然無法與胡青牛

    相比,但也勝過世間多少欺世盜名的所謂名醫。無忌孩兒宅心

    仁厚,單是那份醫德已沒得說的。」

     

    謝遜對張無忌愛護之情溢於言表,唯張無忌亦的確是人中龍鳳

    ,年紀輕輕武功、品行、醫術均是第一流,再加上明教教主的

    身份,實在教人妒忌。

     

    李思豪朗聲一笑,站起來與瑱琦祝酒,「韓姑娘當上丐幫幫主

    ,乃黃幫主以來第二人,不啻是宗千古奇聞,亦受用得大家一

    杯水酒!」

     

    瑱琦報以微笑,盈盈站了起身舉杯回敬。「小妹祝李大哥紅梅

    山莊聲望日隆、家業日大!」

     

    李思豪笑著舉杯一飲而盡,用手背抹了抹唇邊,說道:「聲望

    再隆也隆不過快劍易一、家業再大也大不過金陵易府啊!」

     

    眾人哈哈大笑,均來湊趣互相恭賀,還沒到子夜已應了新歲的

    景兒。可在這喜氣洋洋的氣氛之中,卻有兩人愁眉不展──藍

    秦猶自強打精神,跟著我們舉杯說笑,柯子容臉色卻越來越難

    看,終於忍耐不住,霍地站了起身,朝我抱拳道:「易少俠、

    易盟主,恕老夫失陪了!」

     

    其實我們都知道柯子容所為何事,卻無法安慰他。武林發生幾

    宗滅門血案,實在是慘絕人寰,柯子容和藍秦家破人亡,這熱

    鬧的團年景象對他來說就如利刃般剮心。無論是當日加入俠客

    盟的藍秦,抑或自行離去的柯子容,我對他們亦感到難過,而

    且希望山一分力,可是這分力要著落到哪裏去?更何況江湖哪

    天少得了殺人命案?大伙兒緝兇之餘難道連過年也得愁雲慘霧

    ?

     

    看見眾人面面相覷,柯子容自知得罪了人,好不容易乾笑兩聲

    ,望我說道:「易少俠莫怪老夫不知趣,但想這晚團年,唯我

    和藍掌門遭受滅門,巴巴趕到易府難道便是為了湊個熱鬧?」

    見我臉色難看,柯子容嚥了一口唾沫,咬牙說道:「老夫憶起

    過世的老妻兒女,實在沒這心情受用這頓團年飯,不敢掃了大

    家的興頭……老夫這就離開易府,就連報仇之事也不敢勞煩易

    少俠了!」

     

    我緩緩站了起來,心裏雖體諒柯子容,亦恨他粗鄙無禮,「柯

    掌門,易一曾答允替兩位主持公道,事實上即便沒有俠客盟,

    易一自出道以來均以行仗義為己任,更與九流有多次接觸……

    然而九流惡行雖漸彰顯,仍是見首不見尾,我們也無可奈何。

    再說俠客盟並非為強攻九流組成,反以互相支援抵禦九流為主

    ,暫時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石中玉在旁邊說道:「紅白二事無日無之,總不能為你七青門

    的白事,要大伙兒連個團年飯也不吃啊!」

     

    石清想要喝止石中玉,最終忍住沒有發作。藍秦臉色亦不好看

    ,卻在旁邊勸道:「柯掌門,你這又何必呢?易盟主年紀雖輕

    ,在江湖上的名聲非你我所能企及,哪有半點含糊?你莫要冤

    枉了好人!」

     

    柯子容嘿聲冷笑,「藍秦,你處處討好易一,能得甚麼好處?

    你八仙劍和我七青門一樣,算是在江湖上除名,對這金陵易府

    來說還有甚麼價值?原先老夫也以為俠客盟可以替我報這血海

    深仇,可惜除鄭九被殺當日,再無九流半點消息……老夫還聽

    說易一所以放任九流殺手離開,因為當中有他認識的人……到

    底易一與九流有甚麼關係,嘿嘿!老夫可不清楚呢!」

     

    柯子容不但直呼我的名字,還誣蔑我跟九流勾結!且不論我與

    舒樺的關係,他豈能單憑此事便污人清白?那時候我的確有放

    過舒樺之意,那不過是出於我誤傷趙敏的內疚感,更重要卻是

    我權衡輕重,知道強留舒樺須付出沉重代價,亦不一定得到甚

    麼有用資料,所以決定讓他們離開。誰知道在柯子容口中,竟

    變成如此不清不白的一件拆爛污!

     

    看著柯子容那恃老賣老、目中無人的態度,儘管我深明他家破

    人亡之痛,還是感到一陣厭惡。再說,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名聲

    ,正如我跟瑱琦所說,對遊戲進度幫助極大,豈容他三言兩語

    將之破壞?

     

    另一方面,也許柯子容的確說中我的心事。俠客盟於我來說,

    若能夠加以利用,可幫忙打擊敵人甚至尋找神石。八仙劍和七

    青門兩個門派已不復存在,對我實在是沒半點用處,或許是有

    那麼一點怠慢也說不定。

     

    剎那之間,我腦海裏面閃過種種念頭,柯子容的態度讓我感受

    到一種威脅──在其他人的目光注視下,我知道要迅速表態方

    能消除柯子容製造出來的疑慮,不能讓人對我有半點不信任。

    我氣得直想把柯子容踢出易府,以消我心頭之恨;考慮到柯子

    容未必就此罷休,或會在江湖上說我的壞話,我甚至起了將之

    滅口的念頭。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