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三十章之絕情絕愛(一之貳)

     

    還說要在金陵好好過年,才大年初三,我又要上路喇。這次的

    主角理所當然是瑱琦了,我不過是陪襯品而已。統領數十幫派

    的俠客盟盟主,抵不上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老實說,同是七

    幫十八派,排名二、三的長樂幫、金龍幫,實力可遠不及丐幫

    了。

     

    與我同行的有張無忌、謝遜、石破天、石中玉、石清、閔柔等

    。張無忌因見表妹殷離已大好,於是放心跟著我前去河南,謝

    遜不放心張無忌,自然跟著前去;石破天雖說是長樂幫幫主,

    但他不想回去總舵跟那幫人打交道,貝海石也樂得自把自為;

    石中玉則是不敢回大雪山凌霄城,因此決定跟史婆婆、封萬里

    等分道揚鑣,石清夫婦當然伴著兒子。

     

    以我的看法,在我易府封萬里等是不敢對石中玉作甚麼,回到

    凌霄城則是另一回事,石清深感同意。閔柔和石中玉想要把掌

    門之位還給雪山派,我跟石清卻不贊成,認為太便宜了雪山派

    。我以為石中玉以雪山派掌門身份列席俠客島的臘八宴,封萬

    里等因而無法一下子否定這既定事實。要是石中玉在江湖再闖

    一陣子,少林、武當也把他當掌門看待,到時候雪山派更奈何

    不了他。

     

    當然,如果石中玉的武功能夠更上一層樓,那便十萬個妥當。

     

    我這樣幫助石中玉,算是還清石清的人情,而且有過之而無不

    及。在我初到群俠世界,石清幫助過我、鼓勵過我,靠著他我

    才可以走到今天,因此我必須看顧石中玉,而這又使石清更感

    激我。說到與武林中人的關係,除了焦宛兒等特殊例子,要數

    石清跟我最是要好。

     

    此外,李思豪帶著琴劍二婢隨行,他打算到嵩山少林看看熱鬧

    ,然後便返回紅梅山莊。

     

    我跟胡斐和焦宛兒在金陵城外十里亭話別。焦宛兒幫務纏身,

    一時三刻無法走開;胡斐會在我易府再小住數天,之後便打算

    浪跡天涯。

     

    「三弟,今日一別,不知何日方再相見。」我拍了拍胡斐的肩

    膀,搖頭說道:「你心意已決,為兄不敢再勸……三弟,須知

    道易府大門隨時為你而開,你要有甚事,只需派人捎個口信到

    我府上,知道不?」

     

    胡斐哈哈大笑,抱拳說道:「大哥的好意,我可是心領了……

    希望我兄弟倆重遇之日,胡斐已憑這柄冷月寶刀闖出一番天地

    !」

     

    李思豪在旁邊笑道:「阿一此刻正如日方中,但我跟胡兄弟的

    心意一樣,輕易不會認輸!我也要壯大紅梅山莊的聲勢,跟阿

    一的易府南北輝映!」

     

    「想不到胡兄弟和李兄弟也有這副雄心壯志,教無忌汗顏!」

     

    「你已是明教教主,還嫌不足夠麼?大家亦算西北武林同道,

    我紅梅山莊如何能夠跟你明教相提並論?不過我不會輸給崑崙

    派就是了。」

     

    「要贏六大派之一的崑崙派,桃靜口氣可不小啊!」

     

    「二十年前,朱武連環莊已享譽西北武林。聽無忌說,李莊主

    把紅梅山莊打理得有聲有色……老夫從海外歸來,所見盡是二

    十出頭的少年英雄,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聽到明教金毛獅王謝遜的讚譽,我們都覺得一陣振奮。謝遜離

    開中土有二十年,那時候李思豪、胡斐等均未出生,難怪他會

    如此感觸。

     

    我轉頭望焦宛兒說道:「宛兒,妳也好好保重……我不知甚麼

    時候回來,嵩山之行後,好歹也得到北京一趟,把雙兒送還韋

    小寶。」

     

    焦宛兒神色帶點失落,「大哥,哪日我把幫務都交給羅師哥,

    便會前來找你……我們好久沒有連袂闖蕩江湖,宛兒真懷念那

    段流亡日子!」

     

    我敲了焦宛兒的額角一記,正要說話,忽聞一陣急驟的馬蹄聲

    自金陵城方向傳來,不一會便看見一匹駿馬風馳而至。我定睛

    細看,騎在駿馬上面、衣著光鮮明艷的,原來竟是女捕快拾義

    妹!

     

    「易一,你要走到哪裏去?」拾義妹一邊從馬背躍下,一邊朝

    我叫道:「難道你要調查那個叫甚麼『九流』的殺手組織?」

     

    「當然不是!」我沒拾義妹那麼好氣,也不作解釋,只說:「

    此行與你無關,你大可集中精神調查幾宗滅門血案。」

     

    「你騙誰啊!你這個甚麼盟主,不就是要對付九流嗎?」

     

    我嘆了一口氣,望拾義妹說道:「拾義妹,我知道你職責在身

    ,不能不管這幾宗血案。九流並非善男信女,你調查過程須步

    步為營,如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蕭天南、喬振北兩位捕頭

    的意見。蕭、喬二人成熟穩重、思慮周詳,你千萬不要自把自

    為。」

     

    拾義妹湊過臉來盯著我看,過了半晌,用肩頭狠狠撞了我一記

    ,笑容帶著點狡黠,「原來易一也懂得關心別人,不枉我拾義

    妹特意出城送你!」

     

    我沒想到拾義妹會來送我,還道是找我麻煩。拾義妹又說道:

    「自從鎮江府找上了你,一直給你添麻煩……到現在我還住在

    你家,這點人情我不是不知道水啊!既然你把九流說得如此可

    怕,你也要好自為之,別給九流的殺手殺了!」

     

    我身為反九聯盟俠客盟盟主,也希望可以順道查出九流的消息

    。只可惜喬峰倒似勾結蒙古帝國多於勾結九流。我嘆了口氣,

    向胡斐和拾義妹抱了抱拳,說道:「三弟、拾義妹,送君千里

    終須一別,我們就此別過!」

     

    胡斐用力點頭,拾義妹把拖在腦後的馬尾甩了一甩,算是答應

    。我又跟焦宛兒揮了揮手,轉身走到洪勝海給我預備的青驄馬

    旁邊,抓住馬鞍輕輕一蹤,已騎在馬背上面。張無忌、李思豪

    等紛紛上馬,再次跟送行的眾人道別,然後策馬沿著長江向西

    馳去。

     

     

    瑱琦比我們早兩天出發,我聽她說要回襄陽一趟,我覺著沒必

    要,便帶著大伙兒緩緩西行,進入鄂境後覓得渡頭,要船家把

    我們連人帶馬送過江去,然後北上河南。

     

    襄陽城位於湖廣北部,接近豫鄂交界之處。這日我們在襄陽以

    東、大約兩百里處的一個鎮甸投宿,夜裏便接到丐幫傳訊,說

    是瑱琦和程英會在襄陽停留三五七日,要我們前去會合。瑱琦

    大概正在確認情報,並與黃蓉這個前幫主、智多星商量對策吧

    !喬峰匿藏嵩山少林寺一事,到底熟真熟假至關重要,莫說到

    頭來擺烏龍,即便真有其事,一個處理不當,勢必在江湖牽起

    一番滔天巨浪──少林係天下第一大派、丐幫乃天下第一大幫

    ,兩強相遇,如果不能和平解決,真不知該如何善後。

     

    但我思前想後,還是決定繼續北上。喬峰反出丐幫後投靠蒙古

    ,嚴格來說已非丐幫家事,人人得以管之。我想查清楚喬峰出

    現在大都的真相──我雖然不認識喬峰,但見他英雄氣概不下

    於郭靖,實在難以相信他竟會作蒙古的鷹犬;再講這次重返中

    原所為何事?他真的躲在少林寺嗎?少林派又何以坐不理?丐

    幫如何得到消息?我隱隱覺得裏面有一個陰謀,不比九流的簡

    單!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