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圈套


面對朱黑黃的突然出現,不但吳潛峰十分的戒備,就連那三個女孩也很是不歡迎,萱


萱盯著他問:“你是誰啊?為什麼偷聽我們說話!”


“就是啊,你這個認真沒有禮貌!”


“躲在別人後面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三個女孩因為在跟吳潛峰說她們的秘密,所以對朱黑黃在後面偷聽的行為格外的反感


,你一言我一語的數落起他來。


吳潛峰卻不由為她們擔心起來,自己是不怕這個蜘蛛精的,可是三個女孩卻不知道他


的真面目,一旦得罪了他,要怎麼面對他的報複。那不就成了自己連累了這三個女孩嘛。


想到這裏他連忙阻止女孩們:“算了,咱們去別的地方說。”


女孩們依舊不甘願地指責著朱黑黃,可是朱黑黃卻出乎吳潛峰意料的沒有再多做糾纏


,哈哈笑著說了句:“你們居然會相信這個假道士?他還會捉鬼?他不被鬼捉去就算好的


了!”說完竟然揚長而去。


吳潛峰心裏松了口氣,但是因為朱黑黃的假道士的評價心裏極度不痛快,所以也沒聽


完女孩們的話便拍著胸脯:“你麼放心,不管是什麼樣的鬼怪,只要落到我的手裏,保證


送他上西天投胎。”至于上西天和投胎並不是一回事這個口誤,吳潛峰自己並沒有在意,


反正眼前這三個女孩絕對是不會明白其中的差別的。


女孩子們對于吳潛峰雖然還有所懷疑,但是本著病急亂投醫的原則,還是決定請他去


幫忙捉鬼。于是吳潛峰回到自己的宿舍准備了一些道具,順理成章的逃掉了下午的課,身


著他最心愛的那套道裝,渾然不顧一路上同學老師的指指點點,如約來到了女生宿舍樓下



三個女生帶著他鬼鬼祟祟的上了嚴禁男生接近的女生宿舍,令不少目睹了這一幕的男


生都大為羨慕。


“看到了嗎,就是那一間,窗戶玻璃全部碎了的那間。”萱萱從窗口為吳潛峰指點著



吳潛峰看了一眼,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本來只是以為是這幾個女孩的幻覺,是她們在


自己嚇自己,他之所以鄭重其事的來不過是為了給她們心理上的安慰,讓她們放心罷了。


可是看到那間廢屋之後,他的心裏一緊——這樣一間充滿妖異氣息的屋子就在學校附近,


自己這個向來以斬鬼除妖為己任的修道之人居然從來沒有發現。幸好在它還沒有真正害人


之前這三個女孩就找上了自己,不然後果可就嚴重了。


吳潛峰取出幾張符咒把女孩們宿舍臨近廢屋的那一面的窗戶和牆壁上都貼上,然後對


她們說:“果然有些不對勁,不過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這就去看看,你們在這裏管好


門窗,不管那邊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用管它。”


三個女孩點著頭,看她們的表情,倒是興奮多過害怕。現在的孩子啊……吳潛峰這樣


感歎著走向校園後牆,卻沒有想到自己和這幾個女孩是同齡人。


學校的後院牆應為外面是一片廢墟的緣故,所以修建的特別的高大,上面還插著不少


玻璃片兒,在陽光下反射著光芒。吳潛峰避開高牆上安裝的攝像頭的拍攝範圍,利落地從


牆上翻了過去,一邊還在咕噥:“真是的,牆頭上又是玻璃片子又是攝像頭,簡直像監獄


一樣嘛,拿我們這些學生的人權當什麼……”他似乎沒有意識到,學校設有大門,並不希


望學生從“監獄”似的高牆上翻牆通過的。


牆外邊是那成片的廢墟。吳潛峰剛從修建的富麗堂皇的貴族學校翻牆出來,看著眼前


的破敗景象真是有些不適應。低矮建築中早就沒有了住戶,房屋的門窗大都形同虛設,不


是已經殘破就是沒有了玻璃,張著一個個黑漆漆的大洞。地上到處都是垃圾,隨著風吹過


在腳底下滾動。四周一片安靜,看不到任何有生命的物體。


“真像個鬧鬼的地方。”吳潛峰喃喃自語著。憑著對那間廢屋大體方位的記憶找到了


它——這些屋子從外表看來都是差不多的。


屋子透露出來的強烈邪氣讓吳潛峰肯定自己沒有認錯門,他在門口駐足觀察了片刻,


心裏有些後悔自己匆忙之中沒有向三個女孩問清楚這個鬼魂的行為方式,知己知彼方能百


戰百勝,自己還是太年輕啊……吳潛峰一面這樣感歎著,一面揚手投出幾道咒符把屋子門


口的邪氣逼散,大步走了進去。


吳潛峰剛進屋子,就發覺有些不對勁,立刻來不及多想地彈身向後躍去,想要先退出


廢屋再說。可是不等他的腳步踏道門檻外,廢屋本來半塌的門突然重重的關閉,接著兩扇


窗戶也快速的閉合起來,是幾道咒符發動時特有的光芒從屋子的各個角落亮起,竟然是把


吳潛峰困在了屋子裏。


吳潛峰在屋子中轉了幾圈,發現十幾道符咒把屋子的每一個出口都封的嚴嚴實實,仔


細觀察這些符咒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每一道上都有無數的細絲纏繞,正是這些細


絲構成了符咒的力量,把吳潛峰困在了這間廢屋之中。


這是妖力,根本與鬼魂無關,自己上當了!吳潛峰在心裏這麼想。


他用手輕觸那些符咒上的細絲,雖然手指馬上就被符咒上的力量彈開,但是細絲那種


粘手的感覺依舊停留在手指上。這根本就是蜘蛛絲,朱黑黃,原來是你在搗鬼,我不會放


過你的。吳潛峰氣得團團打轉:一定是那個蜘蛛精在後面偷聽了自己與三個女孩之間的對


話,在這裏沒下了陷井困住自己。


吳潛峰倒是不怕朱黑黃的陷井,自己的法力與他半斤八兩,雖然朱黑黃有天生的妖術


可以使用,可是自己也有幾件道家的寶貝防身,論起來自己雖然落入了圈套處于下風,可


是朱黑黃的陷井也就只能困住自己一些時間而已,他如果敢進來襲擊自己,大家還是五五


分的勝算。只是自己想要破解這個陷井,至少而需要三天時間,三天啊,那幾個女生的事


自己是無論如何也完不成了,她們一定會把自己當成吹牛的人。


想到要在女孩子們面前丟人他就一陣沮喪,尤其是在自己大吃大喝了她們一頓之後才


接下她們的委托,她們一定會以為自己是個騙吃騙喝的假道士。頭可斷,血可流,修道者


的臉面不可丟!想到這裏,吳潛峰咬著牙下了決心,一定要盡快地解開這個陷井,給女孩


們一個滿意的調查結果。


中午大吃了那一通打底,吳潛峰到是沒有饑餓的感覺,在屋裏一圈圈地轉著,計算著


從哪張符咒下手更快捷。


天色漸漸暗下來,這所廢屋四下透風,連天上的星星都可以從屋頂的窗看得清清楚楚



吳潛峰剛剛打破了兩張符咒,不得不坐下來喘口氣。朱黑黃的法力比他想象中的高一


些,所以花了更多的力氣,這樣下去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的去。


吳潛峰從道袍下取出水壺喝了一口。幸虧隨身攜帶著清水,口幹舌燥的時候還可以潤


潤喉嚨,雖然裏已經浸了對付鬼魂的咒符的紙灰,喝起來味道實在不怎麼樣,可是幸好吳


潛峰不是個鬼魂,所以渴極了喝幾口也沒什麼關系。


唉,都怪自己太大意了……吳潛峰一邊休息一邊抱怨著自己的草率,應該先對周圍進


行一下察看再進來的,自己卻冒冒失失就闖了進來。


當他覺得體力,法力恢複的差不多重新站起來准備“戰鬥”的時候,屋外忽然傳來一


聲冷笑。


吳潛峰等待這一刻已經等了好久,所以一點也不吃驚,氣呼呼地叫:“姓朱的,有種


進來單挑!在背後聽別人說話沒下圈套,不是男子漢大丈夫應有的行經!”


朱黑黃英俊的面孔出現在窗外,隔著布滿了“蛛網紋”的玻璃似笑非笑的看著吳潛峰


,半天才說:“你真以為這裏有鬼呀?”


吳潛峰一愣:“你什麼意思?”


朱黑黃“嗤嗤”地笑著說:“那個女孩是我的女朋友。”


“什麼?”


“萱萱是我新任的女朋友,是我讓她把你騙到這裏來的。”


“什麼?”吳潛峰難以置信地重複發問。


“那個女的最近追求我追求的很主動,所以我就靈機一動,利用她把你騙到這裏來困


住。”


“你竟然……她知道你是妖怪!”吳潛峰對于這個女孩的眼肖大為吃驚,她怎麼會喜


歡朱黑黃這種“人”,而且還幫著他陷害同類。


“我只是告訴她我看不慣你這個假道士,讓她幫我沒個局,騙你在學校外面過夜,然


後讓教務處抓住你,給你記個大過而已,她就信了。”他又開始嗤嗤發笑,“那樣的傻女


人誰會告訴她真相啊。說了她也不見得會新。人類真是有意思,明明又怕黑又怕不明的事


件,卻偏偏認為世界上沒有妖魔鬼怪……”


吳潛峰對他的態度大為惱火:“你等著,我出去之後……”


“呵呵呵,忘了告訴你,這個地方一天後就要開始拆除了。有我設下的符咒,那些來


拆房子的人類根本看不到你,到時候各種大型機械一開動,磚頭瓦塊斷壁殘牆齊飛,你不


死恐怕也得在床上躺上個一年半載的,呵呵呵,找我報仇,你就別打算了。”


“你!”吳潛峰被他的歹毒計劃氣得牙都咬得“格格”作響,“朱黑黃,有種你就光


明正大跟我打一場,背後下黑手算什麼男子漢!有膽子你進來,我跟你一決雌雄!”


朱黑黃帶著欣賞的目光看著他的暴跳如雷,他對于敢當眾讓他出醜的吳潛峰可謂恨之


入骨,礙于林老師的存在,他不能在學校中對付吳潛峰,于是便想出這麼個法子把吳潛峰


騙出了學校。在學校以外自己要怎麼收拾這個人類他們可就管不著了吧。“你就在那裏等


著拆遷吧,哈哈哈哈,到了那一天我會再來看你的。”朱黑黃得意的大笑著,身影消失在


黑暗之中。


吳潛峰無奈地看著他離去,氣憤地用手敲著牆,自己真是太愚了,竟然在明知道這個


蜘蛛精在打算著暗算自己的時候,竟然在明知道他仗著自己變了張小白臉(吳潛峰不承認


朱黑黃的相貌是天生這麼英俊的)到處拈花惹草,女朋友遍校園的情況下,還敢相信一個


女孩的話,甚至都沒打聽一下她與朱黑黃有沒有什麼勾勾搭搭。現在的女孩子也是,只憑


著對方一張臉就喜歡對方,甚至不惜幫他害人,她自己的良心過去嗎!


吳潛峰也明白自怨自哀沒有用處,自己如果不能在一天一夜之內把這些符咒破除脫困


,直得被和廢屋一起拆掉……那種後果他都不敢去想。


此時的女生宿舍中,三個女孩正在議論不休:“那個小道士真夠蠢的,好像世界上真


的有鬼似的,居然就去了。”


“不過萱萱,你男朋友也太缺德了吧,這樣害人家記大過。”


“不就是個大過嗎,他是特別班的學生,那個班個個都夠上開除的了,還怕一個大過


!”


“你這樣說可就不對了,人家萱萱的男朋友也是特別班的呢。”


“他是個例外還不行嗎。不過萱萱,你還沒有老實交待是怎麼找上這麼帥的男朋友的


呢,現在是不是應該坦白了?”


“是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喔……”


林青萍看著教室皺皺眉,本來不論什麼時候高一·九班的教室總是有幾個座位空著,


只不過空座位的位置隨著不同的課目有所變化而已。但是今天教室時裏的空位子都特別多


,至少空了一半,有的學生還裝模裝樣地在位子上放了個書包,擺了本課本,試圖表示自


己是臨時有事走開,有的幹脆就什麼掩飾也沒有,光光的桌面看起來那麼刺眼。


林青萍無奈地歎口氣,對這些學生真是沒有辦法,她也不想去強求他們好好上課,好


好聽講,好好學習了,只希望他們不要惹事生非也就心滿意足了。其實這些孩子當中有的


是極為聰明的孩子,他們平時也不怎麼認真學習,考試的時候卻總是會有不錯的成績(聰


明孩子的人數上林老師有一定的誤判,因為她的判斷其中還包括了考試之前習慣性去老師


辦公室偷盜考試卷的幾個學生),如果這些孩子肯認真學的話,他們一定會成為尖子生的



也許孩子們的生活不應該完全以學習為中心,可是這些孩子的生活中心未會離學習也


太遠了一點吧?林青萍無奈地想著,拿起了教課書。


“喂,今天小道士沒來上課呀?”薛子雲東張西望一下,悄悄向陳扛山問。


陳扛山用書擋著臉說:“昨天他就沒來。”


“真奇怪,我還以為他是個好學生呢。”薛子雲這個除了林青萍老師的課之外,其它


課目幾乎有著三分之二的逃課量的他(視該課程距離林青萍老師任教課目的遠近為序,逃


課率從近到遠增加)居然對別人逃課的事指手劃腳起來。


“誰都有想逃課的時候吧?”環境改變人這句老話的一點也沒錯,連陳扛山這樣老實


巴交的學生在高一·九班呆久了,居然也認為逃課對于每一個學生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一


樣。


“不過還有更奇怪的,那‘豬’居然來上課了。”薛子雲有點惡意的說,“大概林老


師的課逃的太多,受到必方的警告了吧。”


朱黑黃在學校中的人緣還不錯,尤其是在女孩子們當中,簡直就是最佳男朋友的第一


候選人。但是他的妖緣卻十分的不好,班裏的妖怪們沒有不討厭他的,尤其是何欣然,和


他幾乎是死對頭。而薛子雲在同班之初與他接連發生幾次沖突之後,與他的關系也是處于


冰點,彼此相互看不順眼的鬥嘴幾乎天天發生。朱黑黃在班上一直敢于爭取人類學生才有


的特權:在林青萍老師的課上逃課,所以今天看他來上課了,薛子雲自然壞的地方為他著


想。


陳扛山想到之前見過的那只名叫必方的火鳥──它來警告妖怪學生們不許在它朋友的


媽媽的課上搗亂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把陳扛山也包括在了受警告的人員之中──想到外


表看起來那麼可愛的鳥兒居然翅膀一揮便把用來做示範的幾頭豬燒成了灰燼的可怕情景,


陳扛山便一陣身上發冷,不由地說:“但願不是,那個火兒太可怕了!”


薛子雲從鼻子裏哼了一聲說:“就該好樣教訓他。”


吳潛峰高高躍起,向著屋頂虛空一抓,同時大喝一聲“破”,手中已經多了一張紙符


。他落地後用力把手中的符咒往地上一扔,頭上的汗水吧嗒吧嗒地往地上滴著,轉瞬間便


把它滴得濕透了。吳潛峰大口的喘著氣,發現自己真是很有潛力可以挖掘,本來預計要三


天才能完成的事,自己在情急之下居然僅用了二天一夜便完成了大半,現在還剩兩張關鍵


符咒,只要再把這兩張破除,整個陣法便會失效,自己也就可以脫困而出了。或雖如此說


,可是他已經沒有一分力氣,現在坐在那裏甚至連挪動一下身體都很困難。


天已經放亮,廢屋外傳來了由遠而近的車聲人聲,吳潛峰知道,熱火朝天的拆遷工作


就要開始了,這片老舊的居民區馬上就會在機械的轟鳴與工人的雙手之中化作瓦礫沙土,


可是自己難道真得要被困在這裏面,等著和廢墟一起被拆掉的命運嗎?


吳潛峰強迫自己收斂慌亂的精神,試圖在工程進行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之前可以恢複部


分的法力,再次試著破除符咒,看看能不能抓住一絲機會逃出生天。可是運氣似乎是在跟


他作對,吳潛峰聽得明明白白,工程的施工居然是從他所在的廢屋附近開始的。


耳邊聽著機械的發動機聲,磚瓦的掉落碎裂著,牆壁的倒塌聲,工人的喧嘩聲……一


點點接近,他的心再也靜不下去,腦子裏被各種可怕的想像弄得一團混亂,終于跳起來用


身體向門撞去,企圖用蠻力打開一條通路,雖然內心深處明知道這座屋子的牆壁門窗在符


咒的作用下,從內部來講是固若金湯,用一個人的肉體是無論如何也撞不開的,可是他怎


麼可能坐以待斃,無論如何也要試上一試。


機械已經開到這間廢屋門前,工人們開始動手拆卸門窗,卻對屋子裏的吳潛峰視而不


見,可見朱黑黃在廢屋的外面也動了手腳,使他們看不見屋裏的被困者。這個蜘蛛精的心


思緊密而且毒辣,為了一點點同學之間沖突就花費這麼多精力、法力來設置圈套,吳潛峰


也不得不對他產生佩服之情。


工人們熟練的手法下,門窗等可回收利用的物資轉眼便拆除幹淨,接著大型的機械便


開了上來,鏟車伸出巨大的“爪子”,向著牆壁便是一下,牆壁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大洞。


命名牆上已經開了洞,吳潛峰卻無法從那裏逃出去,因為只要廢屋的大體形狀還存在,那


剩下的幾張符咒的作用就還在持續,他走向那個大洞,也會被一道無形的牆壁撞回來。


吳潛峰象只沒頭蒼蠅一樣在廢屋中亂竄,四處躲避那些墜落的磚塊,四處尋找路,不


過看起來朱黑黃把一切都計算的十分仔細,即使屋子已經被拆了一半,那些符咒的效果依


舊還存在,不把吳潛峰困到最後一刻誓不甘休。


吳潛峰眼看著自己可以躲藏的範圍越來越小,那些磚頭瓦礫下雨一樣的砸下來,在一


塊屋頂向著他當頭砸了下來時,他只得一閉眼睛,准備以身殉道了。


“蜘蛛精,你等著瞧,本道爺做了鬼也不會放過你……”

創作者介紹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