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新生代英雄比拚大贏家」結束了也有一陣子了,現在一切都進入了正常軌道,馬其雷照常學習著,他和亞漢等四個工讀生合作投資的麗華都娛樂中心也開張了,有著那些從噓委*衣昂那裡接手過來的手下壓場下,縱然沒有空去照顧,生意還是蒸蒸日上。·

 

傑麗小姐也留在了巴斯洛魔法學園裡,就在「全世界新生代英雄比拚大贏家」結束的第二天,加里森武技學園的哈薩裡學園長和巴斯洛魔法學園的魯西夫學園長關上門討論了三天,連希格里和梵柯格瑪也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然後留下了傑麗小姐一個人在這裡自由進修,其他的加里森武技學園的賓客就自行回去了,說是等巴斯洛魔法學園放假再讓傑麗小姐回加里森武技學園。·

 

。所謂自由進修就是不編入任何班級,但可以上任何一堂正在進行的課時,而且不必修習任何學分,但可以參加任何課目的標準測試。總之是完全的自習,有多少能力就學多少東西,可以任意的借閱所有巴斯洛魔法學園的公共資料,這是從頭到底的開放。·

 

今天傑麗小姐就在參加G學部內的一場合併教學。所謂合併教學就是Gu-5班和G-5班這兩個不同年級的班級一同上課。今天的課題就是學習馬其雷所創的「鬥殺旋圓陣」。·

 

「鬥殺旋圓陣」在原理上並不難,不過其中牽涉過了同步同位共震的技術,這可是時空系魔法的專有技術,主修其它系魔法的人較難學會,底子比較好的吉恩等人還勉強,差一些的就不行了,而且勉強使用的話效果也不好了。·

 

「我想有必要在你的『鬥殺旋圓陣』基礎上改進一下,」看到這很難讓人滿意的結果,巴拉里總教導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巴拉里總教導,你的意恩是……?」馬其雷也感得有些不妥,一聽巴拉里總教導這麼一說,也正想聽聽他的意見。·

 

「我是說可以你的『鬥殺旋圓陣』要使用的同步同位共震技術對不是主修時空系魔法的人太難掌握了,」巴拉里總教導有了個好主意,「我想的是其他人是不是結合自已的特色來改動一下。」·

 

「是啊!」愛表現的柯頓第一個有了反應,「以鬥氣為護壁,以魔法為主動引導反擊的基本原理上,使用自已的主修魔法,應該可以使出自已的『鬥殺旋圓陣』。」·

 

「這個主意不錯,」吉恩也附合道,「我們即使強行使用同步同位共震技術也無法達到最佳的狀態。」·

 

「言之有理,」卡摩也點點頭,「馬其雷的『鬥殺旋圓陣』是一種鬥氣與魔法分別使用又融為一體的陣勢既適合低級魔法者也適合低級鬥氣者,是一種在高級技術下出現的高低皆益的魔武聯技,我們將自已主修魔法融入其中,應該可以出現自已特色的『鬥殺旋圓陣』。」·

 

「這什麼說確實有道理,」聽了大家看法的馬其雷也贊同道,「不過要完成,還要有一陣子,我們大家不如先自行研究幾天要一起討論討論。」·

 

「我同意馬其雷學長的看法,」百地市有些掌握了同步同位共震技術,不過這樣情況下,還是無法使出完善的「鬥殺旋圓陣」,有幾天研究也許真會所突破。·

 

「好,」巴拉里總教導一看大家的想法有了一致之處,「七天後,我們再進行合併教學,繼續『鬥殺旋圓陣』的討論,今天的學習到此為至。」·

 

「是,」下課了,全體學生都認真地行禮開溜了。·

 

傑麗小姐還是喜歡跟著馬其雷,「馬其雷,你好大方啊!」·

 

「什麼啊,傑麗,突然說這種話,」馬其雷不解地問,「我哪裡大方了?」·

 

「『鬥殺旋圓陣』是你所創的技術,可是你卻將它公開給了大家。」傑麗小姐很佩敬馬其雷的無私。·

 

「你是說這個啊!」馬其雷厚實的笑了笑,「我並不是守舊的人,『鬥殺旋圓陣』確是我創的技術,但是將它公開也許會有更好的發展空間,而且公開『鬥殺旋圓陣』這事也是巴拉里總教導先向我提議的,我只是附議而已。」·

       

       

「馬其雷學長,」和馬其雷同行的還有一個倫昂可,因為他們都是工讀生,課後就要去值班室報導,「我也很佩服你的無私。」·

 

「好小子,少給我戴高帽。」馬其雷看著表情有些奸詐的倫昂可,「是不是想進丁塔去看書?」在「全世界新生代英雄比拚大贏家」後,希格里以他強大的時空系魔法將丁塔整個移至了馬其雷的別墅中,留在塔中的三魔猿也一起運來,保衛丁塔內部。不過財使務力費欣在曲奇奇城已經掙了不小的局面,馬其雷乾脆讓獸使甲藏都夫也留在曲奇奇城,他想要在阿沙斯勒大陸建立一個經濟基地,財政投資要分散才可以降低風險,這是庫裡教馬其雷的從商手段之一。·

 

「馬其雷學長,」倫昂可一看馬其雷知道了自已的企圖,乾脆直說了,「百地市可是總去那裡看參考書,你不能偏心。」·

 

「百地市?」馬其雷笑道,「你是來指控我不公平的?你知不知道D學部的二期生首席漢斯也常去丁塔參閱魔法書?」·

 

「D學部的二期生首席漢斯?」倫昂可對這事倒不太清楚,「既然別的學部人員都可以去,那麼為什麼馬其雷學長不讓我不參閱?」·

 

「百地市的魔法底子很好,漢斯更是暗魔系魔法的好手,所以他們看丁塔的藏書並無不妥,但你的底子太差了,先打好基礎,等到了你升二期後我保證讓你也去丁塔隨意參閱。」·

 

「多謝學長。」倫昂可一聽馬其雷這麼說,趕忙道謝。·

 

「連珍貴的魔法書也公開,我越來越佩服你了,馬其雷。」傑麗小姐可真是由衷的佩服馬其雷。·

 

「那並不是我的東西,」馬其雷搖了搖頭,「傑麗,我不是你希望的那種老好人。」馬其雷的話聽上去別有深意。·

 

「你說什麼呢?」傑麗小姐裝出了傻傻的淑女像。·

 

「在希格里叔叔同意前,我不會擅自帶你去向他學魔法的,」馬其雷一言道出了傑麗小姐的小算盤。·

 

「我……,」傑麗小姐偷偷吐了吐俏皮的小舌頭,「我會讓希格里先生自願教我魔法的。」·

 

「祝你成功,」馬其雷的這一句倒也不是敷衍,他真挺喜歡這個可愛的孩子。·

 

「不用你的祝賀,」隨著一個意外的聲音,一個不良中年人突然出現,「馬其雷,你到學園長辦公室去一下,我來教教這個調皮的傑麗小姐。」·

 

「希格里叔叔,」馬其雷沒想到希格里會如此神秘。·

 

「守護士希格里閣下,」傑麗小姐一聽希格里願意教自已魔法,真是高興死了。·

 

倫昂可則是根本不知道這個奇怪的中年人是誰?·

 

「馬其雷,你快去學園長辦公室。」希格里催促道,「別讓魯西夫等久了。」(

 

 

        第二部 第一卷 2

       

學園長辦公室的門虛掩著,基於視貌馬其雷還了叩了叩門,「我是G-5班學員-馬其雷。」·

 

「請進。」魯西夫學園長的聲音聽上去很平常,不過總讓馬其雷有不好的預感。·

 

「喀喀喀,」隨著門被推開,馬其雷發現除了魯西夫學園長,在學園長辦公室裡還有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還和自已一起上課的吉恩,馬其雷對吉恩點了點頭。·

 

吉恩也對馬其雷頷首示意,不過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魯西夫學園長要找自已,他也是被自已的老師-梵柯洛瑪叫到這裡來的。·

 

。「馬其雷,吉恩,」魯西夫學園長儘量用很平靜的口氣說,「你們上次在『全世界新生代英雄比拚大贏家』上表現得不錯。」·

 

「學園長過獎了,」兩人恭敬的答道,所謂先給糖吃再下板子,他們越發覺得會有什麼壞事了。·

 

「你們知道為什麼加里森武技學園的傑麗為留在這裡自由進修嗎?」魯西夫學園長突然問了個與之前所談的東西無關的問題。·

 

「不知道。」馬其雷實話實說,他才不知道這幫不良中年人再搞什麼鬼呢?·

 

「我和加里森武技學園的哈薩裡學園長為了兩個學園的交流發展有了一個交流修習的決定,」魯西夫學園長解釋道,「傑麗就是今年加里森武技學園在我們這裡的交流修習生,而馬其雷,吉恩,你們就是我們巴斯洛魔法學園去加里森武技學園的第一批交流修習生。」·

 

竟然是件好事?馬其雷有些不信自已的耳朵,「魯西夫學園長,你是說我們將去加里森武技學園交流修習?」馬其雷不禁反問道,以提高確信度。·

 

「是的。」魯西夫學園長完全確定,「不過接討論結果原來是每年互派兩名學員在十月至對方處交流修習至學期結束,但是今年因為傑麗已經因為參加『全世界新生代英雄比拚大贏家』到了這裡,所以今年加里森武技學園的傑麗將自由修習至學期結束並由你們送回去。」·

 

「也就是說我們在加里森武技學園的修習將是在三個月的學年休假中,」吉恩立刻聽懂了魯西夫學園長話中的意思。·

 

「這也太慘了。」馬其雷也很不滿意,「假期中沒有人上課,我們只有去啃那些書上的東西,這有什麼交流的感覺啊。到時候,就我和吉恩兩個在他們加里森武技學園裡,也太孤單了。」·

 

「關於這一點,你們放心。」魯西夫學園長早考慮過這問題,「首先加里森武技學園的『問心堂』和我們的『飲凌室』一樣是全年無休,他們可是代表加里森武技學園學員的最高水平,是我們的主要交流對象。再有就是加里森武技學園的所有課目都將至少有一名老師留校,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去請教。」·

 

「可是我們的假期,這可是我們的人權。」一直在巴斯洛魔法學園裡緊張學習,自然想有一段時間可以放鬆一下,雖然三個月的學年休假是長了一點,但是一個月總是要的。·

 

「放心,我,魯西夫,可是巴斯洛魔法學園有史以來最重視學生權利的學園長,你們在加里森武技學園的修習將到七月結束,而八月是你們的補假。」魯西夫學園長辦事還真是滴水不漏。·

 

「可是,我們學園七月就開學了,」吉恩反問了一言,「我們的課程怎麼辦?」·

 

「明年你們就是三期生了,也就是畢業生,你們將以自修複習為主,只要在九月中旬回來參加畢業考試就行了。」關於這一點魯西夫學園長早想好了,巴斯洛魔法學園的畢業考試是實踐考,又不是筆試,以馬其雷和吉恩的水平而言,畢業應該沒問題。·

 

「這個嗎?」馬其雷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自已答應噓委*衣昂明年八月十七日在巴姆利大陸南方的藍鷲城代替他參加「朗格*史雷斯的晚宴」,如果按這個安排,八月正是自已的補假去巴姆利大陸也方便些,免得請假了。「倒也不錯。」·

       

       

 

 

 

「我也同意學園長的安排。」吉恩原來就是個比馬其雷還要好說話的人,自然更少意見。·

 

「那麼我們就來看看關於加里森武技學園的『問心堂』的情報。」魯西夫學園長邊說著,邊拿出一張大大的紙鋪在了桌子上。·

 

「這是什麼?」這紙上畫滿了圖標和寫滿了字符,並且在左上角還有一個「絕密」兩字的大章,馬其雷實在是搞不懂。·

 

「加里森武技學園『問心堂』的學員名單表。」魯西夫學園長面帶奸詐的笑容,「這可是我們花了大代價才得到絕密資科。」·

 

「可是上面這麼多符號,要怎麼看呢?」馬其雷看來看去總覺太亂了些。·

 

「以這個賈懷林為例,」魯西夫學園長指出一個人名來詳細說明,「名字左上角的四標明他在『問心堂』實力排名第四,右上角的則是他的鬥氣名-千劫輪返力……」·

 

說到這裡吉恩插了一句,「千劫輪返力是一種至柔鬥氣,練習者多擅借力打力。」·

 

看了吉恩一眼,魯西夫學園長讚許的點點的,「你們瞭解就好,這次對手不好對付,我們再來看,左側的劍形,雙劍形和棍形標記說明他擅長的器械是劍,雙劍和棍,但雙劍標號是紅色標記,也就是說最擅雙劍,右側的百分之七十六是指他在『問心堂』內比試的勝率,而右下角的八十七是他在『問心堂』內比試的總次數,至於左下角的技字表是他是技巧型的好手。」·

 

「我們有些明白了,名字下面雙劍標記和一行字就是他的兵刃名稱對不對?」馬其雷也看明白了一些。·

 

「不錯,這是今年七月前的加里森武技學園『問心堂』名單,『問心堂』有時會有人退出,也有時會有新人加入,今天我們就是要瞭解一下七月前排名前十位的人。」魯西夫學園長表情很認真的說。·

 

「為什麼我們要瞭解一下七月前加里森武技學園『問心堂』排名前十位的人?」馬其雷覺得不太對勁。·

 

「因為以你們兩個人在『全世界新生代英雄比拚大贏家』上的表現,如果加里森武技學園要再次測試你們的實力,一定會派出『問心堂』排名前十位的好手。」加里森武技學園畢竟是巴斯洛魔法學園的死敵,一場測試恐怕是免不了的,魯西夫學園長的擔心也不算是杞人憂天。·

 

「好,就來看看。」馬其雷對測驗,比試之類的一貫不放在心上。·

 

加里森武技學園『問心堂』十大高手。·

 

第十位,加尼卡,鬥氣火龍氣,擅長槍,技巧型好手,武器截七傷。·

 

第九位,維瓦,鬥氣水月蓮,擅長劍,槍,最擅劍,技巧型好手,武器飛浪刃。·

 

第八位,卓拉夫,鬥氣裂風輪,擅長雙手劍,斧,棍,最擅雙手劍,力量型好手,武器羅生刀。·

 

第七位,麥多素,鬥氣八方貫通,擅長鞭,流星錘,三節棍,最擅三節棍,技巧型好手,武器三套月。·

 

第六位,依庫斯基,鬥氣大道壓,擅長武器無,力量型好手,武器流鑽手甲。·

 

第五位,阪崎社,鬥氣八極返,擅長棍,力量型好手,武器龍紋九旋杖。·

 

第四位,賈懷林,鬥氣千劫輪返力,擅長劍,雙劍,棍,最擅雙劍,技巧型好手。武器梅影,竹勁。·

 

第三位,二階堂寅次郎,鬥氣震雷,擅長捌,斧,最擅捌,極道高手,武器瘋電。·

 

第二位,上泉宗嚴,鬥氣五輪,擅長劍,雙劍,最擅劍,極道高手,武器菊月一文字。·

 

第一位,凱政,鬥氣霸皇吼,擅長全,最擅全,極道高手,武器神王大帝劍。·

 

看了這麼一大堆資料,天不怕地太怕的馬其雷也很覺得有些頭大,「這加里森武技學園『問心堂』十大高手看來各有各的特色,看上去實在讓人麻煩。」·

 

「確實這些傢伙都很討厭,」吉恩看了也是直搖頭,「一對一還勉強,不過要是車輪戰的話就糟了。」·

 

「放心,」魯西夫學園長不由的直搖頭,吉恩這小子太自信了,「不會車輪戰的,他們只會派出其中的兩個人與你們較手。」·

 

「那就不怕了,」其實馬其雷也有一些的自信心過剩。「我們可是巴斯洛魔法學園的學員,我們還是魔法可用,除了前三名力技兼備的極道高手,我想我們還是較大的勝面,就是三大極道高手我想我們兩個也有對半的勝率。」·

 

「有信心就好。」魯西夫學園長點點頭,「你們可不能讓巴斯洛魔法學園蒙羞。」

 

「請放心,魯西夫學園長。」兩位自信過頭的傢伙響亮的答道。

 

 

        第二部 第一卷 3

       

日子過的挺快,一轉眼又到了合併教學的日子,承接著上次的課題,今天的教學還是關於「鬥殺旋圓陣」的改造,不過十天過去了,大家似乎都有了自已的新主張。·

 

巴拉里總教導比較注意的還是幾個拔尖學生到底有什麼可行性方案,所以一開始就把目標索定在了一期生的首席-百地市身上,「百地市,你什麼方法嗎?」·

 

一聽巴拉里總教導問到自已了,百地市自然答道,「巴拉里總教導,我嘗試了用暗魔系魔法的影流技術來代替時空系魔法的同步同位共震技術,基本有些可行。」·

 

「影流技術?」巴拉里總教導低頭想了想,所謂影流技術是暗魔系魔法中一種同歸於盡的技術,可以在承受敵方攻擊的同時將敵方的攻擊同等反擊對手,換句話就是以相同的破壞力來賭雙方的承受力,與靈能系魔法中的「功半損倍」咒語不同的是使用影流技術時使用者不可以防禦。「百地市,你這樣的話可能造成對自已身體較大的傷害。」·

 

「我忘了說了,」百地市這才記起這裡擅長忍術的人只有自已一個,「我在使用影流技術的同時也使用了忍術的替身忍法,而且最後將轉為魔忍法*天魔軍門破做決定性反擊。」·

 

「是這樣,」巴拉里總教導沉思道,「以你的特點而言這倒是一種自已的武技了。」不過,它對適合別人,這一句巴拉里總教導沒有說出口,目前別說是G學部,就是整個巴斯洛魔法學園除了百地市以外,也沒有人學過忍術,「那就試試威力好了。」·

 

「是,」百地市站在練習場的中央,其他的學員全退開了,鬥氣的護壁在百地市身周擴展,而黑色煙狀的暗魔系魔法能量場正彌滿著護壁。·

 

不過誰來出手呢?這可是新開發的技術易發難收,以一期生的水平,恐怕會有危險,而二期生中的好手對百地市出手又有些大欺小。·

 

還好有一個外人-加里森武技學園的傑麗小姐,她倒是有著足以與百地市分庭抗禮的戰鬥力,又不存在什麼輩分的問題,所以她也正打算出場來給百地市試招,「我……,」·

 

沒等傑麗小姐話說出口就被馬其雷打斷了,「依我看就讓胖小福來給百地市喂喂招。」·

 

這倒是個好主意,不會造成什麼人員傷亡,「就讓胖小福來好了,」巴拉里總教導也點點頭,表示同意了馬其雷的主張。·

 

在一陣黑霧散去後,胖小福現出了身子,張著它藍藍的小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沒有什麼危險,那麼為什麼要讓胖小福來呢?胖小福不解的看著馬其雷。·

 

「去吧,攻擊百地市的『鬥殺旋圓陣』,」馬其雷一指正擺著架式的百地市。·

 

是遊戲啊,胖小福很高興有遊戲可玩,眼中藍光一閃,水藍色的魔力波動化為萬丈波瀾匯向了百地市,「水封玲瓏界」,一種封印的結界。·

 

就在「水封玲瓏界」接近百地市的時候,布在鬥氣壁上黑色煙霧先有反應了,它們與水藍色的「水封玲瓏界」融在了一起。同時一道粗實的能量流激射向胖小福,影流技術的反擊作用開始了。·

 

胖小福不是這麼輕易就會打到的,一拍小小的蝠蝠翼,它飛到了半空之中,眼中又是藍光一閃,整個身子包進了赤紅的烈焰之中,同時三道螺旋火柱卷轉而來,反攻百地市,攻防一體的結界,「流炎之界」,胖小福的作戰反應還是又快又好。·

 

「魔忍法*天魔軍門破,」在使用了影流技術後,一段朽木被胖小福的「水封玲瓏界」封印了,與之同步的是百地市轉入了總攻擊狀態,「迎風三形振,」,雜賀長光連環劈出,三道帶著暗魔系魔法的刀氣飛斬向了半空中的胖小福。·

 

憑著判斷分析的本能,胖小福也知道這個攻擊不是自已可以硬接下來的,於是胖小福將「流炎之界」的能量全部轉入攻擊,自已又用了一個短距瞬移,才退出了百地市的攻擊範圍。·

       

       

 

       

 

「吱吱吱,」差點被百地市打中讓胖小福的野性發作了,眼中藍光連閃,以胖小福為中心,一個巨大的黑色球狀結界開始擴展開來,這是可以改變作戰場地特性的防禦結界,「死靈夜」,胖小福並不只以已來防禦,在「死靈夜」的範圍中它的實力可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發展,魚丸切從異次元空間中出現在胖小福的右爪中,它要在死靈夜的防禦下使用「魚龍大活殺」。·

 

「夠了。」馬其雷及時出聲阻止了胖小福,「胖小福,這是遊戲。」·

 

「吱吱吱。」暗血是一種絕對不會違抗主人的本命獸,胖小福自然也不例外,不甘心的叫了兩聲,中止了一切過激行動。·

 

「百地市改進的很好,」巴拉里總教導看到這個效果,對百地市嘉許道,「二期生有什麼改進嗎?」·

 

百地市是一期生的首席,而二期生的首席正是「鬥殺旋圓陣」的創造者-馬其雷,以他對時空系魔法的造詣是不用改了,巴拉里總教導這句話明擺著是對吉恩說的。·

 

吉恩當然也不是笨蛋,聽得出巴拉里總教導的意思,他也早就胸有成竹了,「我是將魔力轉為純魔法護壁,而以鬥氣作為反攻主體,操縱鬥氣可要容易多了,在反攻時還可以將鬥氣與魔力對接形成魔鬥氣來增大攻擊效果。」·

 

「這個也是你的專利,」吉恩說說是簡單,但是巴拉里總教導一聽就知道,這個別人也不成,「魔鬥氣是是你的強項,別人的融合速度是趕不上反擊的。有沒有別的方法?」·

 

「我的改動更普通一些,」看出風頭的柯頓也在這十天下了一番功夫,「我是將鬥氣轉為護壁後,以魔力形成陷阱區,這樣的魔法在各系中都有,更加強化對團體群攻的防禦。」·

 

「不過這種就降低了反攻力度,」巴拉里總教導對這個方案不是覺得不好,不過缺點似乎明確了一點。·

 

「這個,有所得就有所失,我的改進主要針對那些群攻,增大了攻擊範圍,也確實減少了單體威力。」對於這一點柯頓也不得不承認,有所得就有所失嘛。·

 

「我也有一些看法。」,「這幾天我也想到了一些。」,逐漸地大家的興趣全被調動了,紛紛說出自已這十天的研究心得,這中間有相同之處,但是更多的是具有個人特色的地方,在巴斯洛魔法學園各大學部中G學部最特殊的一點就是主修什麼系魔法的人都有,所以改進後「鬥殺旋圓陣」往往都成了個人獨一無二的「鬥殺旋圓陣」。·

 

看著大家都開發出了自已的「鬥殺旋圓陣」,馬其雷一側頭對傑麗小姐說,「傑麗,你現在明白什麼叫『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了吧?」·

 

那天希格里教給傑麗小姐的也就是一句「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並且對傑麗說在她瞭解這句話含義之前是不會教她魔法的。·

 

「我明白了,」傑麗看到面前的這一切,對那句抽象的「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有了具體的認識。·

 

「我祝你好運了。」馬其雷誠懇的祝福這個小姑娘。

 

「我一定會學會希格里先生的魔法,並轉為自已的魔法的。」傑麗自信滿滿地說道。

 

 

第二部 第一卷 4

       

日子一天天的過,傑麗小姐在巴斯洛魔法學園的自由進修也要結束了,而馬其雷和吉恩去加里森武技學園進修的時候也過了。·

 

依舊是傑麗小姐來巴斯洛魔法學園時的那條小徑,一大堆人都來送行了,G學部的同學們是都來了,馬其雷的工讀生死黨-亞漢、庫裡、繆多斯也來了,漢斯和蘭多妮兩個也摻和在其中,連低一期的野尻歸蝶也跟著庫裡來送行。·

 

「大哥,」蘭多妮是正式和馬其雷結為義兄妹了,自然而然地稱他為大哥,「保重,一路順風。」·

 

。蘭多妮是個好女孩,只可惜兩個沒有感覺,只是有兄妹的緣分,人與人之間的事情還真是複雜,不過馬其雷現在倒是有一件事要拜託蘭多妮。「蘭多妮,我要麻煩你多去看看鵬程了。」·

 

「是,大哥。」蘭多妮其實也挺喜歡胖乎乎的小鵬程的,馬其雷不在,作姑姑的自已當然要多去看看這個小侄子了。·

 

「馬其雷,我就說讓鵬程住到我家好了,」庫裡又在舊事重提,這是他老爹給他的一大任務,「你的那些手下粗手笨腳的,照顧不好孩子的。」·

 

「不必麻煩你了,」馬其雷也不想太拖累大家,「我想他們可以照顧好鵬程的。」更何況為了這個小徒孫,希格里已經搬進了馬其雷的別墅,在馬其雷回來前照顧他。·

 

「不過這次我們倒要拜託傑麗小姐多照應照應馬其雷和吉恩了。」亞漢在一旁說道,「傑麗,到了加里森武技學園,你可是主人了。」·

 

「馬其雷和吉恩都很強了,」傑麗小姐是個實話實說的人,「到了加里森武技學園一定可以很成功的自由進修,我只有帶他們要去旅遊旅遊了。」·

 

「哈哈哈。」吉恩在一旁笑了,「傑麗,你太誇張了,不過讓人聽得高興。」·

 

「各位,送君千里,終須一別,」馬其雷抬頭看看天,「時候也不早了,我們要上路了。」·

 

「好,」送行的代表人亞漢替大家開口,「我們也不擔耽你們的行程了,就在這裡目送你們了。祝你們一路順風。」·

 

「我們去了。」馬其雷一行人在大家熱誠目光的護送下走向了遠方的目標。·

 

拐過了幾個彎道,馬其雷隨口問道,「傑麗,我們下一站去哪裡?」·

 

「根據我來巴斯洛魔法學園時候的路線,」傑麗歪著可愛的小腦袋想了想,「我們可以先到馬可城,沿大道經多蒙克城到吉巴表城再換長途馬車就可以到了。」·

 

「按地圖我記得從馬可城到吉巴表城只要穿越大詔荒原就行了,路程上要近得多,」吉恩早看過地圖了,還帶了幾張在身上。·

 

「不過據麥克多老師所說大詔荒原有怪獸出沒,沒有必要的話不必去冒險穿越。」傑麗小姐還記得當時麥克多老師說大詔荒原有怪獸出沒時的認真表情,板著一張臉真是有趣。·

 

「原來如此,」馬其雷也點點頭,雖然三個人實力都不錯,但不必要的危險也不用去冒了,「我們就按傑麗說的路線去加里森武技學園。」·

 

「喵嗚」一聲打斷了馬其雷的說話,從路旁竄出了一道黑影,蹲在地上看看馬其雷,松鼠樣的身子上有著一張可愛的小狗臉,來的正是沙飛。·

 

馬其雷伸手撫了撫沙飛的背,「你怎麼來這裡了,不是該乖乖地在家裡嗎?」·

 

「喵嗚」,沙飛不會說話,不過馬其雷的撫摸讓它很舒服的叫道。·

 

「馬其雷主人,」追著沙飛而來的雙使-布幾那訟爾和布加軌思奇兄弟一看到馬其雷,立刻恭立道。·

 

「你們今天不是看家嗎?」馬其雷看著雙使兄弟,「怎麼出來了?」·

 

「馬其雷主人,沙飛突然逃了出來,我們是追著它來的。」雙使認真的答道。·

 

「那家裡不是沒有人看著了?」馬其雷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鵬程一個人留在家裡太危險了。」·

       

       

 

 

 

「鵬程少爺不在家,」布幾那訟爾的話又讓馬其雷的心跳加速了。·

 

不在家?鵬程一個小娃娃很上哪裡去?馬其雷趕忙追問,「鵬程去哪裡了?」·

 

「鵬程少爺被希格里先生抱出去玩了。」布加軌思奇的回答讓馬其雷放下了心。·

 

「原來如此,」馬其雷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白白緊張了一陣,「那就沒什麼了。」伸手抱起沙飛交給布幾那訟爾,「你們把沙飛帶回去。」·

 

「喵嗚」,「喵嗚」,沙飛用力從布幾那訟爾手上竄下來,硬是蹭在馬其雷的腳邊。·

 

一雙纖纖玉手抱起了沙飛,「馬其雷,看來這個小傢伙要跟著你去加里森武技學園。」說話的是傑麗小姐,她還用手指點點沙飛的小鼻子,「是不是,小沙飛。」·

 

「喵嗚,喵嗚」,沙飛的叫聲應和著傑麗小姐的話,看來它是真要跟著馬其雷了。·

 

「那就好吧,」馬其雷也真拿沙飛沒有辦法,轉身向雙使兄弟說,「你們先回去,沙飛我帶走了。」·

 

「是,馬其雷主人。」雙使聽話的一轉身走了。·

 

「喵嗚」,沙飛似乎是知道馬其雷要帶上它了,興奮的叫,不過它不打算蹲在馬其雷的肩上了,還是趴在傑麗小姐的懷裡上更讓它舒服一些。·

 

三個人的腳程都不慢,天色才見晚一點,馬可城的輪廓就在眼前了,這時是才華燈初上時,還有不少人在進出城門呢。·

 

「我們今天就在這裡住一夜,」馬其雷看看傑麗,「明天早上再出發,傑麗你來巴斯洛魔法學園時應該住宿過這裡,你們住的是哪一家旅舍?」·

 

「進城向東走不遠就是了,那一家叫『羊頭旅店』,門口掛著一隻羊頭,專賣狗肉火鍋,是這裡的一絕,」傑麗小姐舔了舔小舌頭,「很棒的,我和麥克多老師,還有湯姆一起吃過,味道不錯。」·

 

「狗肉?」吉恩看了看傑麗小姐,「很少見小姐愛吃狗肉的。」·

 

「這家『羊頭旅店』的狗肉火鍋真的是很好哦。」好吃就是好吃,還分什麼男女的,傑麗小姐才沒那麼多忌諱呢?「我們去吃吧。」·

 

「好,」馬其雷的肚子也真是餓了,立刻同意了傑麗小姐的提議。·

 

「喵嗚,」從有氣無力的叫聲來看,沙飛也餓慘了。·

 

「我們就進城吧。」吉恩原本不在意吃什麼,大家都餓了,那麼填飽肚子最要緊了。·

 

「羊頭旅店」,好大的招牌,裡面飄來陣陣香氣,才剛到吃晚飯的時候遠看已經有九成席位坐著客人了,傑麗小姐一看忙抱著沙飛衝了進去,「快點,馬其雷、吉恩再慢就趕不到坐位了。」·

 

看著有吃萬事足的傑麗小姐,吉恩搖了搖頭,「這個傑麗小姐還真怕餓。」·

 

「有活力就好,」馬其雷倒也不是很怕傑麗小姐的飢餓樣,「我們也快點進去吧,照這局面看上去怕了真要沒有坐位了。」

 

 

 

        第二部 第一卷 5

       

清晨,陽光才灑在了大地上,馬其雷等一行人就要出發了,沒辦法趕路嘛。·

 

馬可城的城門還是視距之處,可是傑麗小姐卻被一群人圍在一起的場面帶走了注意力,「馬其雷,我們過去看看好不好?」·

 

原本是要趕路的,但是誰都有好奇心,大清早的一大堆人在這裡總讓人覺得很奇怪,馬其雷轉身看了看吉恩,「吉恩,你看怎麼樣?」·

 

「看看就看看,擔擱不了多久,」吉恩知道一個人要同時阻止兩個好奇的人是不可能的,乾脆放任自流不阻止他們的行動了。·

 

。一大堆人擋在那裡,真要靠傑麗小姐一個人擠進去還真不易,幸好有吉恩和馬其雷兩個大男人,一邊一個,傑麗小姐在中間,沒費什麼力就進到了人群的中心。·

 

是一個老人家正擺著一張桌子在中間,不過不是在說書,桌子邊上邊綁著一根長長的竿子,竿子上有一面白布,布上寫著「重金招募勇士」。·

 

「老人家,」傑麗小姐來的晚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你要招募勇士幹什麼?」·

 

是個漂亮小姐,不是什麼勇士,看著傑麗小姐讓老人家有些洩氣,但是反正坐著也沒事,閒著也是閒著,「小姐,我是代表我們老爺招募勇士護送我家少爺穿越大詔荒原去吉巴表城。」·

 

「你們可以去傭兵所找人,」有人在一旁提了個好建議。·

 

「來不及了,」老人家搖搖頭,「我家少爺昨天突然怪病發作,醫生說只有吉巴表城的孫仲景醫師可以治,但必須在三天內趕到。」·

 

「要從這裡三天內趕到吉巴表城只有穿越大詔荒原確實才可以,」又有人插嘴道。·

 

「是的,但是即使穿越大詔荒原也至少要兩天,也就是今天下午必須出發,現有本城的傭兵所只有幾個E水平的傭兵根本不敢接這種任務。」老人家又搖了搖頭,「我家老爺只有在這裡招募勇士了,不過你們的大家為什麼不來報名?」·

 

「馬其雷,你猜我們的傑麗小姐會不會去報名?」吉恩壓低聲音問道。·

 

「按說事不關已高高掛起,」馬其雷也壓低著聲音,儘量不讓旁人聽見,不過臉上掛著古怪的笑容,「不過這種人命攸關的大事,恐怕你也想上去報名。」·

 

「不愧是馬其雷,真是瞭解我。」吉恩低聲笑道。·

 

這時的傑麗小姐也正想本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心態想要幫幫這家人,「老人家……」·

 

沒等傑麗小姐說完,一個年青的聲音傳了出來,「老人家,我來護送你家少爺去吉巴表城。」·

 

當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發聲源的身子,竟原來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他穿著一套米色的魔法裝束,手中還有一根鑲著水晶的法杖。·

 

「吉恩,是我們的同行呢?」馬其雷低聲說道,「不過法杖上水晶是三流貨色。」·

 

「馬其雷,你真不愧和亞漢混久了,」吉恩也低聲應道,「一眼就看得出魔法道具的水平,不過以這小子表現出的情況,他自已要穿越大詔荒原也難。」·

 

只不過,那個年青人倒不以為自已挺亂來的,反而對老人家說道,「老人家,你放心,以大賢者梵柯洛瑪再傳弟子之名為證,我,薩鳩各,一定會護送你家少爺安全穿越大詔荒原抵達吉巴表城。」·

 

大賢者梵柯洛瑪也,此言一出,圍觀者皆用祟敬的目光,即使是再傳弟子也終究是大賢者梵柯洛瑪一派的門人,真是了不起啊!·

 

「他是個騙子,」吉恩咬著牙對馬其雷說道。·

 

「何以見得?」馬其雷這倒不懂了,大賢者梵柯洛瑪與希格里不同,希格里只有馬其雷一個弟子,而大賢者梵柯洛瑪有好幾個傳人,為什麼吉恩一口咬定這小子在騙人?·

 

「梵柯洛瑪老師最討厭米色,門下弟子第一條門規就是不許穿米色服裝。」吉恩奸詐的說道,「不過這一點外人是不知道的,他竟敢穿米色服裝來冒充梵柯洛瑪老師的門下,真是找死。」·

       

       

       

 

「那你打算怎麼辦?」馬其雷知道吉恩是不會放過這個騙子的。·

 

「看我的。」說完這句話,吉恩提高了音量,「老人家,我叫吉恩是一名見習騎士,我可以幫忙護送你家少爺穿越大詔荒原。」·

 

「歡迎,歡迎。」雖然有了一位大賢者梵柯洛瑪再傳弟子,但是幫手也是愈多愈好,而是這位吉恩一看就是一位名負其實的見習騎士,真是外表騙死人。·

 

「我的同伴,武術家馬其雷和女劍士傑麗小姐也想參加,可不可以?」吉恩把馬其雷和傑麗也拖下了水。·

 

「當然可以。」別看原先一個都不到,現在一來就是一批,老人家很高興的說,「我們多少人都歡迎。」·

 

不過四個人加入後,再也招不到人了,直到了中午,老人家收拾了這付攤子,「各位,我們先回府邸,吃完午餐就出發。」·

 

到了府邸,馬其雷看到了那位生病的少爺,臉色發青,躺在病榻上,一動也不動,虛汗直冒,出發時用擔架擔到馬車上,還專門留了一位護理看著他。趕車的是府裡的老把式了,看上去挺精明了,臨行前這裡的老爺又關照了他許久。·

 

馬其雷等人一人一匹馬,尤其吉恩,被特別派了一匹上好的二級戰馬,這可正規王國騎兵的配置了。·

 

「各位,」這家的老爺對這幾個請來的幫手再次說道,「小兒拜託你們了。」·

 

「放心,」那位名叫薩鳩各的騙子一付自信最滿的樣子,「我以大賢者梵柯洛瑪再傳弟子之名為證,一定護送令郎安全抵達吉巴表城。」·

 

「我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馬其雷也向梵柯洛瑪保證道,收了人家的錢就要辦成事。·

 

「各位,我再次拜託了。」老爺再次為兒子向這幾位致意了。·

 

馬車滾滾而動,老把式的趕車人是經驗豐富的很,不過經驗豐富不代表不會出錯,所謂多行夜路終遇鬼,偶爾出點意外也不奇怪。就在出城門不遠的一個岔道口,一名老人家正從另一條路上溜躂了出來,車把式一看不對,趕緊一拉韁繩。·

 

不過有些晚了,馬車還是擦到老人家,老人家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趕車人忙趕著過去,扶起倒在地上的老人家,「老人家,你怎麼樣?」·

 

「有些腰痛,可能撞到了。」老人家手托著腰,抱怨道,「我還要去吉巴表城呢?」·

 

「我們同路,」車把式也是一時口快,就溜了嘴。·

 

「那你們帶我一起走好了。」老人家一聽就賴上了,「你們撞了我,也該送我去目的地。」·

 

「這個……,」車把式為難的想了想,「我只是個趕車的,我要問問我家少爺。」·

 

這時從馬車裡也傳出了一個虛弱的聲音,「咳,咳,咳,護士小姐已經告訴我了,我們撞了人家就一定要負責,不過,咳……」一陣咳嗽又打斷了少爺的說話。·

 

「你們的少爺似乎有病,」老人家一聽就知道了,不過笨蛋也聽得出這人肯定是病了。·

 

「是的,」車把式點點頭,「我們是要去吉巴表城找孫仲景醫生治病,不過我們要穿越大詔荒原去,有些危險的。」·

 

「我不怕,我也有急事。」老人家倒也是一個急性子不怕危險。·

 

這麼一行人總算是準備開始穿越大詔荒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boy 的頭像
timeboy

咱砸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