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十六章之神照火鳳(三)

    當我見到定靜師太的時候,又過了小半個時辰。我被請到烏衣庵後邊一座庵堂去等,之後便剩下儀琳一人陪我。定靜師太比起我在衡山見過的定逸師太要高 大得多,此刻卻躺臥在一張軟椅之上,讓兩人抬進這庵堂來。我走上前向定靜師太施禮,說道:「華山易……晚輩易一,拜見定靜師……定靜師太。」

    定靜師太知道有華山弟子來訪,便讓弟子抬著到庵堂來接見,只是她萬料不到會是我吧?當她聽到我的名字後,陡地坐直身子,瞪著我問道:「易一?你就是華山棄徒易一?」

    我苦笑一下,點頭說道:「棄徒之名,看來晚輩一生也揮之不去的了。」

    定靜先是一呆,然後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說的沒錯!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師』,江湖講究名份,被逐出門派可是學武之人的恥辱。」我很是無奈,說:「這點晚輩並非不知道……人言固然可畏,但也顧不了那麼多。」

    定靜神情有點不相信,過了半晌,才又說道:「這事也怪不得你。貧尼和掌門師妹日常談起此事,都說岳掌門今次是做錯的了。但那時候你和魔教勾結之事 的而且確傳得甚烈,又牽涉進海寧血案之中,又難怪岳掌門會怒不可竭。後來聽說了玄素莊黑白雙劍替你出頭,又得到天地和紅花二會給你作證,甚至桃花島主和郭 大俠夫婦也站到你的一邊來。得到這麼多英雄豪傑及武林名宿支持,我想你應該不是歹人。」

    其餘恆山弟子直到此刻才知道我是易一,而儀琳現在方記起我已被逐出華山,她仍不肯相信此事,喃喃說道:「易師兄真的被岳掌門趕走了嗎?」定靜喚了儀琳一聲,然後說道:「此事再也休提。而且大家以後與易少俠不能再以師兄妹相稱,知道沒有?」

    另一個十五六歲的俗家弟子問道:「師父,那我們應該叫易師……甚麼呢?」

    定靜微微一笑:「就叫一聲易少俠吧!易一應該是當之無愧啦!」

    「晚輩不敢。」我作揖說道:「雖然晚輩已非五嶽劍派中人,但是聽聞師太受日月教伏擊,自當立即前來支援……晚輩與五嶽劍派的情誼不是就此煙消雲散,大家是否師兄妹並不重要。」

    定靜望我好一會,又是一陣嘆氣,才道:「你很好啊!將來有機會,或許我叫掌門師妹和岳掌門說說,讓你重列華山門牆……不過聽說易少俠在襄陽大戰蒙 古武士,為中原武林出力;又替天行道,將無惡不作的『十二連環寨』挑了。如今你已是天下知名的年少英俠,是否重回華山卻已不再重要。」

    我尷尷尬尬的笑了一下,說道:「重回華山之事是不用提的了,我在江湖上名聲越高,把我逐出華山的岳掌門越是沒面子,聽我師父說他對我仇視日深。」

    「岳掌門謙謙君子,不會這樣吧?」定靜有些疑惑,我也不便多說,只是道:「師太,貴派受襲經過,晚輩大致上已從儀琳師妹口中聽過了。我知道貴派傷藥天香斷續膠效用極佳,但晚輩想天香斷續膠畢竟只是外傷聖藥,師太所受的內傷可能另需其他傷藥。」

    定靜笑著搖頭:「有勞少俠!貧尼已遣派儀琳去買藥材回來煎藥。」我走到她的身旁,從腰間掏出一些自備丹藥──自從萊州受重創開始,治傷丹藥總是不 敢離身──對定靜說道:「治內傷的藥丸晚輩身旁備有不少,桃花島的『九花玉露丸』自然最有效,至於這『天王保命丹』藥性較猛,但具起死回生之效。」定靜喜 道:「桃花島主學究天人,這『九花玉露丸』嘛貧尼是久聞其名,只要服得一顆,這傷勢相信很快便能恢復過來。」我把一顆九花玉露丸恭恭敬敬的放到定靜掌心, 定靜點頭致謝,隨即吞服。

    服下此類珍貴丹藥,自當趁其最有效之時把藥性消化吸收,定靜師太亦是一般,閉目調息把九花玉露丸化去。過了好一段時間,定靜師太才睜開雙目,長長的吁了一口氣說道:「這『九花玉露丸』果然厲害。易少俠,貧尼在此多謝了。」

    「師太不用多禮,晚輩份所當為。」我躬身道。

    定靜唸了一聲佛號,然後擺了擺右手,屏退左右弟子,待儀琳等人都離開庵堂之後,然後對我說道:「易少俠,請聽貧尼肺腑之言。」

    「師太請講。晚輩洗耳恭聽。」我走到她的身邊蹲下來。

    「易少俠,這是五嶽劍派和魔教之間的事,你既非五嶽劍派門下弟子,原是不用趕這趟渾水。但易少俠既有俠義胸懷,前來相助我恆山派,貧尼自是感激萬分……這次若然不死,定以清香一炷為易少俠日夜祝禱。」

    「師太何出此言?」我驚道:「你的內傷很快便能復原,以師太武功何懼奸人來著?」

    定靜師太苦笑一下,說道:「我恆山派這次行動非常隱密,理應沒有人知道我們行程,豈料卻在此地遭受魔教預先埋伏圍攻。貧尼深覺此行定然舉步維艱, 凶險萬分,彷彿有千百陰謀陷阱在前面等著……但五嶽盟主命令恆山不能不聽,左盟主言道魔教是為了一部《闢邪劍譜》,相傳這部劍譜威力無窮,若果落到魔教手 中便不得了,因此才要我們前去赴援,加以阻止。掌門師妹把此重任交給貧尼,就此退回恆山實在愧對掌門師妹。因此即使明知前路如此難辛,亦只有闖過去了。」

    「師太是打算不惜犠牲自己,也要維護武林正道?」

    「貧尼已經老了。」定靜合十道:「如果能夠保住《闢邪劍譜》的話,以身相殉又如何?只可憐了我這些年輕弟子而矣,不過為正義而死,亦無悔學了一身武藝。」

    我心中一陣難過,知道定靜的擔心不無道理,起碼日月教的人已經知道她們行蹤和目的地,要設置陷阱加害她們實在是易如反掌。我心中不忍她們在道上落得全軍覆沒,便說道:「好漢不吃眼前虧,聽儀琳師妹說師太已飛鴿傳書要求支援,何不等後援趕至才另謀打算?」

    「事情關乎《闢邪劍譜》,那是不能拖挻的了。」定靜搖頭道:「福威鏢局的林平之拜入華山門下,若這劍譜由岳掌門得了去,那自是最好不過,可惜的是 劍譜並不在林師姪身上。」頓了一頓,定靜才又道:「我們只好先趕去福州了……如果真的出事,鬧了個全軍盡墨,亦好讓隨後而來的兩位師妹和師姪們得個先機。 易少俠,貧尼想拜託你一件事。」

    「師太儘管吩咐。」我立即答應。

    「烏衣庵的主持和兩位弟子雖然算得上是武林一脈,只可惜武功不高,又從來不涉江湖,貧尼雅不願連累她們,因此這兩日便會率領門下弟子起程繼續南下。貧尼想請易少俠有空到此照料一下,一來護持此庵,二來等候我掌門師妹,商量對策再接應我們。」

    我一口便答應定靜的要求。其實這個要求比起我估計已好得多了,起碼不用我出手與恆山派一同抗敵,免得露了底子。

    「易少俠,以後只要你以仁義之心待人,以你的資質和武功,即使自立門戶亦無不可,被逐出華山一事請不必介懷。」

    我心中感動之極。剛才還在慶幸定靜沒有要求我幫忙對付魔教,但這時竟忍不住多口問一句道:「不知道是否需要晚輩助師太一臂之力?」

    「少俠只需在此等待我兩位師妹便是了,這種事情不用勞動你的駕啦!」定靜合十口宣佛號,徐徐說道。我見定靜主意已決,便與之道別,然後走出烏衣庵。我心想須盡快趕回金陵找洪勝海及焦宛兒他們商量,想辦法助恆山派一把。

    普陵鎮和金陵城相距有一個時辰的路程,黑暗中難以覓路,就更耽誤了時間。我心裡越焦急越是荒不擇路,到得驚覺已走進了一個樹林之中。我不知道這個樹林有多大,可能只是幾畝而矣,但在一片漆黑之中也是難以找尋出路,只有待到天明,相信便能輕易分辨方向。

    「這裡是甚麼地方?為甚麼下午去普陵鎮時沒有留意這裡有一片樹林的呢?」因為害怕樹林裡有蛇蟲,我一邊以英雄劍拍打野草一邊前進,口中喃喃的道: 「以為走捷徑會快一點,豈料黑暗之中卻迷了路……唉!這叫做『欲速則不達』,唯有先待上一晚,天明了再走吧!」話雖如此,要在這個林子之中覓地休息也很困 難,但見四周的野草長至及膝,較短的亦到腳脛腿瓜處,根本無處可坐;爬上樹呢,又不知道會否有毒蛇掛於樹枝上面。

    正自煩惱,忽然看見遠處好像有微弱的火光,但給樹幹遮擋著視線看不真切。我心頭一喜,以英雄劍把面前野草斬掉撥開,一直向火光那邊走去。才一盞茶 的時間,眼前已是豁然開朗:雖然還是在樹林之中,但這兒的雜草早被除去,中央生了一堆不大的火,在黑暗中於我有如指引明燈。

    那裡坐著一個漢子,正把柴枝放進面前的火堆之中。

    我這樣一個陌生人在黑夜之中突然出現,那漢子意外地沒有太大反應,只抬頭瞥了我一眼,便又用柴枝令火堆燒得更旺。透過火光映照,我稍為打量了一下 那個漢子。他大約三十歲左右,身材高大,相貌英偉不俗,線條粗獷,輪廓深刻,下巴的鬚根好像曾被刮去,卻又長了出來。他只穿一身灰衣短打,露出極是粗壯的 兩條膀子,上面盤根錯節的佈滿青筋,一對大拳頭有如缽子般巨大。

    我走到火堆旁邊,說道:「在下易一,想借火種暖身。」雖然暮春將盡,但此刻月已幾乎中天,晚上寒風甚烈,若無火堆取暖,漫漫長夜真的不易挨過。

    那漢子又是微微抬頭,盯著我問道:「你迷了路嗎?」

    「是的……可否指點出路?」我在旁邊坐下,道:「我要到金陵。」

    「指點你嗎?」那漢子微笑著說道:「我當然願意指點你一條明路,不過小兄弟你還是先休息一晚,天色明亮起來才決定怎麼走。」

    「天亮之後我也懂得回去了……現在我只想知道往金陵是哪個方向。」

    那漢子遞手往遠處一指:「南京在那一邊……只不過南京是否你想去的地方?這個可真難說。」

    「你的說話好玄!」我乾笑了一下,伸出雙手到火堆前面取暖。

    那漢子不再理會我,又將兩根柴枝放進火堆,然後自個兒打坐起來。

    起初我也不以為意,坐到對面去。但過得一炷香的時間,卻見他閉目吐納,變換內息,呼吸開始越來越長,到得後來,竟似老僧入定,宛如石像一般,就連 呼吸也若有若無。又半個時辰後,就連丁點呼吸也察覺不了,和死人沒兩樣。我暗暗心驚,全副心神都放到那漢子的身上,幸好還感覺到他身上略有微溫,才肯定他 並未死去。

    「難道這是一門高深的功夫?」我心道:「這便是傳說中的龜息大法?」

    又是漫長的半個時辰,那漢子突然一動,長長的吁了一口氣,睜開雙眼,直視著坐在他對面的我。我勉強地笑了一下,說道:「好功夫,閣下這內功心法真是厲害。」

    「你看得出來?」那漢子笑著問我。我搔了搔頭,道:「能夠將內息操控自如,甚至不用呼吸……天底下沒多少門內功能讓人把真氣練得如此隨意。還有,閣下竟敢在別人面前修習內功,不怕受到外界騷擾,走火入魔嗎?」

    「我這門功夫的厲害之處,竟被你一眼瞧破,實在是從未試過。」那漢子哈哈一聲笑了出來,道:「不過我是不會走火入魔的。正如你剛才所說,我這真氣 已練得收發由心,即使你剛才想要加害於我,我也不會受外界影響……哪怕是外力加諸我身,我的真氣也能夠自行作出適當反應。」

    我有點不相信,臉上卻不肯流露出半點懷疑。

    那漢子又是一笑,見火勢弱了一點,便又執起身旁柴枝。我見他並非歹人,便有一句沒一句的和他閒聊起來。

    「易兄弟,」那漢子問我道:「你認為這個世間有神明的嗎?」

    這個話題有點嚴肅,我不敢大意,便酌量說道:「有人說有,我自己不大清楚。」其實這個問題我曾經多次問過自己。雖然我在修讀中國文化期間對儒、 釋、道三教也很有心得,但總括來說還是一個無神論者。自從來到這個虛擬世界後,我不只一次想到,這個虛擬世界正正是由一個人或少數人創造出來,對於虛擬世 界裡的角色來講,這些創造者便是神明,他們甚至有能力隨時把這個虛擬世界消滅。

    我曾與李思豪及瑱琦等人談過「宿命」和「將來的路向」。正當李思豪認為我們掌握著善惡分水嶺,我卻開始更加相信宿命。電腦遊戲依著設計者早已安排下的劇本進行,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雖然遊戲一開始,所有都如李思豪所言,越來越偏向未知的未來,應該說不再有劇本。

    「我相信。」那漢子自言自語的說道:「我相信世間上有神明存在,他們分辨善惡,拯救世人,儆惡懲奸。」

    我「啊」了一聲,笑著問他道:「那麼祂們在哪裡?神明應該住在天上的靈霄寶殿了?」

    那漢子笑了一下,伸出左手指住自己握成拳頭的右手:「你問神明嗎?便在這只拳頭裡面啊!」

    我呆了一會,才會過意來:「你在說甚麼呀?」

    「我這門功夫,便是用來救世的。從十年前開始我已經知道救世不能依靠神佛,必須憑著本身的力量去糾正世間上不平事。」那漢子說道:「至於天下的神明,與我們太遙遠了,我也不知道老天爺甚麼時候會瞎了眼睛……就算祂們確切存在,於我亦毫無意義。」

    我的心思很是紊亂。既然承認遊戲向著未知的未來前進,這個創世者──對於這個虛擬世界的人來說──也不能繼續製造影響了。

    沒有了劇本,也就沒有所謂宿命。

    「我也想濟世呢!」我無奈苦笑:「不過我的武功不行。」

    「是嗎?我本來還以為你的武功很高。」那漢子說道:「看你一舉手一投足也似是會家子,只是腳步輕浮,似乎沒有內功……你受過重傷。」

    「你連這一點也看出來了。」我苦笑道。

    「不難看出。」那漢子說道:「只要是有點見識的也能看出來。」

    我嘆了口氣,也不去想這傷心事,那漢子卻說道:「剛才你說你是易一?」聽到此問我心中暗自後悔:「我真笨!如今不同往昔,沒了武功的我竟向一個素 不相識的人表露身份,如果遇著仇人好像青城派、日月教、蒙古武士或者清廷鷹犬就不得了!」不過話早已說了出口,只好點頭承認。

    那漢子「嗯」了一聲,不再說話。我試探著開口問道:「未請教?」

    「萍水相逢,又何必互通姓命?」那漢子狡黠的笑著說道。我被他如此搶白,心中有氣,卻也擔心他是不好意,當下便要透過隱形眼鏡來目測他的功力指數,不知何解隱形眼鏡的內藏晶片沒有起動,測度不了。

    二人沉默良久,只有火堆燃燒時發出噼啪之聲。

    我見時候不早,便想小睡片刻,當即退到一棵大樹旁,倚著樹幹假寐。那漢子卻叫住了我,說:「別睡。雖然生了火,難保不會有蛇蟲出現,還是小心一 點。」我細想也覺有道理,苦笑道:「可是長夜漫漫,總不成就這樣枯坐直到天亮?」那漢子微一點頭,道:「小兄弟說的有理。這樣吧!你說些故事給我聽,好讓 大家打發時間。」

    「為甚麼是我講故事?你先說不成?」我瞪著他說道。那漢子哈哈一笑,抱著膝頭說道:「你的故事應該更驚心動魄……就說你被廢去內功的經過吧!」

    我又是一驚,心想這人莫非有甚麼陰謀?便不肯說,但又怕他起了疑心,唯有隨便交代兩句推搪過去:「其實也沒甚麼好說……和人比併內力,再給人從後偷襲,前後夾攻一舉摧去我的護身罡氣,把我內功打散。」

    那漢子笑了一下,執起一支樹枝挑動火堆中的木柴,說:「這樣說你只是被人破去內息真元,並非內功全失了。」我笑而不答,見他問這問那,心中自然起了戒心。

    「如果你是與人比拚內力直致油盡燈枯,別說內功,就是性命亦未必保得住。」那漢子抬頭說道:「聽聞這世上有兩種可怕之極的神功,一種是西域星宿派的『化功大法』,另一種是『吸星大法』。兩種神功也能把人全身內功化得一點不剩,端的是霸道非常。」

    我曾經聽過化功大法,之前還以為段譽學會了這種魔功。我便說道:「我並沒有被人吸光內力。」

    「這個我知道。放心吧!你的內力一定可以恢復的。就像大樹被人掉了一樣,只要餘下根部,將來自然會重生。」

    「你說的和平大夫相反,平大夫以為我若把僅餘內功都散去才可重頭練起,否則……」

    「是平一指麼?你見過『殺人名醫』?」

    我點了點頭,那漢子哈哈大笑,便不說話。

    我托著下巴,望火堆說道:「如果給我遇見會『化功大法』的人,把我剩下的內功都化去……對了,只有這個方法,讓他以魔功化去體內奇經百脈的每一分內力,方能徹底根除,好讓我重頭開始。」不知不覺中,因為焦宛兒和儀琳兩件事使我起了重新鎮作的念頭。

    那漢子自負的道:「如果給我遇著會這兩門神功的人,一定要試他們一試。」

    「不大好吧?」我想起也覺可怖:「如果世上真的有這兩門武功,不論你有多厲害也會被人化去或吸去內功,大概怎麼做也無能為力。」

    「我身負絕世神功,不會被吸去的。」那漢子實在自信得過了份。

    我忍不住「嗤」的一聲笑了出來,忙伸手掩住嘴巴,暗叫糟糕。那漢子卻並不發怒,笑嘻嘻的說道:「不怕告訴你,我這門功夫最講究是操控自己體內真 氣……你可別笑,以為天下內功都要將真氣練得收放自餘,其實那些一般內功並未算是能夠真正做到這點。你試想一下,譬如『化功大法』吧!外力一加諸身上,便 能把你的內功化去,這就是你操控自身真氣不及對手的證明。若然真的能夠完全操控體內真氣,當能輕易避開『化功大法』,又或是作出有效反擊。」

    「閣下之說很有道理,只是不知行通不能行通……」

    「我以前還不知道,」那漢子雙目如電,光華四射:「最近終於神功大成,這種自信來自實力!」

    「所以你剛才說要救世和創世!」我悠然說道:「只因為你對這門神功有絕對的信心。」

    那漢子放下手中樹枝,望我說道:「小兄弟!你的內功真可以回覆十足……不!還比以前厲害百倍。」

    「這有甚麼可能?」我當然不敢置信,卻又心存僥倖,便用言語試探他:「你說來聽聽,怎麼可以回覆功力?平大夫可不是這麼說的。」

    那漢子抱住雙臂,饒有興味的望著我,這這樣互相對視,過了好一會才道:「我這麼有把握,自然也是基於我身負神功的威力。如果我告訴你只要練習了我的內功,你便能回覆昔日功力,假以時日更能大有進步,你會怎樣?」

    「請你教我!我很想學!」這一句說話只是心底裡說的,我又怎好意思說出口呢?大家不過是萍水相逢,連名字也不知道,總不能平白要人家教我蓋世神 功。再者武學一道講的是互相競爭,有道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沒有人願意把武學與人家分享,否則人人學成那還有甚麼絕世不絕世可言?因此就連師徒間也 有藏私的情況出現,兩個陌生人更不用說了。

    見我沉默起來,那漢子又是一笑。單看他的相貌真想不到他會是如此多笑容。他說道:「正如我所說過,這是一種足以救世的神功……我決定傳授給你,你要小心記住了。」

    「嗄?」我忍不住失聲叫了出來:「你要教我?」

    「你不想嗎?」

    「不……」我立即搖頭說道:「不是我貪心,但能夠回覆功力我自然是想……」說到這裡,心想解釋也不過是掩飾,便改口問道:「你為甚麼要教我?這種 神功果真如你所說的話,定可在林佔一席位,與『十大高手』齊名,你不想這樣做嗎?凡係學武者無不想能成為天下第一,你為甚麼囡把這麼厲害的武功教曉其他 人?」

    「不為甚麼,只因我需要這樣做。」那漢子緩緩說道:「也只有我才能幫你。」

    我更是大惑不解,那漢子說道:「我跟你說過了,我的目的只是救世……老實告訴你,十幾年前我初出江湖也算闖出一番名堂來,但之後遭奸人陷害,一直 以來飽受憂患,對人世間失去了信心,自暴自棄。後來給我得了這部絕世武學,便潛心修習,希望有一朝能夠報仇雪恨。神功既成,仇人卻早已身死,失去目標的我 遂立志要以這神功糾正人們錯誤的觀念,使天下重歸正道。為此我一直在江湖上奔走,否則以我現時的武功,不會寂寂無名吧?我不要甚麼虛名,若你真如我所想, 能夠善用這套絕世神功,我教你又何妨?」頓了一頓,才又道:「而且只有我有能力令你回覆昔日功力,這是我為甚麼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原因?幫我?」我不敢相信。那漢子搖頭緩緩吐出兩個字:「是緣。」

    我很是猶疑,過了半晌,才敢問道。「你信得過我?」

    「你是易一,江湖上已是無人不識。」那漢子指著我道:「雖然江湖上有不少人是『金玉其外』,又有不少人是『欺世盜名』,但是我相信他的眼光。」

    「我不明白……」我還是感到非常疑惑,那漢子已搶著說道:「時候不早,天亮後我便要離開,你只餘下兩三個時辰的時間,到底是學還是不學,要儘早決定了。」

    「兩……三個時辰?」我訝然道。

    「我只傳你心法口訣,至於能夠明白多少我理會不了麼多,我正為我的救世大業忙於奔波。」

    我實在無話可說,先不講其他,我甚至不知道所謂蓋世武功是否真有其事,反正我對那漢子一無所知,或許只是個瘋子也說不定。不過我現在的情況已差得 無可再差,事急馬行田,死馬當活馬醫,唯有把我的所有全都賭上了,跟他學這套據稱能夠回覆我內力的武功,一局定輸贏,管他是否陰謀詭計。

    那漢子見我願學,也不用我拜師或致謝,已然轉入正題:「我這一門功夫有個很有意思的名字,叫做『神照經』。這『神照經』是天下內功中威力最強、最 奧妙的法門,學了之後具通天徹地神力,內功能夠到達另一境界,彷彿化為一面明鏡,以這神通映照人心……但我認為說它照耀大地眾生這個解釋更好,更切合我救 世的理念。」

    「你擁有的這種力量實在非常寶貴呢!」我由衷的說道:「但我總不相信能夠把我功復原。」接著我便把平一指的理論告訴他:「……所以除非根除我內剩餘真氣,再重頭苦練,否則我一生也不能使用內功。」

    「平一指所說的理論並沒有錯,而且清除你體內真氣的方法和會遇到的困難也全對,只不過……」

    「只不過甚麼?」

    「只不過他不知道世上有這一套『神照經』。」那漢子笑著道。見我一臉茫然,又說:「你好像不相信?」我乾笑兩聲:「就連『殺人名醫』平一指也無計可施,你……」

    「以醫道來看當然沒法子幫你回覆武功,但我卻是從武學去想辦法,傳授你『神照經』,你自行收復失地……我知道平一指醫術、武功俱是極佳,卻也未必 聽過我這門功夫。」那漢子變換了一個較舒適的姿勢,從容解釋道:「『神照經』這門功夫本來就分做四重:第一重和一般內功心法大同小異,也是一般的從根基開 始練起,穩打穩紮,並無甚突出之處,練十年是十年功力,二十年是二十年的功力,而且不見得比別家內功強。

    「最困難的一重是第二重。易一你留心聽著了:第二重便是散功法門。修練者要把全身苦練得來的功力散去。可是又不能全部散走,否則便前功盡廢,與沒練過無異。這散功須留下根苗,待日後以此為根柢重練內功。

    「第三重就是練內功。修練者要以散功餘下的真元為基石,從頭將第一重的功夫練一遍。這層功夫極是容易,除了加上少許運勁使氣的竅門外,練功法門和第一重大同小異,因為已經熟習了修練方法,可以事半而功倍。

    「第四重便是『神照經』另一精要,怎樣才能將重練回來的內功使動自如,全在這一重的心法口訣。易一,『神照經』如果讓沒有內功根柢的人修習,又或 者有完整內功在身,要如我一般先練第一重,再將之毀去……至於你嗎?你曾經修習過上乘內功心法,又已給人毀去,剩下一顆真元和零碎真氣,這第一、二重的功 夫便可省回。如今我只傳你第三重和第四種的心法。這兩重功夫自是以第四重較困難,但第三重卻也不易,你要把我教你的重練內功法門和你本門內功心法結合,融 會貫通,方能將你被打散的內力重新聚集加以修練。若不能做到這一點,便如你引述平一指所說的話一樣,只不過是在一個花盆中栽第二株花。」

    「我明白……你是說『神照經』的心法可以幫我在原有真元上再加修練,無須化去它重頭來過?」

    「正是這樣。」那漢子笑道:「你的內功被人破去,有如一棵大樹給人砍斷。而你體內殘餘的真元就像餘下的樹根一般。你見過樹根再長出樹苗來了沒有?」

    我點了點頭:「它會從旁邊長出丫枝和嫩葉,然後慢慢長大。」

    「只不過需時極久,而且長出來的始終不及原有健全。」那漢子說:「『神照經』第三重心法便是立即讓這棵大樹重生的法門,而且長得比以前更茂盛更茁 壯。」呼了一口氣,他又說道:「再打個比喻,將你的內功當做兒子看待,這次雖然受到重創卻並未完全死去,只是沉睡過去而矣。這『神照經』就是叫醒睡著的真 氣的法門,叫醒兒子總比再生一個來得快捷吧!」當下他把「神照經」第三重心法傳給了我。我用心背誦,知道一時三刻許未能明白,總之是先把第三、四重心法都 記熟,回家再慢慢琢磨。

    將第三重心法都記進腦袋之中後,我便開始打坐靜思融會之法,然後修練。想了一會,我忍不住問那漢子道:「為甚麼這套『神照經』要這麼大費周章?要練功又要散功?散功之又多練一次,那與未散功前只不過是一樣罷了,豈不是多此一舉?」

    「此言差矣!『神照經』本身的第一重入門內功並不算奧妙,就算練三十年或五十年成就亦不會怎麼大,但毀去之後再重頭練起,由於還有殘留丹田裡的真 元作基礎,練上去所需時日便比第一次少得多……總比再這套內功的特質已被摸熟,以後修練便事半功倍,練一年等於旁人兩年,練兩年等於旁人四年,練三年等於 旁人八年,幾何級數增加,越練到最後威力越是無窮。易一你知道嗎?內功強弱可分兩種:第一種便是內功心法本身的素質;第二種就是功力的深淺。所謂功力深淺 者,修習得越長久內力便越深厚和和嫻熟。即使『神照經』內功心法平平無奇,也能以功力深淺彌補內功本身的先天不足,練得二三十年夠得上天下無敵。」

    見我一臉詫異,他又說道:「還有另一個好處……譬如就說你吧!華山混元勁多厲害,絕對不會比武當、少林差上多少,但為甚麼你會如此容易遭人破去?」

    「我是受到兩大高手前後夾擊……」

    「非也!只是你真氣操控得不夠純熟,太過鋒芒畢露,所謂物極必反,太過剛硬最後都會折斷。這個道理你明白了嗎?」

    我有點似是而非,像懂又是不懂的感覺,那漢子看見我模樣,便又解釋道:「只要那時候你的護身罡氣懂得陏意收發,或許便不會給人輕易破去……怎麼說 也好,你受到兩個高手夾擊,這身內力被人打散,卻並未完全廢去,體內丹田和諸經脈中尚存真氣,是你今日得以恢復功力之因。這真氣的鋒棱已被磨去,鋒厲盡 折,變得圓通多變,以後重新練過,便能操控由心。」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明白還是不明白,總算肯定自己經歷了一個不平凡遭遇。這等機緣曠世難逢,既得傳授第三、四重口訣和行功之法,我便毫不停留的即 依法修習。那漢子見我練得起勁,笑道:「『神照經』天下無敵,難道是這般容易練成的麼?須得循序漸進,心平氣和,沒半點雜念。單以突破第三重難關而論,或 三五個月,或一年半載……你好好記著我這幾句話。」

    我閉目不作理會,潛心苦思神照經第三重心法及混元勁的修習法門。過了不知多少時間,心中竟是一片清明,有豁然開朗之感,混元勁及神照經兩者融為一 體,使我內息起了變化,丹田那股僅餘的真氣突然暴發。這內息從丹田湧出,順著經脈走遍諸要穴道,結果在體內繞了一個周天。說也奇怪,這股內息本來並不算 強,在經脈中遊走卻是難以阻擋,每到窒滯處無不豁然而解,且把那些散落各處的殘餘真氣都導引到一起,如百川匯海,這內息便越聚越大。這內息在我體內疾馳, 像匹困得久了的野馬脫韁而出,非跑個痛快不可,竟自行運轉了三個周天。運氣三遍過後,已幾乎把所有四散的真氣重新聚合。

    我長長的舒了口氣,睜開雙眼一看,已是第三日晨光熹微。我只覺神清氣爽,內力運轉,無不如意,不知道這門世所難見的「神照經」已有初步小成。本來 要練到這境界,少則五年,多則十年,決無一夜間便一蹴可至之理。只是我先前已把混元勁練至Level10的境界,內功大成之後旋即被人破去,根基早已培 好,這神照經第一、二重的功夫全部省回。依那漢子所說,即使練這第三重功夫可能也需三五個月的時間,這個則是他的

    「天才……」那漢子望著我,好一會才從口中吐出這兩個字來。

    「閣下還是教我第四重功夫,好讓我早點背熟。」我笑著抬望他道。

    那漢子連忙收攝心神,說道:「好!讓我看看你是否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學武奇才!這第四重正如我先前所說,是『神照經』一大精要,怎樣才能將重練回 來的內功使動自如,全在這一重的心法口訣。只要真正練成,遇上『化功大法』和『吸星大法』是無所懼,因為沒人能夠比你更熟練的操控自身內息,對方又能以外 力來搶你的內力呢?亦唯有如此,才能稱得上真正練成第四重心法。」

    「神照經本來殘缺不全,這第四重心法……乃是從《道德經》演化而成。你聽著了:『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長生。持而盈之,不若 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葆。戴營魄抱一,能毋離乎?榑氣至柔,能嬰兒乎?修除玄鑑,能毋有疵乎?天門啟闔,能為雌乎?生之修之,生而弗有,有而弗宰。至 極,虛也;守靜,督也。』,記著:『曲則存,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這是一切盡一個『空』字。」

    在此之後,那漢子繼續把第四重神照經的其餘心法全都教了我。

    當我用心去把口訣心法死背的時候,那漢子便要離開樹林,起程繼續他的「救世大業」。我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我還未知道閣下的名字。」

    那漢子走了兩步,還是站住,說道:「我姓丁,單名一個典字。」

    「丁典丁大哥。」我作揖道:「你無條件教我『神照經』,使我能夠回覆昔日功力……大恩不言謝,只望將來有機會報答丁大哥。」

    丁典聳了聳肩,又要起行,我再一次叫住了他,把心中疑惑說出來:「丁大哥,我在這裡和你相遇,得你教授『神照經』,這一切都只是巧合嗎?」說實 在,一開始我就很懷疑這次偶遇,還以為丁典有甚麼陰謀,以所謂蓋世神功引我上勾,又或者是仇人派來想要藉機加害於我,我不過是沒有選擇之下死馬當活馬醫。 然後當我發覺這神照經真能令我回覆功力的時候,我又為這過份的巧合而迷惑不已。

    「當然不是巧合。」丁典的說話令我震驚,他卻認真地說道:「是緣。」拋下一個「緣」字,丁典便一走了之,消失在樹林之中。

    為怕自己忘記口訣,又怕回到金陵被藍鳳凰搔擾,因此我想要打鐵趁熱,打算先把神照經學會才回家去。恰好丁典留下了一些乾糧,我便以此充饑,在樹林裡頭一直待了三日,把神照經第四重都想通了,反覆練了數遍,這才肯離開。

    <……學會神技.神照經

    離開了樹林之後,我重回大道,辨稱方向,回頭向普陵鎮走去。

    回覆了功力後,雄心壯志全部登時回來,一心想要幫恆山派一把。我再到鎮外紫竹林烏衣庵,聞光師太出來對我說道:「定靜師太和一眾弟子已於前日起程,只有三名受傷較重的弟子在本庵靜養。施主請回吧。」

    我答應了一聲,無奈離開。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