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俠傳.第十九章之雪山風雲(一)

    劍名說道:「易兄弟,神石的線索在鴛鴦刀裡一件事,某家是騙你的!」

    「甚麼?」我呆了一下,失聲說道。

    「根本就沒有甚麼線索……神石一直也……」看見我失望和難以置信的神色,劍名將幾上的那個細小的檀香盒子推到我的面前:「神石一直也在鑄劍山莊,再也沒甚麼線索了。」

    我跳了起來,把身後的雙兒嚇了一大跳,然後捧起了盒子,管家遞過一條鎖匙,我接過來打開了它,面果然放著一塊姆指大的寶石。那像是一塊雨花台石, 有黑白二色,天然的像個太極圖案,卻又呈半透明。我知道這一定便是神石,一看到便知道,將它放在陽光底下應該可以照出一個字來。

    <……得到神石鴛鴦刀

    走一趟鑄劍山莊,這麼容易又得到一塊神石,實在令人感到興奮。不過想深一層,這神石其實得來不易。在此之前我又打卓天雄、又闖北京公爵府、又攻梅 莊打日月教長老,全是為了搶回一對鴛鴦刀!四塊神石之中,雖然有點不知不覺,反而是它最花功夫。只是這陣子過得比較順利:好像先得到兩顆神石;又查知嵩山 派的陰謀;且對「九流」瞭解加深;而得到屠龍刀使下一顆神石出現了眉目;更不用說瑱琦和李思豪那邊也奪回打狗棒。相對起以前三年播種期,堅毅的一步一步向 前走,或許終於讓我們到達收成期。

    「某家雖然一直等候有緣人出現,也感到你便是那有緣人,只不過還有一點點懷疑。某家知道有緣人未必一定是個好人,但還是想看看易兄弟是個怎樣的 人,有沒有資格得到這神石。其實是某家過慮了!別說你為鑄劍山莊取回這對鴛鴦刀,便是這一年來你做下的大事,亦足以讓某家把神石交給你,你只管取去吧。」

    我實在是感激得說不出話來,只有不斷的點頭。

    之後我們在鑄劍山莊用過晚飯,而我抵不住劍名的熱情款待,多住了一晚。

    第二日,劍名直送我們到莊門前,後來又與我們一同乘船,到了洞庭湖邊上岸才作罷。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和石破天齊抱拳道:「莊主請留步。」

    「希望兩位有空來到敝莊來作客。」劍名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笑著說:「易一自當遵命。」

    「年青一輩中,除了易兄弟之外,就只有那一位還可以和某家交朋友……」

    「啊?那位曾經令到莊主為他鑄劍的人?」

    「嗯。只可惜那時候沒有問他姓名,否則你們很可以做朋友。」

    我望了石破天一眼,笑著對劍名說;「易一雖然不才,卻也交到不少肝膽相照的知交,如果有緣,將來總可以和那位少年英雄見面。」

    「將來見到黑白雙劍,便說某家很是對不起,鑄劍山莊和玄素莊近在咫尺,某家竟未能好好看顧,讓人把玄素莊燒掉……」

    辭別劍名,我們一行三人便去尋回田伯光和林平之兩人,然後僱船橫渡洞庭湖,不一日,來到荊州。

    「想不到自己會有機會來到荊州遊玩。」走在古城的長街上,我心情抒暢,說道:「當年劉玄德向孫仲謀借荊州,有借無還,在三國時代這裡可是非常出名的……」忽然想到這裡只是遊戲世界,忍不住問林平之道:「你們的歷史上有沒有三國時代?」

    「你說甚麼嘛?當然有!《三國誌演義》是我自小便讀的書,很不錯。」林平之答道:「聽說蒙古韃子和滿州韃子會讀的書就只有《三國》而矣!」

    田伯光也知道三國,卻沒甚麼興趣,只說道:「別在荊州磨磨蹭蹭了,我們快點走一趟四川,然後便到金陵作客……四川又熱又悶,不知道有甚麼好。」

    「荊州有甚麼武林人物?」我問。

    「就只有萬震山一人。」田伯光沒好氣道:「這萬震山外號『五雲手』,是昔年湘武林名宿『鐵骨墨萼』梅念笙的首徒,武功還不太差,易兄弟你就未必勝得過他。萬家在這一帶也算得上是個大族,然而在我田伯光眼裡也不過是窮鄉僻壤沒見過世面的土豪而矣!」

    近日我的武功精進,雖然還未達一流境界,但應付一般二流中的江湖人物已經綽綽有餘。聽田伯光所言這萬震山武功大約和焦公禮、溫氏五老等在伯仲之間,我卻能和這些前輩好手一較高下。

    當然以這小小的一點成就並不能自滿,在我面前還有許許多多的高手等著我去超越。只不過武功指數的分佈也應該和世上其他事情一樣,像個金字塔:較低 層次的根基佔大部份,往上提升便會銳減。好像功力在一二百間的江湖人士佔絕大多數,雖然武功在三百以上的也有不少,但始終不能和嘍囉的數量相比較。

    「既然萬震山沒甚麼了不起,我們也不用去拜會他,在客棧住上一晚,明天繼續起程。」我對石破天和林平之說,然後吩咐雙兒去找客棧。

    我們來到「荊門客店」,取過房間便到大堂用飯。這時候大堂中沒多少人,只旁邊一張桌子上圍坐著四個男人在喝酒。我們坐到一旁,忽然聽得其中一個男 人叫道:「師嫂!師嫂!」我抬頭望去,只見那人憑欄大叫,店外剛好走過的兩個女人只得停步,其中一個少婦襝衽為禮,低聲說道:「幾位師弟好,在這裡用 茶?」

    「剛替師父辦完事,打算喝上兩杯再回家去……師嫂進來也喝一杯?」

    「不……你師哥等著我回去,幾位師弟自己盡興吧。」那少婦轉頭示意身後那丫頭道:「金兒,我們回去了。」

    那個男人老大的沒趣,又揮了揮手,這才坐下。

    「吳師哥,你這份心意師嫂只怕不領情。」桌子上另一個男人笑吟吟的說道:「萬一給萬師哥和師父知道,你死十次也不夠!」

    「你說甚麼?我哪有對師嫂起甚麼心?這婊子以為自己多清高……」

    「吳師哥,你對師嫂的心可昭日月,卻也不用如此罵她,讓萬師哥聽到了多難為情。」另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又道。

    「沈師弟,你就莫再亂說,我們還是到別家酒樓再大吃一頓,我請客,可好?」那個吳的男人堆起笑臉說道。

    「萬師哥自己娶了個笨女人是自作孹,馮師弟和沈師弟你們別令吳師弟難堪。依我看,萬師哥也不是真心愛她,不過貪她長得眉清目秀,清純貞潔吧!如果真要媚到入骨,院子裡萬師哥也有相好。」

    「卜師哥說得對,但我看師嫂除了樣子還可以,那身材更……」

    「別胡說八道了!」姓卜的那個男人站起身道:「既然吳師弟說請客,我們這就去!」

    我和林平之聽得直皺眉,都覺嘔心。田伯光小聲道:「姓田的貪花好色,可也沒這樣侮辱過女人,待會我去教訓教訓他們。」

    「別多管閒事。」我搖了搖頭,說。

    「你們瞧得師嫂一文不值,又或只值個幾文,我吳坎卻很喜歡。別說我,大師哥的心事你們又何嚐不知道?照我看萬師哥也不是真心愛她,我和大師哥卻……」

    「你別亂說了!」姓卜的那人喝道:「這裡耳目眾多,給師父師哥聽到,狄雲那臭小子便是你榜樣!」

    我整個人如被焦雷劈中,彈了起身,動作大得連旁邊卜、吳等四人也向我望來。一直以來闖蕩江湖,多少次遇上突發的難事,幾可養成處變不驚的我,今日 也竟控制不了自己。我知道不能打草驚蛇,情急之下,敲了旁邊的雙兒頭頂一記,道:「妳這丫頭,茶這麼熱,把我的嘴也燙傷了!」一時之間雙兒也猜不著我的用 意,但她極是聰明,知道當中必有原因,竟不打話,立即便應了一聲,給我換過另一杯茶來。

    那四個男人以為沒事,便結賬離開。

    我見那小二看似認識四人,和他們逐一道別,於是把他喚來,問道:「剛才那四人是甚麼來頭?」

    「啊!那是萬大爺的高足,在荊州無人不識!」那小二答道。田伯光從懷中取出銀兩,放到小二手中,道:「你說清楚一點,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那四位分別叫做卜垣、吳坎、馮坦和沈城,皆是萬震山萬大爺的徒弟,和萬大爺的公子萬圭與及大弟子魯坤、二弟子周圻、四弟子孫均合稱『荊州八虎』。」小二說道:「他們在荊州城真是呼風喚雨,連官府都忌他們三分!」

    我急問道:「你知道他們剛才提到的狄雲嗎?」

    「狄甚麼?萬大爺的弟子當中沒有姓狄的。」那小二搖頭說道。

    我打發了小二,心裡頭不禁犯難:「雖然說同名同姓並不出奇,卜垣口中的狄雲未必便是我的結拜兄弟,但總叫做有了線索。但我應該如何打聽狄雲的下 落?萬震山和甚麼『荊州八虎』看來是荊州一霸,絕不好惹,而更重要的是,從剛才那卜垣的說話看來,狄雲似乎和他們萬門有仇,而且沒甚麼好下場……我總不能 前去找萬震山問狄雲的消息!」

    田伯光、林平之和石破天也都望著我,林平之問:「易師哥,看來你對那幾人很感興趣?」田伯光道:「萬震山是有兩下子,但這『荊州八虎』只是小角色而矣。你到底是為了甚麼……」

    「剛才他們提到狄雲,那是我的拜把子兄弟……」我把事情都說出來。

    田伯光他們聽過我的敘述後,都覺得應該想辦法打聽一下狄雲的下落。田伯光提議道:「我們擒住『荊州八虎』的其中一個,逼問他便是了……照你所說,萬震山父子一定對你的把弟幹了甚麼事。此事問旁人定然沒用,他們都不知道細節。」

    「易師哥,我看他們誰對誰錯我們都不知道,或許理虧的是你把弟也說不定……我們不如直接去拜訪萬震山。」林平之道。

    「我二弟品性最純樸……雖然我們並沒有怎麼相處過,但他是個鄉下人,性子又是耿直得緊要,沒機心,我不以為他會無端得罪旁人。」我搖頭說道。

    「如今發生甚麼事都不知道,但若那卜垣說的是真,那狄雲定是被萬震山父子計算了,生死未卜……」田伯光道:「此事不知發生多久,我們不能再拖……還是找『荊州八虎』來得乾脆。」

    坐言起行。以我和田伯光、石破天及林平之四人,一舉殲滅「荊州八虎」也不困難,何況只是想要擒住一人?此時已是黃昏,我們問明了萬震山的住處,便到附近等待機會。

    入夜過後,也不見有人離開萬府。「荊州八虎」之中排行第三的萬圭是萬震山親兒子,其餘七人也住在萬家。我們正想回客棧休息,第二天再想辦法,這時 候卜垣、吳坎和另外一個男人出了萬府,向城西走去。我和田伯光對望一眼,指使林平之和石破天繼續監視萬府,由我和田伯光兩人跟著三人西行。

    跟了好一段路,終於來到一處熱鬧非常的地方,雖然不是節日,卻也張燈結綵,人來人往。田伯光「嘿」的一聲冷笑:「原來是逛窰子!這幾個色鬼……」

    我也知道這裡正是花街柳巷,青樓妓院集中之處。想到卜垣三人是去坐花廳、喝花酒,不禁苦笑:「田兄莫要見色起意,忘了此行目的。」

    「知道了!」田伯光道:「我正愁著他們三個人,我們是一併捉住,還是趁有人落單再行出手……三個人之中忽然不見了其中一個,也怕會引起懷疑,如今去喝花酒去好,他們擺房,沒有一兩個時辰是不會察覺的。」

    「也好!」我點了點頭,田伯光道:「他們走進了『怡紅院』!我們也去……」我見他從正門進去,忙一把拉住,問道:「你怎麼了?我們不是偷偷進去捉住其中一個?」

    「不!反正沒人認識我們,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不甚好?公然監視他們,看準機會出手,然後離開便是。」田伯光笑道:「自從三四年前和你逛過『飄香院』和『群玉院』,已久沒你一起飲花酒,這晚邊等機會邊盡興,莫要委屈了自己!」

    我無奈的道:「只是飲酒……姑娘們就免了。」

    結果我和田伯光兩人也在一個花廳裡頭喝酒,位置就在卜垣他們的花廳隔鄰,甚至把他們的說話聽得清清楚楚。田伯光他們當然不知道我身懷鉅款,因此來到青樓這種地方,田伯光的豪氣又來了,第一時間自己掏錢叫了四個姑娘斟酒。田伯光左擁右抱,我也奈何不了他。

    酒過三巡,田伯光開始賣弄他的「經驗」:「講到江南風韻,揚州的青樓真是雅緻得很……若論最著名、最令人賓至如歸的,便是『京城四大妓院』:『風花雪月閣』、『紅袖書院』、『解語樓』和『溫柔鄉』。」

    田伯光的說話對於我來說,有如醍醐灌頂,使我大開眼界:「我到過京城,可沒想過見識甚麼『四大妓院』。」田伯光「哈哈」大笑,繼續和我分享他的女人之談。這時候我聽到隔鄰有人要去茅厠,我便起身走出花廳,剛好讓我看見那人正是卜垣。

    我跟著卜垣來到後院。為了不讓那些姑娘起疑,我的英雄劍留在花廳之中。我以隱形眼鏡測看他的戰鬥力,大約只有160點,和當年的「青城四秀」差不 多,但我早非當年的我了,沒有英雄劍不礙事。我見卜垣正是向茅厠方向走去,四周又沒有人,當機立斷的我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右手打出布拳,以手刀砍在卜垣後 頸大動脈之上,將他打暈……

    當我回到花廳時,田伯光向我望來,我打了一個眼色,田伯光已然會意,說道:「今晚到此為止,大爺我還有事要辦!」

    我取回英雄劍,田伯光結賬後便和我離開怡紅院。

    走到長街之上,田伯光便問我有甚麼得著。我道:「對付了那個姓卜的,把他困在柴房……那狄雲真是我二弟,他正被囚在大牢裡頭!」

    「他犯了甚麼事?」田伯光又問。我搖頭苦笑,就連自己也不太相信:「和你一樣……強姦未遂!」田伯光霍然站住,指著我道:「搞清楚一件事:我要強姦從來沒有失手!」頓了一頓,見我神色間似笑非笑,便道:「只有一次……恆山那小尼姑被你和令狐沖救走了!只此一次!」

    我阻止他再說下去:「好了!這些並不重要,我們快去找石兄弟和林師弟他們,然後救出狄雲!」

    「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話?」田伯光拉住了我,叫道:「你打算去劫大牢?這是犯法的呀!」

    我嗤之以鼻的說:「田伯光也來講法律,真是笑死了人……老兄你那一樁事是合法的?林師弟和石兄弟自然會幫我,如果你怕事的話儘管自己出城,我不來逼你。」頓了一頓,說道:「不過我提醒你,若有朝一日你被官府捉了去,可別指望我救你!」

    田伯光呆了一呆,快步追上我,道:「我當然幫你!不過先旨聲明,我不是怕了你的要脅,田伯光會被人捉住嗎?荒天下之大謬……」

    我們來到萬府附近,林平之和石破天還在週遭徘徊。林平之見到我和田伯光,便招呼了石破天一聲,向我們迎上來,說道:「自從那三個人離開萬家後,就沒人走出來過。」

    我點了點頭:「如今時候不早,若非為了喝花酒,那三人也不會吃過飯也四處逛。林師弟,我打探到我把弟的消息,現在就去救他,你跟我一道去嗎?」林平之點了點頭,說:「易師哥的結拜兄弟,自當要救。他如今人在哪裡?」

    「荊州大牢。」我答道。石破天「啊」的一聲,問道:「不是犯了事的壞人才會被官差捉住的嗎?你兄弟做了甚麼壞事?」

    我感到一陣尷尬,只見田伯光似笑非笑,心中有氣,說道:「哪有犯甚麼事?我把弟為人最是老實……絕不會做出這種無恥之事,定是遭人陷害。」

    田伯光笑道:「我倒不覺得有甚麼丟臉,易兄弟你太過在意世人的眼光了!」

    「總之說來話長!」我打斷田伯光的說話,對石破天和林平之道:「我們邊走邊說!」

    剛才我把卜垣打昏,然後將他搬到柴房裡去,用冷水澆在他頭臉上,將他弄醒。經過一輪審問,卜垣終於把有關狄雲的事都說出來。

    「兩年確係有個叫狄雲的小夥子意圖強姦我師父小妾,被送到官府去。」卜垣這樣說:「狄雲是我戚師叔的徒弟,兩年前隨戚師叔來到荊州城和我師父祝 壽,豈料他見色起意,夜裡摸到我師父小妾的房間,不但強想要強姦,又偷了不少珠寶……結果被我們師兄弟擒住,送到官府裡去。知府老爺判了下來,將他囚在大 牢裡。」

    我見再也問不出甚麼來,又把卜垣打暈,然後用破布塞住他的嘴巴,便回花廳去找田伯光。

    「原來你二弟是『鐵鎖橫江』的徒弟?」聽郅我的詳細轉述,田伯光詫異道。

    「鐵鎖橫江?」我聽不明白:「甚麼來著?」

    「『鐵骨墨萼』梅老前輩只收過三個徒弟,大徒弟是『五雲手』萬震山,姓戚的便是排行第三的『鐵鎖橫江』戚長發!」田伯光解釋道:「這戚長發消聲匿跡了十多年,原來躲到不知甚麼地方教徒弟……不過人家都說你二弟被捕時有證有據,依我看只怕……」

    「我二弟不會這麼作!雖然我們認識算不上深,拜了把子便分道揚鑣,一別兩年……但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便是這樣,不問為甚麼,你就是知道……二弟只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絕不會做出這種事來。」我帶著田伯光他們來到府衙附近,一方察看四周環境一邊和他們說。

    「其實我們可以去叫冤!找青天大老爺解釋清楚,不用劫獄吧?」石破天武功雖已大進,但還是不太願意與人爭鬥,尤其和官府作對。

    「兩年了!我二弟已被囚了兩年,還說甚麼翻案?反而打草驚蛇……」我搖頭說道。

    我們找到了府衙後面的大牢所在地,見外面有兩人站班,除此之外四周靜靜悄悄的,好不安靜。林平之道:「大牢裡應該還有官差,但絕對不會是我們對手,要救出易師哥的兄弟自是手到拿來。」田伯光小聲道:「須防巡更的官差經過這裡。」

    「好,大家聽我吩咐。還是由我和田兄出手料理門外兩人,再闖進去救出我二弟……林師弟到長街那邊去,若然巡更的官差出現,立即示警。石兄弟埋伏一旁預備隨時接應。」

    林平之和石破天各自答應,然後分頭行事。

    「易兄弟,此事太也奇怪。」田伯光突然道。我正想向大牢那邊走去,聽他這麼說,登時起了戒心:「怎麼?」田伯光皺眉道:「強姦不遂,最多只是打上 四十大板和囚在監牢半年。這位把弟既未成姦又沒傷人,何以竟兩年還未被放出來?當中大有古怪。」我聽了田伯光的話,也覺得可疑,但沒時間再細想,只得道: 「我不是說了嗎?他是被陷害的……只不知道一個鄉下小子為何會讓人使出這樣的毒計來對付罷了,但所謂『一不做二不休』,不放他出來自有理由,我們先救人, 再查真相。」

    我和田伯光見四下無人,便逕向大牢走去。兩個當值的官差見到我們,呼喝道:「這裡閒雜人等不得接近,快滾!」

    「要我滾?」我笑了一笑,望田伯光道:「我倒想知道『滾』是甚麼模樣?」田伯光笑著答道:「是這樣的……」語音未落,已倏地出手,捉住兩個官差的後頸。兩個官差立時渾身酸麻,連話也說不出來,田伯光喝道:「滾!」伸足在兩人臀上一踢,果然像是個人球一般滾了開去。

    我知道田伯光已經順手封了兩人穴道,便不理會,推開鐵門,但見一道石級向下伸延,裡面傳來不少人聲。我和田伯光對望一眼,雙雙走進大牢裡去。

    走了十來級,便來到一個三面是牆的石室。石室中有四個官差圍著一張桌子坐,一邊喝酒一邊賭錢,全然不覺我們走了進來。我抬頭向另一邊望去,只見那邊是兩列牢房,冷冷清清的分開困著七八人。

    這時候,其中一個官差擲骰子,卻跌了兩顆到地上。他剛想起身去拾,赫然看見我和田伯光站在梯楷上面。我見他張大了口想要叫喊,更不打話,飛身一躍 便躍到檯面。眾人還未知道發生甚麼事,便有兩個給我踢暈。那最先發現我們,想叫喊的官差伸手握住腰刀,我當然不會讓他拔出刀來,又一腳踢在刀柄上,他反被 自己刀尖撞中胸口,雖然刀沒出鞘,卻也痛得他昏了過去。第四個官差大喊一聲,轉身就想要逃,冷不防田伯光已到了他身後,一巴掌將他打得暈了過去。

    我彎腰在官差身上摸索,摸到第二人便摸出了鎖匙來。牢裡眾犯齊聲大譁,都叫放他們出去,我自然不去理會,從桌上拿起燭台,走到柵欄前面照著看。當 我走到右邊第四個囚室,看見一個男人倚著木柵坐,對外面發生的事不聞不問。我見他行為與別不同,便將燭台伸進柵欄裡面,囚室之中明亮起來,那男人的面容也 看得清楚了些,那一剎那於我來說簡直畢生難忘,雖然早已知道狄雲是囚在這裡,但絕對想不到會變成這個樣子!

    裡面那人的確是狄雲,我不會忘記他的容貌。可是他!臉上長滿了鬍子,而且骯髒不堪,一件囚衣破破爛爛的又黑又臭,而更重要是他那雙眼睛──和以前那純真熱情相比,今是空洞無神,仿似已經死了一般失去應有的光澤!

    「二弟!二弟!」我一邊叫道,一邊放下燭台,然後找鎖匙開門。其餘各犯見我手中鎖匙,又是一陣起鬨。田伯光自從把屠龍刀給了我之後,一直沒有佩刀,這時他從其中一個官差腰間解下了單刀,走過來喝道:「再吵便殺了你們!」

    「二弟,二弟!」我終於找著了適合的鎖匙,抬頭向囚室裡面望去,只見狄雲仍是動也不動,似乎不知道我在叫他一般。我打開了門,大叫道:「狄雲!」

    狄雲全身一震,然後緩緩轉頭我望來。

    「二弟!是我……是我呀!」我在狄雲身前蹲下,捉住他的手臂叫道。

    「大哥?」狄雲望著我,半晌,一臉以置信神情望我問道。

    「不就是我?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咦?」陡然間觸手冰冷,我望著他的雙肩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被穿了琵琶骨。」田伯光冷冷的道:「我也說過事情並不簡單……你二弟的武功是從此沒了。」

    我嚇了一跳,想不到兩年沒見,狄雲不但止成為階下囚,還變了廢人,心裡頭一時間感到憤慨非常。狄雲卻像是沒放在心上,微微一笑,說道:「你們是來劫獄?想不到竟會有人救我,而且還是大哥……大哥,三弟可好嘛?」

    「三弟好,我們又見了數次面,一起行走江湖,我們經常說,若果二弟也在便好……」說到這裡,我才想起他一身武功都沒了,不禁啞口無言:「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一言難盡……」狄雲嘆道,緩緩站了起身:「總而然之,我是生不如死……」

    我還想再說,外面傳來打鬥呼喝的聲音,我和田伯光大是奇怪,也很是焦急。田伯光說道:「怎麼他們也不向我們示警,便和人打起上來?我出去看看!」回身便往外走,要去看個究竟。

    我扶著狄雲道:「我先救你出去再說!你可以自己行嗎?」

    「不用了。」狄雲推開我的雙手:「大哥,我們兄弟三人萍水相逢,卻結拜了做兄弟,是我這生最歡喜的事情。雖然我們結拜過後便一直分開,但這兩三年來我經常想起你和三弟……但大哥你就把我忘了吧!這裡或許是個好地方,讓我這個應該死了的人渡過餘生。」

    「你說甚麼?」我怒道:「你怎可意志消沉?雖然失去武功,但你不能失去尊嚴!我知道你定是被人冤枉,到底是誰害了你,即管告訴大哥,大哥會幫你報仇!」

    狄雲還想再說,田伯光衝下樓梯,叫道:「怪不得他們沒法子通知我們!『荊州八虎』和二十多個官差一起到了,你林師弟正和石兄弟聯手抗敵,守多攻少!若萬震山也來了便糟糕,我們快退!」

    我見狄雲仍是一副要死的模樣,心頭有氣,也不理會他說甚麼,將他負到背上,對田伯光道:「你在旁邊掩護,我們衝出去!」

    田伯光應了一聲,率先開路,我英雄劍出鞘,在後面跟著。

    當我們走出大牢,外面燈火通明,人影綽綽。我還沒搞清楚狀況,便聽得一人叫道:「是他!是他將老子捉住百般折辱的!你們一定要殺了他!」

    「卜垣!」我咬牙道:「早知便將你一刀子殺了乾淨!」

    但聽另外一人說道:「他們來到大牢救出狄雲,只怕當中有甚麼……爹爹說要把他們活捉,問個清楚明白!」說話的我不認得,應該是「荊州八虎」其中之一吧!

    那邊廂石破天正和兩人交手,當中一個便是叫吳坎的傢伙,另一個看來也是「荊州八虎」之一。至於林平之則和十餘個官差火併,附近躺了數人,都是官差服飾,也不知是生是死。

    「這兩個傢伙倒有兩下子!」另一個男人說道:「難怪他們敢來劫獄。萬師弟,我和你一起對付那漢子!」說著指住田伯光。

    剛才說要將我們生擒的人應了一句:「是,大師哥。」他既是姓萬,應該便是萬震山的兒子萬圭,另外一人便是萬震山的大徒弟魯坤。田伯光見這兩人小看自己,怒極反笑,不待他們出手,已搶先撲了過去:「你們想要見識本大爺的快刀?我就讓你如願以償!」

    魯坤和萬圭吃了一驚,慌忙出劍抵擋。另外一人見師兄弟佔了先機,登時險象橫生,喝道:「休得無禮!還有我孫均!」

    我細看眾人戰鬥力,我方田伯光最強,達365點;林平之進步神速,已經有268點了;石破天功力指數甚至達到350,雖然發揮得不太好,但總的來 說佔了極大優勢。相反,對方最強便是和田伯光對戰的三人,當中有227點的孫均已算最厲害的一個,另外兩人便是190點的萬圭和203點的魯坤,此外正和 吳坎聯手對付石破天的那人也有186點。餘下四虎的武功才150上下,和當年的「青城四秀」半斤八兩,此外還有功力大約只有50至80點的一眾官差,全都 不值一提。

    單以田伯光、石破天和林平之,要取勝一點也不困難。

    卜垣見我背著狄雲,冷笑一聲,對其餘兩虎說道:「這人武功不差,我們聯手將他先擒住,好不?」其餘兩虎中有一個少年,我認得叫做沈城,附和道:「好!我不信三個人也不是他的對手!」當下各自提劍,向我衝了過來。

    我「嘿」的一聲取出了英雄劍,笑道:「就憑你們三人?我可是以一人之力盡誅『山東七霸』的……」說到這裡陡然間全身劇震,雙膝一軟便想跪下去,若非立即以劍支地,定必倒地不起。

    「怎麼了?」狄雲在我背上,當然知道我出了問題,立即問。

    我牙關打戰著道:「沒……沒事……」心裡頭卻叫苦連天:「怎麼,現在才來發作?」

    我體內那玄冥神掌的寒毒,全仗「殺人名醫」平一指給我的「鎮心理氣丸」強自抑制,雖然平常很少會發作,但總不是經常都鎮壓得住,因此或三五天,或半個月,總會發作一兩次,而每一次發作也可大可小──有時候只是全身發冷,有時候卻手足僵硬,連話也說不出口。

    這時候寒毒突然襲來,我全身渾沒半點氣力。眼見卜垣衝到,只有嘆天意弄人。田伯光、石破天和林平之都不知道我寒毒發作,以為我能輕易收拾這三人,豈知頃刻間我便會被生擒活捉。

    正當我束手就擒之際,兩條黑影在我耳邊嗖的一聲飛過,面前沈城的腦袋便塌了下去。卜垣呆了一呆,又是一連串啷噹聲響,竟給一物絞住了頭頸。

    我定睛一望,只見纏住卜垣頸際的竟是一條大鐵鍊。

    「只是對付我不打緊,但大哥決不能給你這些卑鄙小人害了!」狄雲喝道,用力一揮,鐵鍊竟扯著卜垣飛上半空。卜垣頸項給鐵鍊緊緊勒住,叫不出聲來。我抬頭看著卜垣飛到空中,突然身首分離,身體直跌到我面前,那頭顱卻飛到石破天和吳坎那邊。

    跟著卜垣的最後一人舉長劍便朝狄雲頭頂砍去,我回頭一望,原來狄雲正執著兩條穿過他琵琶骨的鐵鍊揮舞,雖然毫無章法可言,但勝在力度威猛。「被穿 了琵琶骨的人不是再也發不到力嗎?為甚麼狄雲的臂力竟比以前更強?」我心裡面想。但這並不是我現在可以知道的答案,見狄雲的兩條鐵鍊敵住對方一把長劍,忙 伸手入懷取出一顆鎮心理氣丸吞進肚子裡。

    那邊吳坎見著卜垣的人頭,大呼小叫之際中了一記七傷拳,便再也叫不出來。另外一人震驚不已,轉頭便走,卻給石破天毛手毛腳的點中了穴道。

    石破天向田伯光討教點穴手法,雖然姿勢難看,總算是學會了,比我還要長進。

    田伯光一招快刀將魯坤的右臂砍了下來,孫均掩護著萬圭疾退,差點又被田伯光攔腰斬成兩截。

    又是一聲慘叫,狄雲大鐵鍊砸中對手頭頂,打得他雙眼突出,腦漿併裂。

    戰鬥至此可以說已經結束了。

    我長長呼了口氣,站起身來,見林平之身旁橫七豎八的躺滿官差,而「荊州八虎」死了一半,只餘下魯坤、萬圭、孫均和給石破天點倒的那人,而魯坤更斷去一臂。

    田伯光叫道:「趁對方援兵未到,我們快點離開!」

    林平之也說:「我們把事情弄得這麼大,荊州城再也待不下去,回客棧招呼雙兒姑娘一聲,連夜殺出城吧!」

    我正想答應,隱形眼鏡的數字忽然閃動,回過頭去,看見一個四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向我們這邊走來,每一步也沉穩非常,顯得功力不弱。

    「爹!」萬圭叫了一聲,和孫均扶著魯坤迎上去。

    「萬震山?」田伯光擺了一擺手中單刀,問道。

    那人正是萬震山。他掃視地上,怒極反笑道:「好傢伙!竟然把我四個徒弟都殺了!」陡然大喝:「好!今日我萬震山不殺了你們,從此退出江湖!」

    田伯光冷笑一聲,道:「讓我來會一會你!」我伸手阻止,說道:「田兄,讓我來吧!」今晚一場大戰,全由田伯光他們應付,甚至要狄雲代勞。如今我的 寒毒再次被鎮心理氣丸的藥性壓了下去,武功都回來了,便想出一分力,也好讓自己提升經驗值和武功級數。這萬震山的武功比焦公禮和溫氏五老都要強,但也只是 一點兒而矣,他的武功指數不過是333點,比我稍高,卻並沒有壓倒性的優勢,最適合用來練功。

    我製出英雄劍,叫道:「萬震山萬大爺?在下江湖後輩無名小卒,來接你的高招!」如今我們正劫獄,當然不能隨便自報姓名。萬震山又是一聲冷笑,接過 萬圭遞給他的長劍,二話不說便舉劍自左上方向我斜劈過來,我立即讓過一旁避開此劍,萬震山衝前兩步,跟著向後挺劍回刺。我低頭避過,手中英雄劍直遞出去, 劍勢勁急,逼得萬震山退了兩步。我使出追風雷劍,劍招大開大闔,一聲吆喝,朝萬震山腰間橫削,萬震山身子一晃,向後閃了開去,我得勢自不饒人,猶如疾風驟 雨般使出一陣猛攻。萬震山武功本在我之上,沉著應戰連擋得十餘招,慢慢的挽回先手,他的劍招變幻無方,時而古雅,時而狠辣,半點也捉摸不到。

    我重彈舊調,先以朝陽劍法守禦,將萬震山所有殺招全都接下來。但見他長劍指向我的左胸,連忙豎起英雄劍擋住,然後順勢向前推去,直削他握劍的五 指。萬震山哼了一聲,左掌重重擊在我腰間,我冷不提防他有此一著,騰騰騰的連退幾步,他這一掌擊在金纖寶衣邊緣之上,寶衣起不了保護作用,當真痛徹心肺。

    「老夫叫做『五雲手』,這手上功夫不比劍法含糊!」萬震山右手劍左手掌,向我強攻過來。我忍住了痛,也唯有變招應付。雖然我的拳掌功夫亦不算差,只不過變招歸變招,同時間雙手使出不同武功卻非我所長,因此我只以英雄劍擋開萬震山劍招,全力以降龍十八掌搶攻。

    萬震山料不到我的掌法會如此精妙,而且他也未見過降龍十八掌,只有凝神拆招。萬震山的注意力越來越集中在我的左掌之上,我心念電轉,兵行險著,忽 地收掌為拳,一式破玉拳招「藍田生玉」直轟出去。萬震山正全力對抗降龍十八掌,不虞我招式陡變,急向左閃,我早知道他絕不會讓這拳擊中,我要的只是他詫異 的一剎那,英雄劍抖動,噗的一聲輕響已刺入了他肩頭。

    萬震山大吼一聲轉身便走,我追前兩步,想要斬草除根。萬圭救父情切,舉劍來擋,我一腳他踹開,又再追萬震山去。孫均武功在「荊州八虎」之中最高, 自然要出手護師,豈料萬震山不但毫不領情,舉掌重重擊在他的背上,將孫均打狂噴鮮血,向我直撞過來。我見他如此卑鄙,當即避開孫均,反手一劍刺入想偷襲我 的萬圭胸口。

    「爹……」萬圭低頭望瞭望插在自己胸口的英雄劍,哭道:「孩兒……不想死……」還未說完,已經斷了氣。

    萬震山急怒攻心,大喝道:「你這臭小子……殺了我的兒子?」

    「是又怎樣?」我一抖英雄劍,冷冷問。萬震山退開兩步,卻又不敢作聲,我冷笑道:「你不說話也沒用,因為下一個便輪到你!」一個轉身,英雄劍已刺 向萬震山的大腿,正是一式朝陽劍法。萬震山避不開去,給我英雄劍釘在地上,我左手成拳,破玉拳之中一式「玉碎崑崗」直轟出去,眼見萬震山不能移動,豈料他 伸手捉住魯坤胸口要穴,將他拉到自己跟前,硬受了我這雷霆萬鈞的拳勁,魯坤睜大了可怖的雙眼,似是不信會有這樣的結局,七孔流血而亡。

    <……破玉拳升級Level10.修練完畢

    萬震山抓住英雄劍劍刃,「嘿」的一聲將它硬生生拔了出來,轉頭一拐一拐的狂奔開去。我見這人如此心狠,留下來只怕後患無窮,便想追去將他殺死,林 平之卻叫道:「官兵……好多官兵!」我回頭一看,果然有上百個官兵向我們這邊跑來。田伯光道:「公差易搞,官兵麻煩,我們還是快一點,趁他們派人來處理這 裡,我們突襲城門,闖出荊州城。」

    石破天拉起狄雲,和林平之一左一右夾著他走,我對田伯光道:「你先帶他到城西,我回客棧帶雙兒來跟你們會合。」

    我使出輕功趕回「荊門客店」,雙兒早已非常擔心。我來不及和她解釋,到各人房間胡亂收拾,再到後院馬廐帶走馬匹,便離開客棧。

    重新回到街上,只聽府衙和大牢那邊方向人聲鼎沸,我們便往相反方向奔走。到得城西,果然一路還未有官兵把守,再遲一點就不知道了。田伯光和石破天 四人果然埋伏在城門附近。我來到之後,和田伯光摸黑攀上城牆,擒住看四個門吏和官兵,逼著他們打開城門。四人不肯,只好一劍殺了,然後自行開門放眾人出 城。

    天明時份,我們已經離開荊州西行有一段距離。

    到得河邊,大家才下馬在樹底稍稍歇息。

    雙兒見狄雲滿頭大汗,便上前給他抹汗,轉頭問我道:「大爺,狄二爺肩頭這兩條鐵鍊是幹甚麼?」

    「這是對付我們學武之人的方法,琵琶骨被鐵鍊穿過,便再也發不到力,一身武功化為烏有……」說到這裡,我感到一陣悲哀。狄雲大好男兒,竟然遭此劫難,不可謂不痛苦。

    「我們沒工具,很難將之拆下來,而且這樣在道上行走也很礙眼。」田伯光搖頭道:「一定要找個鐵匠,同時也要大夫才能取出來……若沒有大夫,我怕傷到他的筋骨,到時候回覆武功就更加不用想。」

    「大哥和這幾位英雄,不用為小弟煩惱。」狄雲苦笑道:「本來我就沒想過離開大牢,如今既已走出來,隨便找個地方讓我終老便是了!」

    「你為甚麼要如此消沉?」我極不耐煩,忍不住罵道:「二弟你實在太沒出色了!只要你有志氣,我們想辦法搞定它,但你現在這種態度,我們為甚麼要冒 如此危險救你出來?難道我是個傻瓜嗎?」狄雲低著頭不說話,我指住他又道:「我是你結拜大哥,講過同年同月同日死,為你送命也是甘願。這裡幾位好朋友大仁 大義,你要拿別人的良心當甚麼?」

    狄雲低頭不敢望我,說道:「對不起,大哥。」

    「唉~!」我長嘆一聲,拍著狄雲的肩膀問道:「這三年間,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你把入獄的前因後果都告訴大哥,有甚麼事我替你取回公道!」

    到了這個時候,狄雲的意志終於崩潰,忍不住大哭起來,哭了好一會,才嗚嚥著說道:「自從與大哥和三弟結拜之後,沒多久,我大師伯萬震山便派了門下 弟子卜垣來麻溪鋪找我師父商量一件大事。雖然我師父甚麼也沒告訴我,但過了幾個月,師父便帶著我和師妹到荊州城和大師伯祝壽。」

    「大師伯?萬震山果然便是你大師伯,那麼卜垣沒說謊,你的師父是『鐵鎖橫江』了?」

    「嗯,我師父叫戚長發。」狄雲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說道:「後來我們三人去到萬家,發生了許多許多事……起初還沒甚麼,但自從我和大師伯的兒子萬圭 起了爭執,又和萬門其他弟子衝突之後,一切便不同了。不知為甚麼,我師父與大師伯不斷吵架,兩日後更大打出手,我師父不是大師伯對手,竟一走了之,跟著便 失了蹤,我和師妹給萬圭他們扣留起來。當晚,我糊裡糊塗的就被人捉住,在公堂上眾人一口咬定我闖入大師伯的小妾房間,想要強姦和搶劫……他們甚至在我的房 間找到不少金銀首飾,我也不知道從何而來。我被囚在荊州大牢直到現在,想來也有兩年啦!」

    「照啊!」我一拍大腿,叫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被人冤枉!先前我已經說了嘛!如今從你親口說出來,做大哥的我放下了心頭大石來」

    「兩年?你竟然真的為了意圖強姦而被監禁兩年!」田伯光搖頭望狄雲道:「還要被穿琵琶骨,這是甚麼道理?」雙兒忍不住問:「甚麼道理?」田伯光哈 的一聲笑道:「道理只有一個──我自然相信狄兄弟你甚麼也沒幹過,全都只是為了陷害你而矣!雖然我不知道為甚麼,當中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解,總之萬家要你 被官府收監,而且再也不能出來!官府一定和他們有勾結。」

    「這位大哥料事如神……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是我到現在也想不通的,但也有些事情我終於知悉了。」狄雲道:「一年過去,我師妹來探我,她已經……已經和萬圭成親啦!」說到這裡,又是譁的高聲痛哭。

    「你師妹?」我感到一陣詫異:「難道……難道你對你師妹……」

    「我和師妹戚芳自幼青梅竹馬,我以為將來會和她共諧連理,豈料……是我不好!被誣陷成卑鄙無恥好色之徒,難怪她會改變心意!」狄雲哭道:「只是沒有想到,原來萬圭看上了我師妹!」

    我和田伯光對望一眼,心下恍然。能誣衊狄雲的,由一開始便只有作證的萬家等人。他們為了甚麼去這樣做?萬震山去找戚長發是個問題,戚發和萬震山起 爭執又是另一個問題,當然戚長發的失蹤問題就更大了。我起初還以為狄雲的冤獄和這些問題必定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現在看來簡單得多:萬圭想要得到戚芳,以 足夠成為誣陷狄雲的理由。

    「我回去荊州城!」我霍地站起,喝道:「萬圭雖然已被我殺死,但我還要收拾萬震山方洩我心頭之恨!」

    「我已經不想報仇了。」狄雲的說話令我驚奇不已:「大哥,起初我的確是一頭霧水。每天我就是問自己:為甚麼?直到後來我師妹和萬圭一起出現,我便 開始明白,明白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那時候我真的很想報仇……然而,時間慢慢的過去,如今我已經不想再見他們了。真的給我殺了萬震山父子,那又有甚麼意思? 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如今萬圭死了,師妹只會傷心一輩子!」說到這裡,狄雲慘然笑道:「我不敢見師妹……我只想一死了之……找個地方了此殘生不好 嗎!」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time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